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鹿

第6章 小鹿

第六章

东川九月的夜晚已有凉意,风吹过来,树群簌簌作响,宿舍阳台上晒着的短袖们开始跳舞。

吹拂间,宽大的短袖一角刮擦过额角。

谢云遐没躲,视线停留在一片漆黑的射击馆上。

一周七天,射击馆晚上能亮四天就算多。

从教练到队员,上上下下,队里成天欢声笑语,不过是在这儿玩小孩子过家家。

没把射击当回事儿,也敢肖想攀上顶峰。

天真。

谢云遐淡淡收回视线,瞥了眼宿舍。

时间过了十一点,宿舍熄灯,里面又开始新一轮游戏局,吵吵闹闹,普通寻常的大学生活,无聊到了极点。

昏暗的阳台上,屏幕亮着莹白的光。

他随手翻开短信界面。

屏幕上,孤零零的两条信息。

【?】

【不接受三个字的备注。】

一小时了,没回。

行啊,第二次不回他信息。

谢云遐想起开学前几天,谢女士给他推了个名片,千叮咛万嘱咐说让他加上,他就当没看见。

风水轮流转,这回她装看不见。

不过,小天鹅有那么大的胆子吗?

谢云遐哼笑一声,换了个姿势,点开和谢女士的对话框,找到那张名片。

毛茸茸的一只矮脚猫,雪白滚胖。

四脚朝天,对着镜头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猫儿眼。

微信名简简单单,就茸茸两个字。

名字是茸茸,头像也毛茸茸。

还是个小女孩儿,没长大。

他垂眼,划开软件,重新回到短信界面,微屈的指节飞快地动了几下,敲下备注名。

远处是东川的遥遥夜色。

近处,这一方小小的发光的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字——

“小天鹅今天回消息了吗”

-

军训结束,鹿茸茸的大学生活逐渐步入正轨。

舍友们友善好相处,同学热情开朗,专业课老师多性格和善,总体来说,环境轻松。

鹿茸茸逐渐融入环境,不再像开学初那么紧张。

正式上课的第一周,上午芭蕾课结束。

鹿茸茸匆忙跑去教室门口,一眼看到蹲在墙边玩手机的邹暮妍:“阿妍,我下课了。”

她顺手去拉邹暮妍。

她的三个舍友,其中盛玥追求者众多,她们默契地不去打扰她的约会,而冷曦喜欢一个人到处画画,来去如风。

只有邹暮妍,喜欢和她待在一起。

用她本人的话来说,就是要和香香软软的女孩子贴贴。

邹暮妍抬头看她:“中午我们去吃那家……我天!”

她顿时忘了要说什么,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鹿茸茸。

柔美安静的女孩子穿着浪漫轻蓬的芭蕾舞裙,乌发挽起。

随着她弯腰的动作,纤长的颈低垂,锁骨精致,盈盈一握的腰比水还要柔软,裙摆轻轻扬起。

“你发什么呆?”

粉色的唇一张一合,澄净的眼看过来。

邹暮妍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有点脸红:“茸茸,你身上好香,好想抱抱,好想埋……咳。”

鹿茸茸轻歪了下头:“嗯?埋什么?”

邹暮妍不忍欺负纯洁的小天鹅,视线从她锁骨下的饱满移开,没几秒,又嘤嘤抱上去。

呜呜呜,女孩子果然是最美好的。

鹿茸茸不自在地眨了眨眼,没推开她。

贴贴完,邹暮妍放鹿茸茸去更衣室换衣服。

两人准备去校外吃拌粉。

她们对食堂的热情也就军训那几天,军训一结束,就像刚出笼的鸟,哪儿都想去,哪儿都新鲜。

白天阳光炽烈,她们撑着伞也出了汗。

一到米粉店,邹暮妍点完粉就冲去冰箱拿冰饮,她挑挑选选,顺便问:“茸茸,你喝什么味的?”

鹿茸茸:“我喝水就好。”

邹暮妍:“又喝水?你们跳舞的还是真是惨,时刻都要保持身材,我看你晚上都不吃东西。”

鹿茸茸抿唇笑笑:“已经习惯了。”

邹暮妍好奇道:“茸茸,我听她们说你是专业第一的成绩考进来的,这个成绩怎么不去更好的学院?”

东川大学的总体排名名列前茅,但舞蹈系排名一般。

以鹿茸茸的水平完全能去更好的学校,不止邹暮妍,她同班同学也好奇她怎么会来东川大学。

鹿茸茸微怔:“因为……”

“鹿茸茸!”

