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水

反水

几百上千个藤偶从果实里钻出来,清扫着残余的敌人。

“这是我从画皮鬼王那里吸取出来的灵感,它使用人皮当做分身,但却毫无威力,只能用做逃窜。我比它更胜一筹,我的分身藤偶不仅具有再生的能力,还有如同野兽般的本能。”小鬼王的声音从高空处传来,隐约能听出一丝自豪。

在她看来能超过叔叔自然是了不得的成就。

不过噩耗突然来袭。

“小琳,我支撑不住了,再见。”阿二看向小鬼王,欣慰一笑,身躯缓缓倒塌,化成一缕青烟消散。

小鬼王原本得意的表情顿时一僵,藤蛇缓缓下降,她茫然的看着周围,已经完全没有一个鬼怪了。她昔日的下属全部战死。

这确实没什么好奇怪的,阿二本就不敌蜈老,为了给她争取时间不遭受围攻,源源不断的鬼怪顶了上去,他们这一方人数本来就战劣势,这样一来情况越来越糟,直到阿二死亡,全军覆没。

“王一般都是孤傲的。”

小鬼王现在才体会到当初自己是有多么中二和幼稚,但她现在又重新理解了这句话。

大毛二毛,阿大阿二全部战死,以前和她有过交集,关系不错的手下,还是仗着她的名头为非作歹的下属都不重要了,很快,自己也快该下去陪他们啦。

想到这小鬼王忽然又没那么难过了,藤偶们一动不动,仿佛是在默哀为王而死的灵魂。

小鬼王的左眼冒出耀眼的黑红色,藤偶们也扭曲起来,原本正常的身躯变得更加庞大,身后还长出一条藤蔓编制的尾巴。如果之前藤偶是以小鬼王为蓝本制作的话,那现在就是野兽,他们完全看不出人形,爬在地上用四肢行走,更像是豺狼一般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李天机十分不解,“这些藤偶的可塑性有这么高吗?再者说了根据能量守恒定律来讲它们的体型不可能凭空增大这么多啊。”

何清清说道:“虽然这些藤偶具有自主意识,或者说是野兽本能。但归根结底来讲它们还是小鬼王创造出来的,这并不是生育,而是分离。你可以将这些藤偶全部看成小鬼王的分身,至于为什么会有意识,可能是因为她把自己的神魂也给分了出去,鬼气通过神魂传递暴涨。原本的身躯如果硬撑的话就会像小鬼王那样裂开,只能通过改变承受能力更强的形态才能勉强承受这股力量。”

“原来如此,我就说,即使再厉害的法术还是需要施术者的支撑,而代价就是神魂。她以腾蛇为载体将自己分离成藤偶,之后会怎么样?”李天机望着远处的小鬼王,她已经和脚底的巨大藤蛇逐渐同化在了一起。残留在她身体里稀薄的神魂已经不能支撑这副身躯了。

“这还要说?神魂被分割出去当然就是消散掉了,还能怎么样?”何清清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她看到凌云那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就打心底来气。

蜈老的身躯已经残破不堪,阿二远比他想象的更难对付。他不禁暗自庆幸,那个皮糙肉厚的无头鬼终于还是他耗死。

身后的藤偶正像发了疯一样向他狂奔而来,巨大的蜈蚣瞬间遭到围攻,如同无数只鬣狗追击大象一般。他被迫化为人形,向着素城的方向逃窜。

“李营长!将我放进去!”

“诸位掩护蜈老进城,不要放进来任何一个藤偶!”李群林听到呼救,急忙下令道。

将士们稍微修整了一会,灵力得到补充,疯狂的打在追击而来的藤偶身上,

由于城门十分的狭窄,终于将蜈老迎了进来。

蜈老终于从紧张的追逐中逃离了出来,喘着粗气问道:“你们现在还剩多少人马?伤亡严重吗?”

李群林心中悲痛无比,叹了口气,说道:“城内还能动弹的将士只剩两百多人了,这一战实在太不应该了,鬼王大人那边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如果它能早些前来平息这场动乱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了。”

画皮鬼王迟迟不见踪影,这才给了小鬼王可趁之机。既没有扩张领土,又没有抵御外敌。只是因为内讧导致上万人的战死,这全都是因为欲望在作祟啊。

“哦,那我就放心了。”蜈老松了口气。

一根毒刺穿过李群林的胸膛,毒刺呈现银白色,比绣花针还细,让周围的人都没注意到。

“你,你……”李群林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蜈老。

蜈老低声笑了笑,苍老的脸上李群林原本以为慈祥的笑容现在却充满了嘲弄讥讽!

