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沙漠下的祭坛

第七章 沙漠下的祭坛

打头的刀疤男子目光凛冽,望着矿洞深处仿佛能看透这个通道。

“很近了,修为低的人不要往前走了,高阶法师跟我走,剩下的原地待命!”刀疤男子用着日语低声道。

“是!”

就这样,这个小队一分为二,原地待命,以及继续向前,一个瘦弱男子在这时跑到了刀疤男的身边。

“龙堂大哥,你这就把这些人卖了……不太好吧。”枯瘦男子有些心疼那些人的说辞,脸上却带着些兴奋!

刀疤男用余光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花太长时间去理会他,目光继续放回了前方。

“这么做的目的你也是知道的,若你真的心疼他们,就回去和他们待在一起吧,也许会活的时间长点。”刀疤男冷哼一声。

枯瘦男子摇了摇头,知道刀疤男不能开玩笑了,也识趣地回到了后方的两人小队中。

刀疤男现在带头的队伍也就算他在内四个人了。原来的那些“队友”已经被他好心地留到了刚刚的通道内,让他们在那里休息等候。

刀疤男名叫龙堂绪,是RB东京黑道中有名的龙堂家中的长子!

这几人接着没走几步,前面带头的龙堂绪右手微微抬起,后方三人停下向前的脚步,神经紧绷了起来,凝视着前方。

前方的通道之中径直冲过来一道周围飞蚁环绕的身影,周围的飞蚁锋牙毕露,龙堂绪右手握住刀柄,拔刀格挡!

龙堂绪的佩刀出鞘的瞬间,刀刃周围火焰缠绕,火焰遇上飞蚁,本应该是飞蚁不敌,但结果让龙堂绪大为震惊!

他只能格挡,无法消灭!一小部分飞蚁从龙堂绪无法格挡到的地方飞过,飞到了后方三人身边。

三人只因没有防备,其中一人在飞蚁钻进皮肤之后,皮肉开始溃烂,痛苦的嚎叫从他的喉咙里传出。

枯瘦男见到此情况也是没有留情,雷印?蟒痕从他枯瘦似骨的手上窜出,只是一个小小的初阶一级魔法就解决掉了一名高阶法师的生命。

原本那名高阶法师体内的飞蚁也被雷印解决掉了,那名高阶法师死的可以说是冤的要死,在经历了飞蚁折磨之后更是被同伴的初阶魔法解决掉了自己的生命。

龙堂绪看到后方同伴的惨死之后,也是怒上眉梢,手握的佩刀用力一甩,将因强大惯性无法停下的鬼蚁被甩飞了出去。

鬼蚁从地上坐起来,飞蚁被他收回到身体里。鬼蚁所在的地方正是丁字路口的正中央,他扭头怒视着站在拐角处的血骷髅。

“你要拐弯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啊!”

鬼蚁没好气地吼道。

“是你自己不注意火焰来源方向,盲目跟着我。但是你先自己忙那些人吧,我去找小焱了。”

血骷髅没有和鬼蚁拌嘴的心,他看着那条布满乳白色火焰的通道,眉头紧皱。

血骷髅身后出现两对幽紫色风之翼,只不过这次的风之翼并不是展开的,而是包裹住全身,血骷髅向深处冲去。

“真是……我要自己忙什么啊…”鬼蚁的自言自语还没结束,一道火焰斩击向他袭来。

鬼蚁被这突如其来的斩击打的措手不及,随即直接打滚进入了刚刚血骷髅所在的地方,斩击被他匆忙躲过。

“追!”龙堂绪眉头紧皱,对着后面的人吼道。

后面仅剩的两个人脚下生风,履魔具,加速一类的常见魔具。

鬼蚁见状也没有持久战的打算,“毒淬?吐纳!”

