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战告败

初战告败

鬼王幻影直到此刻才算稍微认真了些,但已经让众人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

潘重此刻也已经恢复了过来,和肖莽一起制住它的臂胛,一道如同闪电一般的剑光从天而降劈在鬼王幻影身上,是王枢在操控大阵。

三人合力才勉强让其它几人有了喘息的机会。

受了剑光的鬼王幻影暴怒,这下对它的伤害可不能说是不痛不痒了,挥动着双臂将二人甩飞出去,正要继续追击凌云却发现已经被李天机救走。

此刻鬼王幻影傲立在中场,周围七零八落的几人除了何清清李天机二人外都均受了或轻或重的创伤。

“正道的小辈果然无耻,想要轮番车轮战吾吗?”鬼王幻影虽然只是幻境产物,但灵智属实不低,几乎和常人无异。

众人心中暗道,这就是最高难度吗?

凌云此刻刚苏醒过来,手中的“正乙”已经被打飞出去,现在正被青道子心疼的端详着有没有豁口。头脑现在还有些昏涨,“刚才那画皮鬼王在说什么?”他向旁边的李天机问道。

“它久久拿不下我们这些小辈心中羞愧难当,正要俯首认输呢!”何清清笑道。

“噗嗤。”王枢在旁边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嘴角还有一丝鲜血,对他来说操控这种大阵还是太过勉强,受到些反噬再正常不过。

画皮鬼王本尊已经活了多长时间?这个已经不能考证,但几百上千年还是有的,替友报仇虽天经地义,但无论是当年枫叶仙子,万术真人那一辈,或者是凌云等人,在画皮鬼王面前都算是小辈,对小辈出手江湖中可是很忌讳的。

画皮鬼王当然算得上是江湖中人,它行事亦正亦邪,虽然有过错,但因为十分难杀又常年蜗居在素城,素城并不是也特别富裕的周围也没有丰富的资源,所以几乎没人会去挑起事端,而且似乎画皮鬼王也乐意如此。

这次事情谈不上谁对谁错,当初画皮鬼王的朋友作恶多端被孤云,枫叶等人所杀这是替天行道,画皮鬼王来寻仇也算得上天经地义,但是画皮鬼王成名多年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对小辈出手就相当于站着江湖的规矩上反复横跳,如果真听了画皮鬼王的建议那只有被逐个击破的结果了。

何清清自然明白这一点,心里不禁冷笑,你自己之前口出狂言,现在又觉得不公平了?哪有这么好的事。

鬼王幻影简直就是一比一复刻本尊,不仅仅是实力,甚至是个性也是一样。

鬼王幻影扫视众人一圈,也没有恼怒,逐渐将目光锁定在距离它最远的何清清身上。

它的眼睛一眯,逐渐没有刚才那股狂傲之气,将众人当成了平等的对手来应对。

其实无论是肖莽,青道子亦或者凌云单独对上自己的话几乎可以说得上手到擒来,但经过刚才的情况来看几人配合十分默契,交流极少,明显是有人暗中指挥。

这个人毋庸置疑是何清清,远离战场的位置也另一方面证明了她的重要性。

想到这里鬼王幻影不理会他人,径直向何清清杀去。

众人色变,想要拦截,可认真起来的鬼王幻影速度又岂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只见几道黑影闪过,众人的阻击全部落空,瞬间便闪现到了何清清的面前。

何清清一直微闭的眼睛忽然睁开,嘴角微微扬起,此刻周身星河闪烁,浮现出一层轻纱。

“满天星宿,加诸吾身。”

在何清清眼中周围一切都是那么缓慢,

无论是身边并立的王枢脸上的猝不及防,还是远处几人脸上的惊慌之色还有那些小动作以及近在咫尺的鬼王幻影脸上的肃杀之意都在这句法咒之下被延缓。

语毕。瞬息之间,在场的众人都回过神来,围绕在何清清身边的薄纱仿佛是一道无形的屏障一般将鬼王幻影狠狠弹开,后者还来不及惊愕,便被更加凶猛的火力压制住了。

是的,火力。只有这次个词语才能体现出攻势的凶猛来。平时难得一见的灵气储存术法符咒,各种灵器乃至法宝像不要钱一样冲着鬼王幻影杀去,从鬼王幻影身上爆炸开来,灵气四溢,鬼王幻影几次想要挣脱出来却又被更强大的手段狠狠压制在地下,连周围的地面都陷下去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

他们充分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财力等同于实力,谁要是娶了何清清至少修二十年的道行啊!

