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

第45章 第 45 章

清水苑,凉亭中。

舜音坐在石桌旁,手里把玩着竹蜻蜓,爱不释手地转来转去,唇边漾着开心的笑意。

“铮儿,你这竹蜻蜓做的真好,模样精巧,拿在手里一点也不沉,你何时学会的?”

“寺庙中清苦,我小时候没有东西玩,有一次看到香客怀里抱着孩子,那孩子手里就拿着竹蜻蜓,我觉得有趣,便自己琢磨着做了,没想到后来还真做出来了。”

琉铮脸上露出纯稚笑容,声音里含着几分高兴,似乎一点也不为那段清苦的日子而难过。

舜音浅浅笑了笑,压下心中的酸涩,柔声问:“你师父对你好吗?”

“师父救了我的命,还让我在寺庙中长大,对我很好,我从小就跟在他身边,跟着他习武,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他把自己的人生目标、敬仰和信奉的一切都加诸到了我的身上,我以前把他的目标当做我的目标,把他敬仰的、信奉的一切,当作自己想要的。”琉铮唇角无意识扯出一道弧度,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直到遇到皇长孙,皇长孙派人教我读书、习字,我才逐渐分辨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路。”

舜音想起琉铮的师父是僧人,而僧人所信奉的应该是佛祖,她不由掩唇而笑,“你师父难道是想让你留在寺庙里一直做小和尚?”

琉铮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眉眼微垂。

舜音发现琉铮来了景云宫后就有些闷闷不乐的。

她看了他一会儿,劝慰道:“铮儿,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乱嚼舌根,说了让你不开心的话?这里人多口杂,难免什么人都有,你不用理会他们说什么,只要好好做自己,总有一天他们能了解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琉铮抿了抿唇,声音有些干涩,“阿姊,你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我是暗卫,杀过人、见过血,也许根本就跟你想象的不一样,我或许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弟弟。”

“说的什么傻话,不管你是什么样,你都是我的弟弟,这一点是无法改变也不会改变的,我从来没想过要哪种弟弟,你是哪种弟弟,我就要哪种弟弟。”舜音笑了一下,声音温和,“我又不是没见过你杀人,也不是没见过你审问秋萍,你做那些事都是你的职责所在,阿姊不会怪你的。”

琉铮目光紧紧的看着她,感动的抿了下唇,紧张道:“如果我有事瞒着你和外公,你会原谅我吗?”

舜音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面纱,想起自己藏起来的‘白胡子’,心虚的清了下嗓子,“谁还没有点不好意思说的小秘密,只要出发点是好的就无妨,我们是一家人,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琉铮眉心松了松,望着舜音脸上的面纱,疑惑问:“阿姊,你脸上为何戴着面纱,不热吗?”

“……还好,不是很热。”舜音擦了下额头上的汗,“这里蚊虫多,我戴这个是为了防蚊虫。”

琉铮微微拧眉,“夏暑难消,还是要多多注意,免得中暑,我刚才在来的路上遇到一名太医,听说是萧世子病了,他的丫鬟正请太医过去诊治,好像是肠胃不舒服,今天早上都没起来。”

舜音想起萧从恕昨日被墨醉白揍的那几拳,基本拳拳到肉,想来萧从恕也不会好过。

她心情好了一点,留琉铮在清水苑吃饭,不过天气太热,她就不亲自下厨了,琉铮听到她这般说,暗暗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说好。

接下来两天,萧从恕都对外称病,没有出过屋子,舜音也没有出过清水苑,她日日被墨醉白看着上药,一次次被墨醉白亲手抹上厚厚的药,只能戴着面纱见人,偶尔琉铮和花明疏会过来找她聊天,日子悠闲,倒是没有无聊。

