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遭到追杀

第30章 遭到追杀

乌县城外,追风驾着马车飞快的奔驰在官道上,马车里,徐凡和三女相互对座,三女讨论着在乌县的见闻,说说笑笑,丝毫不觉得危险将要来临。

只是一开始因为马夫的失踪,让徐思如等人有些不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便不再想这些,小菊拿着徐凡在中秋夜里送给他的一块兔子形状的玉佩,用嘴哈着气,小袖在上面摩挲着,显然是对这个玉佩爱不释手,时不时还拿出来在徐思如两女面前炫耀。

徐凡看着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总觉得她还是个小丫头,一块小小的玉佩,能让他如此喜爱。

只是一想到刚才经过的那一队人马,总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距离陆府不远的一条小河旁,四下无人,寂静的有些可怕,鸟儿站在枝头上,不敢作声,一具书童模样的尸体躺在地上,面部朝上,眼睛睁大,在死之前显然经历了恐怖的事情,在尸体的旁边,一个黑衣人站在那里,眼神有点阴沉。

“我明明看见他在书信里放了某个东西,而且还被这个人带了出来,为何这人身上没有任何东西?难道是藏在了什么地方?”

黑衣男子用手捏了捏眉心,显得有些焦躁,静静的看着尸体,他深吸一口气,渐渐的变得冷静起来,内心开始盘算道。

“东西不在就算了,至少知道哪那个人还诞下了后代,为了保险起见,我先将消息传回京都,然后再斩草除根。”

随即他便从身后拿出一个笼子,笼子里是一只长着红眼的鸽子,鸽子很雄壮,显然是那种长途信鸽。

黑衣男子从身上取出一块白布条,在书童尸体上轻轻划开一个伤口,用手指粘了血液,在布条上写到。

“当年那个女人的后代,是吏部侍郎如今养在云州的私生子。”

写完之后,他便取出信鸽,将布条缠在了它的脚上,随后便把信鸽抛向空中,信鸽一个盘旋,便朝着东方飞掠而去。

第一人也不再停留,一脚将书童的尸体踢进了河中,随后几个闪转腾挪,朝着城外跑去。

城内,陆府冒气滚滚浓烟,大火无情的将木质的建筑轰然焚烧,许多百姓都躲在不远处观看,但没有人敢靠近。

李山带着一对人马飞快的奔驰在内城,经过先前的骚乱,如今的大街上早已空无一人,因此他们跑起来格外顺畅,带到他们远去,一大群百姓才上前观看,有大胆的人推开了半开的门,当他看见内部的景象,顿时双腿一软,急忙往后倒退,边退边喊到。

“死了全死了,陆家被山匪灭门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大惊,有人满脸不可置信,有人则是摇首叹息,一些受到过陆家恩惠的,则掩面痛哭或是义愤填膺。

城墙外,守城队长陈生站在城头,早已看清了山匪对陆家的灭门惨案,只是此刻他早已将身上的铠甲脱下,瞅准时机就要逃跑。

“山匪入城,作为守城队长的我,责任最大,若此刻在这里耽误下去,我必定会被当做杀鸡儆猴的对象,县令张怀远不仁,我也要为自己打算,我必须尽快收拾好,带上妻儿逃离此地,这该死的山匪,该死的狗官张怀远,害人不浅。”

此时内心早已打算好,立刻潜逃,因为他早就知道,一旦事情闹大,一个死的人就是他。

在他往城墙下跑时,又看见李山那一队山匪朝着城门口奔去,他吓得冷汗直流,立即趴在了楼梯上。

这群人马,呼啸的冲出城去,

并没有注意到此时趴在城墙楼梯上的陈生,滴滴答答的马蹄声,震的整个城墙都有些颤抖,陈生脸色苍白,趴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真怕被某个眼尖的山匪发现。

只是这一切都是他太过多虑了,马队呼啸这远方奔去,在城外留下了一道烟尘。

听见马蹄声渐远,陈生这才敢抬起头来,望向城外,城外的民众早已逃的逃,散的散,只留下了一堆被马踏烂了的尸体,让他原本就恐惧的脸更加苍白,他定了定神,赶忙朝着家中跑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快半个时辰就转瞬而过,官道上,徐凡他们的马车依旧在前行,只是不知何时,一个黑衣人正在山林之间跳跃,隐隐约约便看到了他们的马车。

认清楚了徐思如的马车,黑衣人眼睛露出明亮之色,当看见驾驶马车的老人,他立刻眉头紧皱起来,内心腹诽到。

“这人怎么在,昨天我已经看见他走了,今天怎么又出现在这里,这下麻烦了。”

就当他要放弃之时,回头便看到一对人马朝着马车奔了过去,他立刻眼睛一亮,嘴角露出微笑。

“我往山间的近道走,比他们的马队要快了些,没想到他们也不慢,刚好赶到,为了楚国大业,就算是死,我也要斩草除根。”

随即他心下一横,双脚下蹲,右脚发力,便朝着马车飞奔而去。

就在此时,追风便见后面的马蹄声传来,他回头一看,只见一群人直扑马车而来,立刻脸色凝重起来,开口说道。

“徐凡,后面有人追击,你赶紧出来驾马,我用毒来狙击他们。”

把车内的徐凡听见追风的话,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他立即掀开门帘,好着后面看去,只见一群人凶神恶煞的朝他们直奔而来,不再犹豫,立刻蹿出马车,接过了追风地过来的缰绳。

追风站起身来,一个翻越便上了马车顶,看着后面来的一队人马,脸上露出凶厉之色。

马车内,三女听到外面的动静,有些慌张起来,毕竟他们从来没经历过追杀,吓的三人脸色都有些苍白,徐凡架着马车,鞭子凶狠的抽在马背上,顿时整个马车便如飞一般的向前行进,这让里面的三个女人更加惶恐,小菊甚至已经吓得哭了出来。

听见马车内的哭声,徐凡有些无奈,眼下这个时候,他又不能做什么,-只得尽量稳定好马车,不让马车出现事故。

车顶上的追风颜色阴沉至极,他的手已经向着腰间的一个小瓷瓶摸去,显然是想要用毒来解决。

还没等他的手摸到小瓷瓶,一道寒芒便从他的身侧朝他的右手射去,让他不得不把右手往上抬起,离开了腰间。

在此刻,一个黑衣人便从天空中落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根尖锐且锋利的钢针,朝着追风的头刺去。

吹风右脚往后盘旋,立即身体向右侧去,躲过了黑衣人的杀招。

只是这一下,他的节奏便被打乱,黑衣人往后一个翻身,一脚将追风踢下了马车顶,随即便朝着正在驾马的徐凡杀去。

徐凡感受到一阵凉意从他的头顶上传来,往后倒,避过了向下的钢针,紧接着,他便看见黑衣人,被人抓住右脚,把他提了起来,你是再次飞跃而来的追风。

黑衣人左脚踢上追风的手,两人同时往两边撤去,落在哪关道的两旁。

眼看马队就要临近,第一人立马朝着追风扑了过去,两人便战到了一起。

马队从两人身旁呼啸而过,脸上戴着已经有些干涸血迹的李山脸色极其凶狠,开口说道。

“兄弟们,给我加油追!大人已经拖住了战力最高的人,我们在加一把劲儿,便能将那马车上的人全部擒住,那我们就立大功了,大人的赏赐,定让我们一辈子都不愁吃喝。”

此话一出,他身后的那些一个个脸色涨红,激动的发出吼叫,手上的马鞭狠狠的抽到马屁股上,向着前面飞奔的马车追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楚风云起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楚风云起录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遭到追杀

46.15%
目录
共6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