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秦岭有鬼

第五十一章:秦岭有鬼

这边电话刚挂断,吴邪就风风火火的起床,同时还在给楼外楼前台打电话预定包厢,另一边吴邪也在继续催促着张浩起床。

这会张浩刚洗漱完毕,就被吴邪拽走了,接着就马不停蹄的开着那辆金杯面包车,朝楼外楼的方向赶去。

这一路上吴邪嘴巴一直没有合拢过。

吴邪一边开车,一边兴奋地说:

“老张,我跟你说老痒可是跟我穿一条裤衩长大的…”吴邪意识到说错了:“不对,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哈哈。”张浩憨笑:“别激动,看路灯,看路灯…”

大约一个小时过后,二人赶到了楼外楼,一下车就见到老痒迎面赶来。

见了面,吴邪和张浩挨个跟老痒来了个熊抱。

吴邪笑骂:“你个犊子,好几年不见,怎么成这鸟样了…”

老痒乐呵呵的说:“鸟—鸟样怎么了——最起码—不是熊—不是熊样啊。”

“哈哈。”

“走走走,今天一醉方休。”

说话之间,三人已经来到包厢。

到了包厢里,张浩直接把楼外楼的招牌菜点了一遍,全都是带肉的,另外他又点了几瓶八零年份茅台。

老痒现在的外貌吧,那真是一言难尽,看他那头发跟几个月没洗了似的,皱巴巴的,都黏在一块了,一脸的胡茬子,感觉这货是从哪个坑里爬出来的。

大众身材,大众脸,没什么好说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仨人喝了三瓶茅台,此时都有些飘飘然了。

经过了一顿胡吃海喝,猜拳划拳之后,几人也都开始聊起小时的一些糗事等等。

过了好一阵子,菜盘子已经底朝天,话也说的差不多了,吴邪就开始问起正经事了。

“老痒,你老实告诉我,当年你们到底倒了什么东西,你那江西老表竟然能被判了个无期。”

老痒扣着牙缝,呲着牙花子,咧嘴笑笑:“倒出来的东西——邪门——邪门的很,你肯定——肯定没见过。”

吴邪一听就怒了:“你给我画出条道来,就没有我吴家小三爷不认识的。”

这边一说完,老痒就用手蘸了点水,在桌子上面画了起来了。

朝着上面一瞧,老痒画的像是一个树杈子。

老痒道:“瞧你那熊样——你——就说你没见过这东西!”

吴邪看完骂道:“这都踩了三年缝纫机了,你还真是一点长进没有,你这画的啥玩意,整个就一棒槌。”

老痒不地屑摇摇头,“就—就你那眼神,也就只配看这种画——”

“这难道是树枝?”吴邪好奇问。

“没错,这就是青铜—大树枝—”话音一落,老痒就开始比划了起来,“那么大的青铜树枝,见过没?”

接下来,老痒开始了吹牛皮环节。

他先是说了他和他老表相约去秦岭倒斗,最后他们挖到了一节青铜树枝,接着继续挖,可却挖不到头,仿若这青铜树枝是无底洞一般的存在。

没办法,老痒和他老表只能先把树枝折断,然后去到处打听这东西怎么出手。

就在后来有天,老痒的那个老表逢人见面就说自己是个倒斗的,并且还挖到了大宝贝,结果最后碰到个举报的。

老痒那位老表直接给整了个无期。老痒自己硬是把自己说成了三好青年,是从犯,被威胁什么的,最后老痒被判了个三年,同样也踩了三年缝纫机。

然而就在这时,

吴邪注意到老痒耳朵上有个耳环,刹那间,有种极为眼熟的感觉。

思考之间,吴邪直接伸手抓住老痒耳朵,硬生生给老痒拽了过来。

这一瞧,竟然是六角青铜铃铛。

“这玩意你从哪弄来的?”吴邪问道。

老痒拿掉耳环扔在吴邪面前,惊呼道:“他喵的——看就看—扯我耳朵搞毛—我最讨厌别人扯我耳朵了。”

说话间,吴邪拿着铃铛递在张浩面前。

“老张,你看这铃铛像不像你取回来的那个?”