这日,墨醉白从外面走回来,才走到清水苑门口,就听到院子里传来舜音愉悦的笑声,像铜铃一般,清脆悦耳。

他迈过门槛,往里走了几步,见舜音坐在树下的秋千上,冰兰和萌兰在后面推着她,她越荡越高,裙摆飞扬,脸上扬着明媚的笑脸。

她下巴处的青紫已经好得七七八八,用薄薄的胭脂就能盖住痕迹,所以她摘了面纱,露出光洁的娇靥,颜丹鬓绿,在阳光下盈盈动人。

墨醉白驻足看了片刻,抬脚从后面走过去,挥手让冰兰和萌兰退下,走上前去亲自给舜音推秋千。

墨醉白手臂有力,轻轻松松就把秋千推得更高,舜音雀跃的欢呼着,冰兰和萌兰相视一笑,默默退了下去。

墨醉白一口气推了十来下,舜音不知道身后换了人,回眸嫣然一笑,眼底盈满了亮光。

“你们推了这么久该累了,先休息一下……”

她对上墨醉白的漆眸,声音戛然而止,唇畔依旧带笑。

墨醉白手臂放在秋千两侧,她回头的时候随着秋千荡进墨醉白的怀里,墨醉白没有躲开,垂目看着她,从舜音的角度看,她仿佛被墨醉白圈在了怀里,是稍微低头,就能吻上的距离。

两人对视片刻,墨醉白下意识地转开了视线,忽然有点不敢看她。

舜音莫名有些不自在,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摆,头也不抬问:“你怎么回来了?”

“陛下去了戏台看戏,我不喜欢看,就回来了。”墨醉白继续给她推着秋千,不过没像刚才推的那么高,只是不紧不慢的往前推,跟她说着话。

舜音听到这里,眼眸亮了亮,“你今天再没事要忙了吗?”

墨醉白看她的表情就明白她有话要说,“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舜音抿唇一笑,眼眸中流露出两分讨好,意有所指道:“我来景云宫这么多天,还没去跑过马呢,听说这里的地势很适合跑马。”

墨醉白明白过来,故意挑了挑眉,像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一样,“是么,那挺可惜的。”

“你觉得该怎么办?”舜音疯狂暗示。

“我觉得……”墨醉白顿了顿,看了一眼舜音满是期待的眼神,“我觉得骑马虽然好,但是在这里荡秋千也不错,我看你刚才就挺开心的,风吹在身上还很清爽。”

“秋千回京城也能荡,但是想在京城找到这么适合骑马的地方可就难了,再说了,骑马也能吹风。”

墨醉白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

舜音等了半天,见他再没有下文,气得嘴唇抿了起来,胸口一起一伏,眼睛瞪着墨醉白,眸中全是无声的控诉。

墨醉白绷了一会儿,没忍住笑了出来。

“我早就让人给你准备了一匹小白马,现在已经牵到草场上,就等你过去了。”

舜音一下子跳了起来,神色激动雀跃,立刻明白过来,“你本来就准备带我去骑马?”

“今日天朗气清,用来跑马再适合不过,我就是回来接你去骑马的。”

舜音不满的抿了下唇,嘴角却是止不住的上扬,“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还让我……”暗示了那么久!

墨醉白慢悠悠道:“这不是难得看到娘子跟我撒娇,我想多看看么。”

“谁跟你撒娇了!”舜音轻哼了一声,迫不及待的拽着他往外走,“我们现在就去。”

“别急。”墨醉白看着她身上的鹅黄襦裙,“先回去换身衣裳。”

“不用。”舜音脚下不停,现在只想快点看到那匹小白马,“你娘子我马术高超,不穿骑装也能好好骑马。”

墨醉白只能跟着她往外走,一路来到草场。

江非牵着马等在树下,嘴里叼着一根草,看到他们走过来,连忙把嘴里的草吐了,牵着马走过去。

舜音看到他手里的马,眼前一亮,墨醉白给她准备的是一匹通体雪白的宝马,皮毛上没有杂色,马的眼睫毛很长,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很乖,马尾垂在身后扫来扫去,马毛一点也不乱,特别干净漂亮,舜音一看就很喜欢。

