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妖

半妖

即使是何清清也不能什么都算到。

河伯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以至于连何清清都下意识的忽略了他,将他放在了计划比较靠后的一环。但画皮鬼王和他们一样,也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这个世界的,它肯定比何清清更了解河伯的重要性,先动手铲除河伯并不算多么稀奇。

“百密一疏。”

凌云第一次看见何清清的脸上露出这种表情,后悔,焦躁,懊恼掺杂在一起,原本清冷的脸上逐渐变得扭曲起来。

“不过我们就这么轻易的放李群林走了?如果将他在这里杀掉也算是给画皮鬼王造成一些麻烦,经过这次他肯定会有所防备,下次再想要杀他可就难了,现在杀个回马枪也许还来得及。”黑玄恨恨的说道。此刻他已经变回本体,蛇躯上分散的伤口显得密集起来。

何清清终于又恢复了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回道:“他还有更大的用处,现在杀了太过可惜。”

凌云有些担心的看向何清清,低声询问道:“那我们现在就去寻找画皮鬼王具体的藏身之所?”

何清清沉思了一下,嘱咐道:“你们不要轻举妄动,画皮鬼王即使处于弱势也不能那么容易对付的,主动送上门去不太稳妥。”接着她又向几人吩咐了几句。

李群林府邸。

李夫人缓缓睁开眼睛,发觉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李群林正坐在旁边翻看书籍。

“感觉怎么样?”李群林看到李夫人醒来,放下书籍询问道。

李夫人瞥见李群林被包裹起来的伤口,担忧的问道:“我还好,你怎么受伤了?”

“轻伤,那伙绑匪很可能有背景,我没抓住他们,你这些天先不要出门了。”

这个时代灵丹妙药还算是罕见品,像这种不太严重的伤口李群林一般都会等它自己痊愈。

李夫人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当时我临近城门,就出现了一男一女,他们的实力很强,特别是那个少年,只是简单几个回合就将那两头鱼妖斩杀了,然后就将我打晕了,他们不会以我胁迫了你做了什么事吧?”

李群林低声说道:“没有,这些不是你该问的,好好休息吧。”

“你是嫌弃我给你添麻烦了吗?”李夫人红着眼睛问道。

李群林无奈,只能柔声说道:“怎么会呢,你先好好休息吧。”

中年妇女总是容易感性的,李群林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安抚完李夫人后,出了房间,李群林的脸色冷了下来。

“你们现在立刻去查,城内最近有没有进入一伙陌生的年轻人,逐一盘查,如果遇到抵抗的话就地格杀!”李群林厉声说道。

绝不能让他们给鬼王大人造成困扰!

“是!”几十名家仆应了一句立刻出府寻找。

青道子百无聊赖的坐在楼下,心中烦躁无比。他倒不是厌倦这种生活,昨晚何清清他们半夜回来之后就没有出来过,老板娘今天也早早关门,也没在客栈中,因为李夫人今日没来喝茶,她担心出了什么事就主动去看望,现在只有他一人难免会感觉空荡荡的。

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君子道心有了一丝裂痕。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打烊了。”青道子抬头看到推门而入的两个男人,起身说道。

两个男人没接青道子的话,四处打量,开口询问道:“你们客栈的老板娘呢?”

“老板娘有事临时外出,现在不在店中。

”青道子皱眉道。他能感觉到这些人都是有修为在身的,而且都不弱,这是来找茬的吗?

那两人看了青道子一眼,其中一人问道:“你不是本地人吧?”

青道子点了点头。

“从什么地方来的?进城有什么目的?”那人拿出纸笔盘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问这个干什么?”