这场持续性输出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才结束。

“刚,刚才那几道灵符好像是我雷云谷的不传之秘吧?似乎只有长老之上的人才有资格使用,很少往外流传的,怎么她一下子就用了十几张?”不仅仅是肖莽,其他几人的心情从一开始的焦急到后来的松了口气又到后来的惊讶可以说是跌宕起伏。

青道子点了点头,说道:“不仅如此,看到那些灵宝了吗?其中甚至有和我的正乙相提并论甚至品质高出一筹的也不在少数,还有那几道法术,几乎能和仙家手段媲美了。”随即他又苦笑道:“单单从目前来看,购买这些灵宝仙符的财力就足够创建一个的门派了。”

“有钱人。”李天机沉默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李天机放到现在来说就是搞科研的,而且情况几乎可以和居里夫人发现镭般贫苦,对于何清清这种可以拿钱砸敌人的举动心里五味杂陈。

王枢在何清清旁边距离最近,感触最深,望着何清清那宛如仙女般珠光华贵的脸心里暗道:“不愧是何家长女。”

谁也没有想到场上战力最高的不是凌云,也不是肖莽青道子,而是修为最弱的何清清。她现在就如同一尊女武神般降下天谴来审判鬼王幻影。

待到攻势渐渐平息,烟雾散去,众人也看清了鬼王幻影的惨状。

只见之前披在画皮鬼王身上的人皮已然不见,只剩下一尊狰狞的恶鬼在巨大的坑洞中央,模样惨不忍睹,鬼体上还肆虐着剑气,雷伤烧伤惨不忍睹。

凌云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立马持着短刀奔向鬼王幻影所在的位置,想要趁着虚弱一击必杀。

不过可惜的是当凌云的刀锋即将触及到鬼王幻影的脖颈时却被一股巨力震开,其余几人见状纷纷上前支援。

“你没事吧?”李天机走到凌云身旁问道。

凌云“嗯”了一声,“无碍。”

何清清神情反而轻松了些许,她并不觉得单凭这些就能斩杀鬼王幻影,如果这样的未免太过无趣。

众人没有何清清的指令也没有贸然上前,只是形成了一个简易的包围,彼此间距不算太远。

“太阴体啊,真是有够罕见的。”鬼王幻影终于站起身来,嘴角还溢出一丝血迹,滴到地面上发出滋滋的声音,是浓郁到极致的鬼气混杂着各种灵气的浓稠物质,如同于人类的浊血一般,诡异无比。

“太阴体?”肖莽有些疑惑,“这是哪种体质?”

青道子也是摇摇头:“不清楚。”

“很厉害的,距传说中讲述大日古帝的帝后便是太阴体,而大日古帝是太阳体。据说现代最近的一位太阴体便是玉露上仙,而太阳体是飞扬道长,他们也是夫妻。这不仅仅是巧合,历代传闻中太阴体和太阳体几乎都是夫妻道侣,平息乱世,安抚阴阳。”凌云说道,他心里忽然间有某种情绪在跳动,谈不上失落,就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肖莽有些惊讶:“这么厉害,那为什么没人提起过?”

“不清楚,大日古帝我曾经听闻过,那是很久之前朝代的帝王了,距今少说也有几万年了,至于玉露上仙,应该是天华圣地的老祖之一,不过想来也过世已久了。”潘重说道。他家世世代代镇守武州,所知道的秘闻会多一些。

凌云说道:“太阴体和太阳体顾名思义代表着极阴何极阳,有些地方传说中每当天下大乱时,上苍便会派下二人维系世间。天道所求的也不过平衡二字而已,阴阳相安,就是最大平衡。”