门口忽然蹿进来个高大的男生,嗓音清亮,语调轻快,打断鹿茸茸未说出口的话。

鹿茸茸仰头看挡在桌前的高大影子。

她仿佛看到了一条刚从水里出来的甩着尾巴的大狗狗。

郁震文满头汗,扬着灿烂的笑,眼睛里像装着光,就是黑了点,一口白牙格外引人注目。

鹿茸茸对他笑了一下:“郁震文,你也来这里吃饭?”

军训那晚,郁震文帮她搬完剩下的四个体操垫,听说还被她们教官骂了。这几天她忙着上课,没来得及和他当面说声谢谢,只在微信上和他道了谢,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郁震文见她一直仰着头,干脆蹲下身:“嗯,我们来嗦粉。”

郁震文几个朋友笑了他一阵,先去点粉,没这儿打扰他们说话,兄弟就是得有眼力见儿。

鹿茸茸见他蹲下,有点不好意思。

她想了想,礼貌道:“我请你吃饭吧?谢谢你那晚帮我。”

郁震文当即就要拒绝,边上兄弟飞过来一个眼神,他轻咳一声:“下次吧?这次我学长请客。”

说下次,又多了一次见面机会。

他真是机智。

鹿茸茸完全没多想,点头应下:“没问题。”

邹暮妍叹气,小呆子和傻狗子。

两只小动物,怎么看怎么不配,一骗能骗俩。

等米线上来,郁震文的朋友便笑道:“这儿没你位置,我们四个刚好,你自个儿找位置坐。”

郁震文眼巴巴地看向鹿茸茸。

他想和她一起坐。

鹿茸茸鼓着腮帮子嚼米线,不明所以地看他:嗯?

他一直看着她干什么?

郁震文脸一红:“我、我能坐你们这桌吗?”

邹暮妍看不下去了,这两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郁震文这大高个在路中央还挡路。

“坐吧坐吧。”

郁震文立即眉开眼笑地坐下,就在鹿茸茸对面。

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吃饭上,时不时往对面看一眼,一双筷子搅得米线都要糊了。

邹暮妍就当他不存在,照旧和鹿茸茸聊天。

“茸茸,你想好去什么社团了吗?”她兴致勃勃地说起这事,“我准备去侦探社!”

鹿茸茸睁大眼:“侦探社?”

侦探社,听起来好酷,很符合她的设想。

是和跳舞完全不同的方向。

郁震文也头一次听,纳闷道:“东川大还有这样的社团?那你们平时的社团活动是什么?”

邹暮妍掰着手指数:“一起看侦探小说,分析没解决的悬案等等,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帮助同学,比如哪个宿舍丢东西了,找人啊,抓出轨啊。懂了吧?”

郁震文:“……”

听起来不怎么靠谱。

鹿茸茸小小地惊叹了一声:“好厉害啊。阿妍,侦探社好进吗?”

邹暮妍面露尴尬,只听过鸭子侦探,没听过呆子侦探。

她轻咳一声:“需要面试,那些测题你应该……”

鹿茸茸苦恼地皱了下眉,她从小到大坚持最久的事就是跳舞,分给阅读的时间不多,只看过几本经典的推理小说。

郁震文眼睛一亮,趁机道:“射击社怎么样?来感受一下‘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感觉。”

鹿茸茸微愣,射击社?

她从来没接触过射击方面。但射击,听起来和跳舞天差地别。

邹暮妍暗自翻了个白眼,认真道:“茸茸,我听说射击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你学跳舞,平衡性好,说不定很适合你。”

郁震文忙道:“你有空可以到射击馆来看看,试试感觉。”

鹿茸茸乐于尝试,没拒绝这个提议。

-

周五晚上七点,郁震文来女生宿舍楼下等鹿茸茸。

晚风微凉,郁震文站在路灯下,扯着自己的短袖东闻西闻,他特地洗了澡过来。

确认身上没有汗味,他放下心来。

不一会儿,宿舍门口下来个女孩。

来往的人中,郁震文一眼看到了鹿茸茸,跳舞出身的女孩有特殊的气质,安静而优雅。

“茸茸!”

郁震文摆手喊她,脸上扬起笑。

可惜夜色太黑,鹿茸茸看不清他被晒黑的脸。

她仔细认了一阵,确定方向才小跑过去,“我们走吧。”

夜晚寂静,校园里却热闹起来。

明天是周末,今晚到处是准备出去玩的人。

郁震文和鹿茸茸并排走在一起,这样的距离,他能闻到女孩子身上淡淡的香味。

他的心跳咚咚跳个不停,掌心紧张得发汗。

郁震文不敢看她,视线乱晃一阵,用说话缓解紧张:“那个,我们学校射击社有四个项目,男子步|枪,男子手|枪,女子步|枪,女子手|枪。射击社和射击队共用一个射击馆,我是射击队的,可以带你都试试。”

鹿茸茸听邹暮妍说过,郁震文是省射击队的。

他是今年的新人王,以他的成绩可以去更好的学校,不知道为什么会来东川大学。

和她一样,有说不出口的难处吗?