“这有什么不敢相信的呢?我原本就没打算和你平分素城,实话告诉你,我全都要。”蜈老附到李群林的耳边,笑呵呵的说道。

“真是,真是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大的野心。”李群林连说话都有些费力,银针里的毒素正在他的身体里飞快的蔓延。

“当然了,我太老了。但那就活该被你们欺压吗?我以前装作没有野心,古板,自恃清高,全都是为了麻痹你们罢了。我是蜈蚣,蜈蚣成精的人哪有不毒的呢?”蜈老简直要笑出来,小鬼王命不久矣,李群林又死在他手上,素城马上就会被他执掌。

“你就不怕,不怕画皮鬼王大人归来之后找你算账吗?”李群林愤恨的看着蜈老,脸色苍白。他知道自己肯定是活不了了,要不然蜈老也不会一直和他废话。

“当然怕了,我太怕它了,当初我就是被他打服才做他下属的。但如果我占领了素城就不一样了,你知道占领素城的条件吧?”

李群林苦笑一声,“没想到你连这些都预算到了。”

“不是预算,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这只能算是有目的性的准备罢了。”

“占领一座城池需要杀死上一任主人,或者获得凡人足够的信仰和拥护。”

“没错,但第二条并非需要第一条作为前提。我将我的人马掺杂在你隐藏起来的凡人当中,到时候等你们两个全都死了,素城就落到我的手里,到时候作为救世主的我就会被供奉起来,而隐世已久的画皮鬼王就会被遗忘。我就会成为天道钦点的素城城主,执掌了素城的部分权柄,即使它也不能拿我怎么样!”蜈老的眼神里满是狂热。

“绝对不只这么简单,你,到底是什么诱惑才能让你反叛鬼王大人?”李群林依旧不相信,如果蜈老早就有忤逆之心无论怎么样都会有蛛丝马迹的,怎么会忽然间就反水?

蜈老又恢复了正常,平淡的说道:“你猜的确实不错,还记得执掌一方天地有什么特权吗?”

“获得这片天地的部分权柄?”

“还有一条,是有一个女娃告诉我的,那就是极大程度的可以延长自己的寿命。寿命啊,你或许理解不了,但我确实比你们想象的要需要它。”

蜈老实在太老太老了。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画皮鬼王靠着执掌素城所以才活了这么久,那蜈老呢?他就只能安安静静的等死了吗?这确实是天大的诱惑。

李群林顿时明白了,自从一开始蜈老就是抱着这种目的才来找他合作的。小鬼王实力太强,和她联合无论如何也不能得到素城,帮他就不同了,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和小鬼王拼个两败俱伤,他好从中渔翁得利。

“没准那个女娃是骗你的呢?你就这么相信她所说的话?”

“不会,那个女娃极有可能就是绑架你夫人的那伙人。那个年轻人走后傍晚她就找到了我,她没有说服我,而是拿出来了实际证据,我没有理由不相信。对了,我能够这么顺利的取得你的信任加入你们也少不了她的指引呢。”

“哈哈哈哈,”李群林咳出一口鲜血,大声笑道,“你真是应该好好想想,她是在利用你啊,现在你的时间根本来不及收拢民心,小鬼王马上就要打进城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应对。”

蜈老面色不变,微笑道:“我当然想到了这一点,那个女娃只是为了从中得利,怎么会这么真心实意的为我着想?但我敢赌,我赌小鬼王舍不得将素城全部捣毁,毕竟这里可是她的家啊。”

蜈老说的没错,李群林是后起之秀,他不明白素城对于小鬼王来说有多么重大的含义。但他清楚,作为从小看着小鬼王长大的前辈,这里承载着小鬼王和画皮鬼王许多美好的回忆,以小鬼王的秉性,会不会狠心毁掉它还真是难说。

“你还是太稚嫩了,如果你不放我进城,我就真的会被杀掉,而且你还少了一个以后和你平分地盘的强敌不是吗?不过不用担心,小鬼王也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了,她绝对不会攻城的。”

李群林脸色惨白,身体僵硬冰凉,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

蜈老轻轻一推,李群林径直的向后面躺去,血液流到素城的土地上,双眼圆睁,盯着俯视他的那张狡诈的笑脸。

“李营长怎么倒下了?是之前受了暗伤吗?”

“快将李营长抬起来送到行医那里!他的情况不对!”

周围的将士终于意识到了不对,纷纷凑了过来。

“没事的!”蜈老大声安抚民心,声音中带着一丝诡异,“他只是死了,不用担心,你们很快就会下去陪他了。”

说完就展开了一场屠杀。

为画皮鬼王镇守素城,守城军营长,李群林,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反水

85.19%
目录
共5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