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九章 求证

第一十九章 求证

只要确定左星云真的像木子安说的那样坐过牢,那木子安就是可信的。

阿辰听到她的话,呼吸微微一滞,随即不露声色的打起了马虎眼儿:“小姐你在说什么啊?云哥的事儿我可不敢瞎说,你还不如直接去问他呢,大半夜的来堵我,我心脏病都快犯了……”

这显然不是向晚想要的答案,她还是低估了阿辰。

她有些心急了:“我都知道了,只是差求证,你只需要回答我……”

她话还没说完,左星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阿辰!’

剩下的话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阿辰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云哥,我可什么都没说,车停好了,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阿辰跑远,向晚看向了立在不远处松柏树下的左星云,刚从外面回来,他还没来得及换衣服,身上的正装虽然将他衬得身姿挺拔,但也过于严肃。

隔着几米远的距离,向晚都仿佛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意,心里不由得有种被抓包的紧张感,连呼吸都乱了方寸。

皎洁的月光莹莹撒满了整座宅子,从远处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月光下两两相望的二人是深夜私话的情侣,只有向晚知道,此刻的气氛有多么让人窒息,仿佛连周遭的温度都降到了冰点。

她紧贴着地面赤裸着的双脚也泛起了丝丝凉意,直达心底。

突然,左星云快步上前,在她的惊呼声中将她抱了起来!

“左星云!你要干什么?!放我下去!!”

“你听见了吗?!放开我!!”

她的强烈抗议没有得到回应,左星云放在她纤腰上的手臂甚至还收紧了几分,她无论如何也撼动不了分毫。

两人重叠在一处的影子被月光倒映在庭院的小径上渐渐远去,夜风徐徐掠过,裹挟着仲夏夜前夕最后的清凉,草丛里不知名的蛐蛐不管怎么扯着嗓门儿歌唱,也还是被向晚的声音给死死盖住了。

到了向晚的房门前,左星云将她放下,这才沉声开口:“你想知道什么,不如直接问我。”

她张嘴欲骂他方才的行径,在看到他阴沉的脸色时,突然没了底气。

左星云没戴眼镜,他眼里自带的攻击性无处可藏,对视起来,向晚莫名其妙的就落了下风。

短暂的死寂之后,向晚开口:“你坐过牢?”

说话的同时,她下意识攥紧了裙子。

她的话,仿佛触到了左星云的禁忌一般。

左星云垂在身侧的双手募的收紧握成了拳,像是下一刻就会狠狠砸在向晚身上,让她闭嘴。

“我就当今天你什么都没说,我也什么都没听到。”

冷声说完,他转身回房,房门被重重的摔上。

向晚心惊之余,掌心里都是冷汗。

或许,木子安说的,都是真的……

待到夜深人静,她换好衣服偷偷溜出大门。

与此同时,二楼的一扇窗后,左星云正注视着她。

看着她娇小的身影被夜色淹没,左星云隐没在黑暗中的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声音凛冽如遥远北方的极夜:“跟上她。”

……

抵达酒店,向晚找到了木子安住的房间。

房门没锁,像是刻意给她留的门。

透过门缝她看到房间里面很黑,没有开灯,随着门缓缓被推开,像是巨兽张开了嘴巴。

她警惕的叫木子安,没有得到回应。

下一秒,一只手突然将她拽了进去,门被关上,她整个人被死死抵在了墙上,双手也被反钳在了身后。

恐惧如潮水席卷而来,她本能的尖叫着挣扎,混乱中手指触碰到皮肉,不留余力的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抓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不赴星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不赴星河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九章 求证

17.43%
目录
共1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