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清的反应

何清清的反应

何家。

何清清此刻正在大厅内翻阅着一本古籍,她看得很入迷,素手翻动的速度很快,偶尔有不解的地方也会皱眉思考,不过很快就会解开困惑,直到把一整本书籍里的所有东西全部吃透才肯罢休。

她有些怀念当初在客栈和凌云一起探讨人生的时光了,当初他们为了打败画皮鬼王没少在一起商量对策,免不了谈些题外话。凌云知道的远古异闻很多,相当一部分何清清也没听说过,而凌云对现代社会的认知也很浅薄,二人的知识正好互补,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何清清以前很享受自己独处的感觉,可现在没了凌云在自己身边鞍前马后倒有些不适应了。

何家就像个巨大的牢笼一样将何清清困在里面,还偏偏在她的旁边放一只百灵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这只白灵鸟就是何落落了,她的容貌和何清清有八成相像,甚至还要更精致,何家主母本就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何甫成也是相貌堂堂,生出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儿也不奇怪。

何清清的生母并不是何落落的母亲,二人最大的差别一个就是气质了。何清清属于清冷型的,气质偏向于成熟,何落落是属于活泼型,如含苞待放的花蕾般亭亭玉立,何落落的年龄虽然要比何清清小上几岁,但她发育的却很好,和何清清站在一起旁人或许会认为她们是一对双胞胎。

何落落此刻就在何清清的院子里,这也是何甫成的安排,他将何清清的每一天都安排的明明白白,上午由被他请来的高人教导修行,下午何落落就会来次和她做伴,对,就是做伴,何甫成认为这样能拉进两个女儿的关系,非常固执的将妹妹强塞给身为姐姐的何清清。

何清清对此倒是无所谓,在她眼里何落落就像是只小猫小狗一样,虽然有时会对你张牙舞爪,但实际上是没有危险性的。

而何落落就不同了,她十分抗拒和何清清同时待在一间屋子里,何甫成却以“你的姐姐能教导你更多的知识”为理由严词厉色的让她乖乖服从。别看何甫成在何甫成面前一直是一副慈父的模样,但事实是他还是很严厉的,对待自己的子女近亲这一方面更有甚之。

何落落虽然很不情愿,但每到下午还是会准时的来陪她姐姐,二人虽然同在屋檐下,但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更别提正常的交流了。

何清清在一旁处理何家的大小事情,何落落就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看着江湖上流行的言情小说,有时候看到情节跌宕起伏处还会小声抽噎和放声大笑,这个时候何清清眼睛一瞪,何落落就闭嘴了,但还会强装着不服气的“哼”一声。

如果实在无聊的话何落落随手拿屋子里的各种小玩意摆弄,这些有很多都是何清清在各地搜集来的奇珍异宝,她当然没空满足妹妹那旺盛的好奇心,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何清清便会不耐烦的让何泽带她出去溜溜。

顺带一提的是何落落似乎对何泽很有好感,他们两人儿时还是青梅竹马,不过何泽对何落落的态度一直不温不热,他是何清清的手下,以后还要和何清清一起闯荡天下呢,怎么能被儿女情长所困?

这不,刚说到这何落落就明显的有些不耐烦了,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这个作者好烦人啊,非要把女主的家世写这么惨,还和灭她满门的男主爱的死去活来,太可恶了。”

何清清对此只是轻蔑一笑,自己的妹妹不就喜欢看这些狗血剧情吗?令她不满的只是作者更新的速度而已,翻来覆去就那么几章,在这间狭小的屋子里明显有些困不住她了。

还没等何清清开口,何泽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少主,我有要事向您禀报。”

“进。”

何泽进来的那一刻,何落落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快步走上前去询问道:“阿泽,我们今天去哪里游玩?”

“不,今天不行,我有要事向少主汇报。”

何泽比何清清年长个一两岁,长的很是端正清秀,他的父亲曾是何家的一个主管,可惜犯了错误被处置了,而处置他父亲的人正是何清清,但他对此并没有丝毫怨言,反而主动站队何清清,是最先跟随何清清的几人之一,因为平时做事一丝不苟的性格何清清对他很是重要。

“什么要事?我也想听听嘛。”何落落死缠烂打的撒娇道。

何泽没再说话,而是有些凝重的看向了何清清。

何清清瞬间就懂了何泽的意思,但何落落毕竟也是何家的一份子,还是亲妹妹,她不能用避嫌这种借口让她离开。

“说吧,她在不在都不碍事的。”何清清淡淡的说道。

何泽走向何清清,弯腰附耳小声道:“凌云公子给您写了一封信件,上面写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随即他拿出信封,双手奉上。

何清清面不改色,拿起信件看了起来。

可越到后面她那淡若止水的表情却越难维持,逐渐转变为了惊愕。

“落落,你今天先早点回去,你知道跟你父亲怎么说吗?”何清清柔声说道,她难得对何落落的态度这么好,一时间让后者有些受宠若惊。

“我就说和你一起探讨学识了,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办得到的。”

这也是姐妹之间不言的默契了,每次何落落回家都会装成和姐姐其乐融融的模样来蒙骗何甫成,她们两个谁也不想再为了此事自找麻烦。

“这封信你看过了?你能确定真实性吗?”待何落落走后,何清清向何泽厉声询问道。

何泽说道:“这封信件我已经提前检查过了,确定是凌云公子的亲笔,而且是由百事通的人送过来的,唯一的疑点就是上面描述的事情太过荒缪,而且,而且听语气好像并不太类似凌云公子。”

何泽之前也跟随过何清清去讨伐画皮鬼王,对凌云的印象很深刻,也能认出他的笔迹。

“我说他怎么不来寻我,原来是被小鬼拖住了裤脚。”何清清的表情有些难看,“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目前应该没有,百事通的信誉力还是有的。”

“那家主大人呢?信件有没有被他的人拿到手?”

何泽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情况应该不会发生,虽然何家主同样在付钱给百事通搜集凌云公子的情报,但出的价钱比我们低上很多,按照客户的优先等级来说情报是不会经他们的手的。”

何清清的表情舒缓了些,沉思了片刻,说道:“凌云应该不会骗我,他说真有第二具太阴体的话那就应该是真的有。他要什么东西就给他什么东西,拿最好的,用我的权限去拿,越过何家家主直接在库房中调动,如果库房中没有的话就去买,一定不要让别人看出来,知道吗?”

“好的,那这件事还用通知枫叶仙子吗?”

“这个的话,暂且不用,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不能妄下定论。”何清清一咬牙,有些生气的说道:“算了,你先去调集物资,我亲自去一趟长掷城去会一会她,我到要看看我们两个谁才是正品。”

“是。”

谁也不知道何清清口中的正品是指的是同为太阴体的林雅或是某人,但这份怨念倒是和始作俑者所期盼的一模一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何清清的反应

90%
目录
共9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