太阴体和太阳体往往相随出世,无论是在江湖中还是朝廷中地位都很微妙。

无论是江湖中人或者是朝廷,大多都安于现状,乱世也是盛世,二人出世基本可以代表着一个新时代的诞生,意义非凡。至于为什么所知道的人这么少嘛,江湖上新旧交替十分频繁,即使是最近一代的太阴,太阳也是千年之前的事了,再加上朝廷也多多少少有隐瞒之嫌,毕竟对于朝廷来讲这二人就是最大的不安分因素,如果大肆宣传的话不利于治理。

何清清轻笑道:“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见识果然不俗。”

鬼王幻影也嘿嘿一笑,颇为洒脱,“我原本以为够把你们放在眼里了,却没想到还是小瞧了。”

鬼王幻影当然有自己的傲气,对于一个活了几千上万年的鬼怪来说用全力对付几个小辈已经算是耻辱了。

“多说无益,再来!”何清清对其他几人吩咐道。

凌云,肖莽,潘重三人先后冲上前去,与其近身,其中肖莽潘重为主攻,凌云因为有伤在身在一旁辅攻,分担二人的压力。

鬼王幻影从之前看来是受了重伤的,但对付三人还是显得游刃有余,也逐渐掺杂了些鬼术。

肖莽最先承受不住,在打斗过程中灵气一直附着这他的身体上,有大阵的加持可以说是源源不断,但是即使是这样对于他来说还是负荷太大,身上出现了不少伤口,而且有一股独有的鬼气从伤口里渗入里面游走。

很快肖莽脑袋就感觉到昏昏沉沉,使不上力气,身上的灵力也越来越稀薄,鬼王幻影也着重向着肖莽攻去,潘重也只是勉强应对,自然抽不出手再去帮助肖莽。

青道子再一旁想要如同之前那般换下肖莽,御剑斩去,李天机也做好了接应的准备。

可鬼王幻影又岂能如他所愿?一双乌青有力的利爪挡住了剑锋,反手打在了青道子的前胸。

这一击十分凌厉,青道子被狠狠拍了出去,巨大的爪痕几乎覆盖了他的整个前胸。

前后开战也不过四五分钟,便有二人失去战力,这还是在鬼王幻影状态不佳的情况下。

这样看来之前鬼王幻影确实是手下留情了。

“蝼蚁,哼。”鬼王幻影向着凌云,潘重杀去。心中却是暗自提防着何清清,谁知道那个女人还有没有其他的底牌?

鬼王幻影不仅攻势更加狠辣,且附些幻术,仅仅走过三四招,二人便招架不住,险些丧命。

忽然间,一道灵光向着鬼王幻影冲去然后迅速爆炸,身处中心的鬼王幻影只能硬抗,刚刚恢复了几分的伤势又见加重。

“这件“冷玉镯”还是当年林怀玉前辈送我的,极品灵宝,被拿来这样用属实可惜。”何清清说着,脸上却没有丝毫惋惜之情。

幻境而已,又有什么可心疼的呢?即使不是幻境到了绝境再好的灵宝该炸还是要炸,人都没了东西再好有什么用?

“世人对何家的财力的了解还是停留在表明上啊。”李天机感慨。

鬼王幻影冷哼了一声,将衔在后背上的已经损坏的“冷玉镯”扔在一边。心中却是暗惊,它之前一直提防着何清清,却没想到还是被打中了。虽然形势对它来说并不算太恶劣,但此刻已经萌生退意。

正想着忽然又一道剑光从天而降,比何清清的攻击还快,狠狠的打在了它的后背。

噗!鬼王幻影又吐了口血,心里有苦难言,这是王枢在操控大阵,它身上大多鬼术施展不开,被几人风筝着边退边打。

鬼王幻影当即决定不再和潘重凌云纠缠,径直向着何清清杀去。

“凌云,接住我!”何清清踏过房檐纵身一跃,堪堪躲了过去。

鬼王幻影当机立断,向着王枢杀去。

它本来的目的便是声东击西,何清清身上不确定因素有太多,一击必杀的机会太小。

而王枢一直在耗费心神主持大阵,可以说是毫无防备,除掉他简直轻而易举。

鬼术.幻魇。

王枢本打算咬牙硬抗,但实在没想到鬼王幻影居然反常的使用了鬼术,心中不禁暗骂卑鄙。

严格意义来讲鬼术才是画皮鬼王的最擅长的,近身斗法才是它最大的弱项。

王枢手中的阵法核心掉落,被鬼王幻影一脚踩爆,整着大阵也“砰”如同玻璃般的一声破碎。

鬼王幻影扼住昏死过去的王枢,看向何清清,眼神里露出了些许自得。

从一开始它就被何清清牵着鼻子走,不得不说,何清清确实很优秀,能让原本十拿九稳的居面变的错综复杂。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在绝对的实力目前这些都只是小计谋罢了。