鬼蚁张口,

大量绿色毒气从他口中涌出,可那两个人明显战斗经验不少,直接屏息冲过毒气。

枯瘦男子化为一道碎影,悄无声息地到了鬼蚁的身后,手中四个巨影钉出现,准备钉入鬼蚁的四肢。

可这时,被巨影钉固定四肢的鬼蚁身形却摇曳起来。最后变为了枯瘦男子的同伴。

枯瘦男子见状也是一惊!收回巨影钉,同伴也是发懵,刚刚他是把枯瘦男子当成了鬼蚁,刚要发动雷系中阶魔法,就被巨影钉困住了身体!

龙堂绪看着眼前的绿色毒雾,“还是节省时间吧。”

噌———!

龙堂绪的佩刀再次出鞘,这次并没有火焰绊身,只是刀风让龙堂绪的长发飘摇起来。

一道剑气被龙堂绪随手挥出,一个小型风盘?龙卷骤然形成,绿色毒雾散去。

但毒雾之中只有枯瘦男子和他身旁的健壮男子,完全没有了鬼蚁的影子。

“啧,果然这样吗…毒系魔法师,真的让人恶心。”龙堂绪低声呢喃,“追!”

枯瘦男和健壮男也没有犹豫,催动脚下的履魔具就朝着洞穴深处冲去。

龙堂绪心念一动,七张风系星图组合,星座现!绚丽耀眼!两对风之翼在龙堂绪背后行成,朝着深处飞去。

血骷髅在乳白色火焰之中穿行,若要说为什么没有受到火焰的伤害?明知道要来到火焰元素浓郁的地方,而且是不缺钱的【夜氏财团】,防火魔具必然准备了!

但能扛多久就不一定了……就在血骷髅朝着深处冲去的过程中,他明显感觉到火焰的浓度越来越稀薄,而且周围的空间也越来越大了!

最后,血骷髅在洞穴通道的尽头停下了脚步,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通道的尽头是一处巨大的类似于祭坛一样的空间。

而入口并不止这一处!血骷髅放眼望去,算上他所在的地方,入口共有三个!

后面的鬼蚁在这时追到了血骷髅身后,同样的,鬼蚁也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慑到了!

“这…这个地方…”鬼蚁支支吾吾地开口道。

“看这样的风格和祭坛的样子,大概是黑教廷了…”血骷髅面具下的眼眸变得凶戾起来。

“嗯……老骷髅,后面追来的人怎么办?”就在这时。

格拉———

一个小石子突然滚到了鬼蚁的脚边,上面燃烧着白色火焰,两人一惊,环顾了一下四周。

在一堆岩石后看到了一簇微小的乳白色火焰正在燃烧,距离他们不算太远。

俩人对视了一下,下一秒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碎石堆后,一个黑发紫瞳的俊男身影怀中抱着一位昏迷的金发欧洲女孩。

血骷髅和鬼蚁突然出现在了那道身影旁边,眼中止不住的惊喜流露出来。

“小焱!终于找到你了,你怎么在这啊?”鬼蚁率先开口询问。

那道身影正是之前元素化止不住的夜焱,此时的夜焱脸上布满了自责,眼神看着怀中昏迷的艾琳,心情复杂…

“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夜焱当时止不住的元素化让原来的通道里面布满了【陨落心炎】的火焰,艾琳也因为最后夜焱控制不住【陨落心炎】的蔓延,高温下昏迷了过去。

夜焱在碎岩鲨体内摸爬滚打所留下的血渍布满了全身,嘴角的鲜血滴落到了胸前的羽毛状项链上。

羽毛项链绽放出绚丽的光彩,七色光不停的在夜焱的身体周围闪耀,夜焱体内逐渐狂暴的【陨落心炎】以及压抑着的【天照黑炎】渐渐稳定下来。

而且附近并没有遍布太远的火焰被羽毛尽数吸收,羽毛从原本的石头样子的雾灰色,渐渐朝着七色靠拢。

夜焱感受着体内稳定下来的【陨落心炎】和【天照黑炎】,也是惊喜地看着胸前的羽毛项链。

“这个项链在仓库里被父亲标注传家宝,原以为只能当做用来收集魂魄的魔具,看来也有很多用处没有被父亲发现啊……”

