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鹿

第4章 小鹿

第四章

午后燥热,医务室里开着冷空调,隔绝热气。

半透明的窗帘遮不住什么,阳光洒进来,地上横着几道影。

白色病床上蜷缩着小小的一团,小脸埋在枕头上,脸色惨白,眉头皱着,黏湿的睫毛可怜地垂着。

陈游瞧着,悄声道:“小天鹅看起来要淹死了。”

谢云遐轻倚在床脚,低着头单手发信息,通知谢女士这个消息,免得再来烦他。

“白长翅膀了。”

他懒懒地说了句,偏头看床上的人。

视线停了几秒,谢云遐直起身子,几步走过去,在陈游诧异的视线里俯身靠近床。

他低眼,指节微屈,勾住她的帽子,往上一掀。

瞬间,小苍兰的味道扑面而来。

女孩子藏在帽子里的鸦羽般乌黑的发丝忽然散开,像水母臌胀柔软的身躯,变得透明、轻薄。

谢云遐看清了她整张脸。

没了闷热的帽子,她的眉头渐渐舒展开。

偏古典的长相,五官疏淡,线条流畅柔和,肤色雪白,一头乌发柔顺笔直,没有任何染色剂的痕迹。

他一顿,忽然想起小时候。

谢云遐之所以对小胖天鹅有印象,是因为他的记忆里都是她的眼泪,她实在太爱哭了。

爱哭到什么地步呢——

看到陌生人,吓哭。

看到长虫子,吓哭。

听到大嗓门,吓哭。

这是偶尔,最多的还是被欺负哭。

小姑娘怕生,不敢和人说话,一说话,小脸憋得通红,最后跑到他身后躲着,脸往他背上埋。他不在的时候,小朋友们没了顾及,摸她梳好的公主头,摸她蓬蓬的裙子,大声喊她小胖。

她每次来找他,都顶着一双通红的小鹿眼,哭着喊哥哥。

小时候雪白滚胖。

长大了,脸上没几两肉。

谢云遐收回视线,偏头问陈游:“你看着?下午我有事。”

陈游纳闷:“你这阵怎么成天往外跑?既然这么闲,你就到队里指点两句怎么了?”

谢云遐头也不回:“走了。”

陈游朝他比了个中指,在椅子上坐下,余光瞄到谢云遐似乎停下来,往床上看了一眼。

他抬头去看,门口哪有人影。

“这天,热出幻觉来了。”

陈游嘀咕了句,继续玩游戏。

鹿茸茸仍觉自己在轨道中央,耳朵里是火车的轰鸣声,一轻一重,吵得她睁开眼睛。

她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看到门口的那道身影。

高度和轮廓熟悉,似乎……是昨天在操场上的男生。

男生个子很高,185以上,侧脸疏冷。

红色T恤张扬热烈,底下是黑色工装裤,踩着红白相间的球鞋,自然垂落的右手上提着一个头盔。

鹿茸茸睁大眼,想看清他的模样。

但那阵吵闹声又回来了,一轻一重,她后知后觉,这是自己沉重的呼吸声,灼热粘稠。

昏睡过去之前,她想起快晕倒的时候听到的名字。

谢云遐。

谢、云、遐。

-

走出医务室,谢云遐嫌弃地拿远电话,听谢女士着急忙慌地说了一堆,最后说她要来学校。

他哼笑:“就她那个胆子,肯定吓着。”

谢女士思索过后,语气一变,柔声道:“乖儿子,这阵子茸宝就交给你了。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妹妹吗?这不就有了?”

谢云遐:“?”

他什么时候想要妹妹?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了几句,不经心地抬眼,瞥见绿荫下两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

两人正在争执,声音逐渐提高。

“我怎么知道她是真的不舒服?说不定这回晕倒也是装的!”

“医务室都打电话来了!怎么可能是装的?”

“我……”

几分钟前,大嗓门教官看鹿茸茸迟迟没有回来,怀疑她在什么地方偷懒。

正要去找人,就见隔壁教官过来,说医务室来了电话,说有个学生晕倒了。

他一时怀疑她是故意的,又有些忐忑,怕她真的晕倒,便和人磨蹭过来了。

谢云遐听了一阵,对电话那头道:“妈,有点事,先挂了。”

谢女士直觉不对劲:“你上回用这个语气说话,你爸气得把你拉黑了一个月,还停了你的副卡。你又要做什么坏事?”

谢云遐随口道:“我初中就不用他的副卡了。”

谢女士:“……”

谢云遐挂了电话,脚步不停,迎面对上两个教官。

他轻松把两人逼停在半路,视线扫过那个大嗓门教官,嗓音淡淡:“第一次来东川大当教官?”

高大的男生挡在身前,比他们高了近一个头,身高的绝对压制带来无声的压迫感。

阳光下,他眼睫低垂,眼睑处落下一道阴影。

大嗓门教官看他一眼,莫名其妙:“你谁啊?”

谢云遐没搭理他,翻开微信通讯录:“让你们来军训是欺负学生的?要么我打个语音问问我朋友是不是改政策了?”

