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

烙印

凌云忽然间感受到身体一阵轻盈,灵力好似和天地之间联系在了一起那样。他心念一动,一株鬼藤就破土而出,恰到好处的将凌云在半空中撑住。这种感觉十分奇妙,鬼藤并非来自于小鬼王,而是他自己,因为他操纵这些鬼藤完全就像自己的手臂一样自如。

他明白了,这才是来着小鬼王的馈赠。之前那一吻并非只是小鬼王不理智的表现,她改变了凌云的灵气运转模式和形态,让他也能够操纵鬼藤。

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修士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法门,那当他施展的时候会不会被别人偷学呢?如果是凡间武学的话施展次数多了或许真的有被偷学的可能。但是道术,仙法之类的话就没有这个顾虑了,这种上了等级道修炼功法一般需要配合特定的外物和脉点才能进行修炼的。

所谓脉点,就大概和人体的穴位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吧。灵气本身就是没有属性的,被人体吸收后从各个脉络脉点中游走,从而就具有了不一样的特性。

打个比方,肖莽修炼的是震决,那让他转修王枢的天眼决和铁捕秘术,那就很困难了。因为有的功法所运作的脉点和自己所修行的功法会有很大的不同甚至是冲突,强行修炼的话可能会导致人们常说的走火入魔,勉强能运转的话所能发挥出的效果也会大不如前。灵脉里能储存的灵力是有限的,开劈的脉点过多灵力就会不自主的流失掉一部分,所以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而凌云不同,他之前唯一修行过的功法是化灵之法,修炼化灵之法可以让灵脉扩容从而能够提高灵力的储量和质量,但这种功效其他功法也会有,而且效果会更好。过于单一的功能和微弱的性能使得很多人将它称为入门功法。

但万事都是有利弊的。

就像之前说过的,肖莽修行了震决之后,他的身体里的脉点就会被打通,灵力也会改变为符合震决的性质。但弊端就是修行其他功法就会很困难,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被震决局限住了。化灵之法就不同了,它被创造出来的时间太早,那时候大家还不经常修行震决,坎决,离决这种改变灵气的功法,而是容纳宿灵。宿灵的属性多变,谁也说不好自己会容纳怎样的宿灵,所以打通的脉点就比较常见和浅薄,以方便增强包容性。

凌云正是这种例子,他之前灵力十分充沛,但却只能像个凡人一样使用武力,对灵气的使用能力十分粗糙浅薄。他好比一块良玉,却没经过打磨雕琢,小鬼王将自己作为模板将他进行加工,在他的身体里留下了自己的痕迹,无论之后凌云修行什么功法都会向着小鬼王的方向靠拢。

如果他接受了何清清的功法或许也会受制于她,这也算是敲定了凌云以后的发展路线。

“这就算是我给你的烙印了,之后你无论变成什么样也摆脱不了我的纠缠了。”小鬼王露出一丝坏笑,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何清清那边。

何清清的心情一定非常的不美好吧?自己好不容易看中的骏马即将驯服却被别人捷足先登烙上了马印,对于一位将领的威望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她猜的没错,何清清确实很愤怒,心里就像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着,她只好冷起个脸,咬紧牙齿,一遍一遍的从心底告诉“自己小鬼王已经快死了,自己没必要和一个死人计较。”这种话,才将怒火压下,没让其如狮子般肆意咆哮。

而另一边,凌云操纵着鬼藤将自己托到了城墙之上,不应该叫鬼藤了,应该叫灵藤。小鬼王操纵这些藤蔓使用的是鬼气,而他使用的是灵气,藤蔓通体碧绿,并不像鬼藤具有攻击性,而是有种柔和。这种感觉十分奇妙,他之前就和狭窄的小屋一样封闭,现在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小屋以外的世界。他的灵力通过一种无形的力量将他和灵藤联系在一起,就好像自己的另一条手臂一样自如。

凌云登上城墙,寻找着蜈老的踪迹。

很快,他就找到了蜈老,他盘膝而坐,似乎吞服了丹药在炼化里面的药力。

阿二的实力虽然不及蜈老,但是经过旁人的协助和不要命的打法还是重创了他,城内李群林残存的将士也皆是精锐,想来蜈老消灭他们也不会太过轻松。

蜈老睁开眼睛看到了凌云,有些惊讶的说道:“是你这小子?不对,你的气息怎么这么古怪?”

