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鹿

第2章 小鹿

第二章

新生入学,有为期一周的军训。

由于人数不匀,鹿茸茸作为舞蹈系的,被分配到了艺术系的宿舍。她和舍友不在一起军训。

早上,鹿茸茸起得晚了,匆匆忙忙地爬下床,腿一跨,直接从爬梯中间一步踩到地上。

随着她的动作,睡裙往上缩,露出一段雪白纤细的长腿。

惊人的线条和长度让邹暮妍愣了一下。

邹暮妍就是第一个对鹿茸茸释放善意的短发女生。

她眼馋道:“茸茸,什么时候给我当人体模特吧?我绝对不动手动脚,就看看,不摸。”

刚下床的女孩子迷糊着,似乎没听到她说话,一心往浴室里跑。

盛玥见状,哼笑一声:“这姑娘慢半拍,等她洗完脸出来就知道理你了。”

说着,她甩甩长发,检查今天的妆容。

几天下来,她们已经完全摸清了鹿茸茸。

舞蹈系的小呆子,容易受到惊吓,需要一定时间适应陌生环境和人群。

其中,最明显的特点是,反应慢半拍。

没一会儿,鹿茸茸洗完脸出来了。

她眼眸水润,一脸懵然:“阿妍,你刚刚和我说话了吗?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邹暮妍叹气:“就问你早饭吃什么,快去涂防晒,我们一起去食堂。盛玥,你去不去啊?”

盛玥:“你们去,有人给我带早饭。”

鹿茸茸仔细涂了防晒,刚戴上帽子就被邹暮妍拽走了,跑动间,她回头看了眼,另一个舍友冷曦早就不在了。

她的三个舍友,个个都有个性。

邹暮妍,当代社牛,没有她聊不下来的天。

盛玥,艺术系系花,爱好是谈恋爱。

冷曦,独来独往,不爱说话。

鹿茸茸和她们几天相处下来,已经适应了宿舍环境,比想象中的群体生活好很多。

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鹿茸茸嘴角的小梨涡又跑出来:“阿妍,我们跑快点。”

-

今天鹿茸茸她们来得晚,食堂空位不多了。两人找到空位坐下,注意到今天的食堂比前几天热闹。

座位过道间,几个学姐学长拿着单子热情地招呼人。

鹿茸茸偏了下头,用余光悄悄瞄了一眼。

学姐学长们眉飞色舞地说着话,脸上写满了“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邹暮妍见她想看又不好意思的模样,好笑道:“是社团招新。我了解了一下,社团内容挺丰富的,你平时对什么感兴趣?”

鹿茸茸愣了一下,思索邹暮妍的话。

从小到大,除了上学和跳舞,她几乎都呆在家里。

因为她过度呼吸症候群和恐慌症,心悸和出汗是常事,严重的时候会晕倒,所以家里人通常避免她的外出。

这次从洛京跑到东川来上学,家里闹得不可开交。

最后,被淹没在吵闹中的她,小声说了句“我想去东川”,这场战争才消弭。

事后,爸爸小声告诉她,她当时小脸通红,双眼含泪,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一家子才妥协。

她对什么感兴趣?好像都挺感兴趣。

但要她说出具体的某一样事物,她说不上来。

鹿茸茸认真道:“我想尝试一些和跳舞不一样的东西。”

邹暮妍想了想:“和跳舞不一样的东西……”

离她们几步之遥,过道里两个穿军训服的男生正在打闹。

两人你追我赶,跳起来抢对方的东西,一个没注意,一个男生被推了一下,撞上桌角,发出巨大的响动。

“吱嘎”一声,桌角偏移。

思考中的鹿茸茸忽然被撞了一下,歪斜的帽子从头上掉落,桌上的豆浆洒了一地。

帽子正正好掉在洒满豆浆的地上。

个子高大的男生很快反应过来,去捡她的帽子,抱歉道:“不好意思,弄脏你帽子了,我……”

他抬头看。

女孩子表情茫然,唇瓣微张,水亮的眼里带着点无措。

小鹿一样清澈无辜的眼神瞬间击中了他。

郁震文愣住,耳边是咚咚的心跳声,磕磕巴巴道:“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帽子我洗干净再还给你?”

平时的大嗓门这会儿越说越低,几乎要听不到了。

听得边上的男生啧啧摇头,正要打趣,被他捶了一下。

邹暮妍皱眉,拿出纸巾帮鹿茸茸擦了擦,没好气道:“走路的时候好歹看一眼,又不是初中生。”

鹿茸茸反应过来,看了眼身上,被溅到一点,没弄脏,就是她的帽子……

她看向面前高大的男生。

因为军训,他被晒得很黑,但眼睛很亮,一口白牙。

“不用……”她尽量提高声音,保持镇定,“我自己洗吧。”

鹿茸茸伸出手,手指握住帽子边沿干净的地方,轻轻扯了扯,没扯动,她又看他一眼。

郁震文立即松开手,:“那我、那我……”

他憋了半天,黝黑的面颊上都能看出红来。

郁震文身后的男生见状,搭着他的肩,笑笑:“都是新生,加个微信?回头让这小子请你吃个饭,就当道歉了。”

郁震文忙道:“对,是我们的错,请你和你舍友吃个饭道歉。”

鹿茸茸轻声道:“一点小事,不用麻烦。”

女孩子说话细声细气,像清凉的微风。

郁震文被吹得头昏脑涨,他轻吸一口气,诚恳道:“请务必接受我的道歉,我真的很过意不去,回去晚上都睡不好。”

鹿茸茸一呆,这么严重?

