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换体重生

第14章 换体重生

我正在接受着地狱一般的折磨,全身撕心裂肺的痛,呼吸急促,意识模糊。

不过,就在每次快要被痛晕过去的时候,都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从诡异石像中冒出,随后窜入我的眉心之中,让我振奋精神,无法昏过去。

就这样,来回了不知多少次,我对痛苦的认知早已麻木,甚至都无法确认自己是否存在。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就在我怀疑人生之时,身体的痛苦缓缓减弱了下来,九死塔中却响起了一首诗。

作为一个高中优等生,这首诗自然是耳熟能详的,这首《赋得古原草送别》是体现顽强生命力与不屈精神的代表作之一。

“这首诗,可来的真是时候,是要让我挺下去吗?都不看看我成什么样了。”

我抱怨到。

因为刚刚的反复“折磨”搞得我身心疲惫,本来灵体还有一层薄薄衣物遮掩,不过,现在我的灵体上的“衣物”早已化为灰烬。

不知去向了,幸好这里是偏僻的地方,四下无人。

我急忙环顾四周,看看是否有衣物,不过就是找不到。

我是整整绕了九死塔的第二层两遍。

不过奇怪的是,我的身体素质貌似有了巨大的提升,以前可能绕一圈要五天,但是现在不到两个小时就绕了整整一圈。

我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变的这样强大。

突然!

我的眼神停滞了,全身一震。

因为刚刚的急促,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双手。

终于,刚刚停下来之后,当我看见那充满皱纹的双手之时。我身体一僵。

“这是什么鬼东西?”

我的脸不知道怎么的疯狂抽动,完全呆在了那里。

我不敢相信的又立马摸了摸自己的脸。

发现自己脸上也满布皱纹!完全没有了高中生的帅气与自己最引以为傲的白嫩皮肤。

过了良久,我终于缓过神来。

“这该怎么办?我这是怎么了?现在怎么又有身体了?”

系统提示:躯壳更换。

正在我满心疑惑之时。系统的声音又突然在我耳畔响起。

“难道是那个石像?不会是那个石像之中还有残魂吧!”

我是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理论。我现在的这副躯体,就是那个残魂赋予我的!

我居然一时不知道这是福是祸。

系统提示:肉体大幅度增强。

系统提示音又响了起来。

我突然就想我的某些话唠wx好友,天天滴滴滴滴滴滴!的。

我现在真的想知道:这个系统有没有什么免打扰功能?

我转念一想:“这个也不能不看啊。”

只能勉为其难,不情不愿的打开了系统面板。但是,映入眼帘的这个新词条,却让我大为震惊:

我居然从“凡人之躯”直接跳到了“武道宗师”级别。

要知道,中间可是整整跨了三个等级的。

“轰隆隆!轰隆隆!”还在震惊之际的我,突然感觉乾坤震颤。

“世界归于黑暗~”

“我就在你的身边~”

“从未离去…………”

四时之景变幻,眼前的场景如黄粱一梦。霎时间,化为碎片。归于虚无。

我本以为会像往常一样,将我传回到现实。

不过,

实际的情况出乎了我的意料。九死塔破碎之后,场景变换,我无法再控制自己:就像是我第一次带上那个神秘挂坠时一样。

就这样,我再一次以第一人称的视角,看到了那位无上君王。

不过,这次的场景与上次不同:这次看到的场景是一个血色世界,没有一点生机。

被血液染红的大地。

山岳般的尸体。

死亡,对峙,绝望。

我心想,这应该是那次大战之后的场景吧。

故事里的人……………

世界里的事……………

人心中的界……………

我的内心中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出现了这句话。

我不明所以然,道:“我是故事里的人吗?这个世界里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我的心里?就是这个世界?!”

这一切一切的疑问。都似悖论般,无法解决。

“嘶!”一个巨大的黑影。

突然!

从我身前闪过,我背后寒毛瞬间竖起。

“系统自救!警告!虚妄宫不稳定!虚妄外泄!即刻退出!”

这时,我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散发着刺眼的白光。

一片白色。

我已经无法辨别东南西北,耳边只有无休无止的警报。

“可恶!是二级咒念物!”

