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云起云落,到底有情

第四章:云起云落,到底有情

贾环和贾宝玉都是贾府的少爷。

但是,那贾宝玉,那位混世顽主儿稍有个头疼脑热就好似天要塌下来一般,被老夫人含在嘴里面怕化掉的人,那才是贾府真正的命根子。

可怜她的环儿之前都昏迷了好几天了,整宿整宿的发高烧,甚至险些丢了性命,贾府之内却是连个探问的人都没有,真真是令人觉得心冷。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可见一斑!

旁人不来,赵姨娘也不会有什么心思和想法,纵然生气,也不至于大动肝火。

毕竟,贾府里面的人,看不起自己和贾环,那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可是贾探春身为贾环的姐姐,在弟弟重病垂死之际,也不亲自过来看看,只是派遣了一个身边的大丫鬟过来探望,随便打发了了事,赵姨娘的心气顺不过来。

贾探春,你们两个人可是从同一个娘胎里面出来的血肉亲人啊!

何至于如此薄情寡义,绝情无义呢?

血脉相连,骨肉相生,贾探春身为贾环的亲姐姐,竟然如此的狠辣和绝情!

赵姨娘心里面如何能不怒?!

往昔的时候,纵然她心里面生气动怒,也仍旧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今日看着眼前刻苦用功读书进学的贾环。

许久积累下来都情绪和不满,宛如瀑布倾泻,彻底爆发了出来!

.......

赵姨娘仔细地端详着贾环,发现自家的儿子,大病初愈,读书进学之后,就越发显得神骏非凡起来,心里面自是高兴,也难免就会愈想愈气,愈想愈悲愤。

可她一个身份卑微的妾室,又能够有什么作为呢?

不过,只是无能狂怒罢了。

想到这里,赵姨娘不由得悲从中来,低声地抽泣起来。

「母亲,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贾府之内又有谁欺负了你不成?」

贾环见状,连忙询问道。

「呜呜呜!」

赵姨娘只是失声痛哭,哭声呜咽,凄凉,却不搭话。

「这该如何是好?」

贾环只觉得自己纵然有些许本事,也解决不了这般令人头疼欲裂的事情。

他只能够让自己旁边的大丫鬟彩云去安慰一下赵姨娘,静静地等待赵姨娘的情绪平复。

「环儿,娘亲无用!否则怎么会让你遭受如此屈辱?」

赵姨娘看着贾环抄录经书的书案和堆放在旁边如山一般的经文,眼神红透了,不免悲伤的说道。

贾环刚刚想要说话,却听到赵姨娘关心的话语,整个人顿时感觉到了浓浓地母子之情。

「环儿,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你愿意劝学上进,考取功名。娘这辈子也就知足了,什么也都不盼了,我每日在佛前为你祈祷,就盼着我儿心愿事成,平安顺遂。」

赵姨娘这句哭话,却是这一世贾环受尽人情冷暖之后,听到得最为动人的话语。

贾环笑道:「母亲,不必担忧,等孩儿考取功名,有了功名在身,贾府的众人又岂敢欺压于你?日后若是过的不顺心了,我也可以接你出去,享清福。」

「你啊!倒是一副好心肠,我也没有白疼你这么多年。只是你终究是贾府的人,贾老爷始终是你爹爹!血脉亲情是断然割舍不断的!搬出去的想法,对我说说也就可以了,要是让外人听了去,还不得招惹来是非和打压?」

赵姨娘是没有读过几天书,可是吃过亏,上过当之后,多么蠢笨的人,也终究学会了三分的人情世故,听闻贾环的话语,忍不住劝说起来。

贾环看向一本正经地劝说自己的母亲赵姨娘,有些哭笑不得。

「要是自己告诉母亲,这贾府迟早会被抄家败亡,落得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凄惨下场,还不得说我自己得了失心疯,拉着我去看郎中不成?」

压下心头的念头,贾环也清楚自己现在人微言轻,不可轻举妄动。

宗族家法在这个时代,可比法律还要厉害三分。

犯了宗族的忌讳,只怕被人打死,官府衙门也不会理会这等家族内务事情的。

贾环看着已经止住悲情的母亲,笑道:「娘,你放心,等我高中状元,求陛下赐你诰命夫人。到时候,就算是你在这个贾府之内生活,怕也不会有什么难处。」

状元及第,必定是皇帝在殿试之上皇恩浩荡,恩科亲点出来的。

赵姨娘自从发现贾环进学读书,有志向考取功名之后,也了解过这方面的内容。

读书人想要通过科举考试,获取功名,必须要经过童试,乡试,会试和殿试。

通过童生考试的人才能够被称呼为秀才。

无论年纪大小,只要没有通过童生的考试,就不能够称之为秀才,只能称呼为童生。

想那贾府学堂里面教书先生贾代儒便是通过童生考试的秀才了。

秀才可以少缴纳一个人的人头税,不用服劳役,见官不拜,只需要拱手作揖,甚至可以从事诉讼打官司的讼师和师爷。

一旦通过乡试,成为举人,那就更了不起了!

范进中举,整个人喜的都快要疯掉了。

到了这个级别,那就是举人老爷,身份地位立刻发生天翻覆地的变化。

见到官府的官员,举人不仅仅可以跟县官老爷平起平坐,还可以做官。

只要地方官职出现空缺,这些人就可以找门子去这些地方任职,担任地方父母官。

而且举人可以免除数十人身上的赋税乃至于数百亩的田税。

古人的苛捐杂税十分严重,一年忙碌到头也就只能够吃糠咽菜,种植出来的粮食也大部分都拿出来缴纳皇粮国税了。

要是把自己的土地和生意挂靠在举人老爷的名下,那就不需要缴纳任何的皇粮国税了,只需要对举人老爷负责即可。

仅此一点,就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经济独立,从此拥有源源不断的财富,而且,还可以入朝为官,自当是风光无限。

通过会试之后,则可以称呼为贡士。

到了这个层次,已经入了天子的法眼,足以担任朝廷大员,挑起家国重担。

如果运气好的话,侥幸参与殿试,就可以评为进士,前三名则分别为状元,榜眼,探花。

当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风流无限,金科驸马,一步登天!

读书大道,一步一重天,需得要经过数重阻碍才行!

赵姨娘自从知道自己家的儿子,有科举入世的想法之后,心里面就隐隐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皆因为,读书人的路子很不好走,比学武从军可要难多了。

她一想到这重重的困难关卡,尤其是当她见到贾代儒数十年了,也就只是一个秀才的时候,心里面更是难免有些凄凉。

「可惜啊!我儿要是嫡子的话,当可以请来名师大儒成为授业恩师,也不必如此困难艰苦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仙神红楼:我能复制天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仙神红楼:我能复制天赋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云起云落,到底有情

1.22%
目录
共3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