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赌,就是为了赢光你的钱!(1)

第12章 赌,就是为了赢光你的钱!(1)

花笑鱼不知道这次网络“崩溃事件”是不是一场“阴谋”,因为它来的太突然,太靠近自己了。

仿佛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不敢再随意入侵别人的手机和电脑了。

花笑鱼像胆小的蜗牛一样,小心翼翼把触足伸出来,一有风吹草动,立刻缩了回去。

走进m车间,没有人理他。

现在在章君君的暗地操作下,他这个“副线长”被孤立了。

见花笑鱼低着头走了进来,章君君说道:“一会儿开工作例会,你这个副线长得讲两句,布置工作。”

“布置工作?”

“就是布置今天的日常劳动任务。”

布置你妈个头啊!

老子连车间劳动计划都没有见过半个字,你这不是在故意为难人么?

“每天的工作计划和劳动任务都应该头天发在群里幺?”花笑鱼问道。

“文件太大,任务有点儿多,你先看一下……一会儿车间主任牛头要来……”

章君君从一旁的一个铁柜子里拿出一摞纸出来,交给了花笑鱼。

就算花笑鱼有超级的大脑超强的记忆,仍然对今天的工作计划倒抽了一口凉气。

想不到今天要加工三十多种精细的铸件。

每种铸件都有三十多道程序,其中有三道最难的“花铸法”,也就蔡文兵这样的老师傅才能进行。

每一种类别的铸件都不多,只有三四件,但是工艺却是从来没有的繁琐。

看着章君君假装严肃的神情,花笑鱼恨不得一拳锤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把他打一个满脸桃花开。

这是在故意刁难挖了一个大坑啊。

老子是谁啊?

老子是只有老子“坑”别人的“坏种”,能让他欺负?

用“超强大脑”迅速把所有的工序和流程都“扫描”进大脑里,然后假装非常为难地对章君君说道:“这个,实在太复杂了……”

“没事儿……我们都相信你,前两天在考核的时候,你不是做得很好么?再说了,花笑鱼,你可是周部长专门关照提的一级,连咱们技术牛人蔡文兵也才二级,你可不能让所有人失望啊。”

这就是典型的捧杀!

“老子真的没有招你惹你,说实在的,老子就是想好好赚点儿钱,把自己渺茫的生活延续下去……已经卑微到了尘埃,你们还这样对我……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老虎不发威,你们真把我当病猫了……”

见花笑鱼况默不语,章君君觉得他好欺负,从花笑鱼手中拿过册子,有非常嚣张地拍了拍手,大声说道:“紧急集合!大家听着,我们的大副线长今天上午给大家召开例会,都过来听一听!”

章君君还有意强调了“大副线长”四个字。

他的几个嫡随立马起哄。

“走了,去听咱们的大副线长讲话。”

“副线长很大么?”

“卵都不是!”

“一天就是会会会……会个锤子!”

……

“这是章君君在给老子出难题啊……”见众人懒懒散散聚了过来,花笑鱼心中在冷笑。

章君君在一脸似笑非笑的蔡文兵的肩膀上拍了拍,这是在向这个“技术牛人”打招呼么?

章君君嘻嘻嘻哈哈和这个开几句玩笑,和那个捶两下肩膀,同时还不时乜斜着眼睛瞟花笑鱼两眼。

非常明显,这是向花笑鱼表示,这条线是我的,我才是m车间当然的班长。

阳大凤有些看不下去了。

用她公鸭般的嗓子对嚷嚷的人群吼道:“都是什人啊,开会呢,瞎吵吵什么,一点儿都不会尊重人!”

章君君侧过身来很奇怪地扫了阳大凤一眼,然后转到花笑鱼脸上……

花笑鱼准确捕捉到章君君眼里隐藏着的几丝狠厉……难道这个家伙对阳大凤有意思?

章君君挥了挥手,说道:“都安静了,叫大副线长训话。”

“这时候千万要冷静,一发脾气就输了。”花笑鱼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笑着说道:“就是跟大家聊几句天……”

章君君直接打断花笑鱼的话,说道:“不用聊天,直接布置今天的任务。”

“今天的天气不错啊……大家心情也不错……”

章君君再一次打断花笑鱼的话,“聊什么天气,直接下达任务。”

这就有点儿过份了!

花笑鱼把声音提高好几度,笑道:“章大班长,刚才不是你说的让我来说几句么?要不,还是你来说得了?”

章君君被怼得有些尴尬,但他想让花笑鱼出更大的“丑”,只好讪讪地说道:“你来,还是你来……今天早上的例会……我都说了,由你主持。大家都站好了!”

