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小鹿

第11章 小鹿

第十一章

黑色机车一路向东,疾驰过海岸大道,途经东川港,风里多了海风咸湿的味道。

后座,鹿茸茸两只手的掌心被汗水濡湿。

察觉到车速放慢的刹那,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入眼是宽阔的蓝,海风拂过,树叶飘响。

视野阔朗,海风清爽。

她的心跳慢慢恢复正常,放在他腰间的手松了松。

下一秒,油门轰响,轮胎飞转,清晰的海岸线变成一道虚影,飞快从她眼缝中滑过。

鹿茸茸的心口一跳,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提速,只能死死环住男生劲瘦的腰,埋头不敢再看。

腰间那双软弱无骨的小手就丁点儿力道,跟小猫似的。

就这么点儿力气?

谢云遐轻笑了声,胸腔微微震动,手腕轻动,再一次提速。

鹿茸茸觉得自己要死在车上了。

过了十几分钟,机车开进海岸别墅。

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别墅大门,绕过喷泉,利落地转弯,刹车停在门前。

谢云遐停下车,拿下头盔,轻甩了甩发,低眼一看,腰间两只白生生的小手,指尖都捏红了。

他笑笑:“到了,别发呆。”

谢云遐耐着性子等了一阵,腰间的手颤颤地松开,他跨下车,瞥了眼后座呆着的人。

头盔里,女孩子小脸发白,眼睛闭得紧紧的。

还说不怕,连眼睛都不敢睁。

“要我抱你?”

他上前一步,弓下腰,指节轻扣她的头盔。

鹿茸茸听耳边轻懒的笑,缓缓睁开眼,鼻息绵长,憋了一路的那口气总算松了,捏捏掌心,都是汗。

这时候她顾不上脸红,撑住坐垫,慢吞吞地爬下车。

一点儿不见上车时的潇洒。

谢云遐笑着摘下她的头盔,随手往佣人手里一丢,故意“夸”她:“厉害啊小呆鹅,都没哭。”

鹿茸茸和他微微恶劣的眼对视两秒,腿有点儿发软。

她小声咕哝:“我上初中就不哭了。”

谢云遐偏头,正想说话,屋里飞出来个人。

一袭红裙的女人像花蝴蝶一样往鹿茸茸身上扑,连声喊:“茸宝茸宝,让阿姨看看你。”

鹿茸茸一愣,没反应过来。

她腿还软着,走不动路。

谢云遐轻啧一声,眼疾手快地把这小呆子拎到身后,抬手拦住来人,无奈地喊:“妈。”

鹿茸茸悄悄探出头,看眼前的女人。

四十多的年纪,面容姣好,有着岁月独有的韵味,那双桃花眼和谢云遐如出一辙。

她笑盈盈地看过来,温声喊:“茸宝。”

鹿茸茸抿唇笑起来,乖乖问好:“谢阿姨。”

谢女士把鹿茸茸从谢云遐背后拉出来,去瞪谢云遐,说多少遍了,别骑车带人家女孩子来。

谢云遐就当没看到,把钥匙往玄关柜上一丢,自顾自进了门。

因为家里的关系,鹿茸茸对谢女士并不陌生。

她是洛京人,出身书香门第,丈夫是东川的名门望族。两人感情甚笃,谢云遐随母姓。

他们一家在洛京住了几年,后来搬回东川。

半小时下来,谢女士几乎带她逛遍了别墅,聊聊家里,再聊她在东川怎么样,在学校适不适应。

最后,谢女士问出重点——

“茸宝,谢云遐欺负你没有?”

鹿茸茸眼睫一颤,余光下意识去找谢云遐的身影。

找了一圈,没找到人,他进门之后就不见了人影。

“没欺负我。”她认真想了想,老实道,“云遐哥哥帮我欺负人,还教我怎么玩射击,就是打枪。”

谢女士怔了一下,美眸微瞪:“他教你打枪?”

鹿茸茸点头:“嗯,夸我打得很好。”

谢女士:“……”

听着不太像她儿子。

谢女士轻咳一声,转移话题:“云遐说你跳了舞过来,要不要在阿姨这儿洗个澡?家里准备了你的房间。”

鹿茸茸没拒绝,她早就想洗澡了。

不光跳舞出汗,刚刚在车上还吓出一身冷汗。

谢女士支走鹿茸茸,当即去找敲谢云遐的门,叉着腰,门板拍得震响:“谢云遐,开开门。”

等了一阵,没动静。

她又喊:“儿子!开门!”

