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不露的阿2

深藏不露的阿2

第二场开始。

“你们打算派谁出战?”小鬼王问道。

何清清略有些苦恼的说道:“我还没想好,要不你先选?”

小鬼王点了点头,说道:“我能自己出战吗?我手下太废物了。”

“那不行啊,鬼王大人您还有旧伤未愈,怎么能和人轻易比试呢?”阿大赶忙说道。

“对啊对啊,鬼王大人还是安心休养吧。“其他人也附和道。

小鬼王不屑一顾道:“我又不是怀胎十月,休养个屁。你们既然这么心疼我,那阿大,你上。”

“我,我?我不行啊,我其实是个文官军师之类的,不擅长对敌啊。”阿大支支吾吾的找理由,他的脸上虽然没有胡须,但也没有那种文人的书卷气,看起来就是个扔在人群中找不出来的普通人。

“叫你上你就上,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小鬼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平时也没觉得阿大这么烦人,也没见他给自己出过什么有用的计谋,果然他除了会恭维自己之外说的话都很烦人。

阿大无奈,只能上台应战。

肖莽跃跃欲试道:“这次要不我来吧?我能感觉到实力有明显的进步。”

“不用,还是潘重上场吧。”何清清说道。

“我?”潘重有些惊讶,“好的。”

潘重确实是最稳妥的人选,他性格沉默寡言,再加上灵纹的压制,取胜并非难事。

何清清早就想好了出战人选,之前的犹豫都是装出来的。

阿大转头看向小鬼王,颤颤巍巍的说道:“是那个地府鬼差啊,这让我怎么打?”

这确实不能怪阿大未战先怯,是个鬼都清楚地府鬼差对他们这些孤魂野鬼有着百分之二百的伤害啊。

但看到小鬼王那冰冷的眼神还是吓的没再说话,化为了本体,果然是一直吊死鬼,双眼无神,舌头长的几乎能拉到地上。

潘重此时也上了场,却不料一条长长的舌头像只箭矢一般飞射过来,潘重双手护胸,勉强抵挡下来。

“偷袭的好啊,乘胜追击!”小鬼王呐喊道。

潘重的双手小臂上被打出了一道血痕,而阿大却十分警惕,一直保持在极远的距离不敢上前。

听小鬼王的能赢才怪!

潘重一声不吭,只是和阿大对峙着,浑身灵气暗中运转。

忽然,潘重的一记重拳向着阿大打去,潘重的体型虽然庞大,但出手速度是很快。

索命绳!

阿大面对狂袭而来潘重,微微一笑,口中默念咒语,一条凭空而现的绳索牢牢绑在潘重脖子上,攻势也缓慢下来。

潘重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不过很快就归于平静。

“这可是我的本命法宝,想挣脱可没那么容易!”阿大得意的笑道。

夺魂咒.怨气入体。

阿大继续乘胜追击,一道鬼术打到了潘重的体内。

小鬼王挑衅的看了何清清一眼,仿佛在说,看吧,我手下也有厉害的人物。

不过很快阿大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潘重挣脱了他的索命绳。

灵纹显现。

“这是你上吊自杀的绳子吗?”潘重捏着断掉的绳子问道。

潘重的灵气逐渐幻化成一尊牛头模样,让本就悬殊的体型更显得压迫感。

“鬼王大人救我啊。”阿大见了这一幕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痛哭流涕的喊道。

“哼,继续打啊,你怕个屁啊。”小鬼王根本没理会阿大的哀求,

反而更卖力的叫喊。

没办法,阿大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各种鬼术疯狂的打在潘重的身体上,鬼气很快消耗殆尽。

潘重抬手,灵气幻化成一把钢叉投向阿大,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他钉在了小鬼王身后的墙上。

“我赢了。”潘重说道。

潘重的灵纹解除,钢叉也缓缓消散掉。阿大掉在地上,大口呼吸。“好险好险。”

何清清笑道:“这次算是我们赢了吧?”

小鬼王沉默了片刻,缓缓的说道:“三局两胜。”

这次就没有人劝阻她了,明明玩不起还非要玩,谁也不敢触这个霉头。

何清清皱眉道:“就算是三局两胜我们也赢了两次了,你不会是想耍赖吧?”

