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哭了?

第三十章 哭了?

“我妈怎么样了?”

向晚没看出左星云的失神,心里挂念着还在医院的母亲,那边一直是左星云的人在盯着。

“我回来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

左星云视线从她脸颊上掠过,转身走向了楼梯口。

走廊的确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到了楼下客厅,左星云将下人倒好的第一杯茶水推到了向晚跟前,自己接过了第二杯。

这个细节让向晚心里直犯嘀咕,从小左星云什么都是紧着她先来,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

这会不会也是让左星云积累仇恨的某个点?

她心里有些压抑:“如果过去有什么让你不痛快,你大可以说出来。”

左星云抬眼看她,冷峻的眉眼间似乎透着不解:“我和你之间,没什么不痛快的。”

“那就是跟我爸有不痛快?”

面对向晚的逼问,左星云再次选择了闭口不谈,直接转移了话题:“你是不关心你妈现在的状况了?”

向晚一时语塞,被噎得十分难受,缓了缓才问道:“我妈怎么了?”

“是好消息。”左星云抿了口杯子里上好的红茶,慢条斯理的道:“今天已经转移到普通病房了,各项体征都比较稳定,只是人还没醒来,这个要看后续恢复情况。”

乌云压顶了这么久,终于迎来了一丝光明。

向晚又喜又悲,喜的是母亲终于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了,悲的是母亲还没有苏醒过来。

她红着眼眶一把抱住一旁的张妈:“终于可以见到我妈了!”

张妈安抚的拍拍她的后背:“你和二爷一块儿去医院看看夫人吧。”

向晚瞄了左星云一眼,他也正在看她,镜片后深邃的眸子里藏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向晚试探的问:“我现在可以去吗?”

“嗯。”左星云站起身:“我送你过去。”

他从头到尾的淡定自若让人觉得好像向晚的母亲不是因为他才选择坠楼自杀的一般,他表现得太过坦荡,让人分不清真假。

到了医院门口,左星云没打算下车,只是叮嘱向晚快去快回,他就在车上等着。

向晚思母心切,应了一声就飞快的奔赴了病房。

左星云安排了专门的护工照顾安芸华,就算昏迷这么久,安芸华也只是略微消瘦、气色差了一些,倒是衣着整齐,发丝也不见得凌乱。

看到母亲的那一刻,向晚禁不住鼻尖泛酸,眼泪充盈着在眼眶里打转。

她母亲爱漂亮,喜打扮,如今只能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憔悴得让人心疼。

护工默默的退出去,给了她们母女俩独处的时间。

向晚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小心翼翼的握住母亲的手:“妈……你快醒来吧,不要丢下我一个人,爸爸已经不会回来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求你了……”

她的祈求自然无人应答,眼泪一颗颗的砸在母亲纤瘦的手背,最后没入床单不见踪影。

她一个人自言自语了许久,和母亲汇报了自己的近况,反复的强调自己过得很好,但始终没提起左星云的名字。

她想,母亲现在大抵是不会想听到这个名字的,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晚母亲在她面前坠楼的画面……那是她毕生的阴影。

一见到母亲,向晚就把时间抛在了脑后,等她想起来左星云还在医院门口等着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她依依不舍的跟母亲道别,掖好被子,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回到车上,她以为左星云会因为等待太久不高兴,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甚至脸上连一丝不耐烦的情绪都看不见。

留意到她微微泛红的双眼,他轻声询问:“哭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不赴星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不赴星河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哭了?

27.52%
目录
共1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