凌云现在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和小鬼王有些类似,但却更加微弱和温和,一般人很难感觉到这其中细微的变化,没想到却被蜈老给觉察到了。

凌云没理会这些细节,高山流水在灵力的加持下达到一个极高的速度,在晴空下划过一丝虹光,斩向蜈老的左侧。

蜈老不紧不慢挥手挡下,凌云看了一眼,原来是他的手腕下倒长着一根毒刺,透明且细长,就如银针一般。就是它挡下了凌云的这一剑。

他果然留有后手。

凌云不信邪,继续挥剑,力道渐长,不过几个回合毒刺便被他打碎,蜈老也不得不退后。

“小友前些时日还邀我联合,怎么现在连招呼都没打就痛下杀手呢?”蜈老摆出一副和蔼长辈的样子,询问道。

凌云也不急于追击,停下攻势,回道:“今时不同往日,你我本来就是互相利用,现如今目的已成,大局已定,自要另当别论了。”

“哈哈,画皮鬼王如今还没现身,大局怎么会已定呢?”

“那也轮不到你来指点江山!”

凌云欺身而至,手中的高山流水狂舞,蜈老左右侧身,看似步履缓慢,但每次偏偏就差一寸,愣是斩不到他。凌云眼见招式不奏效,剑锋一挑,蜈老顺势起身一跃而起跳到了高处。

蜈老冷哼一声,说道:“小子,你们的目的我很清楚,无非就是画皮鬼王。你们想把我踹开还早了些,你们就这么自信一定能够杀掉它?”

“那也总要一直防备着你这个小人被刺要好。”

地底迅速生出两根藤蔓,绑住了蜈老的小腿。蜈老使劲挣脱不开,只能化为本体,压坏了高处的屋顶。

他的本体看起来模样十分凄惨,小半个身躯已经支离破碎,都说蜈蚣有百足,看他的情况可能连二十足也没有了。腹部的伤势最重,有一道巨大的伤口,像是被人用蛮力硬生生撕开的,身躯几乎从中间被分成了两截,还往外流着绿色的血液。

他是已经压抑不住本体的伤势才转化为人形的,化为本体刚平复下来的伤势又前功尽弃了。

蜈老又转为人形,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说道:“我说你的气息怎么这么古怪,我还以为是那小丫头做了你的宿灵所以你身上才有她的气息。现在看来是她将自己所感悟到的法门全部传授给你了,不过区别并不大。”

凌云手中的剑锋一顿,“如果能让小鬼王做我的宿灵那她能够活下来吗?”

“哈哈哈,你们之间的关系果然不一般,不过我告诉你,不能。至少我不会,也不清楚这种方法。”蜈老大笑,眼神中充满了戏谑。

他终于说了句实话,小鬼王的神魂都快散没了,想当宿灵估计是悬了。再说了,以小鬼王那高傲的性子也不见得会委身自己去当宿灵,在这个年代宿灵一般是鬼怪被修士打败或者收服后迫不得已才会选择当宿灵的,宿灵几乎就是没有自己的自由,还要和主人共生死,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凌云提剑想要再战,却被蜈老出言制止。

“年轻人,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再联合一回,你们的目的是杀掉画皮鬼王是吧?我也是,我需要解决掉画皮鬼王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我们有着相同的目标为什么不能再合作一次呢?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你留下我一命,我会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凌云还是不言,挥剑斩断了蜈老的一条手臂,疼的他撕心裂肺的叫喊。

蜈老的身体状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不堪,他之前装作有恃无恐的样子成功骗过了小鬼王。但如果是像凌云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性格很快就会露馅了。

“放我一马!”他眼中流出哀求的神情,“你可以去问一下那个女人的意见,她绝对不会想让我这么轻易的死掉的,我还有更大的用处啊,我们合作杀掉画皮鬼王难道不好吗?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啊!”