过了几秒,屋里有了点动静,踢踢踏踏的拖鞋声没节奏地响。

门一开,男生耷着眼皮,睡眼惺忪。

“干什么?洋娃娃不够你玩儿?”

他含糊地说了句,又闭上眼。

谢女士瞪他一眼,把人往里推:“成天就知道睡觉!有话问你,你是不是欺负茸茸了?”

谢云遐像是听了个笑话,懒散的眉眼舒展开,笑问:“她说我欺负她?”

小呆鹅哪儿来的胆子?

谢女士犹豫了下:“她说你教她打枪,但你不是……我想是不是你故意让她这么说的。”

谢云遐笑笑:“没,她没骗你。”

谢女士怔住,小心翼翼地问:“那你……”

谢云遐揉了揉发,将碎发拨到脑后,露出昳丽的眉眼,随口道:“手伤而已,又不是人废了,教小女孩打枪,能费多大劲儿?”

谢女士闻言,说不是是失落还是高兴。

许久,她轻轻叹了口气。

谢云遐入射击这一行早,少年时期除了训练,就是跟着教练满世界乱飞。

射击运动很苦,内容枯燥无聊,经常一训练就是一整天,一年四季都穿着沉重的射击服,扛着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

那时他年纪小,家里人都反对。

甚至谢云遐的父亲放出狠话,说他坚持要走这条路就别想要家里一分钱,谢云遐拎起包就跟教练走了。

他越打越勇,奖金池数额飙到难以想象的数字。

那时,他用的每一分钱都是用枪打下来的。

后来,奥运前夕,谢云遐回来了,带着一身伤。

家里多大的矛盾都没了,精细养了半年,他不再碰枪了,偶尔看比赛,但再没提过回国家队的事。

这么过了一年,家里人劝他回去。

他人虽然在她们身边,但心不在。

谢云遐只是笑笑,说国家队是想进能进的地方?

他手都废了。

谢女士高兴儿子回到她身边,可这两年,她总觉得他始终不快乐,随心所欲地活着,对什么都不上心。

“儿子,要不妈再请几个专家来?”

谢女士试探道。

谢云遐打了个哈欠,往床上一躺,扯过被子,困倦道:“不用。妈,我困了,让我睡会儿。”

谢女士上前给他盖好被子,轻拍了拍他的背。

她没多留,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门关上,谢云遐睁开眼,眼神淡漠。

他想起无数张丢在垃圾桶里的诊断报告,一把扯起被子,盖住整个脑袋,将自己围得密不透风。

-

谢云遐再醒来,落日西沉。

他摸去浴室洗了个澡,随便扯了件T恤套上,湿着发,插着兜慢吞吞地下楼找人。

刚走到楼梯口,听到底下的欢笑声。

他眉梢轻动,谢女士这么喜欢小呆鹅?

他往下走了几步,看清客厅的场景,支着楼梯扶手没下去,懒懒地看她们光明正大地说“悄悄话”。

“茸宝,快看云遐哥哥小时候,绷着小脸装酷呢。”

谢女士指着相册里的一张相片笑。

照片上,五六岁的小少年模样漂亮,眼眸乌黑,端着一张严肃的小脸,像是在教训人,手里却拿了个洋娃娃。

鹿茸茸好奇道:“云遐哥哥小时候喜欢玩洋娃娃?”

谢女士轻轻哼笑一声:“他哪是自己喜欢,你看下一张。”

下一张照片,照片上多了个小女孩。

她穿着漂亮的蓬蓬裙,公主头微微凌乱,小皇冠歪歪斜斜,小手抹着眼泪,委屈得直哭。

鹿茸茸睁大眼,这是她。

小时候的她。

刚才站着的小少年蹲了下来,洋娃娃被放到一边,他眉头紧皱,捧着她的小脸给她抹眼泪。

鹿茸茸看着照片,怔住了。

她像是回到照片里,回到那个夏日午后。

那天下午,谢云遐没去幼儿园。

鹿茸茸被小朋友们团团围住,紧张地涨红脸,小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小手往她脑袋上摸,抓她的小皇冠,摸她漂亮的裙子。

她没处躲,又说不出话来,最后哇地一声哭出来。

家里人接她回家,她哭了一路,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云遐哥哥。

小姑娘哭得抽抽噎噎停不下来,把大家伙都吓坏了。

直到谢云遐过来,看小天鹅被欺负得惨兮兮的模样,板着小脸问:“不敢说话,跑会不会?”

