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玩坏的蜃

被玩坏的蜃

“你这是死了几次了?”肖莽向着黑玄嘲笑道。

黑玄淡淡的说道:“大概有个几百次吧,无所谓了。”

“哪有几百次,分明才几十次好吧,你会不会是幻境中被杀多了魂魄受了伤了?”王枢没好气道。

在这几日里,几人将幻境当成了副本刷,每次出幻境休息一会回复下精神后就继续进入,丝毫不管蜃灵受不受得了。

在第二次进入幻境时黑玄灵机一动,提议道:“要不然我这次先杀那个卖糖葫芦的老头?”

众人只是呵呵一笑,把鬼王幻影当傻逼的才是真傻逼,但谁也没拦他,让他吃吃苦头才好。

果不其然,黑玄进城找到一家牛杂店,毫无防备的吃了起来,结果牛杂老板也是鬼王幻影,直接就将黑玄送走了。还向他们打趣道:“上次自己怎么死的不知道吗?吾就没有见过这么狂的。”

然后一个个的单方面的虐杀,不仅仅是他们了解了画皮鬼王的战斗方式,鬼王幻影也对他们有所防备,以至于在之后都没有像第一次取得那样的成绩,不过这八人的关系倒是有所缓和。

凌云有些担心的看着蜃,蜃经过这几天已经几人惨无人道的摧残已经大变样了。原本仙气飘飘散发雾气,还有几分异兽的样子,现在不仅雾气只有几缕,还时不时的闭上壳身吐出泡沫来。

“这蜃怎么回事?看有起来些不太对劲啊。”

青道子也有这方面的顾虑,担忧的说道:“看起来是不太正常,是不是太久没吃东西了?”

凌云沉默了下,说道:“会不会是我们使用次数过多导致的?”

异兽吃毛的东西啊!再说了即使想吃东西也不会口吐白沫这种姿态吧。

“不,我觉得它就是想吃东西了,潘重,你那边盛产海鲜,知道蜃这东西吃什么吗?”青道子摇摇头,坚持自己的想法。

潘重显然也被雷到了,他生活在武州,那里海妖确实是很多。但看青道子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还是回道:“不清楚,不过花甲还是挺好吃的,它们吃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黑玄听到有吃的,激动的凑过来,“潘重老兄,等事情结束后你到武州能不能给我邮寄些,我在内陆已经很久没吃过海鲜了。”

总感觉似曾相识啊。

潘重尴尬笑笑,说道:“我已经很久没回武州了,现在我和王枢归朝廷管,当捕头。”

“奥,奥。”黑玄有些失望。

“给朝廷做事的感觉如何?”肖莽忽然发声询问道,语气中平添了几分不悦。

不只是肖莽,江湖上相当一部分人都对朝廷有着偏见。随着时代的进步,江湖上的风气也逐渐好了起来,要是放在以前你主动投靠朝廷那就是为同道所不耻的,人人见了你都要骂句人渣败类,才不管你有没有难言之隐。

自从万术真人率领几千名弟子投忠朝廷后江湖上一时间掀起了轩然大波,对其充满了怒骂。这也不难理解,你都在江湖上快当上老大了,然后直接不干了去给朝廷当狗?任谁心里都想不明白,况且朝廷当时本身就已经起了打压江湖的念头,只是一直有以万术真人为首的江湖前辈抵抗着其压力,才能勉强维持平衡,等到万术真人投靠朝廷各大江湖势力自然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被朝廷所限制。

但时过境迁,当初谩骂万术真人的那帮人已经老去,现在江湖上的新一辈逐渐理解了万术真人的做法。

江湖上以前各自划分势力,

资源点,有时还会为了利益大打出手,各大势力结盟互相讨伐征战,夹在其中的小势力自然是苦不堪言。但有了朝廷的插手管辖这种情况得到了极好的抑制,大势力的实力不再能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小势力也就能够得到喘息,风气也越来越好,不再像以前一样一见面就喊打喊杀。时代能够进步的如此之快其中也少不了万术真人的功劳。

