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星儿,我想你了

第十二章 星儿,我想你了

“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他真相”

黎川对刚刚洛楠楠的行为很是不解,告诉陆易琛夏子星并没有喜欢他,她从始至终都只喜欢他陆易琛一人,两年前的告白,也只不过是他酒后心有不甘,唯一的一次告白。而且还惨遭拒绝。

告诉陆易琛这些事,他们之间的误会不就能解开了吗?

洛楠楠沙哑的开口道:“你觉得现在再告诉他合适吗?星星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现在告诉他星星爱的人一直是他,而他们误会了这么多年,也错过了这么多年,他会疯的”

“他说星星十三岁他就遇见了,并且一见钟情”

黎川怔怔的呆愣了两分钟,是他考虑不周了,陆易琛刚刚对王氏千金的所作所为,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李叔”洛楠楠走到李叔身旁,抱了抱他老人家,眼泪又控制不住的泪如雨下。

“你们也千万别说漏了,如果星星能看见,她肯定不希望陆易琛出事”

“嗯嗯,叔知道”李叔红着眼眶安慰,泣不成声的洛楠楠。

傍晚时份

陆易琛没再回公司。而是漫无目的开着车在市区里转悠,最后他停留在繁华中心的枫晚小区。

他讫立在车头前,看了好久眼前竖立的高楼,直到天色暗沉,他才抬起沉重的步伐往里走去,进入电梯按下了二十三层的按键,他当初把房子选在这儿,只是因为这个地段离星月集团近,而他可以路过星月时看见他想看见的人。

这里的楼层都两户一层。夏子星不知道的是其实他们对面没有邻居,因为对面也让他买了。

每次夏子星惹他不高兴,他都会把自己锁在对面冷静,因为他怕自己走远,夏子星害怕的时候自己赶不到。

自己还是把她弄丢了,在星儿害怕绝望的时候,自己竟一次也没出现。

入目房间里漆黑一片。安静的让人绝望。陆易琛抑制住想转身离开的冲动。

他摸索着玄关处的开关,按下的瞬间他期盼着能看见,那个喜欢窝在沙发上的小女人。白色明亮的灯光亮起,空荡荡冷清的房子,压抑的情绪越发的强烈。

他急需给自己找一些可以喘息的空间,不然他觉得自己可能会窒息而亡。陆易琛没进自己的房间,而是径直走进夏子星的卧室。

目光略过夏子星最喜欢的粉嫩甜美的房间。陆易琛才觉得心中那朵,沉重压抑的云团缓缓散开。

陆易琛一一轻抚过夏子星卧房里的陈设。走到床前头时,修长的两根手指捏起,趴在枕头上的小萌猪,这夏子星最喜欢的小萌猪。

她不仅仅是喜欢,这还是她自己设计自己做的。

“丑死了,为什么会喜欢猪”陆易琛嘴上嫌弃着,却转手就把小萌猪放进怀里抱着。

“你再不回来,我就用开水烫你的猪”

话落,陆易琛怔了一秒。这么幼稚的话他是怎么想起来的。

他扯了扯小萌猪大大的耳朵,自言自语道。

“我都快被你主人气傻了,你说她躲哪去了,咱们要去哪找她”

陆易琛坐在她床沿上,摆弄了好一会小萌猪,脑海突然闪过,林秘书在会客厅说的话。

星儿每天都在给他打电话,陆易琛急忙拿出,孟秋杨给他新手机。按下开机静等着,手机刚启动更新完,一堆信息来电提醒就进来了。时隔半月他找他的人数不胜数。

陆易琛没看别人,直接找到备注星儿那个号码。

一条条信息数过,原来星儿真的有在每天,都给他打电话。

整整打了36次,而他竟一次没接到。陆易琛抬手就重重地往自己脸上扇去。

星儿当时得有多无助,才会不懈找自己。

“滴~”手机又响起信息的提示声,

【你有一条来自星儿的留言】陆易琛激动得指尖都在颤抖,他连忙按下接听键。

“陆易琛,帮帮我~”夏子星无力绝望,卑微祈求的声音回荡寂静的卧室里,一遍又一遍重复播放着。

“星儿”,陆易琛因为心脏抽痛到痉挛,倒地蜷缩在墙角。

他连碰一碰都觉得玷污的宝贝,居然被逼到卑微祈求别人,而那个人竟是自己。

“啊~为什么这样。对不起星儿,对不起”

