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面第1句就是求婚

见面第1句就是求婚

“我们现在算是在幻境当中吗?”黑玄问道。

虽然已经来过很多次,众人这次明显的感受到了不同。

素城虽然只是一座小城池,城门前来往的人还是很多。

“进城?有出入凭证吗?”守在城门盘问的官兵问道。

凌云一愣,“没有。”

什么时候多了这条规则?以往进城时官兵对他们都是视而不见的。

官兵眉头一皱:“没有出入凭证不可入内。”

黑玄纵马向前,狞笑道:“哪那么多破事,我们都是修士,你们也敢拦?”

他身下的骏马也是嘶吼一声,仿佛是在助威。

官兵也有修为在身,不过很低微,自然是不敢惹他们,“那几位就请进吧,不过这是画皮鬼王大人的地盘,请诸位不要寻滋生事。”

黑玄冷哼了一声,越过官兵径直冲向大门。

嚣张跋扈的气质彰显无异,让众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何清清还是照例坐在凌云后面,拿出几块碎银递给官兵。

官兵先是一愣,然后又快速的收起碎银,小心翼翼的问道:“姑娘有什么指示?”

“我问你,画皮鬼王平时居住在城里的哪个位置?”何清清道。

官兵面露难色:“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鬼王大人行踪不定,也没有听说它有固定的居所。”

何清清点了点头,也没失望,守门官兵的地位太低,不知道这些也正常。

“那就当赏你的了。凌云,我们走吧。”

进入城内,众人沿着街道转了许久都没见画皮鬼王的踪迹,显然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黑玄吃的倒是很撑,因为画皮鬼王迟迟不出现何清清就让黑玄去当诱饵。因为之前每次进入幻境鬼王幻影几乎都是先杀黑玄,这次却失效了。

“这次有些不寻常啊,要不要我们分散开来,二人一组的去寻找画皮鬼王的踪迹?”肖莽提议道。

青道子否定道:“不行,万一这是画皮鬼王的诡计呢?将我们逐个击破,即使只损失一二人也是对我们一个重大的打击。”

“分头行动也不是不可以,我们都骑着马,画皮鬼王想将我们留住也没有那么轻易。”王枢说道。

凌云心中明显有了顾虑,他不赞成分头行动。况且何清清一定会有比这更好的办法。

何清清沉思了片刻。

“这并不是幻境,我们现在在画皮鬼王的因果线上,所以才会感觉到和之前有所不同。”

黑玄吃东西的嘴罕见的停下了,茫然的问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通俗来讲我们现在就是在百年前的素城是吧?它不同于之前的幻境,而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但这种存在对我们来说确实“虚”,因为百年前的因果和我们本身所处的因果线是不可能相交的。就像小说话剧一般,你知道它的存在,而它“虚”只是对我们而言,在故事里的人看来就是“实”。何清清颇费口舌的解释了一番。

王枢似乎有所明悟,说道:“那你的意思就是现在并不是在我们原本的世界,而是另外一片世界,这片世界就是围绕着画皮鬼王的故事?”

“对,是这么个意思,没准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些事在别人眼里也是小说呢。”凌云笑笑。

黑玄担心的问道:“既然不是幻境,那万一我们身亡还会复活吗?”

肖莽冷笑道:“自然就是真的死了,没准遗体都找不到。”

黑玄沉默了下,

确实,陆甲虽然说要保他一条性命,但按照他这亦正亦邪的性格和超乎想象的实力来说,不遵守约定的可能性也不小。

“谢谢你,让画皮鬼王没出现我就害怕了。”

何清清冷静的分析了一下,说道:“如果要按世俗对死亡的定义来说我们进入幻境的那一刻就“死”了。因为我们原本的世界已经没有你和我的踪迹了,无论怎么寻找也是找不到的。”

众人听完一阵沉默,本来他们一同讨伐画皮鬼王是出于责任感和使命感的,现在这就是不死不休的场面,不拿出当对方是杀夫仇人的狠劲是不行了。

何清清也给众人传音道:“诸位都是清楚陆甲的性格的,他看起来和蔼可亲,但控制欲极强,如果不按照他给我们的剧本来演这场戏的话我们不死在画皮鬼王手里也会多半不会被陆甲放出去。”