好凶。

小姑娘眼里又多出一汪眼泪。

小少年僵了一会儿,拿出新买的洋娃娃哄她:“下午给你买的礼物,跳芭蕾的娃娃。”

小姑娘抬起泪汪汪的眼,小脸哭得通红。

她摇摇头,不要娃娃。

小少年盯着她的泪眼看了一会儿,忽然放下娃娃,捧起她的小脸,笨拙地哄:“茸茸不哭。”

他给她擦干眼泪,摆正她的小皇冠,摸摸她的头发,认真问:“谁扯你的裙子,记得吗?”

小姑娘摇摇头,又点头。

半晌,她顶着通红的眼睛,抽噎两下,小声说:“哥哥抱抱。”

鹿茸茸想起这四个字,耳根发热。

曾经的记忆开了个口子,“竹马”这个模糊的字眼随着这张照片逐渐清晰,谢云遐不再是模糊的身影。

她小时候,确实很黏云遐哥哥。

他那时候抱她了吗?

她想不起来了。

谢女士笑道:“他从小就拽拽酷酷的,就没见他对什么人有耐心。但他对你不一样,这家伙一定记得小时候的事。”

鹿茸茸抿抿唇,有点不好意思。

她之前都不记得云遐哥哥。

谢云遐倚着扶手看了一阵,听到这句话眉梢轻动。

-

晚饭后,谢云遐带鹿茸茸回学校。

这个点东川路上堵,谢云遐照旧风驰电掣,一路疾驰到学校,随便找了个地方停车。

机车动静太大,他一般不停宿舍。

夜晚的校园安静,灯影绰绰。

风吹过,树梢沙沙作响。

鹿茸茸慢吞吞地迈着步子,余光往边上瞄一眼。

谢云遐在接电话,语调懒散,他没摘手套,黑色手套包裹住修长骨感的指节,露出一截冷白的手腕。

她悄悄看着,心想他的手指好长。

又细又长,兼具力量感。

说着话,他忽然把头盔夹在腋下,空出一只手递到嘴边,薄唇微张,唇齿灵活解开卡扣,黑色的手套瞬间剥离,一抹冷色闪过。

他换了只手拎头盔,另一只手灵活地敲着屏幕。

“发过去了,挂了。”

他挂了电话,偏头正对上她澄亮的眸光。

谢云遐挑眉:“看什么?”

鹿茸茸连忙摇头,收回视线。

她只是在想,他和小时候不太一样。

谢云遐没多问,接连回了几条信息。

新人王风正大,不少人跑他这儿打听,真有意思。

两人静静走了一阵,没怎么说话。

进校门这段路还算亮,经过便利店,靠近操场,路灯黯淡下来,操场内亮着大灯。

有人在操场上跑步、训练。

鹿茸茸和谢云遐拐过弯,操场门口走出两个女生,走在他们前面,隔着约莫两米的距离。

她们在聊天,没刻意压着声音。

内容顺着风飘下来,听得清清楚楚。

“听说没,天才少年有新目标了。啧,要不是他恶名在外,就冲那张脸,我都想上。”

“你想上哪儿啊?”

“嘻嘻,你不想啊?体育生很猛的。”

女生们无所顾忌地调笑着。

谢云遐轻眯了下眼,看边上的鹿茸茸,她微微偏过头,明显在听人家说话,但没听懂,眼里都是茫然。

他笑了笑,收回视线。

没听懂就行,随她听。

“新目标哪个系的?大美女吧?”

“是个新生,估计艺术系的,这届艺术系都是大美女。舞蹈系没听说有特别出挑的,他应该看不上。”

谢云遐听了一阵,微俯下身,饶有兴致地问:“听见了?说你不出挑。”

鹿茸茸一愣,小声应:“没说我呀。”

谢云遐:“?”

啧,这呆子。

女生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啊?”

“无非是杨柳腰,蜜桃臀,再加上36D。”

鹿茸茸下意识低头,往下看了一眼,懵然抬头,忽然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轰的一下,热潮从脖子涌到头顶。

鹿茸茸的脸蹭得一下红了。

耳尖热得不像样,像在高烧。

鹿茸茸对着这双笑眼,一时想解释,又不知道说什么,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他一定不会喜欢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鹿砰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小鹿砰砰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章 小鹿

57.89%
目录
共1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