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玉溪镇

第15章 玉溪镇

这是一个繁荣尽情编织着的热闹小镇。

玉溪镇

从繁华的城市东和西扯来一条约百公里的柏油马路竖穿小镇;

从偏僻的山村南与北掣来一条鹅卵石路的带子横穿小镇。

这两条带子交叠重合成一个十字轮廓点。

于是,这个小镇历史上诞生了永不抹去的玉溪交美称。

“嘿,小伙子。干嘛呢?要不要来一个鸡蛋煎饼?”

一个在我们身旁的憨厚老汉,笑眯眯的说到。

我抱着怀中昏迷的熙儿,发着呆,被忽如其来的问候打断。

我精神恍惚,只是下意识的,因为平常的习惯,把头转向憨厚老汉。

“小伙子,你也是城里来的吧?告诉你呀,现在国家搞美丽乡村。好多城里的小伙都回到村子里来了。只是你这……是走过来的?还带个小娃娃,他是你弟弟吧?”

憨厚老汉,望着我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好奇的问道。

“啊!嗷嗷嗷。是的,是的。我们是从城里过来的,就是中途这车坏了,修不好,只好走过来了。”

我这时终于缓过神来,连编带演的,说出的原因后果。

憨后老汉也不怀疑我们说的话,只是双手递上两个鸡蛋煎饼笑着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容易。来。还没吃早饭吧?反正我家生意火爆。现在人还少。都还没有起床呢,快吃吧。”

我连忙挥手道:

“老伯,这怎么行!再怎么说,我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怎么可以随便不付钱就拿您的东西吃。”

虽然我现在肚子很饿。但是,经过12年教育的我,也不会干出这种事。

“咕噜咕噜…”

我的胃真的很不争气。

“哈哈哈,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嘴硬。快吃吧,你实在不想吃也行。但是也不能饿着孩子。”

憨厚老汉。手中的两个煎饼又往前递了递。

“哥哥,这里是哪里啊?”

正当我准备接下两个鸡蛋煎饼之时。熙儿的声音突然在我耳畔响起。

“哦吼吼。小娃娃醒了,来。老伯请你吃煎饼。”

憨后老汉。顺势就把右手的煎饼,放到了熙儿的身前。

熙儿闻到这个好吃的,饿了两天的肚子也开始咕咕乱叫。

他想都不想,就用双手接下了鸡蛋煎饼。抱在怀中,生怕有人抢了似的,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为了掩饰尴尬,我也只能顺势而行。

“熙儿,快说谢谢爷爷。”

“谢谢爷爷。”

熙儿的小嘴塞满了鸡蛋煎饼,含含糊糊的说道。

这时,我也不再推辞,接下鸡蛋煎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惊奇的是,这个平平无奇的鸡蛋煎饼,竟然额外的好吃。我心想,原来一个人饿久了,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是好吃的。

“你们两个刚刚来,有住处吗?”老汉关心的问道。

“没有啊。”

我这才意识到。

我们一时半会怕是回不到冥天宫了。

“要不你们到我这儿来住吧?其实也不贵,一个月500块钱就行了,我们这儿也没啥宾馆,全是民宿。”

憨厚老汉转身,用手指着门店后的两层小楼说道。

这事我也没有那么客气了。

“好的,那太谢谢您了。我们一到镇子里,您就帮我们这么多。”

”不会不会,我是看你们与我有缘,

也是想帮你们一把。”

老汉十指相扣,做出一个奇怪的手势。

向我微微鞠躬,意味深长的笑道。

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一个晚辈要向后背微微鞠躬?不过,我的忧虑还是被憨厚老汉的热情快速打消了。

于是,我抱着熙儿就跟着,憨厚老汉走上了房子的二楼。

二楼不大,有一扇木门。

推门进去,是一个标准的双人间。

厕所、电视、浴室,一个不差。

“你们今晚就在这儿睡吧,我先去忙了。”说罢,憨厚老汉就离开房间下楼去接待客人了。

熙儿这时吃完鸡蛋煎饼,活力充沛。就毫不犹豫的挣脱了我的怀抱,一下跳到床上,滚来滚去,开心的要命。

我却有那么的无忧无虑。

走到窗边。

映入眼前的是一片绿色天地:亭亭玉立的荷叶,挂满枝头尚未熟的青柿子,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绿植好不热闹的凑在一起。

