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鹿

第18章 小鹿

第十八章

当晚,鹿茸茸做了一个梦。

小女孩盘起发,上着亮晶晶的妆,穿着全场最闪耀的芭蕾裙,脚尖踮起,舞台上的光照在她身上。

旋律响起,小天鹅该起舞了。

她对上乌泱泱的观众席。

黑暗中,黑影重重,不明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所有人都在看她。

她的心跳渐渐加快,画面天旋地转。

小女孩茫然地往后躲,呼吸急促,手心冒汗,她想躲开这道照在她身上的光,躲到没有人的地方去。

她的心越来越慌,眼眶湿漉漉的。

小手揪着裙摆,喘不过气来。

她又要晕倒了。

小女孩可怜巴巴地闭上眼睛,眼睫发颤。

忽然,眼前的光消失了,有人挡住了光。

她睁开眼,望见一个背影,属于男生的背影挡在身前,为她挡去光亮和视线,像一座沉默的山。

她安全了。

鹿茸茸睁开眼,愣愣地按上胸口。

这是第一次,她从噩梦中醒来没有心悸。

鹿茸茸呆了一会儿,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想着梦中的那道身影,忍不住轻咬下唇。

“茸茸?起床了。”

妈妈在门口敲了敲门。

鹿茸茸倏地回神,晃了晃脑袋,甩走那道身影,应了声“起了”,便匆忙去洗漱。

今天她们一家要去谢家做客。

早餐时间,鹿茸茸埋头吃饭,听爸爸妈妈聊起谢家的事。

以前谢阿姨一家就住在她们隔壁院子里,后来谢阿姨去了东川,她父母便搬到了郊区,养养花种种菜,过着养老生活,谢家外婆还开了个靶场,在那片小有名气。

鹿洵问:“开靶场?”

鹿茸茸也好奇地抬起头。

鹿妈妈看着两个孩子好奇的模样,解释道:“谢家外婆以前是国家队的射击教练,退休后就开了个靶场。”

鹿洵诧异道:“国家队的教练,这么厉害。”

鹿茸茸也睁大眼,心想难怪谢云遐会学射击,原来家里外婆也教射击的,那他一定也很厉害。

想到他无法比赛的事,她有些低落。

鹿妈妈又道:“到了谢家,你们少提谢家外婆,谢家外婆两年前走了。免得提起来让人家难过伤心。”

鹿茸茸和鹿洵对视一眼。

兄妹俩还没经历过和家里长辈分别,听到这个消息都觉得遗憾。

饭后,一家四口准备出发去镇子里。

鹿爸爸开车,鹿妈妈陪他聊天,鹿洵戴着耳机打游戏,鹿茸茸看着窗户外发呆。

假期里到哪儿都挤,路上都是车。

车走走停停,开了一个小时还没开出一半路。

鹿洵打游戏累了,瞥了眼边上的小丫头,这一路都托着腮发呆,不知道有什么烦心事。

“小丫头。”他摘了耳机,伸手勾住她脖子,把人带过来,“昨儿那个男生,和你什么关系?”

小时候那阵,鹿洵没住洛京,不认识谢云遐。

鹿茸茸挣扎着挪他的胳膊,挪不动。

她放弃挣扎,嘟哝:“就是小时候的邻居哥哥,他在学校里很照顾我。”

鹿洵看她眼睫乱颤的模样,微眯了眯眼,问:“昨儿上哪儿去了?玩得开心吗?”

昨晚鹿茸茸回家,他和谢云遐打了个照面。

他家小丫头亦步亦趋地跟在人身后,脑门上戴一个傻的不行的帽子,不知道低头挨什么训。

这副乖模样,一欺负一个准。

鹿洵打小就是这么过来,做错了事先和妹妹商量,往她身上一推,作为交换条件,他偷偷带她出去玩儿。

小丫头就站在家里人面前,眨巴眨巴眼,每回都能顺利过关。

“不准早恋。”

鹿洵敲敲她的脑门,语气严肃地提醒。

这话一出,鹿爸爸和鹿妈妈都笑了。

鹿爸爸打趣道:“头一回觉得你像哥哥。”

鹿洵:“?”

“我什么时候不像了?”

鹿妈妈轻哼:“你以为你小时候找你妹妹顶包的事儿我们都不知道?也就是怕吓着茸茸,不然你的腿早就被打烂了。”

鹿洵:“……”

听起来完全不像是亲生的。

鹿爸爸帮腔:“小洵这句话倒是没说错,茸茸还小,过两年再谈恋爱。茸茸,要听爸爸和哥哥的话。”

鹿茸茸郁闷地“哦”了声。

怎么一个两个,都怕她早恋,可她都十八了。

鹿妈妈不同意:“不管什么年纪,喜欢都是很美好的情感,怎么就早恋了?茸茸,你别听他们的,有喜欢的人就要勇敢去喜欢。”

鹿茸茸懵懵懂懂:“喜欢的人?”