陆易琛怨愤痛哭着,一拳拳泄愤地往墙壁砸去,淡红新鲜的血液,从桃粉色的墙壁上缓缓滴落。

他一双眼眸突然睁大,惊慌失措地转身从梳妆台上抽出几张纸,手忙脚乱擦掉墙壁的血迹。

这是星儿的房间她不喜欢暴力,不可以让星儿看见。

擦拭干净墙壁后,他担心手上的血迹滴落,在毛茸茸的地毯上。简单粗暴的用几张纸盖住,血淋淋的手背。转身就进洗手间随意的冲洗了一番。

等到手背不再流血,他才走出来坐在地毯上,头深深埋在夏子星的被褥里。闻着与她身上一样的香味,陆易琛贪恋的深深吸了一口。

“星儿,我想你了”

星儿的衣服,会不会更香。念此陆易琛立即起身打开夏子星的衣柜,只有零星的新款衣服和好几年前的衣物,叠放得整整齐齐码在柜子里。

他亲自给星儿挑得新款竟一件没有,这里面新款的衣物只有为数不多的睡衣。

陆易琛大惑不解的眉头,他每个季度都会让人给她送来最新款,她的衣服呢。

他转身推开旋转书柜,里面是一间打通的衣帽间,这是他专门为夏子星准备的。

衣帽间里面衣服竟也没剩什么,他转身拿到手机拨通袁绍的电话。

“嘟~~”

“喂,陆总”

“最近半个月里,有没有人来过枫晚的家里?”

袁绍被他当头一问,有些呆滞。什么情况难到陆总家遭贼了?

他急忙回想,过了几秒,“没有,最近一个月都没有人去过枫晚”

陆易琛不满的说道:“查查少夫人有没有捐东西出去,或者看看她的账单”他不信这些东西还能不翼而飞。

“是您家里丢了什么东西吗?”

“子星的衣服,包包都不在了”

闻言,袁绍立即放下手里的刚准备小饮的红酒,一边起身往书房走去,一边回应道:“我现在就查”

半个小时后,看着查到的结果。袁绍犹豫着要不要发给陆总,他会不会承受不住。

“嘟~~”袁绍看着来电人,无奈的接起电话。

“陆总”

“袁绍,你是想去挖煤吗?半个小时还没回复,再有下次明年奖金别要了”

“别啊总裁,奖金咋还带预消的”

“别废话,我要的结果”陆易琛躺在床上等了半个时辰,已经非常不耐烦了。

袁绍无力反驳泯了泯唇,有些不忍心的轻声说道“少夫人都给卖了,不止衣服包包,还有少夫人名下所有的车和房也都卖完了”

不知过了几分钟,对面的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袁绍听着对面轻微的呼吸声,都快误以为陆总是不是睡着了。

陆易琛挂断电话,神情自若的淡定起身,还仔细的整理了一番,因为他趴下而弄起的皱褶。

他刚进去,书房里便传出各种瓷器破碎的声音和书柜倒塌的震动,以及撕心裂肺的嘶吼。

陆易琛心如刀绞,可憔悴冷冽的面容,挂疯狂入魔的笑意,自言自语中充满了自嘲,寒冷刺骨的声音愤恨无比。不知他是恨自己无能还是恨那些逼迫夏子星的人。

“人人都称陆氏集团有钱有势,可谁知道我竟然让自己妻子沦落到变卖家产,哈哈哈~”

“陆易琛你不是自允有多爱夏子星吗?为什么没能护好她。”

“你就是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废物。王诗诗说的没错,你活该求而不得”陆易琛疯狂的砸着书房里的物品,不管是否昂贵也不管是否会伤到自己。

直到里面的东西被他砸的所剩无几,陆易琛才停止发泄,颓废的在废墟中坐下。

他低着头在一片浓墨的黑夜里,如同失去了战斗力的狼崽子,书房里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大概是他手背上的伤口又在流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爱你以余生为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爱你以余生为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星儿,我想你了

100%
目录
共1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