她以前也有一匹马,不过回京的时候没带回来,留在边关了。

舜音走过去摸了摸马鬓,小白马乖乖的垂下头来,舜音不由笑了一声:“好乖啊。”

江非站在旁边笑呵呵道:“这匹马本来性子就乖,又是驯马多年的老师傅亲自驯出来的,再挑不出比它更温顺的马了。”

舜音看着白马长长的睫毛,眼中满是惊艳,“它还很漂亮。”

江非对答如流,“可不是么,它才一岁半,模样已经是一众马里最好看的了,跟您极为搭配,用来做您的坐骑正好。”

舜音点点头,越看小白马越喜欢。

一直默不作声的墨醉白忽然开口:“江非,你先回去。”

江非还没聊够,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墨醉白靠过来,跟舜音一起摸了摸马背,“给它取个名字吧。”

舜音看着低头吃草的小白马,“白如雪,嫩如芽,就叫雪芽。”

“雪芽……”

墨醉白轻轻唤了一声,雪芽好像能听懂一样,抬了抬头,惹得他们笑了起来。

墨醉白把自己的枣红马牵过来,枣红马十分高大,四肢修长有力,一副冷峻的模样,雪芽在它旁边显得十分娇小。

雪芽撂了撂马蹄,过去蹭了蹭枣红马。

舜音瞧着有趣,看了看高高的枣红马,“你这马叫什么名字?”

“烈阳,它性子有些烈。”

舜音把雪芽牵回来,动作干净利落的翻身上马,挑衅的看了墨醉白一眼,“我先走一步,你有本事就来追我。”

她扬起马鞭,直奔远处而去,惊起一树雀鸟。

漫山遍野的野草恣意生长,草长莺飞,裙摆飞扬,鹅黄的身影给广袤无垠的旷野增添了一抹亮色,如天上的燕雀,自由而肆意。

雪芽看起来娇小,跑起来却速度迅猛,如舜音一般,看似柔弱,实则坚韧不摧。

墨醉白轻轻眯起眼睛,眺望着那抹如飞影一般往前掠去的身影。

女子当中鲜少有如此着重速度的骑马方式,贵女们学习骑术时,大多以花哨为主,比的是谁的骑术精妙,如果能在马上站起来比几个花样,那就是高手,可舜音学马是在边关跟将领学的,着重的是速度和实用性,跑起来如射出去的箭羽一般迅猛飒爽,跟男儿比也丝毫不会落于下风。

他当初第一眼看到雪芽就相中了,觉得十分衬舜音,现在舜音骑在马上,果真清艳卓绝,明艳中带着丝英气,撩人心弦。

墨醉白勾起唇角,夹紧马腹,打马追了上去。

他先是落后一段距离,后来追上去跟舜音平行,雪芽和烈阳谁都不愿落后,你追我赶,飞快地向前奔跑。

舜音拽着缰绳,纤腰楚楚,跨坐在马上,微风拂着娇靥,无可挑剔的五官艳若桃李,青丝随风飘扬,她笑声阵阵,看向墨醉白的眼眸清澈明亮,眼中全是挑衅的明艳神色,顾盼生辉。

她很快又往前超了一段,墨醉白惊叹于她的骑术,不再掉以轻心,扬起马鞭,驾着枣红马向前追去,他们一前一后,掠过远处的山景,身影仿佛画中人。

舜音许久未这么痛快的骑过马,借此机会一次骑个过瘾,直到夕阳落到西方的天边,她担心再骑下去会将腿根磨破,接下来几日会难以出行,方才勒住缰绳,将马停了下来。

墨醉白跟她一起下了马,他把马牵到附近的河边,把它们拴在树上,让它们在那里喝水歇息。

两人在附近找了一片山坡上的草丛坐下,这里风景如画,能看到远处的夕阳余晖,山坡上开着迎风而立的小花,不远处的瀑布飞流而下,流水溅在光滑的石头上,溅起巨大的水花,流水声不断作响。

舜音摘了一朵小野花在手里把玩,墨醉白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两壶酒,她愉悦的接过酒壶。拔掉壶口的木塞,低头嗅了嗅。

酒香四溢,芳香宜人,味甘而清新,竟然是清酒。

她怔了怔,转头看向旁边的墨醉白,“怎么会是清酒?”

