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战法师画皮鬼

近战法师画皮鬼

这画皮鬼究竟想干什么?!王枢在心里怒骂道。

明明在此之前他还记得画皮鬼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好几次被他们重伤却侥幸逃脱,现在看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场内,众人将凌云和那画皮鬼围在一起防止它逃窜,偶尔有人想出手也被何清清呵止了。

9

凌云第一次遇到如此难缠的敌人。

在此之前他大多是与山精野怪搏斗,虽然不乏狡猾恶诈的精怪,但灵智普遍一般,畜牲就是畜牲,无论怎么样也是不能和人想比的。

凌云在战斗中完全占不到优势,一直被画皮鬼压着打,平日里与野兽肉搏的丰富经验此刻没有了任何用处,他的心情渐渐跌入谷底。

而反观画皮鬼一直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即使凌云的攻势再猛烈画皮鬼也能轻而易举的挡下,即使周围的人对它虎视眈眈它也丝毫不惧。

王枢看向何清清的方向,发现她还是没有要下令协助支援凌云的意思,心里不禁恼火。

凌云的攻势逐渐弱了起来,画皮鬼擅长的是迷惑鬼术和保命本事,正面对抗是最下乘的,这明显就是在戏耍自己!

“好啦好啦,都住手吧。”一名男子轻笑着,说着便挥了挥手。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凌云从画皮鬼身前震开,凌云仔细感受着,这只是单纯的灵气,却磅礴到无与伦比,和自己的灵气相比较这股灵气就像一片汪洋大海,只需要轻轻的一个海浪就将凌云这艘小船掀翻。

凌云被王枢接住止住身形,压下心头的不甘与脉络中逆行的灵气顺着周围人的目光看向来者。

来者看起来比凌云大不了几岁,穿着一身洁白的道袍,后面两个大大的“天道”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脸上的笑容颇有些淡漠的成分。

“你是谁?”凌云问道。

“他是昆仑仙山的人,自称天道的钦点维系者,实力深不可测,就是有点神经兮兮的。”何清清的声音在心头响起,凌云一惊,这是传音?可这不是仙家法门吗,何清清怎么会?

何清清对此早有预料,之所以刚才没让其他人出手,一方面是想摸清凌云的实力,另一方面便是这个天道男子的原因了。

画皮鬼倒是没什么表情,默默的走到那个天道男子的身后。

以王枢为首的捕快均是面色不善的看着那个天道男子,毕竟他们与画皮鬼的恩怨是最深的,而这男子实力深不可测,又好像是站在画皮鬼那边的,不由得心生忌惮。

那天道男子没理会凌云,对着何清清笑着说:“人还没全部到齐呢,又何必拼个你死我活呢?”

何清清点点头,以目前对情况来看,即使这些人马联手对上画皮鬼也不见得能将其擒下,而这一切只是因为这个男人的缘故。

画皮鬼的实力不可能会恢复的这么快,这一切背后肯定是那天道男子在推波助澜,王枢面不改色,心情却变得异常沉重。

那天道男子名叫陆甲,原本是昆仑仙山上的弟子,入世之后性情大变,从孤傲的绝世天骄变成了性格乖张的天道代表人物,反正他自己是这么说的。

按他的话来讲就是以前修行的时候不知道民间疾苦,入世后方大彻大悟,世间多有不公,自此尊天道,行至公之事。

这话听起来就非常扯淡,不仅仅是对凡人来说,对修道之人更是如此,天底下哪有绝对公平的事呢?况且你一个修道的整天不琢磨怎么成仙却关心凡俗间那些破事?