鹿茸茸刚这么想,郁震文便主动提起这件事。

“我初中开始接触射击,高中被教练推荐到体校,今年进了省队。其实,他们都挺好奇我为什么来东川大,我谁都没说过。”

鹿茸茸贴心道:“这是你的……”

隐私。

“但也不是什么秘密。”郁震文太紧张,没听到她说话,咧嘴一笑,“我是为了‘弈神’来的。”

鹿茸茸眨眨眼:“弈神?”

郁震文显然是“弈神”的头号粉丝。

说到“弈神”,他的语气不自觉地高昂起来,眼睛里带了光,里面有狂热的崇拜。

世人称这种眼神为信仰。

“他是我最崇拜的人,也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人。我看过他所有的比赛,我拼了命打枪,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和他同台竞技,我想——”

“我想打败他!”

郁震文握紧拳,热血沸腾。

在郁震文口中,“弈神”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人物。

他的射击生涯称得上短暂,13岁接触射击,14岁被教练看中进入省队,15岁开始参加各类大赛。

他用了四年时间,横扫了除了奥运以外的所有冠军。

这四年,只要他参赛,所有选手都被按在冠军以下,没有出头之日。

他是横空出世的天才少年,是射击史上最耀眼的明星。

他是这一段短暂的射击史上的统治者。

可惜,两年前的奥运前夕,他因伤退役。

那一年,他不过才18岁,还是个少年。

鹿茸茸认真听着,神情从惊叹变得古怪。

最后一段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渐渐地,她睁大眼,这不就是那个……天才少年?

传奇的故事和低劣的人品带来巨大的落差感。

她闷闷地抿住唇角,对这位“弈神”的期待值直线降低,就算有天才光环也没有用。

天才也不能不尊重女孩子。

她偷偷想。

-

男生宿舍,陈游游戏打得好好的,忽然怪叫一声,连蹦带跳地冲去阳台找人,游戏都没顾上。

“谢云遐!小天鹅要被人骗走了!”

他嗷嗷叫着。

阳台上,男生站在阴影里,懒散地靠着墙,头低垂,正在打电话,闻言看了陈游一眼,随口道:“先挂了。”

“瞎叫什么?”

他瞥了眼急得跳脚的陈游。

陈游直接把手机怼到他眼前:“我们队发来的,郁震文带了个女生去射击馆。你看照片,不就是小天鹅?”

照片上,女孩子站在郁震文身后,只露出小半张脸。

小脸白净,眉眼漂亮。

就这么小半张脸,硬生生看出小鹿跑入人群,新奇又害怕,只能躲在可以信赖的人身后,探出头观察世界。

谢云遐微眯了眯眼,想起几天前他收到的短信。

她只回了四个字:【备注好了。】

除了这四个字,没有任何动静。

原来动静都在别人那儿。

谢云遐移开陈游的手,语气淡淡:“郁震文,谁啊?”

陈游啧啧出声:“和你说了那么多遍新人王,一次没记住。怎么着,一提小天鹅就记住了?”

谢云遐懒得搭理他。

说的什么?一句听不懂。

射击馆,鹿茸茸站在场地角落看他们练枪,郁震文低声在她耳边介绍射击规则。

忽然,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一条新短信,来自“云遐哥哥”。

【打开微信。】

明明只是文字,却带着逼迫感。

鹿茸茸乖乖打开微信,在屏幕下方的通讯录一栏看见一个小红点,是新的好友请求。

她没打开,心先跳了一下。

是谢云遐吗?

鹿茸茸有点纠结,几天过去,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和多年不见的竹马相处。

他看起来脾气不好,甚至有点吓人。

但是,他送她去医务室,找人看着她,还送她回寝室。

最重要的是,他让教练向她道歉了。

这样一个人,不会是坏人……吧?

鹿茸茸抿了下唇,点开小红条。

他的头像是灰白的山脉,名字是字母“Y”。

“Y”应该是他名字里的缩写。

鹿茸茸通过好友。

下一秒,聊天界面里跳出新的信息。

【检查。】

【备注截给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鹿砰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小鹿砰砰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小鹿

31.58%
目录
共1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