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序章

青石山。

此时正是七月盛夏,虽然因为白天下了场大雨的原因,夜里有些薄雾,伴随着些许毛毛雨也不是很凉爽,反而有些闷热。

“师傅啊,您再不回来我可真就下山了。”少年清冷的声音在空幽的山中显得格外清晰。

而在少年周围却没有任何活着的人或者动物,只有一座孤坟,在一大片空地里显得格外显眼。坟前一块连碑都算不上的木牌子立在那里,上面写着“家师孤云之墓”

少年站在坟前,许久静默无语。

少年心里自然清楚,这里埋的只是师傅的衣冠冢,里面只是放了几件日常穿的衣服罢了,就算埋的真的是遗体大概也不会回应他了。

此行所求不过一个心安理得,能有一个下山的理由罢了。

少年名叫凌云,从小被孤云道长收养一直便生活在这座青石山上。已经有近16年了。

青石山并不大,但其中山路崎岖,荒无人烟,山中林木郁郁葱葱,山精野怪倒是常见,要不是凌云自小和孤云道长学了些小道术独自一人还真不好在这种鬼地方生活。

凌云慢慢的躺靠在孤坟旁,泥土的湿气和香灰残留的味道充斥着整个鼻腔,思绪也慢慢的放开。

在五年前,凌云的师傅孤云道长便匆匆下山去了,在此之前凌云从没离开过山上半步,他还记得师傅临走前的嘱托“此次下山我大概是不会回来了,你现在也大概有了自保的能力,如果以后你觉得这山太小的话就也下山吧。看到这张纸符了吗,孤云道长伸出手来,拿出一张滴了血的纸符。如果有哪一天他燃尽了就代表我已经死了,不必寻我,安心生活便好,切记。”

然而在孤云走的第三天那张滴了血的纸符便无风自燃,那时凌云年幼,免不了大哭一场。

随后便立下了这座衣冠冢,闲暇之余也少不了在这倾诉心事。

当年孤云道长走的很急,基本上没留下什么东西。过了一段时间家中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吃的,凌云便独自可开始打猎,一开始一自制的弹弓还能狩猎几只周围的野兔。

后来当他慢慢远离他那座茅草屋的时候却发现了不对。

只要在二十里开外就总会有些危险的大块头生物,像什么足足五六百斤三四米高的狗熊,身形矫健四肢矫健的虎豹,凶残暴戾的豪猪等等。

凌云在几年前基本上都吃过它们的亏,最近这几年再对上它们凌云对付它们不说轻而易举但也勉强算得上自保有余了。

不过在其中有一种精怪令他最厌烦。

那是一种名为山魈的怪物,凌云在孤云道长留下的一本见闻录中见到过,有着如同人类中侏儒的精瘦体型,最喜欢的食物是各种动物的脑髓,而且山魈这种东西并没有繁育能力,完全就是靠一些深山老林里的煞气,戾气天生地养凝聚成的。最麻烦的是它们智商出奇的高,极度记仇,也是一种比较少见的群居野怪。

当初凌云也见过孤云道长收拾它们,不过手段也是高明,直接凝雷为符轰杀一大片,现在他自然还远远达不到那种程度。

凌云又回到了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小茅草屋内。

虽然屋子显得有些破落,但是庭院却是很大,四周围起的青石砖,贴着两张刻画着面目狰狞的门神符的大门将本就不大的茅草屋紧紧包裹起来。

平时凌云也会在院子里晾晾草药什么的,院里也有一口水井,可谓是一应俱全。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渐暗了,凌云简单收拾了下包裹,几张古符,又拿了些瓶瓶罐罐,里面装的是一些药粉,零零碎碎什么效果的都有,毕竟一个人独居总是要照顾好自己的嘛,古符是孤云道长临走前落下的,这些年也陆续用掉过几张,不过效果和使用方法暂时还没摸透,再加上几件衣服,几本书籍,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物件,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的了。

凌云闭上大门,瞭望远方,目光里不禁露出几分茫然。

他自己也说不清下山到底是为了什么,打听师傅的踪迹或者调查师傅的死因?凌云对这些也并没有太大的执念,归根结底还是有些不甘寂寞吧,毕竟在山里独居了这么久难免会向往外面的世界。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山里的精怪虽然夜里狩猎的也有不少,但完全没有白天那种精怪凶残迅猛,凌云自忖小心一点还是能应付过来的。

他在山林里来回穿梭,青石山上是没有路的,凌云虽然动作很快,但是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惊醒了潜伏在里面的危险。

当凌云路过一片果林时又加重了几分警惕,那是山魈们的一处窝点,按照常理来说里面至少有五六只山魈在休息。

不过又走了一段距离凌云脸色一僵,表情难看起来。

因为他踩到一条将十多米长的一条大蟒!

“运气真是差透了!”凌云在心里暗骂到。他现在已经不敢再走动了,因为大蟒绿油油的竖瞳正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此时相差不过五米左右的距离,他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能比它快。

又僵持了好一会,巨蟒终于失去了耐性,猛的暴起跃向凌云,那如同大树一般粗壮的躯体一点也不显得臃肿,反而灵巧的想要缠绕在凌云的身体上碾压。

凌云也是早有准备,抽出早就藏在小臂后的短刀,在这大家伙跃过来的那一刻直接扎进它的眼部,正中要害!

大蟒顿时感到剧痛袭来,庞大的身躯停止了对凌云的突袭,在地上剧烈的翻滚起来。

而凌云乘机反乘在大蟒的头颅上,压在身下,将短刀又刺进了几分。大蟒顿时痛的更厉害了,不过又用仅剩的那只独眼恶狠狠的盯着凌云,企图将面前这个骑在它头上的人类生吞活剥!

虽然是这样,但是大蟒扭动的身躯也逐渐变得缓慢起来,那血盆大口发出的嘶吼声也越来越微弱。

不过这边的动静却惊扰了不远处的山魈。

凌云当即决定不再继续纠缠,抽出短刀便立刻逃遁。

只是数个瞬息间将近十只山魈便来到了混战的地方,它们并没有选择继续追击凌云,而是将地上的打滚的大蟒补刀杀死,用细长的黑色利爪挖出脑髓,继而分割掉残余部分又回到栖息地去了。

躲到远处的凌云看到一双双绿色的眼睛终于走了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当时的场面看似轻松,但如果失误一次,下场就会变为大蟒的盘中餐了。随即他又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一番苦战却不想被这群畜牲拿去做了嫁衣!要是平时他可舍不得将这么一条全是身都是宝的宝贝轻易让出去。

不过也是形式所迫,也是没有办法。

凌云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环顾四周,虽然刚才自己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但是刚才与大蟒厮杀的时候还是沾染了许多血液。虽然凌云的视觉在夜间不如大蟒,山魈这种野怪清出,但还是能依稀能闻到身上传来的一股腥臭味。

凌云又走了一段路,凭借自己的记忆找到了一处小溪将这套衣服换下,随即又仔细的冲了冲身体,确保没有血腥味了才上岸,因为血的味道难免会吸引一些嗅觉灵敏的精怪来觅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凌云可不想多添麻烦。

沿着河流继续向下摸索,终于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凌云略微休整了一会便继续赶路。

大概过了三四天,这一路上虽然略有波折,不过还是顺利的看到了一处小镇的轮廓,这使得凌云波澜不惊的心情出现了一丝紧张,但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渴望和兴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序章

2%
目录
共5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