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小鹿

第3章 小鹿

第三章

晚上七点半,晚风减缓燥热。

东川大操场人影绰绰,路灯下三三两两围坐着入学不久的新生,

银杏树下,鹿茸茸被207宿舍的三个女孩子围住。

舞蹈系和艺术系不是一个教官,她们下午结束才知道鹿茸茸不舒服去了医务室,这会儿正盘问这小呆子。

鹿茸茸纤小的一团,抱着膝盖坐在树下。

她仰着脸,乌黑的眼眸湿润,脸上没有血色,脸颊因为暑热泛着嫣红,嘴唇干燥。

额间湿发黏在脸上,像只湿漉漉的小猫。

她们正说着话,忽而听到一声喊:“鹿茸茸!”

郁震文拎着几个袋子跑过来,急匆匆刹住车,一股脑把手里的东西都塞给鹿茸茸,动作笨拙。

“这是药,说吃了就好。”

“这是奶茶,温的,你要是不想喝就不喝。”

“对了,这是给你舍友的。”

皮肤黝黑的高个子男生这才注意到边上还有别人,脸一红,不好意思地对她们笑了笑。

邹暮妍把早上在食堂的事说了。

盛玥瞥他一眼,没发表意见。

因为郁震文,她们小呆子才没了帽子,这会儿献殷勤倒也说得过去。

长相嘛,也说得过去,就是黑了点。

冷曦不发一言,低头看他带来的药的说明书。

鹿茸茸看着奶茶和药,抿抿唇,小声道:“和你没关系,是我身体不太好,不用没那么麻烦。”

郁震文扬唇笑起来:“都是我的错!一定要认为是我的错!”

他说得太开心,露出一口白牙。

鹿茸茸看着男生朝气蓬勃的笑容,有点点茫然。

他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她的帽子都脏了……

一声哨响,教官示意他们集合。

几人忙把东西放在一边,回了各自的队伍。

教官们互相巡视,他们私下议论过,军姿站得最正的就是舞蹈系,姑娘小伙个个身姿笔挺,要他们挑剔可挑剔不出来,不过……

粗嗓门的教官一眼看到了人群里的鹿茸茸。

队伍里就她没戴帽子,下午也是她请假去医务室,刚刚还和男生说说笑笑,一定是装的。

“没戴帽子那个,出列!”

他扯着嗓子喊。

鹿茸茸没反应过来,边上的女孩子轻碰了下她的手。

她想起来自己就是没帽子那个,忙喊了声“到”,跑出队伍。

教官一指边上叠在一起的六个体操垫:“你,把垫子搬回器材室。”

这个规格的体操垫,通常男生一个人搬,女生两个人搬。

鹿茸茸从小跳舞,体力比一般女生好,她没多想,蹲下身把垫子折好,叠了两个,用力抱起来。

但她今天中暑了,体力不支。

鹿茸茸站起身,眼前一晕,身体晃了晃,她很快站稳,调整呼吸。

队伍里,她们班的人看着女孩纤弱的模样,忍不住,举手报告:“报告教官!剩下的我可以帮忙拿。”

“教官,我也可以。”

“教官,我想帮忙。”

“教官……”

年轻气盛的女生男生们,言语间充满愤懑,用眼神和挺直的背脊无声地抗议着教官。

教官对上一双双火焰般明亮的眼睛,脸色难看,用力吹了声口哨,喧闹的队伍渐渐安静下来。

他喊:“全体绕操场两圈!”

“……”

一时场面寂静无比。

隔壁教官打圆场,让她们跑一圈就行,再拉住粗嗓门的教官,低声说了几句话,把人拉到一边去了。

鹿茸茸怀抱垫子,艰难探出头,只露出半张小脸,感激地对她们班同学笑了笑,无声说:“我没事。”

因为这个插曲,鹿茸茸觉得自己沉重的身体变得轻盈了点。

等她再回来,今晚的训练结束了。

原本剩下的四个垫子不见了踪影,她呆了一下。

邹暮妍她们在原地等她回来。

艺术系的位置离舞蹈系远,她们结束来找人才知道鹿茸茸去搬垫子了,都气得不清。

回到宿舍,她们催鹿茸茸先去洗澡。

鹿茸茸像泡在水里,一身汗,等再出来,又是一个干干净净、香香软软的小呆子。

邹暮妍说:“茸茸,明天请假吧?休息一天。”

鹿茸茸抿了下唇:“明天最后一天,我想坚持一下,我们班的同学还帮我拿垫子。”

盛玥边卸妆边道:“不是你们班同学拿的,是郁震文假装要去厕所,抱起垫子就跑,他们班教官追了一路哈哈哈哈哈哈。”

鹿茸茸一呆。

笑谈间,冷曦冷不丁来了一句:“先吃药。”

鹿茸茸刚进宿舍的时候有点害怕这个冷漠的女孩子,但相处下来,发现她只是不爱说话,其实脾气好又细心。

她弯起眉眼,乖乖应:“知道了。”

冷曦看她又乖又软的模样,不自然地移开眼:“下午拿的药和郁震文买的有重复,不用都吃。”

她说完不放心,干脆看着鹿茸茸吃。

鹿茸茸头皮一紧,像回到家里被爸妈盯着吃药的时候,不敢糊弄,挨个打开小药瓶,分批次咽下去。

“这是什么?”

