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鹿

第7章 小鹿

第七章

射击馆明亮开阔,队员们侧身站着,举枪对准靶心,全神贯注地盯着枪靶。

每开一枪,屏幕上便跳出成绩。

郁震文邀请道:“茸茸,你上去试试?”

鹿茸茸没法儿一心二用,她捏着手机,紧张道:“下次吧,我回个短信,你快去训练。”

说完,她小跑着离开了训练场地。

郁震文一愣,想追上去又怕打扰她。

一个晃神,她已经飞快跑远了。

“郁震文!训练!”有人在喊他。

郁震文看了眼门口,一步三回头:“来了!”

跑出训练场,鹿茸茸松了口气。

训练场环境陌生,还有很多人往她这里看,陌生和过于集中的视线让她有点紧张。

谢云遐的短信把她救了出来。

训练场地外的大厅只中间亮着几盏灯,四周昏暗。

鹿茸茸在最边缘的位置坐下,转头就能看到玻璃窗外的校园夜色,小道上偶尔有人经过。

她垂眼看着对话框。

他说:【备注截给我。】

一周前,鹿茸茸收到那条“不接受三个字的备注”的时候已经睡着了,早上醒来才看见。

她刚睡醒还懵着。

回过神,“云遐哥哥”四个字已经打好了。

鹿茸茸其实不是很想叫他哥哥。

她和谢云遐应该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但因为家里父母的交情,多了一层强加的关系。

他虽然人不坏,但应该也不太想和她扯上关系。

不然也不会让别人来接她。

鹿茸茸抿了下唇,截了两张图发过去,手机号码和微信好友的备注都是“云遐哥哥”。

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鹿茸茸盯着这行小字看了会儿,几秒过去,没动静。

她捏紧手机,不安地猜想他会发什么,她没备注三个字呀,应该不会被凶吧,肯定不会吧。

稍许,屏幕里跳出新信息。

【Y:在哪儿?】

【茸茸:在射击馆,朋友带我参观,我在选社团。】

【Y:等着。】

鹿茸茸一口气松到一半,又提了起来。

她蹭地站起身,睁大眼睛看屏幕。

他这是……要过来抓她的意思?

要当面表达他对备注的不喜欢吗?

那他想要什么备注?

鹿茸茸从小生活环境单纯。

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又因为身体不好,是全家的关爱对象。到了学校,因为几次晕倒事故,又变成老师和同学的关爱对象。

这是她第一次遇见这么霸道的人,似乎天生就是发号施令的,让人不自觉地想听他的话。

她有点害怕和这样的人相处。

鹿茸茸不安地走了几圈,觉得场馆太闷,拍了拍胸口,做了几个深呼吸,干脆去场馆外等他。

小道上亮着路灯,路灯下是长椅。

鹿茸茸坐着吹了会儿凉风,想起初见谢云遐的那个晚上,那晚也是在小道,比这条路更小、更狭窄的路。

那条路上的晚风下的他,虽然不温和,但也不凶。

慢慢地,她平静下来。

小道路口,两道身影走近。

陈游碎碎念:“你是不知道,郁震文一来就和教练商量改训练时间。专项训练时间延长,体能训练时间延长,每晚都要来训练,一周只休息一天……这像话吗?”

谢云遐插着兜,漫不经心道:“这比求我指导有用,不是挺好?”

陈游丧气道:“高手都去隔壁体大了,能来我们这儿的都是那边淘汰下来的,光延长训练时间有用吗?”

忽然,谢云遐脚步顿住,用食指抵住唇,比了个噤声的姿势。

陈游一头雾水:这人到底有没有在听他说话?

远远地,谢云遐看见几十米之外,坐在长椅上的女孩子。

她仰着头,脖颈弯成一条曲线。

路灯昏黄的光落下来,眉眼上浮着一层光,颊边的绒毛被照得透亮,一头黑色长发垂落在长椅后。

白色长裙温柔干净。

昏暗的小道上,她像在发光。

谢云遐瞧了会儿,微躬下身,一个跳跃,跳进路边的灌木丛,悄无声息地落地,从她背后绕过去。

鹿茸茸看着灯下聚集的小飞蛾发呆。

她这会儿脑袋空空,什么都没想,对一切都毫无防备,当视线忽然被挡住,她甚至还和那双眼睛对视了几秒。

深黑色的、带着懒意的桃花眼看着她。

几缕黑色碎发落下,下颔线勾成利落的线条,唇角扬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散漫又勾人。

年轻的面庞,少年感十足。

黑色的夜晚,狭窄的视野里。

世界只剩下他,晚风似乎也停了。

“发什么呆?”

他屈指弹了下她的眉心,嗓音轻懒。

鹿茸茸呆愣和谢云遐对视片刻,心重重地一跳。

她慌忙回过神,直起身体,起得太急,脑袋“砰”的一下撞上某样坚硬锐利的东西。

“啊!”

她捂住脑袋,好痛。

谢云遐轻“嘶”一声,用手背抹了下下巴,“这么点胆子,也敢大晚上一个人坐在外面发呆?”