鬼王幻影正要嘲讽几句,忽然间一条烧红的铁链缠住它的小臂,另一条又打向它的另一只手腕。

鬼王幻影眉头一皱,铁链来的并不快,它并非不能抵挡,只是一旦防住铁链便会随了他的愿放掉王枢。并非不能杀掉王枢,只是感觉有些太不值而已。思忖再三,鬼王幻影终究是放下了王枢,身躯也摔下屋顶被李天机抱住。

发出铁链的是潘重。他身上还有之前的伤口在淌出鲜血,背后的灵纹被他发挥到了极致!他的身形逐渐向着牛头靠拢,手中灵气凝聚成一柄钢叉,原本应该缠在四肢上的铁链脱落,身上的灵气化作高温将铁链烧的通红,腾空而起向着画皮鬼王扑去。

“他开始搏命了。”何清清轻声说道。

灵纹之法从本质上来说也是阵法,将灵纹镌刻在体表从而影响到灵气的运转,往往能获得一些不可思议的力量,或许其中也参照了“请神”“招祸”这一类的法术。

鬼王幻影侧身躲过投掷过来的钢叉,手中鬼气翻腾,攥住铁链与潘重较起劲来,哈哈大笑,“有意思,那就比比谁蛮力大吧。”

潘重本就是强弩之末,如今没有大阵的加持灵气很快见底,铁链拽着他一寸寸向着鬼王幻影拖去。

凌云刚想放下何清清找机会偷袭鬼王幻影,却被何清清喊住。

“将你的灵气传给潘重。”

凌云对于灵气运用十分粗浅。在刚才的战斗中几人的灵气都所剩无几,只有他自己还有不少储备。

“他的身体不一定适应我的灵气,或许我们应该想想其他的办法。”凌云说道。这不是说凌云多么吝啬自己的灵气,灵气这种东西被炼化之后沿着脉络会形成自己独有的形态。每个人修行的功法神通不同,所以灵气也经过脉络的改变会更贴近自身,贸然传输给他人有很大的可能性失败,即使成功也会因为灵气的不相容性冲散掉许多。

何清清平静的说道:“我是太阴。由我为载体,你先将灵气传输给我我我再传输给潘重。”

天地分阴阳,太阴体作为“阴”的代表,自然包容性比普通人要好的多。她的脉络也更贴合天地灵气原本的形态,可塑性很强。

不过情况紧急她也没有向凌云解释,只要按着她说的做就好了。

凌云果然没有犹豫,直接握住了何清清的手,将灵气以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传输到她的身体里。

潘重身后稍有黯淡的灵纹瞬间被点亮,脸上浮现出赤红之色。不过对面的鬼王幻影也显得并不轻松,十分费力的拉住铁链。

何清清的手很凉,凌云就像握住了一块寒玉一般。他刚才在与鬼王幻影交锋中气血沸腾,此刻竟平复了很多,是太阴体的效果吗?凌云想着。

何清清此刻情况也不容乐观,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与鬼王幻影的交战中,但一直用心神传音指挥众人。不过好在众人没有让她失望,没有出现太大的纰漏。

刚才因为距离比较远,现在看到了何清清眼中的血丝,心神损耗可不是像灵气那样能轻易补充的,能坚持这么久全凭毅力在硬撑。

“李天机,将你的灵力也传输给我。”何清清说道,庞大的灵气经过她的身躯净化源源不断的供给潘重。

凌云的灵气比预想中效果要好些,因为他本身修行的是化灵之法比较贴近大众,而且纯度又很高,有七八成进入了潘重的身体。

何清清却丝毫没有放松,即使是凌云的灵气也只是杯水车薪,更不要提李天机了,但能看出来鬼王幻影残留的鬼气也快见底,这时胜负的天平第一次向着他们这边倾斜!

