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界碑与咒碑

第13章 界碑与咒碑

我过了良久,才从那段回忆中挣脱出来,只见老徐头的身体正在慢慢湮灭。

我的手呈爪状,手中抓着一个银白色的光团,它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胸前的挂坠所吸收。挂坠吸收完这个银色光团之后,犹如吃饱喝足一般,鼓了起来,亮起了一道白光。

霎时间,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密密麻麻的面板,上面显示的竟然是一颗庞大无比,分叉众多的技能树!

虽然这颗技能树庞大无比,不过亮起光芒的只有第一个。

守殿使见习技能:劫爪

作用:可以在低级不祥“掉以轻心”时直接抓取虚妄核,从而摧毁低级不祥,无需战斗。

我呆呆的看着这个面板。

“这个不就是角色扮演游戏里的技能树嘛!我居然也可以拥有!”我立马像个小孩子似的蹦蹦跳跳。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了熙儿。

我二话不说,收敛情绪,冲向老宅的方向。

一路上依旧是那金黄的油菜地,那湛蓝无暇的天。

“咚咚咚”我跑了良久,终于跑到了老宅前,我急促的敲着门。

“嘎吱…”门缓缓打开了,只不过我看的,并不是我想看见的场面:想象中的熙儿并没有出现,有的只不过是一个与熙儿同高的小纸人罢了,那个小纸人身穿黑衣,头戴一顶小帽,小脸蛋白白的,还有一点腮红做点缀,一看就是古时候有钱人家的孩子扮相。不过诡异的是,他大笑着而且眼里还残留着两行血泪。是两个截然相反的元素,并没有中和,那一笑反而更加让人细思极恐。

他就静静的矗立在哪里,一动不动,看着我。我眼见此景,突然想起了上次对战向日葵时,那个怪物的眼神。那种由病态,呆滞,迷茫,仇恨等等负面情绪所产生的眼神是装不出来的。

“咔叱”一个像是成年老宣纸破碎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我的眼睛立马盯住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小纸人的腿。

他的脚正在慢慢的抬起,库管则早已因为挤压而变成了碎屑,露出了一根黑色的东西——正是一只腐烂的不像样的腿!

我汗毛竖立,身冒冷汗。只是没有第一次那么的害怕了。

“吉时吉日~”

“不见吉人~”

“同先冥怨~”

“九死一生~”

“百鬼夜行~”

“不知死活~”

“汝吾皆散~”

“咒界同鸣!!!”

“开阵………………”

一个尖利而妖娆的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宁静,那个声音像极了京剧中的花旦。

这个声音在老宅的前堂中回响着,我站在门外,那个纸人站在门内,虽然近在咫尺,又如天人永隔。

“生死之地,何来情缘。”

“九死塔下,一生台上。”

“天人永隔,涅槃重生。”

看着这诡异的一目目,我仿佛来到的不是我的老家,而是不知哪个荒山野岭里的凶宅。

这时,小纸人悬在半空中的腿突然落下。

我本以为的碎成渣渣的景象,并没有出现。

天地震颤,我的脚下正在疯狂的坍塌着。地板下落之处,皆成无垠虚空。

我作为一个本来就有恐高症的人,看到这一幕,腿软的差点自己摔下去。

“九死塔下镇邪魅!!!一生台上渡劫仙!!!”

这个声音不同于刚刚,听起来像是是一个古代大将军或是一代帝王的霸音。

那种声音,一响起。定将天地无光,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

耳鸣阵阵,恐怖的音波,将我震的满眼金星,晕头转向。

恍惚间,我来到了一个阴阳交界之处。一面,白光照亮一切。一面,黑暗吞噬一切。

我的脚,慢慢的落到了地上。过了许久我缓过神来,茫然到:“这里是哪?”

四周一片寂静,我先是望向右边,正是白光阳气之处。那里,只有一个敞开的大门,像极了我们村的村门,它朴实无华,经历风花雪月,福祸相依。

我抬头,那村门上赫然写着“长生村”三个白金色的字。

“长生村!”

我惊讶,没有丝毫犹豫,向那个门走去,待走近后,那扇门更加魁梧,宏大。只见那村门筐上有一层淡金色薄膜,就像是小时候用来吹泡泡的网上的样子。我的好奇心爆棚,只接就穿过了这个无比圣洁的村门。

穿过村门,却没有一个村房,有的只是一个华丽至极的石台,这个台上金光万丈,雕刻栩栩如生,游龙戏凤,奇珍异兽,无奇不有。

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威武霸气的声音中,所提到的“一生台”不会就是这个吧。

我继续向前迈步,不久就走到了通往“一生台”的阶梯前。那个楼梯是真的多,那个石台目测就有两千米高。

“我的天,这么高!”我直接惊掉了下巴。

“这是什么技术,这简直就是鬼斧神工啊!”我接着赞叹到,有没有畏惧的爬了起来,我可是登山小能手,每次学校组织爬山,我都是第一名。

“约莫五个小时后……”