“你说好喝,我便也想尝尝。”

舜音轻笑,低头小小的饮了一口,难以抑制地想起了萧晏琅。

萧晏琅是皇长孙,从小生在有很多规矩的地方,他习惯了那样的生活,从来不在外面表露自己的喜好,遇到喜欢吃的不会多动筷子,遇到不喜欢吃的也不会眉头紧皱,想要得知他的喜好实在是件难事。

舜音偷偷观察了许久才知道他喜欢喝清酒,他不会多饮,但每次喝时都会眉宇舒展,露出品味的神色,于是她买了一壶清酒回去尝,从那以后,她每次想他了,都会饮一杯清酒。

成婚之后,舜音已经很久没有喝过清酒了,此刻尝到熟悉的酒香,她不由浅笑了一下。

墨醉白晃了晃酒壶里的酒,见她不说话,低声问:“在想什么?”

舜音看着逐渐隐没于天边的火红落日,轻声道:“想起了一个喜欢喝清酒的人。”

墨醉白神色略顿,“是你的朋友吗?”

舜音摇了摇头,喝了一口酒,舌尖蔓延着一点苦涩的味道,“只是我认识的人。”

她喜欢的那个天之骄子的少年,曾经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好郎君,他如朝阳般绚烂夺目,她虽然不会自怨自艾,但也没想过能嫁给他,更没想过能跟他成为朋友,她就只想做一个远远看着他的人,偶尔让他知道,喜欢他的那个姑娘很好,也是值得人喜欢的。

墨醉白看着舜音怀念的目光,忽然意识到,她喜欢的人是萧晏琅,而他现在是墨醉白。

他明明就坐在她身侧,她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他,可他心里却莫名泛起一股酸来,他想让她记得萧晏琅,又不想让她惦记萧晏琅,一时之间十分矛盾。

他仰头灌了一大口酒,辛辣的味道从喉咙里蔓延开,这股辛辣冲散了他心口的酸涩沉闷之气。

他呼出一口气来,“既然只是认识的人,就不要再想了。”

夕阳逐渐落了下去,微弱的余晖撒在舜音的身上,像是给她镀了一层淡淡的金光,隐隐绰绰,勾勒出她微微弯着唇的侧颜。

她轻轻点了点头,声音怅然,“不想了。”

人要往前看,不能总是回头去看那些逝去的,现在上天既然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绝不会再沉浸在这些遗憾当中。

夜幕落下,明亮的月光照亮整个夜空,萤火虫从草丛里飞了出来,雪芽和烈阳交颈站在河边喝水。

舜音借着最后一点光亮,跟墨醉白碰了碰酒壶,仰头将剩下的酒都喝了下去,这个酒壶不大,里面的酒水刚好够喝。

她脸颊爬上如霞光一般的红润,酒意微醺,随着夜色加深,眼睛逐渐看不到东西,眸中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雾,萤火虫飞舞在她周围,她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淡光。

她晃了晃眼睛,看着周围若隐若现的光点,抬手扶了扶额头,“这就是传说中的眼冒金星吗?我是不是晕了。”

墨醉白看的好笑,拿下她手里的空酒瓶,“是萤火虫。”

“我还没看过萤火虫长什么样子,只在画中见过,漫天飞舞的时候一定很美吧。”舜音做出仰头看的姿势,眼神却是空洞的。

墨醉白握住她的手,抬起她的一根手指,轻轻碰了一下从她面前飞舞过去的萤火虫,触感鲜明,舜音微微缩了一下手指。

“这就是萤火虫。”

舜音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欣喜的看着萤火虫的方向,“还有哪里有萤火虫?”

