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各地态势

第五十四章 各地态势

“见过诸位大尊,妾身这厢有礼了。”身着华服美妇风姿摇曳款款而来,随即朝着众人行了一礼。

在场诸位皆是起身与美艳妇人作礼。

美妇媚眼如丝环视一周,当看到那一袭白衫的寒仙大尊时,妇人两眼当即一亮径直走向寒仙大尊所在位置。

“姐姐可有些年没来了,可想死奴家了。”美妇掀起裙角端坐在白宫主的身边,笑眼盈盈看着那面若冰霜的绝美女子。

寒仙大尊虽然皱了皱眉但是并未说什么。

美妇自是不再多语,闲聊之话还是等稍后再叙。

那高坐主位上的清瘦老人有些诧异地看了看美艳妇人,不过同样未曾出言。“那就开始吧。”萧尘当即朗声道,神色间说不出的肃然,大殿内充满了压抑之感。

此方空间自成一界,可阻挡诸多窥探。在场之人皆是神情凝重,表情严肃。可想而知,接下来所说之事的重要性。

众人齐齐望向主位之人的老者,那名唤萧尘的老人竟是惨然一笑,旋即低沉开口:“十年间,我北辰仙宗再死三成弟子!如今那群英峰都快装不下他们的灵位啦!”

“众人皆知他们是去修仙,可谁又知道他们修的是哪门子仙!不曾逍遥天地间,也未曾得道作长生。出去的时候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回来的是一枚枚灵牌。”

“打的真他娘憋屈!”清瘦老人毫无一宗之主的样子,撸起袖子破口大骂。

“三层?止水宫又何尝不是!何况,何况......”坐于萧尘左手边首位之上的女子声音同样清冷,只是轻微颤动身形如何都掩饰不住内心的悲伤。

“玄静师妹没了!”女子满面含悲低头开口,扔下一个惊雷。

“什么?”老人右侧为首男子惊惧不已。

天狐圣尊同样内心巨震,本打算抬手去拍拍寒仙大尊的后背,但觉得又有些不妥,只得缓缓收回右手。

众人纷纷难掩错愕。

“不是每一尊者境的大妖都有人盯着么?”齐牧有些不解。

“北渊多出了两个!”女子抬起头直直地盯着那微胖道人。

“玄静师妹拼死了一个,重伤了一个,所以现在北渊情况严峻可能撑不下去了。”女子低头看着身边昏睡过去的小女孩,面沉如水。

“所以北渊现在多出一尊无人能拦的大妖?”托月尊者将目光扫视一圈,最后定格在主位之上。

萧尘摇了摇头。“这十年来人族的气运好像被压制住了一般!竟是没有一人突破尊者境界。”

“那现在怎么办?放弃北渊?”女子冷冷地盯着萧尘。

“那么一大洲的人说迁移就迁移?”青年男子眉头紧皱,不停用合上的纸扇前端去敲打那玉制的几案。

众人皆是摇头。

“就算是拿命填也填不上啊,这是个无底洞!”青阳宫的宫主此时也是一脸冷峻。

“方才来的路上,感觉到两个远远超越大尊的人出现在你们北辰仙宗之内这是什么情况?”托月大尊问道。

“是老夫新收弟子的护道之人。千万别想着算计这两位,那孩子背后不知道站着何等恐怖的存在!”齐牧连连摆手。

听闻齐牧解释,众人皆是苦笑摇头。

“如果北渊没有人去挟制那一位,恐怕一洲之地会尽数沦陷!”洛青尘连忙说道。

“什么算计不算计的!老齐啊,让你那弟子跟着白宫主北上修行吧!”洛青尘拍了拍齐牧的肩膀。

“你可知玩儿火的后果!”齐牧打开落在肩头的那一只手,怒喝一声。

女子也扭头去盯着那道微胖道人。

“你知道三年前天上形成的巨大面孔是谁的手笔?”齐牧环视众人一圈,放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莫非是那小子背后之人?”洛青尘眼眸瞪大吃惊道。

“天道都敢屠戮!”黑山尊者有些崇拜那人。

众人立即压下心中有些躁动的心。

“可是就目前来说眼前的危机是没人牵制那个新晋的妖尊!如果不能将顶尖战力拉平,我们会越来越被动!人族的气运已经被压了一头了!再这样下去我们难逃灭族的命运!”

“哪里不是修行,给足那孩子资源,让他换一个大洲修行,不行吗?”

“而且只是让他在哪里修行而已!且有寒仙大尊教导,你敢说寒仙大尊不如你?”洛青尘站起来朝着齐牧怒吼道,他也怕那等的存在啊,可是先活下来才能谈其他的事情。

“如果那少年背后之人觉得我们算计那孩子,老夫大可以把这条命赔给他!”

“这样总行吧?”洛青尘脸色有些泛红。

“老洛啊!不是这么个算法!加上我的命又如何?再加上诸位的又如何?那等可以和天道存在的势力能在乎我们的命?恐怕整个星辰之人陪葬都不够!”齐牧起身将洛青尘按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上。

众人面色皆是铁青。

“青云大尊你们可还能分出多余的大尊?”萧尘摆了摆手,朝着那个执着合上纸扇的青年问道。

“虽说我们锦洲战力最强,可是我们需要驻守的地方也多,加上我连同十位长老刚刚好,也就下面的战力还能有些富裕,不过这巨大的鸿沟填不平啊!”青年男子用纸扇敲着面前的玉案愈发用力。

“没想到这次来给诸位带来这么大一个麻烦!逸仙告退!”女子朝着众人行礼,竟是要抱着那小女孩离开。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这不是一起想办法么?”美妇连忙拉着绝丽女子的胳膊道。

“白宫主还请稍待片刻,大家一起商议商议!”萧尘同样起身去拦那女子。

“你这样一走,恐怕整个北域要化作冥土!”青年男子也起身相拦。

众人皆起身阻拦,嘴上纷纷道。

“寒仙大尊,还请稍等片刻,必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是啊,白宫主,五洲无论失去哪一洲我们都要被一一击垮。如今能保持这种局面,正是因为五洲齐存,一洲未失!”