众人都没觉得他大彻大悟了,

倒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疯掉了。

但却又不像。

两年前江湖正道魁首之一的雷云谷掌门雷傲猎杀一头三首水蛟,因为提前做足了准备,所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水蛟逼到绝境。

当众人将三首水蛟围住准备击毙时陆甲出现了。

当时陆甲二话没说就把雷傲打成重伤,把众人驱赶让他一对一和三首水蛟单挑,雷傲只是勉强和三首水蛟战个平手,然后让它给逃了。

这搁谁谁不气啊?雷傲当然也气,但就是得忍着,因为陆甲实力比自己强。

这公平吗?这当然不公平,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是公平公正的。人类猎杀妖怪无论出于什么目的都谈不上什么不公平,这就像你平时要吃饭喝水一样,再反过来说,那些精怪吃人的多了去了,这公平吗?当然也是不公平的。

可以说公平这种东西就是狗屁,无论在哪里都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弱肉强食的世界,公平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这只能是弱者懦弱的心理安慰罢了。

公平在弱者那里只能是心理慰籍,而在强者那里就是最有力的武器。

雷傲被打成重伤被迫和三首水蛟单挑,这对那三首水蛟公平了,但对雷傲来说就不公平了,但这些对于公平来说无所谓,因为那时公平攥在强者手中,陆甲。

那之后雷傲也找陆甲要过说法,那三首水蛟也不是善类,你凭什么放走它呢?这是占据大义雷傲才敢质问陆甲,他很不解,雷傲早已成名多年,陆甲即使是仙门出身实力也不应该离谱到这种地步,他几乎没有反抗之力,好像真的就是天道在暗中帮助他一样。

而陆甲的理由很简单,三首水蛟是珍惜濒临灭绝物种,天道不忍心看它们灭绝,所以才派他这个天道使者来帮助它。虽然这个理由很扯,但陆甲的实力却是真的,雷傲最终还是灰溜溜的走了。

从此之后就没人敢嘲笑陆甲是疯子了,人家实力摆在这。

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天道确实致公无私,所有的不公平都是从弱者嘴里传出来的。

而现在凌云王枢何清清他们就面临着和雷傲一样的境地。

陆甲在他们看来明显就是袒护画皮鬼,而凌云和何清清倒是没什么感觉,凌云本来就不觉得凭自己就能单刷画皮鬼,何清清看出了陆甲的想法,就是想把事情闹大些,在此之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来讨伐画皮鬼,这样正合了她的心意,人越多竞争就越多,得胜者更能获得更多的名望。

唯一不爽的就是王枢了,他在其中算是唯一出了力的,在追击画皮鬼的时候还死伤了很多同僚,何清清似乎是用了某种手段提前预知了画皮鬼的到来所以守株待兔,让王枢与其他人公平竞争击杀画皮鬼也确实是难为他了。

现在已经是深夜,陆甲从白天开始就让画皮鬼找地方躲起来了,众人想阻拦却没有那个实力。

他把凌云,王枢和何清清叫了起来,走到了客栈的门口。

四人神态各异,凌云表情平静,何清清脸上带着轻柔的笑意,王枢则是一脸的不忿,其实王枢的脾气很好,可惜遇到这这种破事,就像组队打游戏最后只剩下几人苟延残喘,boss血条刚见底就快看到希望的时候又蹦出个第二形态,这事搁谁身上谁都受不了吧。

陆甲没理会三人,自顾自的拿着一支笔在纸上涂涂画画。

王枢首先忍不住了,质问道:“明明我们已经可以擒杀画皮鬼了,为什么反而要多此一举,让其他让参与其中?”

“不行,”何清清摇了摇头,“即使你我两方人马和凌云加在一起也不一定能留住画皮鬼,可能是之前画皮鬼神志不清让你产生了误解,但实际上画皮鬼最高超的鬼术还没使用,和凌云搏斗时只是单纯凭借战斗意识来取胜的,单论画皮鬼的那张披在身上的人皮其实远没有真正的人强大,它真正强大的地方还是诡异莫测的鬼术,但是它很少使用,即使我也没有信心能防备,毕竟情报太少了。”何清清有些无奈的说道。

画皮鬼的鬼术有过明文记载的只有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幻术,而在传说中,画皮鬼甚能在人不知觉的情况下掏空人的身体,当人察觉到的时候心和肝已经成了画皮鬼的腹中餐了。

换句话讲,画皮鬼是个喜欢近战的法师。

陆甲没理会王枢,站起了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土,拿出刚才写的东西给三人看,“怎么样?我这个剧本不错吧?”

三人看去,上面画着姿态各异七个的小人,而对立的着是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

“七英战鬼王?”何清清突然明白了陆甲的想法,他是要重现当年那场斗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近战法师画皮鬼

17.31%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