墨醉白握着她的手,极有耐心的带着她一只只碰着那些萤火虫,有的萤火虫飞快闪开,他们只扑了一个空,有的萤火虫不怕他们,继续绕着他们飞,只要是手指点过的地方,舜音就知道那里是有萤火虫的,她就像亲眼看到了一样,一只一只的亮了起来,感觉整个夜空都变得明亮了,星星点点,明亮璀璨。

因为眼睛不能视物,其他触感就变得格外分明,她能感觉到墨醉白手心的温度,还能听到墨醉白强有力的心跳声,她的心口莫名传来一阵悸动,心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这种感觉很熟悉,可她却想不起何时有过这种感觉。

她只知道墨醉白离她很近,近到让她安心又心慌。

夜色弥漫,他们玩了许久才离开。

墨醉白把雪芽绑到烈阳后面,将舜音扶到烈阳的马背上,他翻身上马,把舜音拥入怀中,双手拽紧缰绳,打马慢悠悠的往前走。

舜音刚才喝了酒,墨醉白担心她会难受,所以走得很慢。

夜空中挂着一轮弯弯的月亮,他们行在月光下,月光倾洒下来,舜音靠在他的怀里,仰头看着朦朦胧胧的月亮,一下下的眨着眼睛。

她眨累了,抬手揉了揉眼睛,无论她眨多少下,依旧看不清楚,只好放弃。

墨醉白留意到她的动作,安慰道:“早晚能看清的。”

舜音回头看他,他脸上的面具在月光下闪着冰冷的光,说话声音软绵绵的,“你是谁?为什么戴面具。”

墨醉白低头看她,被风一吹,舜音酒意上头,脸颊变得更红,不知何时竟然已经醉深了,她身上披着丝丝缕缕的月光,一双潋滟的眸子含着月华清辉,醉眼迷离。

墨醉白声音不自觉变得温柔,“我是你夫君。”

“夫君?我什么时候成婚了……哦,对,我好像是成婚了。”舜音把额前被吹开的乱发胡乱拨到脑后,回头神秘兮兮的小声说:“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夫君他不行的。”

……墨醉白面无表情的沉默了。

他决定以后绝对不能让舜音在别人面前喝醉,不然她逢人就说他不行,他以后还用不用出去见人了。

舜音嘿嘿笑了两声,小脑袋瓜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墨醉白没忍住,低声问:“你怎知他不行?”

舜音理由充裕,“新婚之夜,他亲口告诉我的。”

墨醉白:“……”就很后悔!

舜音伸手比划了一下,“他还有这么大一箱子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点都不知羞。”

墨醉白额头突突的跳着,“都说了那是成婚的时候大臣们送的。”

“那怎么没有人送我?”

墨醉白噎了一下,竟然回答不上来,他忽然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跟一只小醉猫计较。

舜音听不到答案,自己给了自己一个答案,“哦,是因为我不需要,墨醉白需要。”

墨醉白几乎是赌气一般道:“他也不需要。”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

墨醉白一片心如止水,已经不想去想理由回答了。

舜音听不到答案,疑惑的回头看他,不安分的动了动,身体从他小腹以下的位置轻轻擦过。

墨醉白面色猛地一变,握着缰绳的双手下意识收紧,烈阳抬起前蹄,嘶鸣了一声。

他回过神来,赶紧稳住烈阳,往前行了一段距离,烈阳才逐渐安稳下来。

他再低头的时候,舜音已经忘了刚才的对话,安安静静的靠在他怀里,格外乖巧。

墨醉白对着夜空无奈地呼出一口气来,把身体往后挪了挪,僵硬的抱着舜音,继续往前行。

两人一路回到景云宫,墨醉白把马交给小厮,亲自将舜音扶了下来,舜音睁开眼睛,醉得腿都软了,下了马便靠到他身上,倒是没有胡闹。

墨醉白见她走不了路,弯腰把她背到了肩膀上。

舜音虽然醉的糊涂,却还没忘了规矩,推着墨醉白的肩膀,不肯让他背,“我已经成婚了,不能让我夫君以外的男人背,不对……是不能让除了我夫君、我外公、我阿弟以外的人背。”