二人掏出了证件,盯着青道子,“我们是守城军营的,现在我们只是在调查和统计外来人员以此来消除潜在的安全隐患,所以希望你能配合我们。”

青道子点了点头,他这点基本素养还是有的。

“我是琅琊圣地的弟子,目前在常来客栈里当伙计。”

“嗯?”两名守城军疑惑的对视了一眼,但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了,他们自然听说过客栈老板娘的美名。

琅琊圣地的名头在这个时代相当有份量,他们也没有询问青道子话语中的真伪,知道这个圣地的修士都不会傻到去冒充。

“李群林的动作还真是够快的啊。”肖莽几人从楼上下来,沉声说道。

黑玄看起来还是对李群林恨意满满,“亏我们还放他一马,就应该在昨晚就将他杀掉。”

青道子面对众人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问道:“事情进展的还算顺利吗?”

肖莽点了点头,说道:“昨晚我从他的嘴中得到了画皮鬼王的位置,它极有可能在对付河伯,何清清暂时不让我们轻举妄动。我在上午时出去暗中侦查了一会,果然不出所料,在昨晚李群林他就采取了措施,开始大范围的排查最近进城的外来修士,而且已经开始封城了。”肖莽说到这语气中多了几分庆幸,“任谁也没有想到我们会藏在这里,老板娘的男人和李群林的关系极好,作为他的遗孀李营长自然和底下的人打过关系让其多多关照啦,要不然你以为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糊弄过去?”

青道子听的一愣一愣的,不过能够继续呆在这里就可以了。

肖莽挤眉弄眼的说道:“我还听到个猛料,是关于老板娘的,你想不想知道?”

城东南角。

这里比起北面气氛要古怪许多,因为这里纯正的人族十分稀少,以“半妖”和修成人形的妖怪居多。街道旁种着一排排巨大的枫树,偶尔有一两片叶子落下来也是血红色的,两旁的建筑也奇怪无比,有以很多动物的骨头堆积起来小楼,充满毒气的沼泽,如同原始人居住的石洞,千奇百怪。而且来往的人中的人族都是有修为在身,他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警惕的防备着四周。

而“半妖”和妖怪们表情很是平静,因为他们都是本地居民,这里是被画皮鬼王手下的蜈老管辖的,他和李群林还有城西的那只女鬼在素城中平起平坐,平日里互不干涉,这里就是他的地盘。

凌云的走在街道上,有些好奇的看着两边的房屋商铺,这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和稀奇。即使在书籍中曾听闻过有关的信息也没有亲眼看到更震撼。

凌云看到了一名长着兔耳朵的女子不禁多看了两眼,这就是书籍中记载的“半妖”吗?

“半妖”顾名思义,就是掺杂着一般妖怪血统或者更加稀薄的种族,至于血统中的另一半自然是人族了。如果妖怪和妖怪之间不同种类结合的话几乎是不可能产生后代的,但人族不同,这个种族的包容类很强,所以才能诞生出“半妖”这个种族,他们的地位通常都很低下,在两个种族之间夹缝生存。不过说来可笑,人族最是排斥半妖的,经常肆意捕捉当做奴隶贩卖,但如果做的太过分的话妖怪那边也会派人来帮护,所以这个种族才能存留到现在。人族总是这样,明明身上的血统极具包容但内心却极其狭隘,优越感让他们极度排外。

凌云走到了一家店铺门前停下,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了,蜈老的老巢。

凌云推门进入,里面,难闻的气味让他皱起了眉头。

“蜈老前辈在吗?晚辈是茅山弟子凌云,前来拜会。”

茅山弟子的身份当然是瞎编的,不过茅山弟子人数众多,分布广泛,倒也不怕被人识破。

一个老头从里面的房间钻出来,说道:“毒药还是解药?”老头很瘦,瘦的很不正常,眼睛里还冒着绿光,穿的破破烂烂,看起来就像一个营养不良的乞丐。

凌云没在意那些,不卑不亢的说道:“晚辈不是来求药的,是有要事相商。”

“要事?”蜈老不屑的看了凌云一眼,“你能有什么要事和我商量?”

凌云的相貌看起来实在太过年轻,被轻视也是难免。

凌云抬头直视蜈老,说道:“关于画皮鬼王的生死,这算不算得要事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半妖

61.54%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