鹿茸茸捂着头看谢云遐。

隔着长椅,他站在阴影里,垂着眼,手背抵着下巴,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下巴上的红色。

“对不起。”鹿茸茸干巴巴地道歉,“我……你……”

她的头被撞得生疼,心脏也砰砰跳,磕磕巴巴了一会儿,小声说:“是你先吓人的。”

谢云遐眼梢轻抬,看她疼得皱起小脸的模样。

这么点胆子,还怕疼,也不知道这十几年学跳舞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他瞥了眼长椅靠背,没往上扶,长腿一跨,再一跃,轻轻松松从后面跳到鹿茸茸眼前。

借着灯光,鹿茸茸悄悄看他的下巴。

果然红了一块,她那么疼,他应该也很疼。

“走了,过来。”

他说了句,没往射击馆看一眼。

鹿茸茸下意识跟上去,小跑几步,忙道:“我和郁震文一起来的,要先和他说一声。”

谢云遐偏头看她:“你和垃圾玩什么?”

鹿茸茸茫然,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她没和垃圾玩呀,她只是来看射击。

谢云遐昂昂下巴:“现在发。”

鹿茸茸乖乖“哦”了声,给郁震文发信息。

今天她有点被吓到,太多人往她身上看,下次人少一点的时候再来吧,她这样安慰自己。

谢云遐盯着人发完,随口问:“他的备注是什么?”

鹿茸茸看看屏幕,又看看他,老老实实举起手机给他看。

方方正正的三个字——郁震文。

谢云遐收回视线,唇角微扬:“别什么人都跟着瞎跑。对射击有兴趣?以前接触过?”

鹿茸茸点点头,又摇摇头。

她诚实道:“一开始只是想来看看,但听郁震文说起射击……应该是一项很有魅力的运动。虽然以前没接触过,但想试试。”

谢云遐唇角的笑意消失,嗓音淡淡:“他怎么说的?”

鹿茸茸悄悄看了眼没什么表情的谢云遐,小心翼翼道:“好像是他的秘密,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

谢云遐停住脚步,转身看她。

黑色的眸光往下笼罩。

男生穿着白T黑裤,简单的少年模样。

偏他生得好看,眉眼又具有攻击性,被他漆黑的眼珠子一盯,她莫名就有点心虚。

明明她没做错什么事。

“鹿茸茸。”

他连名带姓地喊她的名字。

鹿茸茸睁大眼,从小到大的经验告诉她,被人叫大名不会有什么好事。

虽然,这是第一次他喊她的名字。

她咽了咽口水,小声应:“我好好备注了呀,是四个字的。还有,人家的秘密怎么能到处说……”

越说她的声音越低,简直毫无气势。

怎么能这样,她可是舞者,于是悄悄挺起胸。

半明半暗的光影下,谢云遐神情难辨。

他只是看着她,定定看了片刻,忽然喊:“陈游,出来。”

鹿茸茸抿了下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刚那一瞬,她觉得他不太高兴。

像……那晚在小道上。

那晚在无人的小道上,他避开光源,独自坐在阴影里,微弓着背脊,手抵在大腿上,一手垂落,一手拿着烟。

背影有几分孤寂和无力。

谢云遐这样的人,也会有无力的时候吗?

他看起来对所有事都游刃有余。

不等鹿茸茸想出个结果,陈游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

高大的黑影吓了她一跳,连忙往谢云遐身后躲。

谢云遐轻啧一声,把人从背后拎出来,“怕什么?我在这儿。陈游,你去拿钥匙,把我训练室打开。”

陈游:“……”

他掏了掏耳朵。

“……啊?”

他没听错吧,谢云遐要什么,要训练室的钥匙?

东川大学的射击馆拥有整个东川市最先进的设备和最好的枪。

而这一切,在谢云遐来之前是没有的。

为了迎接这位天才少年的到来,校长甚至为此扩建了场地,为他准备了专属的训练室。

谢云遐从来没用过这间训练室。

他平时在公共场地和队友们做体能训练,从来不碰枪。

队员们知道他受了伤,不会当面提他的伤心事,只是偶尔跑来说一句哪个医院好,哪个医生这阵子来东川了。

谢云遐照单全收,说声谢,但不怎么去看医生。

队员们在私下议论,他的手伤应该很难治,不然国家队也不会轻易让他退役,放他回来。

日复一日,一年过去。

他们默认天才少年陨落,再也不能拿枪了。

他的专属训练室,也逐渐被人遗忘。

今晚,陈游记起了这件久远的事,在谢云遐的提醒下。

陈游瞪大双眼,确认道:“你要什么?你说清楚,到底要什么?”

谢云遐抬脚就往他屁股上踹:“训练室钥匙,别浪费我时间,再说一句别再找我代打上分。”

陈游灵活地闪开:“马上去马上去!”

他一颗心七上八下,这是手……好了?

谢云遐再看愣着的小呆子,熟练地拎住她的后领,催她:“还发呆?走了,去训练室。”

鹿茸茸压根没反应过来,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

只知道自己来射击馆参观到一半,谢云遐忽然过来带她离开,但没走出几步路,又要回去了。

“我们去训练室干什么?”

她茫然地问。

谢云遐垂眼看她,纯黑色的眼里映着光。

这一刻,他懒散的眉眼忽而变得张扬,像站在世界之巅,唇角轻勾,用不可一世的语气说——

“带你去看,什么是真正的射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鹿砰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小鹿砰砰
上一章下一章

第7章 小鹿

36.84%
目录
共1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