夜焱又检查了一下身体,感觉身体上的伤全部被那道七色光治愈好了。夜焱上前看了一下昏迷着的艾琳,显然她身上的灼烧伤也已经被治愈好了,但就是没有醒过来。

夜焱无奈,抱着艾琳朝着通道的一个方向走去,没走两步,前方就出现了现在几人所在的“祭坛”。

“鬼叔,你看看艾琳是怎么回事,她一直昏迷着……”

“嗯。”鬼蚁见着夜焱着急的样子,也是微微一笑。“几只飞蚁从鬼蚁的衣袖中飞出,覆盖到了艾琳的身上。”

飞蚁飞回到鬼蚁的身边,在他身边盘旋,鬼蚁点了点头,飞蚁们就回到了鬼蚁身体当中。

“没什么大碍,只是灵魂受到了你【陨落心炎】的灼烧,需要养一养。”

“果然还是因为我吗……”夜焱看着怀里的艾琳,眼神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祭坛上传来了脚步声,终止了几人的谈话。

只见祭坛上一群身穿灰色斗篷的人身后跟着一队亚洲人,那些亚洲人正被一群狰狞猴面的诡异妖魔押送着。

打头的人身着黑色斗篷,身边也是两只狰狞猴面的紫黑色身躯妖魔。

“黑畜妖、灰衣教徒、黑衣教士和诅咒畜妖…”血骷髅面具下的嘴唇微动,呢喃出字。

“鬼猴面,畸人身眼睛森绿,遍体通黑得像是穿上紧身的皮质外衣,丑陋不堪。前肢格外狭长和锋利,好似两柄镰刀,经过的地方会有一种恶臭味留下。”

夜焱看着眼前的景象,口中不自觉的说出这些词。

“这些猴面妖魔是黑畜妖吧……百闻不如一见啊,果然所过之处恶臭难闻。”

“啧,麻烦了,这里居然涉及到了黑教廷,棘手了啊。”

“小声点,黑畜妖和诅咒畜妖用有智慧,别被发现了。”骷髅面具下细微的声音传了出来。

打头的黑衣教士旁的诅咒畜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了夜焱他们所在的位置。

转身准备向这里走来,“赶紧走,别耽误时间,没空给你抓虫子。”黑衣教士冷声道。

诅咒畜妖也是扭头跟随着队伍朝着“祭坛”中心走去。

“诅咒畜妖为战将级…黑畜妖多数奴仆级…不知道我能不能与之一战…”夜焱心想道。

只见黑衣教士走到了“祭坛中心”,咬破自己的指尖,一滴鲜血滴到了祭坛中心的小水坑中,只不过小水坑中的水是紫色散发着恶臭的。

祭坛开始前不停地颤抖小水坑的面积逐渐扩大,变为了方形水池。

“扔下去!”

“不…不要啊…”

“求求你,放过我们,我们是RB龙堂家的队伍,求您放过我们。”

黑衣教士右手轻轻抬起,已经把人扛在肩上的黑畜妖停下了脚步。

黑衣教士走到了那个人的面前,用着标准的英语冷声笑道:“龙堂家算个什么东西?!你们怎么在这里的还想不明白吗?白痴东西!”

黑衣教士一手拎起那个人,甩手将他丢到了方形水池当中,那人在水池中挣扎,皮肤逐渐腐败,嚎叫丝毫无用。

“哈哈哈!多么美妙的声音啊~!扔下去!”黑衣教士邪魅的笑声此时在那群RB人耳中如同死神的笑声。

痛苦的嚎叫声在祭坛上回响。

此时的祭坛缓缓上升,祭坛下方是巨大的玻璃容器,里面正浸泡着那些亚洲人,痛苦的表情留在了他们的脸上。

祭坛上的祭文绽放出了象征着邪恶的紫光。一个身影从最上方的洞穴缓缓走出,黑衣教士、灰衣教徒、黑畜妖和诅咒畜妖齐齐下跪。

“古猿大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全职法师之烧烧果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全职法师之烧烧果实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沙漠下的祭坛

10.29%
目录
共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