“喂,你还不出来帮我吗?”鬼王幻影低喝道。

众人皆是一愣,难道鬼王幻影还有帮手?不过这是在它的地盘,有帮手确实也是合情合理。

“它在虚张声势,不要理会。”何清清最先反应过来,他们的情况容不得再拖下去了。

可是真的有一道身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笑嘻嘻的对着鬼王幻影调侃,“你不是说不用我出手帮忙吗?”

何清清心中一沉,向着那道身影看去。

居然是一道小女孩的声音,不过并算不上悦耳反倒有些尖细。居然是一根毛笔!慢慢的幻化成了一名大约七八岁的女童,十分可爱,此时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何清清。

“太阴体?虽然修为不咋地,但是能将小青逼成这样也算不错了。”那女童像只小精灵一般围绕着何清清上下打量。

“不许叫我小青!”鬼王幻影恼怒的说道。它十分反感这个称呼。

忽然间那女童轻轻点了一下潘重,潘重那庞大迅速瘫软下去,连哼都没哼出一声,没了生息。

何清清,凌云,李天机三人灵气均已耗尽,而鬼王幻影也瘫坐在房顶,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只有那女童飞在空中玩味的看着三人。

何清清出奇的冷静,“你才是画皮鬼王?”

那女童笑道:“说对了一半,但我不能告诉你,在幻境中让你摸透了底牌就不好玩了。”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只觉得细思极恐,不敢再往下想去。

女童又飞到了鬼王幻影身边问道:“怎么样?是要现在全杀了还是像百年前那样一个个的来?”

鬼王幻影感受到一股鬼气在治愈着它的伤势,缓缓站起身,俯视着众人,“不急,好戏才刚开始。”

那女童点了点头,携带着后者远去,再也没有理会其它几人。

凌云看着远去的背影,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至少没有落到全军覆灭。

何清清沉思了片刻,说道:“先将王枢,肖莽,青道子他们好好医治,傍晚我们再商量对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还带着些沙哑,“我有些累了。”

说罢,便一头倒在了凌云的怀里。何清清很轻,只觉得怀中塞了一团棉花一般柔软。

凌云和李天机互看一眼,心中一叹。

等到众人意识清醒已经到了傍晚。

肖莽,青道子伤的最重,如果只是外伤还好说,但灵气一直源源不断的进入他们的身体维持着平时一直当做大招的法术消耗,这对于载体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青道子缓缓睁开双眼,身上隐隐传来的痛意让他动弹不得。不过扭头看到他的宝剑“正乙”安静的躺在他身边,心中稍稍宽慰。

“你醒了?”凌云坐着桌子上,看到青道子醒来上前将他小心翼翼的扶起,半卧在床上。

青道子环顾四周,这是一间不大的小屋,他躺的地方是大概是“炕”,上面还铺着简陋的草席,一般的床并没有那么大。他的右边还躺着肖莽和王枢,都还没醒。

一张小木桌上李天机不知道在把玩着什么东西,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隔壁还传来何清清那轻微的呼吸声,并不是他的听力有多好,他现在都情况与普通人无异,主要是周围十分寂静,就连躺在他身边的肖莽,王枢都如同石像一般一动不动。

青道子正要开口说话,却发现无论怎么用力根本出不了声,嗓子十分苦涩,他之前吞服了大量的灵丹,灵丹一般是苦味偏多。幸好凌云拿了些水给他喂下,情况才有所好转。

青道子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潘重在哪里?”

这并不是他们之前居住的屋子,青道子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已经分不清幻境和现实。

凌云回道:“你先不要多问了,我们还在幻境里,潘重兄弟已经阵亡。”

青道子听完微微点头,盘腿闭目调养生息。

过了好一会,其他二人才陆续醒来。

凌云又向他们简单叙述了他们昏迷后的事,听完众人皆是沉默了好一会。

“那这么说或许之前那个鬼王幻影并不是真正的画皮鬼王,那个女童才是?”王枢问道。

“不清楚,但十有八九是这样。”凌云也觉得十分奇怪,但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王枢叹了口气,“那我们之前的杀招都出了个遍,幻境中已是千难万难,现实中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这才符合画皮鬼王的作风,你不觉得之前的鬼王幻影作战方式太奇怪了吗?如果一开始就用出那强大的鬼术的话我们几乎没有反抗之力,偏偏还要把事情搞的这么复杂。”青道子睁开双眼,缓缓的说道。他心中压抑着怒气,这是把他们当成老鼠一般戏弄吗?