墨醉白站起身,把她背了起来,往上轻轻颠了颠,闻言笑了一下,“记得还挺清楚。”

“那当然,他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舜音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安心地抱住他的脖颈,虽然还没分清他是谁,但直觉的知道这个味道很熟悉,所以不再挣动,安安静静的让他背着。

墨醉白唇角上扬,望着天上的月亮,心里生出一阵无奈,舜音可能真是他的克星,就连喝醉了,都能轻易扰乱他的心绪,一会儿心猿意马,一会儿感动,一会儿生气,他的情绪全由她来掌控。

舜音靠在他的背上,觉得比刚才骑马安稳多了,她心情很好的晃了晃腿,裙摆间露出一双小巧的绣鞋,上面嵌着珍珠,珍珠在月光下映着微弱的光芒,看起来圆润可爱。

墨醉白垂目看着,轻轻笑了笑,背着她继续往前走。

从萧从恕所住的紫英殿门口路过,舜音张开眼睛看了看,忽然拍着墨醉白的肩膀,吵着闹着要下去。

墨醉白只能暂时把她放下来,无奈问:“怎么了?”

景云宫四处挂着灯笼,亮如白昼,舜音能清晰的看清眼前的一切。

她机灵的眨了眨眼睛,“现在这个时辰,大家是不是都在吃完饭?”

墨醉白看了一眼天色,“是。”

除非是自己在小厨房做吃的,不然这个时辰都是御膳房统一送饭的。

舜音稍微醒了一点酒,想起害得她戴了几天面纱的罪魁祸首,“萧从恕今日吃的是辣食吗?”

墨醉白想了想,“应该是。”

舜音笑了起来,“听说他病了,我们进去看望他吧。”

虽然她醉得有些糊涂了,却还没忘记自己的仇人是谁。

不等墨醉白回话,她就摇摇晃晃的往紫英殿里走去,墨醉白只能赶紧跟上去扶住她。

有墨醉白在,无人敢阻挡他们,他们一路顺顺利利的走到了萧从恕的院子里。

萧从恕坐在屋里的桌旁,看着满桌子红彤彤的辣菜,面色沉郁,半点胃口也没有。

这些天来,庆陵帝天天给他赏赐一桌子辣食,他吃的嗓子冒烟,再这么下去,连话都要说不出来了,偏偏他还得日日去庆陵帝那里谢恩,实在是被折磨得苦不堪言,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他正愁得想叹气,墨醉白和舜音掀开竹帘走了进来。

萧从恕看到他们,顿时沉了一张脸,“你们怎么来了?”

舜音直接说出来意,“来看你吃饭。”

墨醉白不冷不热地解释,“听闻世子病了,内子心善,即使喝醉了,还担心世子会吃不下饭,就想进来看着你吃饭,你尽管吃,我们就在旁边看着,绝不打扰你。”

萧从恕脸色难看至极,他哪里还不明白,庆陵帝日日给他赏赐辣食,分明就是他们故意在整他!

现在他们竟然还要来亲眼看他吃!

萧从恕低头望去,舜音靠在墨醉白怀中,墨醉白抱着她纤细的腰肢,手搭在她的侧腰上,一手就能将她的腰侧揽住,舜音把全身的力量都靠在墨醉白的胸膛上,充满了依赖,她双颊酡红,眉眼莹润,姝色艳到了骨子里。

他看着她醉酒后的媚态,妒忌到发狂,却没有理由把他们赶出去。

萧从恕咬了咬牙,阴阳怪气道:“墨夫人喝醉便罢了,九千岁却是没醉,你如此任由她胡闹,家里是不是太没有规矩了?她胡闹的时候,你这个做夫君的也该规劝她一二。”