坐在玉案上的齐牧突然站起朝外面走去。

“师弟,站住!”萧尘一个闪身挡在那微胖道人身前。

“诸位,我这里有一个玉简先请各位看一下。”萧尘慎重从胸口处拿出一枚白色玉简。

“吾乃陆谦,中央星域许家之仆。老夫推算小公子与你派有一段渊源,你等可尽量早作打算,切记顺势而为即可。作为报答老夫答应替你宗门出手一次,如需出手捏碎此物即可。”

齐牧看完,脸色巨变。

“师兄这?”齐牧哆哆嗦嗦将手里玉牌递给众人。

“没错就是那个屠戮了天道的大人物!”萧尘回到主位上。

“那么厉害的人物竟然是许家的仆人?”青云大尊连忙将手上玉简教给身旁的清艳女子,青年人有些不可置信随后失神落魄地回到位置上,拿起玉案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中央星域?听都没听过!这许家究竟什么来头?”绝丽女子暂时放弃了离开的打算。

“怎么样?还要打那孩子的心思吗?”萧尘淡淡开口。

众人皆是一窒。

“那北渊这个事情怎么解决?”洛青尘虽然震惊于玉简上的内容,不过这并不能解决眼前之事啊!

“这样吧,让念琼把观月替回来吧!让观月跟着走一趟吧。”萧尘惆怅道。

“关月吗?他现在可以战大尊了?”青衣男子问道。

“还不行,不过一个被重创的大尊,月儿还是有把握的。”齐牧毫不掩饰对他大弟子的赞赏。

“栖霞洲和莲叶洲如何了?”萧尘望向坐在末尾的一名老妪。

“死了两成!”头发花白的老妪,磨砂着手中的龙头拐杖,神色冷漠。

处于老妪对面侧上方的中年男子饮尽杯中酒水,将酒杯重重放到玉案上,“死了两成五,目前还抗的住。”

男子左侧一个妇人面色焦急连连朝着中年男子使眼色,男子对他摇了摇头。

妇人眉目含泪,不再做声。

“左老弟,到底什么情况?”萧尘瞧出了妇人有些不对,连忙问道。

光头大汉朝着萧尘淡然一笑,摇了摇头。

妇人不顾自家男人阻拦悲戚道:“风仙大尊,老左他恐怕下次就回不来了!”

萧尘神识化作白色匹练径直撞入中年男子的身体里,越是查看越是心惊。

“受伤如此之重,你当真想好了再次下场就不活着回来了?胡闹!”萧尘面上寒气笼罩。

“师兄,左朗怎么了?”齐牧连忙望向萧尘。

“天地桥被撕裂了!”萧尘叹了一口气。

“若不是阿娇,你可要犯下大错了!”萧尘并没有怪罪左朗,但是老者的心里有些沉甸甸的。

“这修复怕是麻烦了!”齐牧脸色变得更加深沉,真是祸不单行啊!

“对了,或许我那徒儿背后之人有办法。我听老七说过当初我那小徒弟丹田破损了,但是我见到他时丹田已经修复。”齐牧连忙朝着左朗说道。

“能修复丹田有那复玄丹即可,并非难事。”黑山妖尊不解开口。

众人还以为他齐牧有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方法能修复,当听说是修复丹田顿时失了兴致。

“听我讲完,我那徒儿所行之事并非修复丹田那么简单,而是把整个丹田重筑了!”齐牧语不惊人死不休。

“还有这等事情?”托月大尊连忙问道。

“或许我那徒儿背后之人有办法,不过我们应该准备些厚礼才好。”齐牧心情有些苏畅,这徒弟太给老夫长脸了。

剩下的众人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总算是听到一个不是好消息的好消息。”青年人展开扇子给自己扇了扇,接着端起身边的酒杯一应而尽。

“那就这么定了,关月随着白宫主一起赶赴北域。若是还是不成,老夫立即将那许小树送过去。不管以后要如何面对那些大人物,但是我们必须将眼前之事解决好才行,否则不等见到那等存在,我们自己就先断了生路,岂不是太可悲!这是其一。”

“其二,各洲尽可能将资源偏向高等战力,以求能出现下一位新晋大尊,这样我们也能有喘息之机,也无需再行险招。”

“其三,各洲以官方身份向整个修真界发布诏令,让那些散修也要清楚这些事情,注意要经过严格赛选方可进入各自宗门。”

“其四,找有德高望重之人编排各种榜单!什么天骄榜,英杰榜等等。通过角逐的方式选出那些真正的天骄加以培养,尽可能增加高端战力。”

“其五,此后各洲每隔五年由各宗门选出代表团进行挑战赛。让他们在生死危机中明悟道心,坚定道途。”

“其六,各洲高端战力受损要及时互通,可不能再出现左朗这样的事情。”

“各位可有异议?”萧尘一连说了六个措施,静等众人思考。

【作者题外话】:有些晚了,抱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升仙问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升仙问道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四章 各地态势

94.74%
目录
共5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