她犹犹豫豫道:“那好吧。”

看完全过程的邹暮妍直叹气,这小呆子也太好骗了。

食堂另一边,射击社的社长扯了扯陈游,指着郁震文说:“游哥,这就是那个专业第一的新人王,省队的,不知道怎么没去体大,来我们这儿了。”

陈游不怎么爽:“我们这儿怎么了?”

他臭着张脸,谢云遐都在他们学校,区区省队而已。

社长闭上嘴,没说话。

东川大射击队连续两年输给了体大射击队。

两个射击队算得上积怨已久。

陈游那阵情绪过去,忽然发现郁震文边上的女孩子有点眼熟。

定睛一看,那不就是谢云遐让他去接的女孩子?

他眯了眯眼,撬墙角撬到谢云遐身上来了?

-

上午下课,陈游回了趟宿舍。

一进门,两个舍友都不在,还有一个压根没起床,倒是醒了,正在打电话,估摸着是被吵醒的。

“我真没去。”

微哑的男声,困意浓重。

谢云遐闭着眼,没耐心听他妈唠叨,直接按了免提——

“茸宝说是你去接的,乖儿子,接个小姑娘嘛,你不会是害羞了吧?真害羞了?”

谢女士闷声笑起来。

他轻啧一声:“陈游。”

陈游立即懂了他的意思,冲着手机喊:“阿姨,是我去接的,谢云遐没去。”

电话那头说话的语气顿时变了:“真没去?马上把钱还我。”

谢云遐稍稍清醒了点,哼笑了下,起身下床,拿了瓶矿泉水,单手拧开,瓶盖飞开,“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他仰起头,锋利的喉结滚动。

矿泉水瓶空了一大半,他妈还在讲。

谢女士:“谢云遐,你作为哥哥怎么能这么没礼貌?你小时候多护着她,都忘了啊?白费茸宝哭掉一颗牙。”

谢云遐眉梢轻挑,哭掉一颗牙?

久远的记忆里,忽然冒出一个模糊的身影。

小姑娘穿着蓬松的芭蕾舞裙,哭得抽抽噎噎,哭了半天,忽然停住,小嘴一张,从嘴里吐出颗乳牙来。

她一呆,吓到忘记了哭。

他轻啊了声:“那个小胖天鹅?”

谢女士凶道:“什么小胖,你别当着茸宝的面瞎喊。下午去给她道个歉,幸好她没和家里说,不然我面子往哪儿搁?”

谢云遐:“行了,知道了。”

要是不去,他妈指不定要烦他一个月。

他挂了电话,对上一张严肃的脸,轻挑了下眉:“干什么?一年多了,看我还能看呆?”

陈游无语:“恶心死了,能不自恋吗?我可告诉你啊,你这个小天鹅上午可被人缠住了。”

“人家省射击队的,今年专业第一。”

谢云遐瞥他一眼,嗓音淡淡:“不关我事。”

陈游还记恨前几天的事,故意道:“等军训结束,专业第一就来队里报到了,说不定人能带领我们队拿下今年锦标赛。”

谢云遐往浴室走,懒声道:“恭喜啊,垃圾收容所规模越来越大了。”

陈游:“……”

他迟早弄死谢云遐这逼。

-

下午四点,操场上站满方方正正的队列。

阳光洋洋洒洒地落下来,均匀地分到每个人身上,风吹过来是燥热的,光晕令人头昏眼花。

教官站在阴影里,扯着嗓子训他们:“太阳都要下山了!都没吃饭吗?给我站直!”

粗声粗气的大嗓门吓得人浑身一凛。

底下有几个性子冲的男生想说话,被按下来。

教官喊完,拧着眉看向面前低着头的女孩子:“你又是因为什么请假?三天两头有人来请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点小心思!”

“我、我可能中暑了。”

她小声说着话,轻吸了口气,紧张地捏住拳。

鹿茸茸疑心自己是因为没有帽子才中暑的,她用手贴着额头,表情沮丧,不敢抬头看教官。

她没有因为紧张而晕倒,却中暑了。

晕倒和中暑,她一个都不想选。

教官狐疑地看她一眼,不耐烦道:“去医务室拿药,拿完就回来。”

在鹿茸茸看不见的地方,操场上,人群起了骚动。

几乎要被阳光晒成干的女孩子们望着某处,眼里忽然有了光,有人忍不住踮起脚——

隔着铁丝网,男生身高优越,双手插兜,姿势闲散,正偏头说话,露出一截冷色的下颔,线条锋利。

走动间,他漫不经心地看过来。

一张近乎完美的脸,肤色冷白,额间散着黑发,眉峰压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睫毛长得不像话。

忽然,他笑起来,薄唇轻勾。

眼梢散漫的笑意令人心神一荡。

“……我,草。”

“晕了,东川大还有这样的男大学生?”

“他是往我们这边走吧?是吧?”

“啊啊啊啊他真的好帅!!”

鹿茸茸听着嗡嗡的议论声,黏湿的眼睫颤了颤,转过头,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一个高瘦的身影。

正想看清,教官忽然大吼:“都干什么?都不想吃晚饭了?不想吃就给我在这儿站到天黑!”

“还有你,赶紧去!别磨磨蹭蹭耽误时间!”

鹿茸茸吓得一僵,只来得及最后用余光瞥过一眼那道越来越近影子,连忙小跑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鹿砰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小鹿砰砰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小鹿

10.53%
目录
共1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