话音落下,三双眼睛一起看过来。

鹿爸爸在后视镜里紧张地盯着她,鹿妈妈期待又紧张,鹿洵皱起眉头,一副真有就要去干架的模样。

“……没有喜欢的人。”

她慢吞吞地补充。

鹿爸爸松了口气,美滋滋地继续开车,鹿妈妈有点遗憾,鹿洵又戴上耳机,放心地去玩游戏了。

鹿茸茸想起早上的梦,第一次想——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

谢家外公独自住在郊区的小洋房里,鹿茸茸他们进门就看到洋房后宽敞的场地,或许就是靶场。

鹿洵一拍鹿茸茸的脑袋,低声道:“小丫头,一会儿哄长辈开心的事儿就交给你了。”

他跃跃欲试,想去靶场玩儿。

鹿茸茸不怎么情愿:“我也想去玩儿。”

鹿洵:“我是你哥,你不能在东川找了哥哥就忘了本,记住了?”

鹿茸茸:“……”

谁在东川找哥哥了,明明是他自己凑上来的。

鹿茸茸左看右看,和谢阿姨打过招呼又被摸了下头,没找到那道存在感极强的身影。

鹿妈妈见孩子乱看,悄声问:“找什么?”

鹿茸茸忙摇头。

谢阿姨说谢家外公出去钓鱼去了,说中午要亲自下厨给他们做鱼吃,说完,歉意地笑了笑:“云遐这孩子今天有事出去了,下午让他来和你们打招呼。”

鹿茸茸眨了眨眼睛,原来他出去了。

这个念头冒出来,她忽然轻松多了,拿起小饼干咬了一口。

谢阿姨见鹿茸茸乖巧坐着,眼睛却悄悄打量的模样,笑眯眯地问:“茸茸,要不要到处逛逛?”

鹿茸茸忙不迭溜走,她不想再被长辈们围着摸摸头了。

小洋房有些年代,装饰复古,走出会客厅,转弯上楼,木楼梯发出吱呀的响声,走到二楼走廊,正对着靶场。

今天是晴日,室外靶场阳光耀眼。

靶场传来几声枪响,是鹿洵在试枪,

鹿茸茸趴在窗口看了一会儿,在二楼转了一圈,没进房间,最后在阳台边看到一条下楼的旋转楼梯。

楼梯下是几片花圃,不远处有个小鱼塘。

鱼塘边坐着个上了年纪的老爷爷,穿得朴实无华,像附近的居民。

鹿茸茸下了楼,蹲在花圃边看了一会儿,往鱼塘边看了一眼,这一眼就被抓住了。

老爷爷扭头问:“想看钓鱼?”

鹿茸茸抿抿唇,不太好意思又有点好奇。

“过来。”

老爷爷冲她招招手。

鹿茸茸踟蹰片刻,转头看鹿洵就在附近靶场,这才轻手轻脚地往鱼塘边走。

老爷爷身边放着个桶,桶里游着两条鱼。

“一条草鱼,一条鲫鱼。”老爷爷见她盯着看,说了一句,顺手拿了把板凳,“坐着。”

鹿茸茸新奇地坐下,探着脑袋往池塘里看。

深绿色的水面,什么都看不到。

一老一少就这么在塘边坐着,不说话,像是要在这里坐成石头,姿势都没换一下。

一个等鱼,一个看鱼。

这么坐了半小时,老爷子忽然笑了一下,悠悠道:“我有个孙子,他坐不了一分钟就要跑,从来没陪我钓过鱼。”

鹿茸茸想了想,斟酌着道:“小朋友都是这样的。”

老爷子轻哼一声:“这样没有耐心的人,还是去做了最需要耐心的事儿。你来的时候没见着他吧?”

鹿茸茸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喊:“谢爷爷?”

