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

棋子

“你总是那么傲慢,将其他人视为自己的棋子,随意摆弄。可是你却失去了真正的骄傲,强者同情那些弱小的人们的原因从不是怜悯而是出于自身的骄傲。”

枫叶仙子呆呆的看着天穹坎镜出神,就算是她也猜不透何清清此时心中在想什么。

“何家主,我已经不欠你们何家什么了,为什么还要我指导你的女儿?”

枫叶仙子面色不悦的看着面前的何家家主,也就是何清清的父亲。

她经过这么多年的暗中奔波,何家能发展到如今这个规模她功不可没。等到这些年何家发展到首屈一指的势力后她就慢慢彻底隐退了下来。何家并不是她的本家,她做到了这个份上已经仁至义尽。

何清清的父亲也就是何家家主,名叫何甫成,他除了何清清之外还有一儿一女。

何甫成说道:“老祖,您对待何家确实不薄,何家能做到如今这等地步全凭老祖。可您毕竟只是孤身一人,您严令不许何家本支踏入修炼之道,我懂您这是怕我们再踏入江湖中的风波中。可何家欠您实在太多太多,我不想让何家成为您的牢笼。”

枫叶仙子沉思了一会,说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何家现在家业殷实,难免会遭到人惦记,我独自一人难免会有顾虑不到的地方。况且我也不再年轻,是时候找一个接班人了。”

“老祖万寿无疆,后辈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您为我们付出这么多,不能再给您添麻烦,如果能有个人能服侍在您的身边,照顾您的衣食起居,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是的,我的长女,何清清。”

“哦?”枫叶仙子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会选择尚峰或者落落,他们的底子好一些,而且年龄稍小,如果是何清清的话,她的身体本就孱弱,开智较晚,未来的成就极为有限。你如果是因为愧疚的话可以从另一方面补偿,但修行之路,她不合适。”

枫叶仙子并不看好何清清,这并非是歧视她的出身,而是她的往日里的表现实在不算出色,枫叶仙子还是观察过何清清的,这个小女孩平日里沉默寡言,明明都快十岁了,却和她小她三岁的妹妹何落落差不多一样的身高,估计还要瘦弱。

这就是一只小黑猫吧?还不喜欢对人“喵喵喵”的叫的那种,只会自己蜷缩在角落里,喂什么叫吃什么,平时谁也不会注意到。她的二弟何尚峰天赋异禀,平日里也会偷偷练武。作为何家家主的唯一的儿子,如果没有例外,很大的可能性会成为下一代家主,所以他也很上进,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而何清清的小妹何落落,她和何清清性格完全不同,她远比她的姐姐可爱活泼,因为她是何家的小公主嘛,大家都十分宠爱她,就连枫叶仙子自己也觉得何落落蹦蹦跳跳的样子十分可爱,而且也不怕生,甚至有时候还会和自己亲近。

何清清既没有何尚峰的天赋,也不如何落落讨喜,怎样都不会是第一人选吧?

而何甫成依旧坚定的说道:“必须是清清。我了解我的女儿,她有她的亮点,只是还没有挖掘出来。我求您能够带她踏上仙途。”

说完何甫成俯身大拜。

枫叶仙子看着眼前的何家家主,许久才叹了口气。

“唉,你真是一个偏心的父亲。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谁能保证自己没有半分私欲呢?我准了,明天带她来见我。”

“是!”何甫成几乎要低到土壤里的脸庞露出狂喜,临走时他好像又想到什么一样,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祖,我能不能假借您的名义,就说是您要选拔一位跟随在您的身边,然后随机挑选,最后才选到了清清。我清楚尚峰和落落的秉性,但我总怕他们以后会心生不满,从而对清清持有偏见,所以……。”

“都随你吧。”

第二天枫叶仙子才算正式和何清清正式见了面,她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内向。何甫成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的说着,“不要惹老祖生气,”“一定要听老祖的话,”“老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知道吗?”这种话,何清清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或者偶尔从嘴里蹦出个“是”“嗯”“好的”这几个字眼,仿佛不清楚这是多么大的机缘一般。

从此之后枫叶仙子的小院里就多了一个人,那就是何清清。她的天赋真的算不上等,即使枫叶仙子悉心教导她的修行进度也很是缓慢,不过何清清也有自己的长处,那就是过目不忘,只需要轻轻翻一翻一本书籍就能清楚其中蕴含的知识。枫叶仙子明白了这点之后索性也就不再着重教她修炼上的知识,就教她智道吧,没准何家还能出个智道大能呢。

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远远低估了何清清的潜力,她在智道方面可以说是旷世奇才。要知道智道可不是什么旁门左道,在以前的江湖中极为被推崇,只是近些年来才逐渐没落。她给予何清清的只是一本残破的法门,而经过她自己的反向推演居然将功法补齐,这什么概念?一个小孩能看懂飞机的构造图纸你说离不离谱?

她本以为日子就会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下去,何清清喜欢静修,和她不是很亲近,不过这也没关系,何清清早晚能顶替她成为何家新的守护神。

直到后来。

“何甫成,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枫叶仙子脸色阴沉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何家家主。

“老祖,事已至此,您即使有通天之能也改变不了什么了。”何甫成虽然跪着,但却一改往日的小心谨慎,语气也轻松了起来。

枫叶仙子快被气笑,她还真不清楚何甫成居然有这样的野心。

“是什么让你有底气的?一位太阴体?”

是的,何清清的太阴体并不是先天孕育,而是后天经过强取豪夺才得来的。何甫成的野心很大,他想让何清清成为太阴体,其目的和枫叶仙子背道相驰,他想要让何家继续参与到江湖中的纷争当中。

何甫成慢慢的站起身,浮起来笑容,“准确的说是半位,即使现在的技术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成功率也不足三成。”

“太阴体不是凡人能够承受得起的,你让我教导清清只是为了增强她的底蕴。你就这么狠心把你的亲生女儿当成试验品?”

