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原来是二少爷啊

第九章原来是二少爷啊

陈守业心中非常不平,他还在想着昨天晚上和父亲的争吵。

“爹爹,你真的打算,把那个陈风接回来吗?以他的身份,怎么可以正大光明地蹬上我们陈家的大堂?这会让扬州其他盐商大户都笑话我们的!”陈守业说道。

听到了父亲想要把陈风接回来,陈守业直觉上的反应,就是不能让父亲的这个计划得逞!陈风是什么?只是一个私生子而已,绝对不能让他成了陈家的少爷!否则,将来又多了一个分家产的人!

陈家的产业,在扬州来说,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而这些产业,除了大哥之外,肯定会有一部分分到他的手上的,所以,陈守业是绝对不希望再出来一个人,和他一起分家产。

能够分给他的产业,足够他一生逍遥了,陈守业本来就是个浪荡公子,这点觉悟非常高。

而且,一直以来,他都对陈风非常敌视,平时欺负惯的一个仆人而已,现在,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弟弟,无论如何,陈守业都是不接受的。

平时,陈祖旺对他也比较纵容,但是这次,听到了陈守业的话,陈祖旺根本就没有半点同意,声音很冷淡地说道:“守业,以后他就是你的亲弟弟了,你说话做事,都要有分寸,你要学学你大哥,现在,他已经能够把我们家的生意打理好了,你再看看你,整天都在干些什么?”

“爹爹,他不是我的亲弟弟,我没有这样的私生子弟弟!”陈守业说道。

“啪!”陈祖旺本来心情很好,但是,听到了陈守业的话,已经对这个没有远见,也没有任何能力的二儿子不满了,又听到了陈守业居然说出了私生子三个字,那不是在讽刺老爹自己吗?

陈守业立刻感觉到,脸上火辣辣地疼痛,接着,眼前出现无数个小星星。

“畜生!你看看你,哪一点比得上风儿!”陈祖旺终于动怒了,今天的表现,证实了陈风完全是他们陈家的福星,今天陈守业在哪里?即使是家里有重要客人,陈守业还是每天都去青楼中享乐。

陈守业感觉很冤,因为,他的确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听到了自己在陈府内的心腹的汇报,说老爷想把陈风母子接回来,要认陈风这个儿子,而且,这几天收拾出一套厢房来,交给他们母子住。

听到这个消息,陈守业顿时满腔妒意,立刻来见自己的父亲。

谁知,一个巴掌下来,把陈守业打懵了,在记忆中,似乎这还是第一次。

“老爷,您这是干什么?守业可是你的亲儿子啊!”正在陈守业捂着脸的空挡,陈守业的母亲,湘氏走了进来,立刻护住了自己的儿子。

“每次都是你!你看看他,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陈祖旺连湘氏也一同骂了起来,“他连他大哥的一半都没有!从这个月起,他的例银扣一半,还有,不许出门,给我在家里呆着!”

捂着脸出来,陈守业已经满腔的恨意,他很陈风!那个私生子,居然想要来和他分陈家的家产?他们母子,在陈家本来就是一种耻辱!

“二少爷。”正在陈守业垂头丧气地出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人,外院管家丁成贤。

“一边去,少在我前面挡路。”陈守业没好气地说道。

“是,二少爷。”其实丁成贤已经站到了路一侧,听到了陈守业的话,立刻又向路边靠了靠,半只脚,已经踩到了旁边的花池边缘。

陈守业扫了他一眼,正准备走过去,就听到陈守业低声说道:“今天我们府上来了许多刺客,幸亏二少爷吉人天相,去庙里为老爷祈福,才让我们躲过了这场劫难。”

这句话一语双关,丁成贤明明知道,陈守业是去青楼了,但是,却说他是去庙里为老爷祈福,如果刚才他这么说的话,也不会被老爷责罚不许出门了,而且,今天家里来了刺客,陈守业没在家,彻底躲过了这场劫难,不过,丁成贤这么说,就是把功劳全推给了陈守业。

刚才要是丁管事在身边就好了!陈守业这时已经冷静下来,刚才的确是鲁莽了。

还有,家里来了刺客?