老爷子笑笑:“和那臭小子一样喊外公,爷爷听不习惯。”

鹿茸茸没认出这里的主人,有点脸红,小声地喊了声“外公”,喊完又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老爷子悄悄打量着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心中有数。

以前家里来客人的日子,谢云遐从来不在家呆着,懒得应付,今天明明有事儿,下午还要赶回来。

见了这个小姑娘才算明白,原来是为这。

“谢云遐脾气不好吧?”老爷子一副笃定的口吻,“他这样的人就是不能都顺着他。你这样的,尤其容易上当。”

鹿茸茸有点点茫然,似乎他们都觉得谢云遐会欺负她。

虽然她看到谢云遐总是紧张,但他从一开始就护着她,没让任何人欺负过她,还送枪给她。

鹿茸茸忍不住替他说话:“他对我很好,比我哥哥好。”

鹿洵只会找她背锅,还一天到晚教训她。

老爷子愣了一下,仔细看了眼这小姑娘,嘀咕:这么快就上当了?”

鹿茸茸着急地解释:“真的,他让欺负我的教官给我道歉,教我射击,还送了我一把气步|枪。”

这下老爷子愣住了。

他掏掏耳朵:“那小子干什么,送你枪?”

鹿茸茸点头:“很漂亮的枪。”

老爷子这下鱼也不钓了,把杆一放,拐弯抹角地打听起鹿茸茸口中的谢云遐来。

越听,他越稀奇。

这小子眼里居然能看得见女孩子了。

老爷子问了小姑娘一堆问题。

公平起见,他毫不犹豫地把谢云遐卖了,让她有什么问什么。

鹿茸茸轻轻皱起脸,认真思索。

好一会儿,她问:“云遐哥哥是怎么开始学射击的?”

老爷子轻哼:“叛逆的半大小子,也就他外婆治得住他。那时候,你谢阿姨过分溺爱他,但不怪她。”

谢家外婆是国家队教练,队里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她把这些孩子们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不论刮风下雪,只要孩子们有事,她立即就赶到队里去。时间一长,她便没什么时间分给家里。

老爷子道:“你谢阿姨缺少母爱,把爱都倾注在云遐身上,导致这孩子的性子无法无天。”

十几岁的男孩子最调皮不过,屁大点事就能和他爸吵起来,更何况谢云遐从小心眼多,脾气大起来谁都管不住。

谢云遐十三岁那年暑假,和他爸吵架,吵完就跑了,一天一夜没回家。

在家里人急得报警之前,谢外婆打电话过来,说他一个人从东川跑到洛京,躲外婆家里去了。

那时谢外婆已经退休,有很多的时间和爱给谢云遐。

在那个暑假,谢云遐第一次了解他外婆的人生,第一次了解射击,第一次摸到气步|枪。

他看见了崭新的、没有尽头的世界。

老爷子哼笑一声:“我们谁也没想到,这么皮的小子居然有那么好的耐心。当时想着磨磨他的性子,谁也没拦,他喜欢就让他学。这一学……他的人生完全改变了。”

最后一句话,老爷子叹了口气。

他没再往下说,拎起鱼桶,“走了,给小丫头做鱼吃。小丫头,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鹿茸茸忙跟上,应道:“要红烧的!”

-

午后,一家子吃饱喝足。

大人们去茶室,两个小孩儿被丢在外面,说随便玩儿。

鹿洵没玩够枪,又跑去玩枪了,顺便拎上鹿茸茸,想在妹妹面前展现一下身手,要几句夸奖。

“我不去。”鹿茸茸小声挣扎,“外面好大太阳。”

这时候最热了,她才不想出去。

鹿洵长臂一展,轻松地把小丫头夹自己胳膊下,扬唇一笑:“看看你哥多威风,到学校了尽管去炫耀,发朋友圈也行。”

鹿茸茸羞恼道:“我又不是小学生,还炫耀哥哥!”

鹿洵一愣:“大学生不炫耀了?”

鹿茸茸嘀咕:“初中生就不炫耀了!”

鹿洵没松手,免得小丫头跑了,边往外走,边低头道:“你小时候在学校炫耀过你哥没?”

鹿茸茸:“没有!呀——”

正挣扎着,一只微凉的手扣住她的手腕,带着不可抵挡的力量,强硬地将她从鹿洵怀里拽了出去。

鹿茸茸一懵,鼻尖撞上柔软的布料。

布料上有淡淡的海盐味,一层薄薄的布料,挡不住属于男生的体热,还有他身上的柚子味。

男生的手掌按着她的后脑勺,力道很轻。

骨感的指节插|入她的发丝,过于亲密的动作。

她仰起头,对上男生凌厉的下颔线。

他看起总是很清爽,从下巴到脖子,线条干净。

谢云遐低下头,女孩子的呼吸扑在颈间,他喉结轻滚,嗓音有点低:“一天看不住就被人欺负?”

鹿洵见鹿茸茸被人扣在胸前,皱起眉,立即去拉她,“松开我妹妹。”

谢云遐挑了下眉:“你妹妹?”