张浩酒量不好,所以一直没怎么插话,眼下看到青铜铃铛一下子就清醒了。

“六角青铜铃铛!”

张浩捏在手里打量了一番,果然是的,只不过这个大小也确实是小,仅有女生佩戴的耳环大小,不过这个铃铛和海底墓的有点区别,老痒的铃铛上面是图案,海底墓的则是符文。

看完后,张浩将铃铛递给了吴邪,并且做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吴邪自己已经知道了。

这边吴邪见到手势,立刻会意,连忙转向老痒,焦急问道:“老痒,你这铃铛哪搞来的?”

老痒嘿嘿一笑,得意洋洋地说道:

“嫉—嫉妒了吧——嘿嘿嘿——”

“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从一头女粽子身上摘下来的,女粽子就在我和老表挖青铜树枝的底下。”

“而且我告诉你,那地方还有很多女粽子,那些粽子一个个长的真不赖,而且还有很多未经人事的粽子——”

“咦……”听到这里,张浩浑身都有些发毛了,感情这老痒已经饥渴到连粽子都不放过了么。

不过这会老痒看吴邪一直在问铃铛,于是就道:“咋?这玩意很值钱?还是有什么说法?”

吴邪一听,就将他自己在鲁王宫和海底墓的事情说出来了。

老痒听完,顿时惊呆了,接着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面,惊呼道:“好—好家伙——比起你们,我这都是轻的,你们这都够的上枪毙十八遍了。”

“草!”

吴邪也是一拍桌子说:“对了,这铃铛有蛊惑人心的能力,你怎么就没事?”

吴邪刚一问完,就发现了关键,因为老痒这些铃铛都用松香灌进去了,所以才不会响了。

老痒看吴邪对铃铛的好奇,于是就顺着话继续说:“吴邪,你要是真喜欢,老张还有你,我们可以一起走一趟,你放心,那地方我做了记号,绝对稳当。”

“缺钱了?”吴邪沉声说:“你要多少给个数,我这边先借给你?”

老痒嘿嘿一笑,伸出四根手指头。

“四十万?”吴邪笑道:“没问题,就按华夏银行的利息来,我再给你打个九五折。”

“不。”老痒摇头:“我要四百万…”

“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吴邪惊道。

“那你就不用管了。”老痒嘿嘿一笑。

张浩心知肚明,老痒目的就不是钱,即便是吴邪借他四百万,四千万,乃至四个亿他都不会同意的。

他的目的乃是那颗许愿树!

吴邪这时仍在开导老痒,不停地劝解他弃恶从善,做一个三好青年。

不过老痒沮丧个脸,语气低沉地说:

“吴邪,你知道的,我大学辍学,接着又踩了三年缝纫机,出来后,我几乎已经和社会脱节了。”

“另外我还有一个老母亲了,老母亲唯一的指望就是我了,我没办法,真的没办法啊…”

“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所以我才来找你的…”

“干了这一票,我就打算金盆洗手,从此就带着老娘去周游世界了…”

吴邪听着老痒的话,其实他也在默默的看着老痒,从老痒的神情中,吴邪看到了纠结、希望、忧伤、以及最大的孝心。

张浩知道,同样也清楚,目前老痒现正使用超自然的能量来引导吴邪的意识。

不过看着现在的老痒,张浩心里也有些忧伤,“我已经好久没有和母亲说话了…大概有七年了吧…”

心里一酸,同时也想到几句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然而就在此时,手机突然发出一声震动。

拿出手机一看,就见上面有条短信。

发件人未知,信息内容:“秦岭有鬼,勿念,署名——燕尾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盗墓开局进入终极打卡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盗墓开局进入终极打卡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秦岭有鬼

91.23%
目录
共5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