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皮鬼王〈续〉

画皮鬼王〈续〉

接上回。

在第六日的时候,那老道止不住的叹息,众人皆是好奇询问。

老道言:“凭吾等虽不惧鬼王,但鬼王手底下至少还有万众小鬼供他驱使,在我看来,独行的猛虎并不可怕,反倒是成群结队的山魈更令人生惧。”

“不如便与它讲和罢,你之前误杀了它的好友,现在它又杀了追随你的义士挚友,冤冤相报何时了呢。”老道诚恳劝道。

此时一位女子却坐不住了,她也是追随孤云的其中一人,她英气十足的脸上浮现怒容:“我与孤云一路走了所杀之鬼均为罪大恶极,何来误杀一说?我们所做的事都是无愧于自己的道心,无愧于正道的,况且它还杀害了我们的好友,我们怎么又能和那鬼物握手言和呢?”说罢便撇了老道一眼,怒气冲冲的离去了。

老道没理会那女子,又看向了孤云。

孤云脸色平静,“我当初杀了那鬼王的好友,正如同她所说,乃是替天行道,即使那鬼王杀了我意同道合的挚友我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当初有任何的不对,只是悔恨为什么自己没有能力保护他们罢了。如果说今日我为了这些所谓自欺欺人的借口而苟活的话,又怎么能对得起我的道心呢。”

老道皱眉,不悦道:“难道为了一时气盛便要将自己辛辛苦苦修行数年的道行毁于一旦嘛,人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明知不敌画皮鬼王,却要故意送死吗?倘若你现在遁走,想必那鬼王也不敢拦你,日后还可以去拯救更多苦难之人,还可以回来为你的朋友复仇,要是你死了你的道心也就不复存在了。”

老道的话极为诚恳,可以说是每句话都在为孤云着想。

孤云愣了片刻,对着老道狂笑起来。

那老道看孤云这番模样,不由得气恼:“顽固之徒,我难道说的不对吗?”

“大错特错!”孤云眼神突然凌厉起来,“不得不说,你确实说的很有道理,我都有点被你打动了,那按你的道理来说我死在这还真有点可惜了?”

“正是!”

“可笑,”孤云摇摇头,“我修行数载,无人能比我更知晓其中的苦楚与艰辛,但正因为如此,玩才能更明白修行的含义,为了能在困境中多一分余力,为了能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实施心中的道义,为了追寻自己所向往的一切。”

“前辈,可能在您看来我还是太稚嫩无谋,但如果每次遇到困境就用这种所谓的大义来逃避,那我所修的道又有什么用处呢,为了坚持心中之义,区区性命又什么什么可值得珍惜的?”

这番话打动了老道,终于不再劝阻孤云了。

孤云将那女子和其他两人聚在一起,说道:“此事因我而起也自然要因我而止,你们便先随那老道长出城去吧,当我杀掉那鬼物便去寻你们。”

众人自然是不肯,在他们看来此举无异于自尽。

孤云却大笑起来,说道:“之前我还有些担忧自己不能战胜鬼王,现在我确信我能赢了。”

老道问道:“何以见得?”

孤云亮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刀,“凭我手中这把利刃,”

然后又将这数年学过的道法都施展了一遍,“凭我这毕生所学,

然后又将上襟裸露开来露出心的那一部分,“凭我这颗坚韧不拔的道心。”

孤云傲然道:“凭此三物我又有什么理由会输呢?”

