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谋

聚谋

何州。

何清清所在的何家便坐落于此。

何州坐落于皇朝的腹地,四周被巨州,苏州,武州等地包围在一起,它的地盘远没有其它州那么宽阔,却是这片土地中最繁华的都城。

因为地理位置的优势,何州便成了几个州的连接枢纽,交通相当便利流畅,无内忧外患,物产丰富,因此也吸引了许多人在此经商,何州也并没有分散成其他小城,而是只有一座主城,何城。

提到何州就不能不提富甲天下的何家了,何家是再近百年崛起的“暴发户”势力,一出现便把这座城市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甭管你是在这经商还是经过,全部都要得到何家的批准,何城之内的三分之二的店铺都有何家的股份,据说何家一年的收益足矣抵得上朝廷的三分之一,十分骇人。

即使是皇帝居住的天都也比不上何城繁荣。

而这造就这一切的人此刻却在何家大本营的一处小屋里。

小屋并不精致,围墙只是碎青石块混合着泥土搭建而成,两扇大门也只是最普通的桃木,似乎年份已经十分久远,里面的空间并不大,只有三间小屋,庭院内十分简洁,没有种植任何东西,只有零零碎碎的几颗碎石子和满地的杂草便没有其它的了。

这是枫叶仙子的住所。

周围无论多繁华的房屋也不敢在周围五十米内搭建,这处小屋就像一处心脏一样驻扎在这片空旷的土地,脉搏顺着这处小屋影响着整个何城。

枫叶仙子在大概百年前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在此期间难免会和地方豪强,山中恶匪之流打交道,也因此也结下了不少梁子。

在其中一次中,枫叶仙子攻破了一处为非作歹的山寨,却不料大意之下放走了匪首的一名亲信,这名亲信对枫叶仙子恨之入骨却无可奈何,于是把目光转向了她的家人。

枫叶仙子那时候家世也算不上多么显赫,只能说是富裕,那匪首亲信历尽千辛万苦多方打听到了地址,之后便将何家一家老少全部屠戮殆尽,只剩一名来何家做事的远方亲戚还有随着枫叶仙子一起出门的妹妹二人侥幸躲过一劫。

事发之后整个江湖震怒,没过多少时间便有人提着罪魁祸首的头颅去交给枫叶仙子。

这种事情其实在当年很常见,江湖那么大总有几个不讲道义祸及家人亲属的,但是常见归常见,在江湖中这种事只要是谁做了谁就混不下去,因为会遭到整个江湖的抵制,但能做出这种事的基本都是亡命之徒或者有着血海深仇的,哪在乎这个?

所以在以前出门在外很少有人用真实的姓名,除非家世十分显赫。

当人们将匪首亲信的头颅和仅剩的一名远亲像邀功似的交到枫叶仙子手中时,她什么话也没说,也没有理会在一旁哭的撕心裂肺的亲妹妹,拜谢了众人之后便来到了何州这处地方扎根,不再闯荡江湖。

如今的何家便是那位远亲的后代,他们从这里扎根,经营,慢慢的把生意越做越大,期间当然受到过不少阻碍,不过有枫叶仙子当后盾自然是一一摆平,自此之后何家便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让这片土地姓何,被人称为何州。

此时枫叶仙子正在小屋内的蒲团上盘腿而坐,一身红衣色彩鲜艳材质却十分朴素,而她的面貌却是如同百年之前那样英气十足,没有丝毫改变。

屋子里略显空荡,只有一块传讯石摆在枫叶仙子的面前,映射着六块如同镜面一般的屏幕。

连通的正是万术真人,潘武,唤雷道长,兼善老道,黑蟒大圣,聚丹散人六人所处的空间。

枫叶仙子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六人里只有唤雷道长和聚丹散人最先出现,二人都很意外,他们已经近乎十几年没联系了,略显生疏。

“唤雷老儿,听说你的那个弟子被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子教训了?不打算为你的好弟子出出头吗?”聚丹散人忍不住开口哈哈大笑道。

唤雷道长闭目养神的眼睛睁开,看向聚丹散人。

聚丹散人看起来年龄要比唤雷道长年龄大的多,满头白发乱糟糟的,身形枯槁,唯独一双眼睛里透露出有些神经质的神情。

“这也实属正常,下山历练难免受挫,也正好磨一磨他那浮躁的心境。”唤雷道长微眯着双眼说道。唤雷道长看起来也已经年过半百,头发花白,满脸斑驳的皱纹和内敛着的肌肉让人有种怒目金刚的视感。

他微眯着双眼冲着聚丹散人咧嘴一笑,道:“老东西,你看起来比我还老,怎么好意思叫我老儿的?”