他没松手,把人扣得更紧。

鹿洵怕小丫头受伤,不敢用力,冷声问:“你又是哪位?”

鹿茸茸在两个男生双眼冒火的对视中回过神,忙道:“这是我哥哥,我们来你外公家做客。”

她忙拽了拽他的衣摆,示意他松手。

谢云遐瞧着急得青筋凸起又克制的男生,又瞥了眼怀里的人着急的模样,缓慢松开手。

刚松开,小天鹅被人拉了过去。

还藏到身后。

谢云遐轻啧一声,不怎么爽。

鹿茸茸从鹿洵身后探出头,看看两人脸色,小声解释:“哥,这是谢阿姨的儿子,云遐哥哥。”

鹿洵当然知道,昨天他们就见过。

第二次了,当着他的面把他妹妹拽走。

谢云遐自动忽略鹿洵难看的脸色,看向鹿茸茸,懒声问:“出去干什么?这么大太阳。”

鹿茸茸悄悄看了眼鹿洵,对上谢云遐的眼睛,气势减弱,声音也低了几度:“看我哥哥打枪。”

谢云遐完全没兴趣,但他有话和小天鹅说,随口应:“行,一块儿去?”

鹿茸茸又扯了扯鹿洵的衣摆。

鹿洵脸色稍缓,勉强道:“鹿洵。”

谢云遐看起来比他情愿点儿,“谢云遐。”

简单交换了名字,两人就算认识了。

到了靶场,鹿洵换装备打枪,余光瞄着谢云遐和鹿茸茸。

两人站在阴影里,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放下心来,开始打枪。

谢云遐听着枪声响起,熟练地揉乱她的头发。

细软的头发触感太好,他又揉了揉,见她皱起脸准备躲,一笑,自然地收回手。

“几号回去?”他问。

鹿茸茸老实道:“买了五号的机票。”

谢云遐点头:“正好,我也五号回去,机票退了。那天我去接你。”

鹿茸茸微微睁大眼:“一起回去?”

谢云遐垂眼,女孩子的脸被晒得有点红,鼻尖发汗,一双小鹿眼又圆又清澈,有点呆。

“不愿意?”

他语气淡淡,似乎和平常一样。

鹿茸茸迟钝,没察觉他的情绪变化,她只是忽然想到早上的梦。

想到梦里的身影,她的心跳又变得不对劲。

“没有。”她小声辩解,“没和爸爸妈妈说。”

谢云遐:“我去说,你不用管。”

鹿茸茸乖乖地点头,比起一个人回东川,她确实更想和谢云遐一起回去,只是她没想过这个可能性。

谢云遐说完事,看了眼时间,“什么时候走?”

鹿茸茸不确定,迟疑道:“要看爸爸妈妈。”

谢云遐有点儿困,闻言“嗯”了声:“我去睡会儿,有事儿打电话,打不通上楼找。”

男生随手揉乱自己的发,露出微有些困倦的眉眼。

深黑色的眼睛安静地看着她,垂落的眼睫衬得他有几分温柔,他在等她的回答。

就在他家里,能出什么事。

鹿茸茸抿唇,说不出话,只知道点头。

谢云遐低眼看着她面颊上渐渐加深的红,又瞥了眼鹿洵,“热就回去,和小学生玩儿什么?”

还炫耀哥哥,幼稚绝了。

他就从来不干这种事儿。

鹿茸茸胡乱点头,用眼神催他走,一副“你快去睡离我远一点再一点”的表情,就差没推他了。

谢云遐没想多留,小天鹅在谢家不会出什么事儿。

但瞧她这副着急的小模样,他反而不急着走了。

“想我快点走?”他轻挑了下眉。

鹿茸茸头摇得像拨浪鼓,心虚道:“没有!”

逃脱阳光的一小片阴影下,男生轻俯下身,双手插兜,嗓音懒洋洋的:“这么舍不得我啊,那和我上去睡个午觉?”

鹿茸茸呆住,什么叫和他上去睡个午觉?

她睁着眼,鼻尖冒汗,耳根往下一片都在发烫,火烧火燎。

谢云遐瞧着小天鹅要煮熟了的模样,忽然一笑,拖着长长的语调道:“原来——你想我睡一张床啊。”

他屈指一弹她的脑门:“想耍流氓?想得美。”

鹿茸茸紧紧闭了下眼,捂住额头,眼睫发颤,只知道慌乱地摇头,根本不敢看他。

余光间,他直起身体。

“走了。”

男生嗓音带笑,收回手,插进兜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鹿砰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小鹿砰砰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小鹿

94.74%
目录
共1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