老道哈哈大笑:“好啊,真是必胜之兆。”

说罢摇身一变便显现出了原型,

竟是一只浑身湿淋淋的龟首人身的的妖怪。

除却孤云外三人皆是警戒。

“我本是此地三十里外的河伯,听闻几位壮士有难便来尽微薄之力,如今所见孤云道长正是心怀大义之人,所言令人甚是触动,正是老夫所要追随之人,愿以脱妖躯,辞去正职,化为灵物,以化灵之法助道长一臂之力。”说罢那河伯便自废肉身,化为灵体隐于孤云体内。

孤云自然听说过化灵之术,那是容纳灵物于体内以增强自身体质道行的法门,二者必须要一心才能发挥最大能力,当然,对身体负荷也是很大。

“这些时日就靠诸位争取时间了,老夫要磨合与孤云道长的契合,完事之后定当斩了那画皮鬼。”河伯的声音从孤云体内传来。

众人应下。

在之后几日内,众人苦站众鬼,但终究没能逃过画皮鬼王的魔爪,只有那名会阵法的男人还在继续支撑为孤云争取时间。期间孤云因为又两位同伴被杀而感到狂怒,但都被河伯劝下,无奈只能继续修行化灵之术,心中的不甘怒火全化作动力,那道心也愈发坚固起来。

到最后关头画皮鬼王离孤云只有半步之遥,中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屏障,那是阵法男子濒死前设下的。

画皮鬼王开始了攻心之策,他蹲在地上俯视着盘坐在地上的孤云,似笑非笑。

“你的同伴皆被我所杀,怎么?恼怒了?其实你还真是好运气呢,你那几个同伴朋友实力还真是不错,杀了我不少下属,特别是那个女人,”画皮鬼王的声音如同在孤云耳边轻语,“她还真是难缠呢,到最后还是我亲自出马喰了她,不过她好像是有点喜欢你呢,临死前还默念着你的名字,她的血肉可能是我吃过的口感最好的,你难道就没有一点触动吗?或者修行之人都像你那么冷血?”

孤云身躯微微颤动,他在极力忍耐,他当然知道那女子的心意,那女子是一位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却对他一见倾心。不顾家人反对自愿跟随他浪迹天涯,期间更是对他有不少帮助,要说一点感觉没有那是不可能的,相反,孤云的心里一直都有她的地位,只是之前不愿揭露这层关系才表现的有些疏远。

当然,孤云也知道仅凭身上的热血绝无可能战胜画皮鬼王,之前说的壮志豪言在现在看来是那么的可笑,唯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化灵!完全接收河伯的力量才能将画皮鬼王杀死,让他之前喰掉的同伴全部吐出来!

“小子,不要心神不宁,快到最后一步了!不要让他们的白白牺牲!”河伯看着极力忍耐的孤云出声呵斥着。

孤云睁开紧闭的双眼,在心里回到,“我清楚。”

孤云看着眼前的画皮鬼王,眼神中的火焰愈演愈烈。

终于,完成了。

此时孤云站起来,和从前的样子有了极大的改观,体型变得更加庞大,浑身长满湿淋淋像河伯身上的鳞片,眼睛中已经是金黄的耀眼的野兽竖孔了,浑身上下已经演变成了一个怪物!这就是化灵之法的后遗症了。

孤云化身的怪物流着血泪,嘶吼咆哮着冲向鬼王!

画皮鬼王见大事不妙,立刻遁走,在它身后是不计其数的小鬼试图拖延怪物的脚步,然而暴怒的怪物除却画皮鬼王外眼中别无他物,扑上来的小鬼乃至厉鬼全被锋利的利爪撕成碎片。

怪物咆哮着冲向画皮鬼王,画皮鬼王无奈,只能转身应战,然而刚反应过来披着的人皮就被撕成了碎片,这次它来不及逃遁,终于露出的真容,正是一只青面獠牙,赤须魁梧的恶鬼,避无可避画皮鬼王也狰狞着冲向孤云。

两个怪物扭打在一起,孤云没有用最擅长的道术,画皮鬼王没有用最爱的人皮替身,就这么扭打在一起,怪物冲向鬼王抱住直接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将鬼躯吞下大半,鬼王随即惨叫连连,飞快的遁去远处修补着身体,怨毒的看着孤云所化的怪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画皮鬼王〈续〉

7.69%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