冷曦指了指桌上两个陌生的药瓶。

这不是医务室的药,也不是郁震文买的药。

鹿茸茸的视线落到药瓶子上,犹豫了下,小声说:“是保健品,我平常都在吃。”

冷曦知道鹿茸茸没说实话,女孩子纠结得手指都要绕在一起了。

她只当是人家的隐私,没多问。

吃完药,鹿茸茸被舍友催上了床,身体接触到床,疲惫感和不适感一齐涌了上来。

她惦记着给爸妈打电话,没立刻睡觉。

有一条未读短信,来自陌生号码。

【?】

鹿茸茸两眼茫然,这是谁?

正想回信息询问,家里的视频电话拨了过来。

视频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全挤在一起,挤到屏幕都装不下了,一口了一个茸茸,都应不过来。

鹿茸茸抿着唇角笑起来,乖乖喊人。

一家子轮流关心了一遍,最后把时间留给了妈妈。

妈妈心疼道:“茸茸,你看着脸色不太好,又晕倒了吗?还是军训太辛苦了?还是妈妈过去照顾你吧。”

鹿茸茸含糊道:“太阳晒的,没晕倒。”

最后三个字,她放轻声音,蒙到被子里说。

鹿茸茸从小到大晕倒过数次,每次都把同学吓得不清,之后她们就像对待大熊猫一样对待她,什么事都让着她。时间久了,她便觉得羞愧,总是给大家添那么多麻烦。

这次来东川上大学,鹿茸茸做了积极的治疗,桌上的药就是治疗病症的,她暂时不想让舍友知道,不然她们一定会额外照顾她。

妈妈没多说,催她早点睡觉,好好休息。

鹿茸茸在药效的作用下很快就困了,眼皮彻底搭上前,隐约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事。

想不起来了,她闭上眼,彻底陷入黑暗。

-

第二天中午,陈游回到宿舍,吃完外卖又打了把游戏,对面床上总算有了动静。

男生困倦地耷着眼,抬手把额间碎发往后拨,露出那张昨天让所有新生侧目的完美脸庞。

“上午体测。”陈游往上瞥了眼,“你这学上得怎么这么轻松?天天睡觉。”

谢云遐睁开眼缝,嗓音微哑:“有人破我记录?”

陈游郁闷:“没有,但新生可就说不定了。”

他比谁都盼望着军训快点结束,尤其是那位射击新人王,最好能杀杀这祖宗的威风。

谢云遐懒声笑笑:“老头说,没人破我记录我就不用体测。”

谢云遐口中的老头是东川大射击队的教练。

姓姚,年纪不大,爱留胡子。他们都在私底下叫他老头,但当面敢叫的也就谢云遐一个人。

陈游靠了声:“教练什么时候答应你的?我怎么就没有这个待遇,我好歹也是省队的。”

谢云遐眼梢轻抬,正要说话,陈游抬手:“打住。”

谢云遐哼笑。

“对了啊。”陈游提起上午在操场看见的事,“体测的时候我看见你那个小天鹅了,跟鹌鹑似的站教官跟前,估计挨骂了。”

小天鹅?

哦,小胖天鹅。

谢云遐看了眼手机,屏幕上干干净净,他的那条信息孤零零地呆着,无人理睬。

行啊,第一个不回他的短信的人。

-

下午两点,阳光最盛的时刻。

新生们躲在阴影里,坐在地上,昂着脖子听教官总结会操表演的要点,大多数都挺认真,也有走神的。

郁震文眯着眼找鹿茸茸的身影。

早上他看她状态不太好,还是很不舒服的样子,但舞蹈系隔的太远,他看了半天,没找到人。

操场外的树荫下,谢云遐插兜站着,无聊地等了一阵,等烦了,给陈游打电话。

没拨出去,陈游回来了。

一个人回来的。

谢云遐挑眉:“又不在?”

来了两次,两次都找不到人。

还不回信息,可以啊。

陈游热得扯了扯领口,指了个方向:“教官让她去器材室搬东西去了。我问了一圈,她们都说教官针对小天鹅,昨晚也让她一个人搬东西,今天这么大太阳,又把人喊去了。”

谢云遐轻啧一声:“从小笨到大。”

陈游见他这个反应,双眼发亮,凑过去八卦道:“你和小天鹅青梅竹马啊?和我说说?”

“说个屁。”谢云遐嫌恶地推开他的头,“去器材室。”

通往操场的路上,鹿茸茸提着体操垫,每一步都走得缓慢。

她用手背贴了贴发烫的额头,呼吸也是热的,大脑昏沉,视野模糊,视线里都是重影。

隐隐地,她听见有人在说话。

耳边的声音模糊不轻,像风忽轻忽重。

“谢云遐,你看那是不是小天鹅?”

这道声音有点耳熟,他提到的名字也好耳熟。

“哪儿呢?”

轻懒的男声,咬字清晰,尾音上挑。

鹿茸茸的眼前拢过一阵风,清清凉凉,将男生的三个字送到她耳边,她的眼睫艰难地动了动。

是谁在说话?

忽然,像风的声音停住了,“轰”的一声闷响。

恍惚间,她听到火车轰鸣而过,热风将她吹到轨道中央,沉重的脚步黏在地面。

疾风吹过,阳光耀眼,车头唰的一下碾过。

她变得很轻。

旋转间,她对上一双纯黑的眼睛。

这是属于捕食者的眼睛,居高临下地俯视众生,视线不经心掠过,你的寒毛直竖,后颈发凉,一步都动弹不得。

好吓人……

她的头越来越沉。

谢云遐微拧起眉,拎起这团莫名其妙撞到他怀里的人,轻轻小小的,倒是不重。

正要发作,她往下一滑,忽然晕了过去。

谢云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鹿砰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小鹿砰砰
上一章下一章

第3章 小鹿

15.79%
目录
共1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