凌云忽然有些犹豫。他清楚,蜈老嘴里的女人并不是小鬼王,而是何清清。

何清清之前想要杀掉蜈老是因为他太狡诈,但如果是现在呢?他的实力十不存一,威胁性大大降低。何清清或许真的会有自信有能力控制住他,留他一命让他发挥出一些作用。

小鬼王是感性的,她想反叛就反叛了,全凭自己的喜怒,完全不计后果,所以她落到这个境地。而何清清是理性的,她不会被自己的情感左右,即使有些事她厌恶,但只要有利可图或者利益庞大到能够令自己满意,那暂时的忍让也就算不了什么。

“他说的对,凌云,饶他一命。”

何清清的声音响起,她现在就在城墙上,凌云抬头看去,太阳将她那纤细的身影包裹起来,他睁大了眼睛也没能窥其全貌,声音中的冷淡让凌云心中一惊。王枢,潘重,肖莽,黑玄,李天机也陆续出现,跟随着何清清的步伐缓步走到了他的身旁。

“怎么?之前不是说好了要杀他吗?哈哈,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凌云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

何清清回道:“嗯,我忽然间改变主意了,以他现在这个状态我感觉我能掌控得了他,为了能多一分胜算,我姑且饶他一命。”

“哈哈哈哈,我就说,我还是有些用处的嘛。”蜈老的眼神里满是劫后重生的狂喜。

何清清使了一个眼色,王枢和潘重会意,暴起出手,直接将蜈老制服,手中拿着一套枷锁给他带上,现在的他和常人无异。

这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看起来没少练习。

蜈老显然也没有预料到,惊慌失措的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不是合作吗?你们怎么可以囚禁我!”

“抱歉,不是合作,而是奴役。你没有资格和我合作,我会一点点的将奴隶烙印打在你的神魂,让你成为我的傀儡。然后我就可以借你的手掌控整个素城了,你觉得怎么样?也算是圆了你的一个梦想。”何清清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些讥讽,吓得蜈老瞬间瘫软。

何清清转头又问凌云,微笑着说道:“你觉得怎么样?”

凌云只觉得何清清的外表下藏着一直凶猛的花豹。

当她看到凌云可以施展灵藤之后,心理愤怒的几近扭曲,小鬼王将她看中的东西打上了属于她自己的烙印,这种感觉比旁人所想的还要屈辱十万倍!何清清并不没有像小鬼王那样深爱凌云,她的七魄缺失,对情绪这种东西感觉十分淡漠,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但她就是感觉到了不舒服,蜈老在她看来生或者死都可以,并不是非要他才能打败画皮鬼王。但是当她知道是小鬼王让凌云来杀掉蜈老的时候,她就下定决心一点要保下蜈老的一条性命,不为别的,她就是想让小鬼王感到不舒服,你不是想为你叔叔画皮鬼王解决掉一点麻烦吗?我偏不让,谁叫你抢我的东西?

“我并非是有意见,我只是觉得……”凌云面色有些紧张的说道,“如果他并非那么重要的话还是将他就地格杀比较好一些吧?”

他还是想杀掉蜈老,因为她不想让小鬼王临死之前还留下遗憾。

何清清依旧面带微笑,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凌云这种说辞。她缓缓走近凌云身旁,附耳说道:“我就不应该把你推到那个女人的身边,还记得吗?你之前可是从未反驳过我的。”

说完,她的脸色冷峻下来,“将蜈老暂且关押,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让凌云靠近。”

他们都觉得这个命令莫名其妙,但都点点头应了下来。只有黑玄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低着头不敢吱声,仿佛怕惹到什么麻烦一样。

“等等。”

凌云沉默了片刻,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回应。

被收入剑鞘中的高山流水又重新展露出了它的锋芒,一道华光闪过,蜈老的头颅掉在地上,场内一片死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烙印

64.1%
目录
共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