肖莽的模样是最凄惨的,一只眼眶青肿,没醒还好,一醒来鼻血就止不住的哗啦哗啦流了一片。

“李天机,你不要摆弄你那破东西了,拿东西给我堵上啊,快流成血河了。”肖莽冲着李天机喊道。

李天机连忙应了一声,随便捡了个东西塞给肖莽便又对那东西爱不释手。

王枢好奇的问道:“那黑漆漆的东西是什么?”

李天机从他们醒来手就没离开过那东西,时不时的敲敲打打,动作从未停下过。

“你说这个?”李天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是何姑娘的冷玉镯,虽然已经报废,但比之前的灵宝已经算是好的了,至少留了个全尸。”

众人听完一阵无语。

李天机现在的样子就像偷了女生贴身物品的变态大叔一般猥琐,几人纷纷打了个哆嗦,都默默扭过头去。

李天机顿时又感到不爽,“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先不要说这是幻境,就算不是幻境我捡别人不要的东西有什么错?这都是为了研究啊,不丢人。”

配上李天机那略带委屈而又愤愤不平的语气倒也真像那么回事。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才第二天而已,我们的该用的手段几乎全部用尽,现在还多出一个不知道实力深浅的敌人。”肖莽问道,众人都略过了上一个话题,转而商量起了对策。

何清清轻轻的推开半掩的门板,移步入座。

众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纷纷看向她。

凌云微微一皱眉,“你的情况怎么样?”他看到何清清眼睛里的血丝还没有退去,脸色也有些苍白,不由得有些担心。

“不碍事。”何清清看向众人,心中已然有了决策。

在场的人中肖莽青道子是重伤,几乎没有再战之力。王枢伤势还好,但也有限,一身实力顶多发挥出十之二三。凌云和李天机情况要好得多,几乎就是主力了。至于何清清自己嘛,她自己知道,虽然嘴上说着不碍事但心神损耗比其想象中还严重,出谋划策还好,再像上次那样指挥就难了。

“说实话,结果要比我想象的好的多。”何清清说道,“回顾整场战斗,虽然我们之间的配合说不上天衣无缝,但也还算不错。最重要的是这是幻境,-我们仅仅第二天便刺探出了画皮鬼王如此多的手段,能让我们对其有更深入的了解,能做出更有针对性的手段。比起这个来说,一时的失利又算的了什么呢?”

众人还是绕不过这个弯来,即使是幻境他们也太拘泥于胜负,却忘了自己真正的目的只是对画皮鬼王有个初步的了解罢了。

“说的好啊。”李天机有些谄媚的附和道,顺便还偷将报废的冷玉镯藏进了乾坤袋。

肖莽又问道:“那我们之后怎么办?我们已经失去了战力,对上鬼王幻影胜算更加渺茫,难不成等它一个个把我们杀了才能退出幻境?”

想到这肖莽不禁打了个寒颤,谁想平白无故被杀一次啊,神经病啊。

何清清冷笑道:“也不一定,鬼王幻影并不是我们相信中的关卡BOSS,这是个公平竞技游戏啊,我们一开始就想错了。我们既然已经达成目的,当然可以投降。”

这处幻境果然十分奇特,它并不是单纯的将人们的意识迷惑住,更像是将他们的意识放逐到另一片空间里。

天亮之后几人便出了城门,果然就像何清清说的那样,自动退出了幻境。

“怎么?不拦下他们?”在城池之上,女童笑嘻嘻的对着鬼王幻影说道。

鬼王幻影想了一会,说道:“没必要,他们还会来的,况且那女娃很厉害,我更期待下次的对决了。”

女童撇撇嘴,“小青还真是没意思,明明蝼蚁一般的人物还要玩这么久。”语气中颇为不满。

“都说了不要叫我小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初战告败

43.14%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