第42章 第 42 章

第42章 第 42 章

青山、碧水、花朵和美人,都是至纯至绝之美景,此等景象融合在同一幅画卷当中,则是美轮美奂,让人恍若置身于仙境。

众人站在岸边,举目眺望着此番美景,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目不转睛的看着。

乐师们穿着白衣道袍,站在岸边的石头上,扬声吹着竹笛,笛声在河岸间传动,曲声荡人心肠,夹杂着流水撞击石头的声音,清润悦耳。

河水潺潺向前流动,河面波光粼粼,六艘木舟齐头并进。

男人们赤着手臂用力的划着船桨,木舟争相驶入湍急的河流中,清风流转,木舟上的美人们缓缓起舞,不断的变换舞姿,映衬着身后的山川河流,自有一番潇洒和优美。

此山,此水,再美的美人也美不过这山水,可大家的目光却不约而同的落在同一美人的身上,只觉她也是这山水的一隅。

木舟上的六位美人各有风采,舞姿也个个优美。

萧绿嫣一身红衣似火,头上发饰金光闪闪,本来该极为引人注目,大家却不自觉看向她旁边那艘木舟上的舜音。

大家的视线仿佛凝住了一般,怎么都挪不开。

舜音乌发垂于身后,未施脂粉,身无坠饰,一袭蓝裙清艳独绝,清眸盈盈似水,眸中流转着动人的清丽与妩媚,眉若远黛,额头上的小鱼花钿灵气动人,仿若夏日里的一泓清泉,泠泠澄澈。

她随着笛声翩翩起舞,未绾的青丝披散下来,在风中轻轻浮动,身姿曼妙,舞姿清雅,仿佛融于柔柔山水间,却令天地黯然失色,赏心悦目之极。

墨醉白划着船桨,目光灼灼地看着舜音,舜音从容不迫地变换着动作,轻灵中自有一股淡然,舞姿时而快时而慢,山风吹拂在她的身上,衣袂飘飘,露出的玉颈线条优美,无端惹眼。

墨醉白只觉胸口灼热,有一股情绪直冲脑门,他仿佛要被这种情绪淹没了。

他急于宣泄这种情绪,不自觉加快划船的速度,拼尽全力的往前划着,木舟逐渐领先,将其他人落于身后。

其他木舟上的人不自觉抬头看向前面的他们,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舜音绝美的舞姿。

天光照在她的身上,影影绰绰,轮廓优美,凉薄的水汽围绕在她周围,身上带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萧绿嫣抬头望去,瞬间手脚僵硬,只看一眼,她就知道自己输的一败涂地,跟舜音相比,她仿佛不会跳舞一般,变得笨手笨脚,强烈的对比让她悔上心头。

舜音其实跳的很随意,随着竹笛声舞动,却自有一股风骨和悠然,极衬这山水,对比起来,萧绿嫣满头的金钗玉环反而成了累赘,让她跟这山水格格不入,相较起来自然是输了。

萧绿嫣盯着舜音,心里又惊又气,舜音不是将门之女吗?舞姿怎么会如此了得!她本来是想看舜音出糗的!早知如此,她绝不会逼舜音到船上跳舞!可如今后悔也晚了。

其他人亦十分惊讶,舜音从来不曾在大家面前跳过舞,以前贵女们表演才艺时,她都只待在旁边默默看着,谁都不知道她会跳舞,还跳得这么好。

舜音足尖轻点,对他人的视线视若无睹,她仰头旋转,目光所及只能看到山间露出的无边苍穹,周边山水巍峨壮阔,对比起来,她不过是沧海一粟。

她俞转俞快,唇边扬起微笑,逐渐忘却了周遭的环境。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般畅快的跳过舞了,自从回到京城,郑恒庸和曲氏见过一次她的舞姿后,就严令禁止她再跳舞,说她跳舞媚俗不堪,所以两辈子加在一起,她在外人面前跳舞的次数屈指可数。

上辈子决定赴死的前一日,她给墨醉白跳过一支舞,那夜,她站在月光下独舞,墨醉白抱着酒壶坐在台阶上,目光定定的看着她。

其实她是在用舞姿无声地向墨醉白告别,墨醉白浑然不知,在她跳完舞后,送给了她一块玉佩,那是一块凤凰涅槃的玉佩。

后来,她跳下城墙时,那块玉佩就挂在她的身上。

舜音看了一眼墨醉白,种种情绪流动,她情不自禁对他柔柔一笑。

萧从恕被她脸上的笑容刺得眼睛痛,却舍不得移开目光,几乎看直了眼,如果不是同伴提醒,他已经忘记了还要划船。

上辈子,瑶芸经常跳舞给他看,舜音却不曾跳过,他还记得瑶芸曾经娇笑着告诉他,舜音自幼笨拙,不擅歌舞,也不擅琴棋书画。

他忽然觉得自己十分可笑,他自以为比旁人多了一世的时间认识舜音,却不知他亦不过是万千人中的一个,对她的了解根本不值一提。

萧绿嫣着急的推了他一下,“哥!快点划!他们要把我们落下了!不能让他们赢!必须是我们赢!”

萧从恕用舌尖抵了抵脸颊,烦躁地皱起眉心,他抬头冷冷看了墨醉白一眼,奋起直追,他昨天已经在舜音面前输了一次,今日绝不能再输,他一定要赢墨醉白。

他要证明给舜音看,他才是舜音最好的选择。

其他几组也不甘落后,纷纷快速划起船桨,这条河地势变换,起起伏伏,他们先是来到一块巨石多的水域,船支歪歪扭扭的往前行,不时碰撞在石头上,差距逐渐拉开。

沈秋璇那艘船划的不稳,别说在上面跳舞,能坐住不掉下去就是好的,她吓得战战兢兢的坐在木舟上,有些后悔争强好胜的跑来跳舞,她抬头看向前面的琉铮,抿了抿唇,又鼓起勇气站了起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十里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十里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章 第 42 章

62.69%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