“不用不用……随便站着就行。我叫花笑鱼,初来乍到,请多多关照。打工嘛,无不在乎两样东西:一是挣钱;二是活得开心。工资高哇在工作上受点儿委屈,也能忍,忍一忍就过去了,老话说得好,挣什么钱受什么委屈,看到挣钱的份儿上受点儿累受点儿委屈,也能忍;但是如果过得不开心,去他娘的,爷还不侍候了,走人!打工仔也是人,欺负狠了,说不定在你上下班的路上一板砖砸在你脑袋上……也疼!所以不要随便欺负打工仔……”

花笑鱼这夹枪夹棒的说话,一下子就说到大家心坎上,众人纷纷鼓掌。

章君君却是脸一阵红一阵白。

章君君也不是省油的灯,接口说道:“副线长说得很好!现在打工都是凭本事吃饭,不存在谁欺负谁。公司有公司的制度,不能胜任岗位就只能走人。出门来这儿,是为了挣钱,不是打架斗殴,寻衅滋事还有派出所呢。”

“就怕有时候报警都来不及……哈哈哈,别说了,下面我来说一下今天的加工任务……今天一共有三十六样一百九十二件产品需要加工……其中用到花错法的有十一种产品,花错法的重点是手法的运用……我现在进行分工……”

本来一直冷笑着想看花笑鱼“出丑”的章君君越听越惊疑,越听越疑惑。

三十六种类别一百九十二件产品,光是用到的工序就有一百八十个之多,这还不包括其中有几种产品要用到特殊手法……

这个家伙侃侃而谈,犹如干了十多二十年的老师傅,甚至还强调了几处必须要特别小心的关键环节……

而且最关键的是,人员分配时恰到好处,谁干什么谁不干什么,极其合理。

就算是m车间的“技术牛人”蔡文兵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不得不佩服……

这个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他刚才只看了不到三分钟工艺册子。

看到以蔡文兵、徐萍萍、阳大凤这几人为首的技术骨干们频频点头,章君君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带头又鼓起掌来。

“想不到哇,原来高手就在咱们身边!一会儿让花线长亲自给我们示范一下花错法,我在花错法上还有些生疏,也好学习学习,提高提高……”

章君君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想的是花笑鱼只接触生产线不到两个星期,好多工具还没弄清楚,就更不别说用实际操作了。

今天他必须让花笑鱼出这个“丑”!

花笑鱼能不知道章君君的“坏心思”?

出门在外,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斗气。

但是,今天已经被逼上了梁山,只能往前闯了。

看着章君君和他的几个心腹手下戏谑的目光,花笑鱼就来气。

回头看见蔡文兵鼓励的目光,花笑鱼的心又平静了不少。

这十多天来,自己每天都比别人晚下班两个小时,生产线上的每一种工具他都反复训练操作了无数回。

再加上他本来就是“机械大师”倪国庆的高徒,什么机械在他手里,只要半个时辰就能整个通透,明明白白的。

他曽经用一块废钢在半天之内加工出了一块纯手工的瑞士机械表,连瑞士的老表匠都认为是他们本国的钟表大师的得意之作。

对于像这种汽车配件的加工,花笑鱼完全是手到擒来。

“章班长说笑了。我进m车间就是班长亲自传授……一会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班长该说的说,该纠正的纠正……”

说着花笑鱼带着众人走到铸花工位。

还没有上手,就发现有人将两地铸花枪的火焰温度都调低了一度。

你别看这一度之差,铸出的花就有天壤之别。

这是谁啊?这么恶毒?

今天早上章君君是第一个到车间,能这样搞鬼的没有别人!

“既然是这样,老子就不客气了!”花笑鱼心中也想出了一个整治章君君的主意。

主意想定,花笑鱼拿着手机给蔡文兵发了两条信息……放回手机后故意做出胆怯的样子,对章君君说道:“班长,要不,还是你来做这个示范得了,我上手还没几天,工具都还不熟呢。”

“可别……今天你是主角。”

“你才是m车间的主角。”

……

这时候蔡文兵已经看完花笑鱼刚给他发的信息,走向前来说道:“两位线长别争了,都是主角。干脆这样,这儿有两把铸花枪,两位线长同时上,比一比,看谁更牛逼一些。就赌两千块,谁输了谁就拿出来今天晚上请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绝代风流小子之步步惊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绝代风流小子之步步惊心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章 赌,就是为了赢光你的钱!(1)

100%
目录
共1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