“什么叫耍赖啊?”小鬼王大声说道,可语气中的心虚还是出卖了她,“第一把不算,我还有底牌没出呢。”

何清清原本不愿,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好,那就再比一局,这次你输了就乖乖履行条约。”

“这次阿二你来,让他们看看你的厉害。”

肖莽这次又问道:“现在该我上场了吧?”

凌云忽然开口:“你可能打不赢他。”

肖莽有些疑惑道:“那个大块头我怎么会打不过?”

“让凌云上场吧,不要小瞧了那个阿二,他的实力确实很强。”何清清也开口道。

肖莽有些不服气,但还是退到了后面。

凌云走上石台,高山流水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虽然不清楚何清清与小鬼王的赌注是什么,但总归要全力以赴的。

阿二还是那副不太灵活的样子,晃晃悠悠的走上石台,不过混身散发的鬼气令凌云一震,暗暗攥紧了剑柄。

“我可以让你三招,你先出手吧。”阿大非常有礼貌的说道。

虽然话语虽然狂妄,但从阿大一脸认真的脸上却是丝毫看不出来。

“嗯。”

凌云也不谦让,持剑杀去。

高山流水的剑身很又长又细,全体透明,里面就好像真的是水在流动一般,向着阿大的身躯横扫去。速度极快,无影无形。

但阿大无比轻松的躲过了这一剑。

“嗯,武器确实很不错。”阿大说道。

高山流水岂止是不错,当何清清提出可以传授凌云功法时凌云思考再三,终究没有接受。但作为另一方面的补偿,高山流水作为难得一见的名器即使是在百年后锻造技术极高的世界里也能算得上最顶尖的一批灵宝了。

也只有何清清才能如此轻易的拿出来借给凌云,但凌云也没能发挥出这件顶级灵宝的全部实力,他还太稚嫩。

“第一招了。”

凌云脸色平静,刚才仅仅只是出手试探罢了。

“接好了,这次是横斩了!”凌云大声说道。

凌云变成双手持剑,蓄力斩下。

而阿二只是简简单单退后了一步,就躲开了这看起来必中的一剑。

不过此时异变突起,原本已经挥下的剑刃又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折返回来,从阿二的胸膛上斩出一道长长的伤痕。

燕返式。

阿二点点头,“很不错的招数啊,虽然有些生疏。”

凌云有些惊讶的问道:“三招之约还算数吗?”

“算数,还剩一招。”

阿二身上的伤口被鬼气快速缝合起来。

场外阿大有些吃惊的问:“阿二这么强的吗?”

高人竟在我身边!

小鬼王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骄傲的说道:“当然,他可是我的底牌啊。”

如果说自己也不知道的话那显得自己多无知啊。

凌云面色有些复杂,他懂的招式实在不多,燕返也只是他偶然得知,时间太短还没来得及练习,不过威力还算不错,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算了。凌云长舒了一口气,既然横劈竖砍不行,那就居中吧。-

高山流水因为灵气的注入变得沉重了起来,凌云将其高高举过头顶,一剑斩下。

阿二终于认真了些,双手以“拜佛”的手势意图接下,但却被从眉心出完美的分割成两半。

“阿二死了?”阿大疑惑道,然后痛哭,“我可怜的弟弟啊,我从小和他相依为命患难与共,一定要让他们赔钱。”

小鬼王瞪了他一眼,“阿二哪有那么容易死?好好看着吧。”

果然,小鬼王话刚说完,阿二被砍成两半的尸体就化成了一摊黑色烂泥,并缓缓化为一只没有头颅的恶鬼,正是阿二的本体无头鬼。

凌云持剑戒备,“现在该你了。”作为三招的代价,凌云也打算让出三招。

“不用了,你赢了。”阿二笑道。声音从胸膛里发出来有种诡异的感觉。

“什,什么?”小鬼王傻眼了,阿二实力明显超过凌云,为什么无故认输啊?

“你在让着我?”凌云沉默了一下,问道。

“没有,我刚才那招算是消耗了一条命,元气大伤。即使再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凌云狐疑的看了阿二一眼,这也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啊。但还是下了石台。

小鬼王气鼓鼓的看向阿二,眼神里全是责怪。而阿二又露出了那种憨憨的表情,让小鬼王无处发泄。

“等等,我还有底牌,五……。”

“不许五局三胜!”何清清打断了小鬼王的玩赖行为。

小鬼王张了张嘴巴,但还是叹气一声,说道:“好吧,愿赌服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深藏不露的阿2

73.08%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