除却一些被侵犯了利益的大家门派中的个别掌权人现在还耿耿于怀,还有像唤雷老道这种古板派,即使已经逐渐明白了万术真人的用意,但还是对他有所偏见。

虽然唤雷老道的弟子不少,但作为他最喜爱的徒弟肖莽也继承了他那所谓的偏见。

“还不错,和你们游历江湖行侠仗义差不多,我们也是也在做同样的事。”王枢淡淡回道。潘重本身就不擅言辞,肖莽因为其师傅的原因有些敌视自己这点他也心知肚明。

王枢说的也对,他和潘重等人为朝廷效命是万术真人的意思。江湖中的势力也会派遣年轻弟子历练,行侠仗义,惩奸除恶,这也是彰显自身势力的表现。王枢和潘重虽然成为了朝廷捕快,平时的任务内容也是以维护社会治安为主,大同小异嘛。

江湖上鱼龙混杂,小偷小摸的也不在少数,当然,如果有些关于怪力乱神的案子他们也负责。在王枢看来这和闯荡江湖历练没有区别。

气氛此时又冷了下来,王枢和肖莽同时哼了一声。

何清清平静的看着这一切,并没有出声制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这点如果要改变的话还要花费大量精力,对于他们这个只是临时组成的小团体来说实在不值当。

“那我们现在还是先关心一下蜃灵的情况吧,万一死在我们手里该如何向陆甲前辈交代呢?”凌云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他不懂江湖和庙堂之间的关系如何,但是对陆甲比较崇敬,因为陆甲实力强大嘛。

“哈哈哈,我当时走的太匆忙,确实是忘了这一点。”

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正是陆甲,他还穿着那个印有“天道”的素白道袍,头发半扎,笑容中颇有几分洒脱之意。

“怎么样?进度如何呢?”陆甲向何清清问道。

“还好,不算太糟糕。”

“嗯,那就好。等等,我的小蜃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你们即使不知道它吃什么至少应该喂点灵气吧。”陆甲一脸心疼的将蜃护在手心,慢慢的将灵气传输过去。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确实忘了这点他们确实是忘记了,蜃严格来说也是属于灵兽的,而他们却将其作为海鲜来看待。

“那这玩意不会有大碍吧?”黑玄询问道,他是不怎么怕陆甲的,毕竟陆甲曾亲口向他老爹保证无论如何也会保下自己一条命。

陆甲也不在意,笑呵呵的说道:“没事,蜃灵没这么容易死掉的,只是卖相难看了一点。反正又不是我的东西,我借来的。”

何清清又问道:“那前辈这几日又去了何处呢?”

陆甲叹了口气,“还不是为了你们奔波,我左思右想总感觉差点什么,这不就去找了。”

说罢,便从凭空取了一块类似玻璃的东西。

玻璃面积十分的大,材质介于冰和水之间,厚度只有一片纸张那么薄,阳光透过去还闪过七彩的光晕。

“这是什么?”李天机好奇的摸去,却发现重量出乎意料的沉重,落在地面上还向下插进去一部分。

“这是天穹坎镜,传闻是天空与大海的交界处才会诞生,没想到前辈手里也有这种奇珍异宝。”何清清说道,语气不冷不热。

这天穹坎镜明明是她何家的东西,昨天还有人传讯于她,说是被盗走了,看来也是被陆甲“借”去了。

“不知道这天穹坎镜有何妙用呢?”凌云询问道。他也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但除却其观赏之外好像

并无他用。

陆甲解释道:“我当初想让你们了解这段因果,与画皮鬼王来战一场,但是在这里了结的总觉得差点意思,素城的话虽然路途有些远但这不成问题,但扰民的话还是不好的。所以我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说完他看了看手中的蜃。

李天机想了一会恍然大悟道:“前辈的想法是将幻境作为对决场地,然后使用天穹坎镜将其映射出来,就能使不在幻境中的人也能洞悉其中的场景?”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陆甲拍手叫好。

这在旁人看起来有些异想天开,但李天机又不是旁人,他是搞科研的,搞科研就必须要有旁人所不能想到的想法。

“还真是越来越像一场闹剧了啊。”何清清心里喃喃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被玩坏的蜃

50%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