墨醉白轻轻把舜音被风吹乱的发丝抚顺,动作温柔至极,“我家娘子嫁给我,不是来讲规矩的,在我这里,她想怎么胡闹都行,我给她兜着。”

萧从恕心里一阵苦闷,再说不出半个字来,想起前世种种,终究是他负了舜音,他没有做好夫君的本分,不曾娇惯过她一日。

菜马上就要凉了,他不得不拿起筷子,当着他们的面吃了起来,他夹了一筷子辣炒猪肝,缓慢地放进口中,御膳房里的厨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炒的,猪肝辣到了极致,萧从恕只嚼了一下就差点辣的吐出来。

他勉强将猪肝咽了下去,低头灌了一大杯茶,抬头望去,舜音嘴角调皮的翘起来,双眸润润荡着水,眼尾泛着好看的红,清艳生姿。

萧从恕心口传来一阵阵的痛,嘴里发苦,他不想接受舜音已经属于墨醉白的这一事实,可如今当着他的面,墨醉白可以肆无忌惮的搂着她的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墨醉白也许还可以更加放肆的抚摸她身上任何一处地方。

可她明明曾经是他的妻!是他不曾有机会触碰过的妻!

但是这个事实现在除了他和舜音已经无人知晓,舜音成了跟他毫无关联的人,在大家眼中,他多看她一眼都是逾矩、是放肆、是没有礼数!

他以前还可以安慰自己,舜音虽然不在他身边,心里却是有他的,可现在他却明白,他根本就不曾住进过舜音的心里,无论是舜音的身还是舜音的心,现在都已经完完全全不属于他了。

萧从恕不甘心地咬紧牙关,又夹起一块麻辣兔头,一股脑的放进嘴里嚼了嚼,麻辣味在他嘴里蔓延开,像是有人在他嘴里点了一把火,他辣的直冒汗,面色胀的通红,天气本就炎热,汗水不一会儿就顺着颊边滚落下去,滋味实在不好受。

舜音指着他,愉悦的笑了一声,“夫君,你看他吃的多开心,脸都红了。”

墨醉白看了舜音一眼,她可算认出他就是她的夫君了,看来是稍微清醒了一点。

他抬头看向萧从恕被辣的七窍生烟的模样,沉着的点了点头,“等会我必要亲自向陛下转达萧世子对这些食物的喜欢之情,让陛下多多赏赐于萧世子。”

萧从恕差点气得摔筷子,却被辣椒呛的咳了起来,一声连着一声,甚至咳出了眼泪。

舜音看着他脸上的泪,一脸惊奇,甚至还凑近看了看,“夫君,他竟然感动哭了!他好脆弱啊……你等会儿一定要告诉陛下,萧世子因为一桌饭菜,感动的痛哭流涕,此事流传出去,一定能传为君臣之间的佳话。”

萧从恕:“……”那他还用不用出去见人了!

他勉强止住咳嗽,对墨醉白道:“不用劳烦九千岁,我明日会亲自去向陛下谢恩。”

与其让他们添油加醋,还不如由他自己来说。

舜音眨了眨眼睛,“既然如此,萧世子你快多吃点吧,最好把这一桌子菜都吃了,不然如何体现你对陛下的感恩戴德?”

萧从恕抬头望去,舜音酒意未散,却仍然恨着他,她用最天真的面孔说着对他来说最残忍的话,那些冷硬的称呼,无一不是刺痛他。

他才多看了一会儿就被墨醉白挡住了视线,墨醉白把舜音拉进怀里,手放在她的背上,冷眼望着对面的萧从恕。

视线交织在一起,有火星子噼里啪啦的烧了起来。

萧从恕差点藏不住自己心中的妒忌和愤怒,但他很快冷静下来。

他垂下眼帘,遮住眼中的情绪,拿起筷子再次吃了起来。

他把那些辣到难以忍受的菜一口一口塞进嘴里,吃到嘴唇发麻,到了后来,他觉得嘴不像是自己的,已经被辣到没有知觉。

舜音靠在墨醉白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身体软软的往下栽,墨醉白及时扶住她,直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墨醉白看了萧从恕一眼,一言不发的抱着舜音转身离开。