不远处有一条小河坏绕着一排排房屋,悠悠白云,朗朗晴空,太阳给大地洒下一片金色,树热情地迎着阳光洒下一片清凉。

我看着清新的一幕幕。

感叹道: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可以定定心心的看一次风景了。自从当了守殿使以后,一直在各个幻境中穿梭。

搞得我晕头转向,现在终于能好好放松一下了。

“哥哥。我们去外面看看吧。行不行嘛。”

正当思索之时,熙儿俏皮的声音又出现在了我的背后。

他的两只小手,抓着我的手臂摇来摇去,还抬头看着我,那个水汪汪的大眼睛,让我不得不同意。

“好好好。你这小子,怎么就这么不消停?待会儿记得抓住我的手,别跑丢了啊。不然,我回去没法跟虚妄宫里的那几个老家长交代,非要把我手撕了不可。”

就这样,我和熙儿,快速的下了楼,到玉溪镇的街上。

“西瓜打折喽,香蕉今天买一送一!”

街上的吆喝声不绝于耳,琳琅满目的水果令人发馋。

走几步就有一个农家菜馆。整条街上。约么的数,也有30几家了。

不过,熙儿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只是在路上一味的闲逛。

直到一声吆喝的出现。

“磨剪子嘞,戗菜刀”

在熙儿听到这句吆喝的那一刻。全身一震,双眼瞪大。

立马找到了声音的发出之处。我也紧随其后,不敢让熙儿。

跑出自己的视线半步。

熙儿最后停在了一个地摊前。

地摊上,赫然坐着一个戴墨镜的老头。老头身前,摆着几把生锈的菜刀,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哥哥,我要买这个。”

转过头来。手指着一把。已经锈的不成样子的菜刀。渴望的。说到。

我也是无语,摸了摸口袋里所剩无几的零花钱。

后来,想着这小孩子,原本就不是常人。

这刀一看也不贵,就准备问只老头,多少钱?

但还没等我开口,老头先开口。

他用自己沧桑深沉的声音慢吞吞的说道:

“我这儿的刀。只赊不卖。”

听到这句话。我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头又说道:

“我这刀。给你。等到金鸡尾巴着火了,燕窝的小雏们啄瞎了老鹰的眼睛时,-我就来收账。”

说罢,老头一把抓住那把菜刀,放到了熙儿的手上。

便吃力的站起身。收摊走人了。

我也不阻拦。只是感觉。这人说话很奇怪。

不知不觉中。夕阳的余晖,照在了我的身上。

你把熙儿的脸印的红通通的。显得格外可爱。

傍晚了。

我才意识到。我们在街上逛了整整一天,该回房了。

夜。

住宿小镇的第一夜,恰巧是满月,柔和的月光透过窗棂直泄室内,柔和之中似乎还有种霸道之意。

我起身推开窗,索性让月光全部进入我的室内,已免去透窗之苦。

一丝轻风跟着月光一起涌进,顿感一种塞外清凉之意。

放眼望去,那轮满月悬挂于海的上空,柔柔的月光浅泄在海面上,这时出现了一动一静两轮明月,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月光下小镇的全貌更是美不胜收,尽在眼底。与白天完全是两种美景。

低头,楼后有河,横贯而走,顺水向东而去,大概入了长江。

但在我看来,那应该算作溪流,此刻正悄静的伏在月下,缓缓流动,不做声响。

小镇上的人们说:“昔年这条河同今天比较,是两个摸样。”

就在这时。

我脑子里仿佛又浮现出来了,那个神秘的老头子。

我的脑子里你突然蹦出来一条神秘的消息。

还记得。这是自己五年级时特别风靡的传闻。

“赊刀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故宫夜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故宫夜影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玉溪镇

94.44%
目录
共1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