这一路上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脚像是灌了铅似的,到了最后都是爬上去的,但是就在我登上“一生台”的那一刻,我完全忘记了我的浑身酸痛,只有震撼,还有震撼。

………一个可通天般的白玉石碑,矗立在我的面前,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类似篆书的文字。就算是看不懂,也可以感受到那种,极致的压迫感。

终于我左看右看,在那通天石碑的基座上,看懂了两个字。

“界碑”

这两个字触目惊心。

“界碑?…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啊?”我努力的回忆着,在我不断的思考下,终于想了起来。

“这不是那本《咒怨》上被基本撕掉的那一页嘛!”

这个界碑正是记载在“咒碑”后面的,最先去图书馆看的时候那一页就只撕剩下界碑这两个字了。不过我的自觉告诉我,这就是界碑。

我抬起头,肃穆的仰视着这个界碑,我相信它的来头绝对不比冥天宫的咒碑小。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手欠,非要去摸一下,就这样,在我手掌触碰到界碑的一瞬间,我就被一股无形巨力打飞了出去。

那一飞就不可收拾,直接飞出了“一生台”我也是鲜血狂喷,生机迅速下降着。

眼看我的身体离地名越来越近,我闭上了眼睛。想不到,最后我是因为手欠死的,自嘲一声,迎接死亡。

“嘣!”一声我硬生生摔成了肉泥,我再次清醒过来已经不知道是何时了。

我头脑胀痛,缓缓的站起了身,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唯一的重量就是那个挂坠。

环顾四周,居然还是那个阴阳交界之处。还有,在我的旁边是一摊血泥。我这才意识到我已经死了,望着眼前的路,迷茫无比。

这次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左边,一片漆黑,无穷无尽。我已经义无反顾,走到了近前。

只见一个漆黑如墨的村门,矗立在面前,上面赫然刻着“重生村”三个血字。

看着这里的一切,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两个版本截然相反的故事,一个是阎爷爷小时候告诉我的,一个是几天前,那个在老宅前的老头说的。

我不能分辨两个故事是真是假,毕竟我没有经历过那次浩劫。或许两个故事都是真的,亦有可能都是假的。

我心里想着,自己已经走进了这扇门中。

这次我看到的是一个漆黑如墨的巨塔。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我数了数,一共有九层。塔身上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红色藤蔓。我又想起了那段话

“九死塔下镇邪魅!!”

这应该就是那个“九死塔”了。

我这次,警惕了许多。没有第一次那么莽撞了。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塔前,这座塔,出奇的没有大门,有的只是一个小型的传送阵,这种传送阵貌似是虚妄宫那个传送阵的升级版,明显阵纹更加复杂。

我没有那么快就进入那个传送阵,有了上次的教训,我硬是在九死塔边转了几圈。

要知道,这座塔的低座,起码五公里。

直到检查无误后我才终于登上了这个传送阵。在我踏上去的那一刻,乾坤震颤,黑光四溢,天旋地转。

不久,也就眼睛一闭一睁的功夫,我就到了九死塔中了。放眼望去,忽然发现,这不是上次来的那个把我撵碎的地方吗?我看着地上那个熟悉的“死”字,后背发凉。-我直视对面,看见了一个我上次没有看到的十个大字:

“九死塔第一层一死还生”

这十个大字,还亮着骇人的红光。

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再看一眼,那个小型传送阵像是接收到了某种呼唤一般,又亮了起来。

视线模糊

待到视线再次清晰时,我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小一点的空间了。

我走出传送阵,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与界碑相似的石碑,只不过这个石碑的颜色与塔身一般无二,都是漆黑如墨。另外上面同样的刻着密密麻麻的篆文。

“这个应该就是《咒怨》中记载了咒碑了吧。”我自言自语到,不过这次我是不敢再乱摸了,干脆转移视线,环顾四周。

可以看见,这里同样有十个大字:

“九死塔第二层二死换身”

我惊讶的看着“换身”这个字。

超强的悟性告诉我,这是个重生的机会,我强保持这镇定。

继续观察,这简直就是一个妥妥的艺术品。只见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石像,我惊叹不已。

突然我的身体又被某种力量,吸引着,来到了正北方。

其他的石像全变了,只有这个身穿九爪黑龙袍,右手持冥帝天帆,左手托虚妄神宫的高人,还是屹立在这里。

他仿佛在等我的到来。

我走上前去,出于敬畏,深深的鞠了一躬。

就在此刻,那个石像化为一道流光,冲进了我的脑海里。

瞬间头痛欲裂…

忍不住的大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故宫夜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故宫夜影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界碑与咒碑

100%
目录
共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