“不,我当然很爱清清了,她可是我的女儿,有哪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呢?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清清的身体状态本就不太好,即使跟随您修行也活不过四十岁,所以我就暗中寻找了一位太阴体,将她的体质转移到了清清的体内。不过很遗憾,成功是成功了,但太阴体依旧是残缺的。不过延长寿命还是可以的。”

“呵,我之前真是小瞧了你。能把野心说成父爱,这种话怎么能说出口?”

“在下告辞。”何甫成起身便走,没再继续和枫叶仙子争辩。

“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舒服?”枫叶仙子关切的问道。

何清清摇了摇头。

“我很好。”

枫叶仙子看到她苍白的面孔,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

“如果有什么不适就和我说,千万不要藏在心底,明白吗?”

“好的。”

从此之后枫叶仙子就时不时的关注何清清,防止她再遭遇不测。

“大小姐。”下人恭恭敬敬的说道。

何清清微微点了点头,快步走过。

“大小姐,我们遇到一些麻烦,有一户商行一直在跟我们对着干啊,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开设商铺,对方就跟进,卖的东西比我们便宜,不止新开的商铺,就连一些老字号都遭到了波及啊。”老主管看到何清清前来,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哭诉道。

何清清这些年来在何甫成有意培养下已经开始逐渐插手何家的内务,她拥有的权利很大,在某些方面甚至等同家主。

何清清平静的说道:“我就是为此前来,那户商行的底细我已经查清,是最近才成立的,负责人没什么背景,是个普通人。不过根据我的调研,这个商行的资金注入来头很大,就是现今市面上那几家最大的商行之一。”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这是市场上的恶意竞争,当然是找官府解决。”

“可是,”老主管低声说道,“这算得上是江湖纠纷,找官府会不会遭人诟病?”

何清清冷笑道:“你觉得是什么让三家商行能够公认对我们使这些小动作?他们在官府当然也有靠山,但是肯定比不过我们。至于外界的看法?只要我们能赢我们不就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只要好处足够,给他们安排个恶意竞争,非法集资,扰乱市场使得物价涨幅较大几个罪名不成问题。”

“可,可是这样的投入实在是太大啊,我们,我们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啊,这怎么和上面交差?”

“怎么和上面交差?”何清清看着老主管,“你居然还在想着怎么保全自己?”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他们故意针对,我也有心无力啊。”老主管抱怨道。

“你自己看看这份资料,是我这些天搜集起来的。”何清清把手中一沓纸张扔给老主管。

“从两年前开始他们就开始了行动,我不信你没有发觉。隐而不报,不会是他们的同伙吧?”

“当然不是,我对何家的忠心日月可鉴啊。”

“我当然知道你是一条忠心的狗,要不然怎么会容许你活到现在?”何清清话锋一转,直指老主管。

“你!”

“你一直觉得他们只是小打小闹所以没有向上禀报,如今两年过去你觉得何家的损失足够抵得上贿赂官府的钱财了吗?”

何清清拍了拍老主管的肩膀,说道:“去办吧,这是我给你的机会。对了还有,扣你两个月俸禄,就这样。”

何清清的处境比以前好了很多,大家都说她就是下一代的家主,因为她的弟弟,也就是何尚峰,被流放到外地了。至于原因暂且不清楚,反正就是被流放了二十年,等到回何州之后怎么着家主之位也轮不到他了。他的妹妹何落落那就更不是何清清的对手了,听说她还哭诉说何清清陷害了她的哥哥,但没有证据,真实性就不得而知了。

枫叶仙子很欣慰的同时也免不了有些担忧,何清清现在才十四五岁,却过上了和自己一样的生活。每天就是帮何家处理事物,很少外出,基本上没有社交,兴趣爱好就是看书,独居,虽然不像小时候那样沉默寡言,可是气质却越发冷傲,令人疏远。她也很少接受别人的好意,实在拒绝不了就想办法还回人情,用枫叶仙子自己的话说就是减少因果牵扯,可是这点连她自己都做不到。

真是让个猜不透的小姑娘,明明这么年轻,却显得那么老练。枫叶仙子以为何清清很晚才会像个正常人一样和人结婚恋爱,却没想到这么快遇到了自己心仪的人,可能这就是缘分?

“哇,你家的女孩还真是强势啊,男人三妻四妾不很正常吗?”陆甲笑着问道。

枫叶仙子语气略微不悦的说道:“清清遇见一个心仪的男人十分难得,爱情路上遇到些挫折正常得很,无需你在这里说闲话。”

“呐,还挺护崽呢。”

“那个,仙子你有没有什么传音术让何师侄把我的徒儿放出来。此时决战将至,总要让他帮下忙,即使打下手也可以,战死也行。”兼善道人一脸赔笑的和枫叶仙子商议。

“这个恐怕不行,他们现在所处的算得上是异世界,一般的传音秘法肯定不管用啦。”陆甲说道。

“异世界?”

“对啊,这可是我精心为他们挑选的副本场地啊。异世界是年轻人的说法,简单来讲就是和我们这个世界不在一条因果线上,这可费了我好大劲呢,普通的传音秘法是不管用的。”陆甲笑眯眯的说道。

聚丹散人听后一脸震惊,“因果线?这可真是了不得的手段啊。”

“不过你们这些当前辈的都来齐了,万术没有来吗?”

黑蟒大圣冷笑道:“国师大人当然忙得很了,怎么会有空理会这些小事。”

“黑泽,无论怎么说他之前和我们交情都不错,虽然和我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诶,旧事勿复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棋子

66.67%
目录
共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