在白光之中,一个不知名的物体,抱怨一声,远远遁走了。

白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减弱。

我也终于可以睁开眼了。

只见,我正躺在老宅的前堂。前门开着,刺骨的凉风吹进前堂之中,我顿时瑟瑟发抖。

此时,已是子时。

挂在前堂上的钟。

“当…当…当…”报着时。

我也不知是爷爷还是奶奶,会在凌晨零点,设闹钟。

钟声过后,是一个小孩稚嫩的哭声从左耳室中传了出来。我一下就听出来:这不是熙儿吗?

我十万火急的向哭声散发出的地方冲去。

毫不犹豫的推开左耳室的木门。

朽木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来了?守殿使啊,真是一个麻烦的东西。这个鬼族的小孩子就留给我吧。我能答应你,至少我这一脉的不祥,不会再来骚扰人类或者不再参与那场大战。”

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赫然是躲在墙角放生哭泣的熙儿,和一位黑衣中年人。

黑衣人身上,散发着黑色雾气。

看不清脸,显得格外神秘,平静的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我放开嗓子喊道。

经过了这几天的相处,虽然说还没有到与熙儿手足相连的地步。不过,也算是他的哥哥了。我又怎么可能放弃熙儿。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就只能稍稍得罪下冥天宫了。你去死吧!”说罢黑衣中年人,瞬间瞬移到我的身前。

与我近在咫尺,他顺势右手成爪,向我无情抓来,我猝不及防,只来得及抬手格挡。

想不到,意外发生了。

黑衣中年人的手爪碰到我身体的一刻。居然冒起了黑烟!

就像是他拿手按直接按在了烧红的烙铁上。黑衣人猛地缩回自己的手,脸色狰狞的喊道:

“你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你的血脉里流淌的,是冥…………”

还没等黑衣中年人说完,他就变成一缕血雾爆开。只剩下一缕黑魂与身边不散的黑雾,有意识的飞出屋外,还没来得及追击就已经无影无踪了。

我也管不了这么多,冲到熙儿身前,就立马抱住他。

这时的熙儿已经昏了过去,小眼睛哭的通红,肉嘟嘟的小脸很是苍白,发髻掉落,长发凌乱。

我看着熙儿因为我的一时放松,而变成如此,我无比自责。

过了良久,我调整好心情。认真的整理了一下熙儿的衣服,头发。

将他一把抱起,向老宅之外走去。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外面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现在已经午夜时分,外面寂静的可怕,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我不敢多想只是一边死命向村口奔跑一边期待黎明的到来!

黝黑的夜晚,安静阴沉,的风阴冷的嚎叫着,时不断能够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外面沉静的恐怖。

夜色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

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村子上空,光线暗淡,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

高大的山头被黑暗模糊掉棱角,远远看去,似血肉模糊的脸孔。淅沥的雨下在黑夜里,所有东西都很潮湿。

树木和泥土的皮肤开始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在长达20几分钟的不间断奔跑之后,来到了村口,我居然发现一点都不累。

庆幸的是,这次没有诡异的事情发生。

我又抱着熙儿,沿着村外的小路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天拂晓之时。

终于,我们到达了离村子最近的一个小城镇——玉溪镇。

“新鲜的煎饼果子!买煎饼果子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正宗东北煎饼果子。”

“各种粥应有尽有。小米粥、黑米粥、南瓜粥、白粥、菜粥。你想要点啥?”

……………………

我一路跑到这里就看到,许许多多的小贩,在玉溪镇主街的旁边,推着小车卖着早饭。

这不经激起了我的回忆。

想起了当时我的高中生活。那时,是多么的无忧无虑。我才发现。高中生活虽然苦。但是没有任何生命的危险。

现在我虽然自由,但是,一切的不详,都在暗中盯着我。盯着那些手无寸铁的凡人,想方设法让他们堕入虚妄之中,无法自拔。

想着心事,我凝望着,天边刚刚升起的太阳沉默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故宫夜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故宫夜影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章 换体重生

88.89%
目录
共1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