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

骗局

凌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即使那本孤云编写和收录的见闻里免不了对孤云的夸大和情节所以难免有些出入,因为里面孤云亲自写的其实很少,大多数还是由别人杜撰的。

在凌云印象孤云道长并不是一个对名利有很大追求的人,总是一副淡然模样。

这本见闻杜撰者似乎出自某个报社,在凌云记事时起便时常有往山上寄信,其中大多数都被孤云阅后焚烧,只有极少数没被销毁。

里面大多数是同一个人写的,里面内容基本都一样,孤云师兄吃饭了吗?吃的怎么样?好吃吗?睡的香吗?隐居会感到寂寞吗?这种废话连篇的信件大概是孤云道长懒得销毁,其余极少数的便是那个不知名的报社寄给孤云道长的信了。

信上的大致内容就是听闻道长实力如何如何高强啦,我有多么多么仰慕您啦,这种话,当然目的还是想为孤云出这本书,似乎这写信的人还和孤云认识。

到最后孤云将自己平生见闻简略写成一册,又给那报社寄了回去。

然而当报社寄回来时,内容被改的面目全非,就差打上低幼儿读物的标签了,活脱脱的被魔改成了童话故事。

凌云现在还记得他师傅第一次露出恨不得将那报社生吃了的可憎表情,此前在凌云看来孤云道长虽然性格有些古怪,但一直都是很和善的。

孤云道长将那第一版见闻丢给年幼的凌云看后便又写了一册,并附带了很多自己的意见一并又发了出去。

没过几天就收到了那报社的回信,里面正是重新装订过的孤云见闻集。不得不说效率确实很高,但内容却依旧不堪入目。

孤云又是将自己的意见寄过去,他们又把成品寄过来,如此循环往复了数十次才彻底确定了成品。

勉强算得上是青少年版吧,名字好像叫什么孤云上师降妖除魔宝鉴?反正名字挺二的。

凌云手上的那本算是一本孤云道长比较满意的,所以便留了下了,并加注了很多原本并没有打算出版的奇闻。

与那青少年版有点类似但更全面。

不过出版后好像卖的还挺好的,因为那报社还专门写过一封信感谢孤云道长。

回归正题。

首先,孤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拿好友开玩笑的,或许可能那女子与孤云之间的关系在故事里有些夸大,但也间接证明了他们之间关系匪浅,怎么能把活人写死呢?

在凌云手中的这本见闻中确确实实提到那名女子,应该就是枫叶仙子了,已经在百年前死在了画皮鬼王手中。

但从今日来说,如果说万术真人是当然追随孤云的其中那个会用阵法的那个人,濒死活了下来也算是情有可原,那枫叶仙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凌云思绪越飘越远,完全没有听王枢和何清清说的是什么。

回过神来冲着坐在旁边的何清清说道:“何姑娘,在下凌云,就是住姑娘你隔壁那位,对枫叶前辈当年与画皮鬼王的那场恶战想要了解一下,当然这也对我们对付画皮鬼有所帮助,不知可否告知一二?”

何清清扫了凌云一眼,问道:“山里的修士?”

“此话怎讲?”凌云回道。

何清清这话可以说的十分轻蔑了,虽然只是轻飘飘的一句但性质上相当于骂凌云是乡下的土包子是一种道理,修道者与修道者之间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和谐,内部的之间也有大大小小的圈子,而且互相瞧不起这种例子也是比比皆是,

凌云这种隐居的修士是第二被圈子内的人看不起的,至于第一被看不起的人嘛,自然就是以万术真人和王枢这种为朝廷效忠的走狗了,堪称江湖之耻。

王枢过来打圆场:“这倒不是何姑娘瞧不起凌兄弟的意思,只是这件事在当年的影响力很大,几乎到了百年之后的现在只要是圈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一些,即使凌兄弟久居深山也应该听师门内的长辈提起过,怎么会完全不清楚呢?”

凌云脸色平静的说道:“我自然听说过,只是其中的一些细节可能与我印象中的不符,所以才想与何姑娘核实一下。”

何清清点了点头,便将所熟知的故事梗概娓娓道来。

凌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何清清说的与他所了解的基本情节都相差仿佛。

但最重要的一点,里面居然只字未提孤云!

这是什么概念?或许在孤云道长所描写的见闻中或许有孤云以自己为中心叙述的目的,但按照细节来看孤云确实是经历参与过那场斗争中的。

但在何清清的嘴中他听到了另一个版本,在里面是以枫叶仙子,万术真人,还有同在王枢为捕快的那个潘重的父亲,以及其他很多凌云没听过的名字的正道前辈参与的。

而且河伯也在里面,不过河伯在里面并没有化道成为其中某个人的宿灵,而是顶了孤云大半戏份成为了对抗画皮鬼王的主力,和其他人联手消灭了画皮鬼王。

但其中的细节有很多相似之处,唯一不同的是画皮鬼王并没有成功杀掉其中的任何一个主要人物。

凌云直接打断了何清清。

“她说的都是真的?”他转头问对王枢问道。

王枢有些不明所以,点点头答道:“虽然情节上略有出入,但大体却是一样的,当初我师祖在各地惩奸除恶,其中便包括那画皮鬼王的一位好友,所以那鬼物便找师祖寻仇,但枫叶仙子与潘重的父亲等等几位前辈恰好于我师祖同行,所以便有了“七杰战鬼王”的故事,这也是我师祖万术真人和其他几位前辈对成名之战,随着师祖和其他几位前辈的名气在近百年来逐步提升,这场斗争也就被广为流传了。”

凌云听到这有些不敢置信,不顾何清清被打断的不善眼神又问道:“那你们听说过孤云这个名讳吗?”

“没有,虽然当初参与的前辈不在少数,但也没听闻过有道号或者名讳为孤云的前辈,怎么,那位孤云前辈是凌兄弟的祖师?”

凌云点点头,“他是我的师傅,在他的描绘中他也参与了并成为讨伐画皮鬼王的主力,最后亲手杀死了画皮鬼王。”

“不可能,”何清清说道,“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我不会不清楚的。”

何清清也表示了否定。

在现在看来,除了凌云之外的所以人都不知道有孤云这个人,难不成孤云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凌云脑海里又浮现出他师傅孤云道长那慈祥的面貌。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孤云道长没有理由这么做,难道他与凌云同居了那十几年的生活都是虚假的吗?只是为了编造一个谎言骗过凌云?完全说不过去!

“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凌云大吼着冲进了自己的房间拿出那本见闻,拍在桌子上。

王枢和何清清翻开来看,面色古怪,凌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那本被凌云翻阅过无数次的见闻录居然成了一本白纸!

好似孤云这个人从始至终都没存在过一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骗局

11.76%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