他翻转手机,屏幕上,联系人的名字写得清清楚楚。

大嗓门教官看到联系人,脸色一变,正要说话,被另一个教官拦住。

谢云遐随口道:“这是以前我军训的教官,前阵子和我说高升了,问个军训的事应该……”

“等等!”

大嗓门教官表情难看,拦住谢云遐的动作。

这是他们领导,要是让领导知道了……

“我没欺负她。”教官的嗓门弱下去,“我以为她是装出来,吃不了苦,想逃开训练。”

谢云遐收回手机,轻抬起眼:“然后呢?”

男生神情平静,纯黑的眼珠盯着你,过分的黑在这大夏天无端生出一股冷意,让人不敢直视。

大嗓门教官僵住:“……什么然后?”

谢云遐扯扯唇角:“小学生都知道做错了要道歉。”

大嗓门教官沉默了一阵,袖子被另一个教官扯了扯,他低声提醒:“最后一下午了,别闹出事来。”

大嗓门教官别开眼,语气生硬:“知道了。”

谢云遐迈开步子,和他擦肩时停下来,手掌摁上他的肩,懒声笑笑:“晚上我会来确认,你到底有没有道歉。”

-

鹿茸茸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凉风从窗缝里吹进来,夏日夜晚蝉鸣声吵闹,鼻息间有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白色灯光刺眼。

她缓慢地眨了眨眼睛。

“醒了?”医生走过来,戴上听诊器检查,片刻后说,“没事了,这两天注意休息,避免长时间暴晒。你几个朋友刚走,被喊回去参加新生表演,应该在操场。”

鹿茸茸清醒过来,出了一身汗,整个人松快不少。

她和医生道了谢,离开了医务室。

夜晚的东川,和白天像是两个天气。

晚风阵阵,树梢唰唰作响,像有无数个小精灵在枝头起舞,这阵风吹得人有点冷。

鹿茸茸瑟缩了下,往路灯照亮的地方走。

现在是晚上八点,她在去操场和去便利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去便利店买点吃的。

她有点饿。

便利店灯光明亮,人不多,很安静。

鹿茸茸简单挑了饭团和酸奶,结完账准备离开。

走出门,迎面走来一群男女,她下意识转弯,避开会交汇的大路,走到更安静的小道上。

走出几步,她反应过来,有些懊恼:“怎么又躲开了……”

医生对她病症的建议是尽量在家,避免接触人群和陌生环境,但上学不可避免,她必须克服。这样的情况,每到一个新学校她都要重复经历一次,只能尽量适应。

鹿茸茸低着头,丧气地打开饭团咬了一口,随即微微睁大眼,这个饭团好好吃啊。

一打岔,她忘了烦心事。

小道上没有人,凉风寂寂。

路灯孤零零地立着,光线黯淡,放眼望去,树影晃动。

鹿茸茸没敢看,只是慢吞吞地吃着饭团。

风吹过,她敏锐地在风中嗅到一阵淡淡的烟草味,这个味道并不好闻,有点呛人。

她悄悄屏住呼吸。

忽然,“啪嗒”一声响。

一个被揉皱的纸团滚落在她的鞋子前,像是刻意出现的拦路虎,不让她往前走。

鹿茸茸愣了下,往四周看了看,没看到人。

她站在原地纠结片刻,看向躺在脚下的纸团。

纸团开口松散,像是被人随手一揉,再往后一丢。

鹿茸茸捡起纸团,小道上没有垃圾桶,要出去再丢,她正想捏紧,忽然瞥见黯淡光线下扭曲的字——

人民医院。

她愣住,是诊断报告?

这个……不可以乱丢吧?

鹿茸茸没再打开看,握着纸团,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忽而瞥见黑暗中的一点猩红,在树影间摇摇晃晃,像一盏即将熄灭的灯。

她挪动脚步,抬眼看去,不远处的长椅上,坐着个人。

一道利落的剪影。

他微垂着头,肩膀微弓,过分长的腿微微岔开。

男生眼睫垂落,清冷的光攀在凌厉的侧脸上,下颔线条因他仰头吐息绷成一条直线。

鹿茸茸抿了下唇,没再往前走。

他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是因为诊断报告吗?

她收拢手指,捏紧掌心的纸团。

鹿茸茸做了个深呼吸,放轻脚步,飞快地往前走,靠近长椅,路过那道剪影,再伸出手,松开掌心,将纸团丢在椅子上。

他应该能看到吧?

她松了口气,微微急促的心跳慢下来。

鹿茸茸步子刚迈出去,有一股强大的力道从后传来,紧紧拽住她的衣服后领,猛地一下,视野极速倒退,耳边呼过一阵风。

这一瞬,她像在火车上。

火车倒退,四周却不是旷野。

一声闷响,她撞到男生紧实的胸膛,只一瞬,被打开距离。

她变成了一块磁铁,附在吸铁石上。

鹿茸茸呆住,吓得忘记了呼吸。

须臾,一道温热的气息落下,拂在耳廓。

男生的嗓音微哑,很低地问:“你看到了?”

鹿茸茸下意识摇头,慢吞吞转身,对上近在咫尺的黑色眼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鹿砰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小鹿砰砰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小鹿

21.05%
目录
共1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