萧从恕目光紧紧盯着他们,眼神中流露出冰冷的寒意,目光一直缠绕着他们,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他才猛地站起来,跑到外面吐的昏天黑地。

……

墨醉白抱着舜音往清水苑走,沿路遇到不少人,有大臣,也有女眷,大家看到他抱着舜音,全都一脸惊奇。

谁都知道九千岁不喜女色,私下竟然会对娘子这般亲密?

墨醉白没有理会大家的目光,目不斜视的把舜音抱回了清水苑。

走进屋内,他动作轻柔的把舜音放到床榻上。

冰兰站在床边急切的张望着,焦急的喃喃,“小姐酒量明明还可以,怎么会喝醉了。”

墨醉白看着舜音酡红的脸颊,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应该是因为吹了冷风,是我不好,没有照看好她。”

冰兰没想到九千岁会回答,连忙收了声音,心惊胆战的低了低头,她担心自己会说错话,没敢再多说,赶紧出去打水。

舜音刚成婚的时候,她们还记得改口叫夫人,时间长了,又习惯性的叫回小姐,墨醉白没有纠正过她们,她们就一直叫了下去。

冰兰想起墨醉白刚才愧疚的神色,还有平时对他们这些下人的包容,忽然觉得九千岁不再那么吓人了。

冰兰很快端着水盆回来,墨醉白亲自打湿了帕子,给舜音擦脸。

舜音稍微醒了一点,躺着动了动,不舒服的扯了下领口,领口敞开,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冰兰担心舜音会不舒服,站在旁边指了指舜音细白的脖颈,小心翼翼的提醒墨醉白,“脖子和手心也要擦拭,如果能把脚也擦一下就更好了。”

墨醉白看着舜音柔嫩的肌肤,硬着头皮伸出手去,给舜音擦了擦露出了脖颈,顺势向下,又擦了擦她精致的锁骨,擦过的地方微微泛起粉,水光氤氲,看起来极为诱人。

墨醉白垂了垂眸,不敢再低头去看。

他捧起她的手,给她仔仔细细擦了擦,然后才去脱她脚上的绣鞋。

冰兰惊讶的眨了下眼睛,她没想到九千岁竟然真的肯帮小姐擦脚。

墨醉白将舜音的绣鞋和锦袜脱了下来,露出两只白皙干净的小脚,脚尖微微翘着,脚跟是圆润的弧度,像羊脂白玉雕刻而成,透着莹润的光泽。

墨醉白抬手把其中一只轻轻握在掌里,伸手比了一下,舜音的脚小巧玲珑,差不多只有他的巴掌大。

他握住她的脚踝,低头用帕子擦拭,神色格外认真。

舜音似乎是觉得不舒服,往回抽了抽脚,被墨醉白轻轻松松攥住,她的肌肤柔嫩顺滑,脚踝在他掌心里像一条滑不溜秋的鱼,却怎么也游不出他去。

舜音终于放弃了,小小声的呓语两句,靠在枕头上又睡了过去。

墨醉白拿着帕子,顺着舜音细瘦的脚踝一路擦拭下去,滑过脚掌,一个一个擦过圆润的脚趾,他的神色虔诚而认真,任何一个脚趾都没有放过,那雪白的肌肤,被他轻轻一碰,便泛着粉色,像是春日里的桃花,柔嫩娇弱,在风中不堪摧折。

冰兰盯着墨醉白的动作,莫名红了脸,她不敢在屋里再待下去,赶紧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离开的时候,她将门扉关得紧紧的,生怕屋里的春光露了出去。

屋内烛光融融,窗上的人影成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十里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十里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 第 45 章

67.16%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