现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投射到天穹坎镜中被别人看到,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时商量对策了。

几人暗中点了点头,打消了分头行动的想法,稳妥为上啊。

“今天就先这样吧,画皮鬼王肯定也有它的打算,不会这么着急就对我们出手的,先找个地方住下。”何清清吩咐道。

此时才刚下午,太阳只是刚有下山的趋势,这个世界和原本的世界时间差很大,现在可能已经入秋了。城里的建筑以白色,灰色居多,来往的行人身上的着装也多以浅色为主。他们对服饰很讲究,穿衣礼仪风格之类的都有严苛的要求,身上的衣物并不华贵却很繁琐,一层叠一层。

不过城内的治安秩序属实一般。过往的街道上尘土飞扬,小偷小摸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就在这家客栈住下吧。”

素城虽然谈不上贫瘠,但由于极少和外界互通,所以客栈很少,他们几人几乎转了半个城池才找到这比较体面一点的客栈。

客栈名叫常来客栈,比在现实世界那座客栈规模要大一些,至少还有自己的名字呢。

几人将马匹栓在客栈门口,进入大厅,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青道子走近一张桌子,摸了摸桌面,说道:“这客栈不太平,桌椅上还有刀剑砍劈的痕迹,虽然经过了修补,但其血杀之气留在这里。”

肖莽倒是没想这么多,笑道:“这不正常?江湖上每天打打杀杀,即使是这种小城也分各种帮派,其中有些摩擦冲突很正常。”

“掌柜的呢?还不出来接客吗?”肖莽稍微提高了些声调。

王枢有些疑惑的看向何清清,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家客栈,他天生对各种灵气的感知比较明显。这家客栈中弥漫了这一股很淡的鬼气,不过不是画皮鬼王的。

“来了来了,各位客人这么性急干什么?”过了好一会,一道娇艳的声音的声音才从上面的楼梯口传来。

“这,我们会不会是走错了?”青道子目瞪口呆道。

倒不是他想入非非了,而是这声音确实是诱惑力十足,似乎从声音就能窥探出那个女人的全貌,或许是个久经情场的青楼女人又或者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鸨,甜的有些发腻。

潘重又走到门外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说道:“确实是写的常来客栈。”

掌柜的走的很慢或者说是优雅,一步一步轻悠悠的从楼梯上下来。

几人先看见的是一双凉鞋,凉鞋踏在木质的楼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就是雪白的小腿,纤细的腰肢,最后就是掌柜睡眼朦胧的面容,是一名貌美的女子,看起来也就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

除了何清清外在场的几人都惊的说不出话来。

掌柜似乎很满意他们的反应,轻笑道:“掌柜的是我男人,死了有些年头了,你们叫我老板娘就好。是要住店吗?”

众人愣了好一会,没回过神来,最后还是何清清无奈的回答道:“是,两间房间,再上些吃食来。”

老板娘应了一声,笑呵呵的走了。

之所以几人会有这种反应,是因为那被老板娘那惊为天人的相貌震撼到了。老板娘远比他们想的要年轻,身上穿着浅青色的罗裙,芊芊细腰,脸上并没有擦拭胭脂水粉之类的,只是指甲上涂了些指甲油。凌云仔细的将老板娘浑身打量了个遍,虽然不免有冒犯的嫌疑,但仙女也不过如此了吧,在场的几位少年都这么想着。

他们并不是没见过女人的愣头小子,但老板娘的相貌实在过于出众或者有一种别样的“独特”。如果单论相貌出众的话何清清也不差,清冷的气质和敏锐的头脑在江湖中博得了不少人的青睐。但即使是何清清也会由于常常熬夜所以也偶尔会化一些浅装来遮掩瑕疵,毕竟谁不爱美呢?