枫叶仙子也不由得一笑。

气氛活跃了起来。

“我的徒儿可是比你那弟子优秀的多,看到这传讯石了吗?就是我徒儿改良的。”说到这里聚丹散人得意无比,“虽然我这个当师傅的混的不怎么样,但是我徒儿可是天纵奇才啊,未来继承我的衣钵足矣。”

“我那徒儿也不差,只是那小辈使小计罢了。”说到这唤雷道长表情还有些不忿但随后就又释然一笑,“让那小子涨涨记性也好。”

枫叶仙子现在有些感慨,大家年龄都已过百,不再是比各自得到了什么机缘,道行增长了多少,而是比各自的后辈有多出色了。

“枫叶你还是和当年一样啊,除了你我们都老啦。”聚丹散人调侃道。

他们年龄其实都差不多大,还一同闯荡过江湖,回想起那段快意恩仇的岁月还是不禁怀念。

枫叶仙子只是微微一笑,没再言语。

唤雷道长皱眉道:“其他人怎么回事,还没来?不是说好了一同会面吗?”

确实,其他人的场景里还没有人影浮现。

枫叶仙子也说道:“我和万术,兼善,还有黑泽提前通讯过,他们都说没问题,可能是暂时有事吧。”

黑泽是黑蟒大圣的本名,现在大家都不互称呼本名了,都尊称道号。

因为枫叶仙子的妹妹嫁给了黑蟒大圣,也就是黑玄的生母,虽然因为难产过世了,但关系还在,所以称呼便亲近些。

聚丹散人皱眉道:“你也邀请了万术?”

枫叶仙子点了点头。

“刚才有事耽搁了,抱歉诸位。”出声的是一位的是一位老者,身材高大挺拔,气质儒雅,是青道子的师傅兼善老道,出现在传讯镜面里,露出歉意的笑容。

“兼善道人。”唤雷道长向兼善道人打了个招呼。

突然一阵进食声传来,是黑蟒大圣的传讯镜面,里面看不到任何人影,只有一条蟒蛇在吞食羊羔,蟒蛇很大,看不清容貌,只映射出一鳞片爪罢了。

蟒蛇依然在旁落无人的进食着,看样子吃的还挺香。

“黑泽!”是枫叶仙子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我不是说了不许生吃动物吗?你都把小玄带坏了。”

巨蟒听到枫叶仙子的声音猛的一颤,然后迅速把还在咀嚼的羊羔吞进肚子里,爬到一边化成了人形,是一位穿着黑衣的男子,肚子还鼓鼓的,显然是没来得及消化。

黑蟒大圣怯生生的对枫叶仙子叫了声大姐便继续消化肚子里的食物。

“哼,披鳞带角之辈!”兼善冷哼一声,他一向与黑蟒大圣不对付。

黑蟒大圣怒道:“我本来就是披鳞带角的动物啊,你个伪君子!”

“你说什么?”兼善道人大怒。

“我说你是个伪君子!呸!”

二人彻底骂起来,除了枫叶仙子皱了皱眉其他人都一副看戏的模样,仿佛习以为常。

潘武的镜面里传来声音:“黑泽又和兼善老哥吵起来了啊。”

随后出现了一名头戴鎏金盔,身披玄银甲的中年男人,正是潘武。

“抱歉了诸位,最近北海的妖物突袭的比较频繁,耽误了片刻。”潘武说着,手里还捏这不知道什么妖怪的头颅,厚重的盔甲上还带着斑驳血迹。

潘武本就是武州统领之子,在前任统领死后潘武便听从父命镇守武州。

黑蟒大圣激动的说道:“武哥,那妖物的尸身能不能打包给我尝一下,我在内陆已经好久没吃到过海鲜了。”

蟒洞在林州与漳州临近交界的地方,平日里是看不到海的。

枫叶仙子瞪了黑蟒大圣一眼没有说话。

盘武憨笑一声,说道:“当然可以,改日我便托人给你送过去尝尝。”转头又问道:“我是最后一位到场的吗?”

