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丧志

年少丧志

“凌云,是我。”

何清清无畏随时都有可能从地底钻出的血藤,慢步走近凌云。

“吼?”凌云的眼睛里罕见的露出一丝疑惑,虽然还没有恢复理智,但却也不再攻击他人。

黑玄看到这一幕也有些疑惑加不解,“这,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不是说现在的人都不相信爱情了吗?

何清清走近凌云,玉手摸向他腰间……的高山流水,柔声说道:“是我啊,我是何清清,你不记得了吗?这佩剑是我赠予你的,你忘记了吗?”

何清清?佩剑?

凌云的情绪得到安抚,但眼神中还是懵懂无知,他还是听不懂何清清的话语。

“张嘴,啊。”

“啊。”

凌云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还是乖巧的张开了嘴巴。

何清清从容不迫的取出丹药,这颗拳头大小的驯兽丹有股难闻的草药味道。毕竟这又不是给人吃的,味道方面可能不怎么符合人类的饮食习惯。何清清将驯兽丹掰成小块,放入凌云口中。

当凌云吃下去的时候差点没吐出来,这是人能吃的东西吗?出奇的苦和涩,一瞬间凌云感觉自己的神智又恢复了,因为他的舌头几乎快被废掉了。

不过他还是吃下了所以驯兽丹,反正舌头又尝不出味道了。

“味道如何?”何清清关切的问道。

这说的是人话吗?他要是能回答还用得着吃兽药吗?他要是说不好吃你是不是还得让他吐出来重新上锅热热?

“吼!”

凌云察觉到里体内的药力在扩散,又躁动起来,他甩开何清清的手,向陆甲开辟出的黑洞出口奔去。

“青道子,拦住他!”

“啊?好!”青道子像是有些没反应过来一般,急忙回答。

正乙出鞘,像是有灵性一般向凌云刺去,可是结果却出乎意料,原本锐利无双的宝剑打在凌云的身上就像是蚊虫叮咬般,一丁点的伤害也没造成,甚至凌云只是无意识的扭动了下身体就将其弹了出去,连同青道子也倒地吐血,俨然是受了重创。

其他几人见状上前阻拦,也全被凌云掀翻在地,眼睁睁的看着凌云离去,随后黑洞关闭,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几人面面相觑,许久都没说出话来。

肖莽快步上前推开想要搀扶青道子的李天机,拽起他的衣领,脸上的怒气几乎要喷薄到他的脸上。

“你究竟在搞什么?为了一个女人抛弃自己的斗志?真他妈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你出去之后你的同门会怎么看你?你的师傅对你失望透顶,江湖同道们的耻笑这些问题你考虑过没有?”肖莽怒骂着青道子的不作为,甚至还有点恨铁不成钢。

青道子的表情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君子之道之前被他当做会贯彻一生的信念,可现在呢?被他深深掩埋,盖在能贯彻一生的信念之上的只是薄的不再薄的对女人的执念!

真他妈给一个修士丢脸啊。青道子本人或许也是这么想的。

“唉?怎么是你?”老板娘看到出现在客栈门口的青道子,有些惊喜的说道。

老板娘明显憔悴了许多,比之前少了些温柔妩媚,脸色略有些苍白。可她的眼眸明亮,一如既往。

而青道子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他被何清清放出来后就急匆匆的向着客栈赶来,途中他也曾想过要不要收拾自己的外表,但他又觉得太浪费时间了。即使花两分钟洗把脸也会晚两分钟见到她,这太不值当了。

青道子站在客栈门口,旁边还躺着几具尸体,有半妖也有鬼怪,都是蜈老的手下。

画皮鬼王的禁令十分好用,蜈老的手下对客栈还有老板娘从心底就生不出恶意,唯有蜈老这种实力强横的抵抗力会强一下。

客栈里还是有小部分百姓,蜈老的手下接到的命令是收拢全城的百姓。老板娘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城外混战,凡人太过脆弱,动辄就会死亡,所以她是不愿意让这些人离开客栈的。

老板娘走到青道子的旁边,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会回来。”

青道子的剑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解释道:“我一靠近客栈这些人就对我出手,我和他们解释了一番,他们也不听,所以我就不得已杀了他们。这些人你认识吗?”

“他们倒也没什么恶意,但也不是什么好人。算了,杀了就杀了吧,这也算他们的命。”老板娘有些高兴的又问道:“凌云说你有急事,回家了,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我,我那个,事情忙完了所以就回来了。”青道子支支吾吾的说道。

“你还回来做甚?”

青道子像是要跳起来,理所当然的说道:“我是你客栈的伙计啊,你又没说辞退我,我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

“噗,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会贫嘴啊?”老板娘有些惊奇,随即又故意说道:“如今素城战乱,经济萧条,我可养不起伙计了,你被辞退了。”

“那就跟我走吧,我们重新找个地方再开家客栈,你还当你的老板娘,怎么样?”

青道子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直跳,事实上也从未停过,老板娘的一颦一笑都让他沉醉其中。

“这个的话,恐怕不行。”

“为什么啊,”青道子大失所望,“素城即使重建之后也不会是之前的样子了,这里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呢?”

“你应该清楚,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什么?”青道子的脑袋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老板娘双手抱肩,语气有些轻松的说道:“你的道号是青道子,所属宗门琅琊圣地,师傅是兼善,所修行的是君子道义,父母健在。我说的对吧?”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青道子预感不妙,说道:“是何姑娘告知你的?”

这想想也不可能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何清清干嘛还关自己那么久?自己的个人履历干嘛要告诉老板娘呢?

老板娘继续说道:“你之前根本没有离开素城,因为这里和你所属的地方根本不在一条因果线上。你是被那个姓何的小姑娘控制了起来,原因是怕你告诉我你们是杀害我丈夫凶手的后代,从而影响你们对付画皮鬼王。”

青道子愣住了,他看着眼前的老板娘忽然有些陌生。

“不要胡思乱想,陆甲可从未和我说过这些。”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青道子刚才确实有在猜疑老板娘的身份,却没想到被老板娘一语戳破,难不成她有读心术不成?

“我都说了我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这下你相信了吧?”老板娘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又怎样?”青道子的语气中带了些洒脱之气。

是啊,男儿正值少壮,自当意气风发。喜欢妹子当然就要去追了,即使她再遥不可及你不是还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

“其实我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算不上一个独立的个体,我只是一道分身而已。”老板娘耐心的解释道。

“分身?你在和我开玩笑吧?”青道子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分身是什么?一道法门,算不上多么高深,但需要悟性。用本体的灵气塑造这是最常见的,还有的会炼制一具肉身分出一道神魂注入,这也是分身的一种,俗称化身。

青道子看着眼前的老板娘,依旧美貌动人。她的来历自己是知道的,怎么好端端一个人就成了一道分身了呢?

“是神珠啊,”老板娘的眉心显现出一道淡淡的印记,“它并没有救得了原本这副躯体里的人,我就是那颗神珠。”

“那又有什么关系?”青道子据理力争,他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老板娘摇了摇头,“我只是浪花翻起的一朵泡沫,我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

“你走吧,以后我们不要再相见了。

老板娘轻轻关上了门,只留下青道子怔怔的站在原地,正乙掉在地上的清脆声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徘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年少丧志

66.67%
目录
共9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