但老板娘不一样,她只要站在那里就是最完美的。这种完美是广泛意义上的,无论是气质和容貌都完全符合大众观点。无论你喜欢的的是妩媚动人的,清纯可爱的,知书达礼的,贤妻良母甚至是天上的仙子都能从她身上找出一点影子来。非要硬说她是什么样的人的话那只能用“玉”来形容了,无暇剔透。

“喂,喂,你们一直盯着人家看很失礼的好吗?”何清清有些不爽的说道,还狠狠瞥了凌云一眼。她作为队伍中唯一的女性,这种情况想装看不见是不可能的。不过她心里也很惊讶,这个老板娘绝非常人。

凌云回过神来,冲着何清清尴尬一笑。

王枢严肃的说道:“我刚才没有发现半点妖气或者鬼气迷惑我们的痕迹,我想我是恋爱了。”

能把见色起意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也是没谁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青道子涨红了脸,怒视着王枢:你要是跟我抢的话那就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何清清实在没想到,以往王枢和青道子之间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状态,现在只是因为看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一眼就开始喊打喊杀了?

二人都抽出了武器,王枢手里拿着何清清为了讨伐画皮鬼王暂时借与他的灵宝除恶玄铁刀。青道子的正乙也缓缓出鞘,双方彼此对峙着。李天机和潘重忙当和事佬拦下二人。

“看样子他们要来真的?”肖莽有些担忧的向着何清清询问道。

肖莽已经有道侣了,在他看来,虽然那个老板娘十分好看,但总归不是自己的,总不能只因一面之缘就喜新厌旧吧?

老板娘端着几碗面条走过来,轻声向凌云问道:“那两位少侠在切磋吗?”

凌云觉得浑身寒毛耸立,这是因为老板娘又换了一副声调,就像是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一般在对他柔声细语。

“对,他们彼此之间互相督促,共同进步。”凌云敷衍道,他实在不愿意和这个老板娘有过多接触。

王枢,青道子又同时将武器收起,和众人一起吃起了面条。

老板娘上完饭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和几人攀谈起来。

“不知道几位来到素城有什么事情吗?”老板娘好奇的问道。

何清清搅动着面条,迟迟没有吃下,“我们是来了结一段江湖恩怨的,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本地人?”

老板娘笑道:“这城里大多数人我都认识,从未见过几位。况且你们衣裳光鲜亮丽,也不符合城内的特色。”

老板娘脸上经常挂着笑,时而妩媚时而温柔,似乎不像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

“平时生意多吗?”

老板娘听后皱眉道:“这种小城里又不常来外地人,生意自然是不好的。不过这里之前是做酒馆,在我家男人死后就留给我这一件商铺,我不懂得经营,便将其改为了客栈,虽然入不敷出,但靠着以前留下来些家底生活倒也说得过去。”

青道子忽然问道:“不知姑娘芳名?”

老板娘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说道:“少侠问这个做甚?”

凌云明显的看到王枢手中的筷子一颤,但终究没有发作。

“我想娶姑娘为妻?不知道姑娘是否愿意?”

几人心里犹如万马奔腾,你还他妈还是修君子之道的呢,从见面到现在连一个时辰都没有,第一句话便是要和一个寡妇私定终身?

“这个嘛,恐怕是不行,我在这酒楼呆惯了,哪里也不想去。”老板娘也是有些惊讶,但随即就又恢复了笑容说道。

王枢小声对青道子说道:“你别忘了这根本就不是我们原本的世界,我们是来铲除画皮鬼王的,你现在搞这出算是怎么回事?”

王枢也算是个明白人,冷静下来之后就没有那么上头了。他刚才用道术看过,老板娘只不过是个凡人而已,即使在原本的世界存在也早已衰老死去。

青道子像是没听到王枢的话一样,对着老板娘说道:“我愿和姑娘一同呆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老板娘听到这深情的表白还是笑笑,说道:“少侠正值意气风发的年纪,不去施展自己的抱负,反而在这与我这残花败柳之躯了却余生岂不是可惜了?”

“与姑娘共度一生便是我最大的抱负了。”

何清清看到这一幕倒是没什么感动的心理,反而愈加烦躁起来。

青道子这种将自己的道义融入道心中的人一般都非常偏执或者说是轴,别人是怎么劝也劝不动的,他只认定自己的想法。没想到还没见到画皮鬼王就快失去了一个高端战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见面第1句就是求婚

53.85%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