“不是,万术真人还没来。”黑泽应道。

聚丹散人讥笑道:“真人平时里为了朝廷东奔西走自然比我们这些闲人忙的多。”话里的讥讽之意毫不避讳。

众人皆是沉默,没有人反驳。

过了一会,万术真人便匆匆赶来,身上还穿着朝廷的官服,他已经被当今皇帝尊为国师了。

万术真人对着众人打招呼却没有一个人吭声。

见状万术真人只是苦笑一声没再说话。

最终还是枫叶仙子打破了这种僵局,对着万术真人微微点头:“万术真人。”

众人也附和,不过除了潘武之外都显得有声无力的。

万术真人也没有过多计较,感慨道:“我们已经有近二十年没联络了吧,多亏了聚丹散人的弟子改良的这传讯石,有了投影功能才能让我们见一面啊。”

聚丹散人的态度依旧是不冷不淡,以往他听到别人夸赞他的弟子他可是很得意的。

“是啊,这次我将大家聚在一起主要就是谈论一下画皮鬼王的事情。”枫叶仙子叹息道,“没想到当年我们折损了那么多同道还是没能彻底杀死它,时间已经过了百年,那画皮鬼肯定会变得更难对付,只凭借我们的几个后辈想要降伏它太难了。”

枫叶仙子的语气中满是对当年那场斗争的感概和悲伤。

唤雷道长说道:“我听闻这件事本想亲自去了结这段因果的,中途却被陆甲拦下并告知这次只能由我的弟子出战,我们这些人都不能插手,我想着这也是一场历练便答应了下来。”

“不必担忧,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候修为高深太多了,我的弟子青道子现在剑法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想来斩那画皮鬼不会太难。不过我倒是想知道陆甲怎么能说服黑泽那家伙的,他不是最疼爱他的儿子吗,也舍得让黑玄出去冒险?画皮鬼王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视的,稍不注意便身死道消。”兼善老道轻笑道。

黑泽面色不悦的看着兼善道人,说道:“我当初和唤雷一个想法,却也是被陆甲拦下,他告诉我这个因果要我的儿子来结,无论怎样都会保下他一条性命,要不然我怎么舍得让小玄出去?”说完又紧张的瞄了枫叶仙子一眼,怕其责怪。

黑玄自幼失母,枫叶仙子作为他的姨妈自然也是对其极为疼爱,丝毫不下于他这位父亲。

枫叶仙子又说道:“好了,我们当然都对自己的后辈有信心,他们一点也不比我们差,画皮鬼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场简单的磨砺罢了,不必担心,这次将大家聚在一起主要还是想谈谈那位少年的事情。”

少年自然是指的凌云。

“我是最先接收到清清给我发来的讯息的,据她所说那个名为凌云的少年有个师傅叫做孤云道长,也是曾与我们一起铲除过画皮鬼王的同伴,而且是主力,其中一些细节完全一致,我觉得很是蹊跷。”

潘武疑惑道:“当年的事情我记得清清楚楚,根本没有叫孤云的人来帮助我们铲除画皮鬼王,会不会是那个叫凌云的少年夸大了说辞?”

众人也都觉得她是在小题大做,他们人都不认识叫孤云的人。

“不,我觉得这件事有些可疑,仔细想来,以我们当年的实力即使加上河伯也不可能打败画皮鬼王,但我们偏偏赢了而且全都毫发无损,虽然记忆中没有什么不妥,但是我感觉这件事本身就很可疑,如果真是如同那个凌云所说的一样就能解释的通了,可奇怪的是我们都不记得有孤云这个人。”万术真人也说道,他和枫叶仙子是道行修为最深的两个人,对一些事的不合理处感知的更明确一些。

枫叶仙子点了点头,有些失望,其他人除了万术真人竟没有人发现有任何不妥。

“这有什么好想的,等他们降伏了画皮鬼王之后把那个小子擒回来当面问清楚不就好了?”唤雷道长不耐烦的说道,他的弟子肖莽败在凌云手中他心情难免有些失落,暴躁。

“好吧,希望他们能尽量温和一些将那个少年带回来。”万术真人叹息一声,越是道行修为越深越是觉得这件事没有表明看上去那么简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聚谋

28.85%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