“丁管事,我们家里,什么时候来了刺客?”陈守业问道。

“今天午时,一群刺客闯进了我们陈家,不过,他们的目标,绝对不是我们。”丁成贤说道。

不用丁成贤说,陈守业也知道,肯定是家里来的大人物。

本来他还想趁着这次府上来了大人物,跟着表现一把,但是,他并没有机会,大概是陈老爷子也知道陈守业是个什么货色,而脱脱大人和其他的蒙古贵族并不同,不贪图享受,所以,不学无术的陈守业,除了在最开始的时候拜见过脱脱大人一面之外,就再也没有受到过重视,这也是他继续沉迷酒色的一个原因,不得志哦!

丁成贤一说,陈守业就明白了过来,不过,这和那个私生子有什么关系?

“府上的刺客很快就被消灭了,但是,有两名刺客,跟踪上了出门的一位大人物,在闹市中,那个陈风,正好遇到了对方行刺,结果,陈风救了那个大人物,就得到了贵客的欢迎,也得到了老爷的好感。”丁成贤说道。

三言两语,已经把经过说清楚,而且,丁成贤已经明白,这种情况下,老爹能够有重新把陈风母子接回来的意思,恐怕也是为了搭上脱脱大人这趟车。

不过,那个陈风,有什么本领?能够在刺客的手里,将人救出去?顿时,疑窦重重。

看着陈守业的表情,丁成贤非常满意,虽然二少爷看起来是个纨绔子弟,整天不学无术,但是实际上,二少爷思维敏锐,只是被他的举止掩盖住了。

“二少爷,现在,老爷想要把陈风母子请回来,在这种时候,您不是应该过去提前拜访一下吗?”丁成贤继续说道。

是啊,陈守业绝对不相信,自己的那个弟弟,有那种本事,可以打败两名刺客,既然如此,去城外探访一下他,或许可以解开谜团,而且,顺便可以拉一拉两兄弟的友好感情啊!发生了这种事,说不定,他已经无法阻止陈风进入陈家了,那么,怎么应对,就看他的表现了。

最好是找到些破绽,可以阻止他进入陈家的足够的理由!

那个家伙,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打败刺客,被刺客给干掉还差不多,除非,他是和刺客一伙儿的,瞬间的这个想法,让他摇了摇头,这个想法太疯狂了。

猛然间,他才发现,丁成贤还在自己的身边,想起刚才他说的话,立刻脸色一变:“丁管事,你管的事也太多了吧?本少爷怎么办,难道还用你教吗?是不是外院的事不够了,还想管内府啊?”

“不,绝对不是,二少爷息怒。”丁成贤低下头,弯下腰,看着二少爷挥着衣袖远去的身影,脸上露出了狡诈的笑容。

第二天一早,陈守业就带着自己的几个心腹家奴,向城外的盐仓旁边的那座破落的宅院里面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还真是走运,就在昨天晚上,一个和尚躺进了那座破房子里。

刘狗儿看到远远而来的陈守业,立刻就知道情况不妙,陈家的情况他是知道的,陈风在陈家的时候,经常就被这个陈守业欺负,现在,又是这个陈守业来找茬了吗?

“风哥,风哥!”刘狗儿拎着水,加快了脚步,同时大声喊道。

由于拎了一桶水,刘狗儿的步伐不快,要是放下水,倒是能够加快速度,但是,屋里的血迹怎么办?

刘狗儿没走两步,就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正是陈守业手下的一个狗腿子,冯三!

“狗子,干吗呢?”冯三问道。

你才是狗腿子!刘狗儿在心里骂道,嘴上却说道:“提,提水。”

“大早晨的,提水做什么?”陈守业已经过来了,问道。

“洗,洗肉。”刘狗儿说道,他已经没有别的借口了。

洗肉?陈守业还不知道他们做的生意是烤羊肉串,听到刘狗儿这么说,仿佛就是第一次,问道:“是洗女人肉吗?这大早晨的,你们倒挺有雅兴啊?”

其实,陈守业这句话倒是没有什么恶意,纯粹就是调侃,但是,现在在房子里的,就柳四娘一个女人,这样说话,纯粹就是**裸的污蔑和讽刺。

“二少爷,您,您这话什么意思?”刘狗儿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真想冲上去,把那个家伙揪下来,但是,在陈家,他只是个下人,陈守业想要整他,太容易了。

“狗子,你想造反不成?”冯三在旁边威胁地说道,今天还没有打人呢。

“你们想干什么?大早晨的就来我家门前吵?”正在这时,从大门里冲出一个人来,手里拿着一把尖刀,刀口上还沾着血,正是陈风。

“原来是二少爷啊!”陈风望了陈守业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明当权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明当权 大明当权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原来是二少爷啊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