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苦大仇深

第5章 苦大仇深

“赶紧!赶紧把这183号宝贝弄出来!我要看看!”李若智突然跪倒在地,用膝盖摩擦到麻袋前。

李若智小心翼翼的将麻袋从183号身上弄了下来,一头金色的秀发率先映入了他的眼帘。

绿金色的光芒在炯炯有神的双眸中迅速闪动着,高挺的鼻子与丰满的双唇无一不在向外洋溢着神异。

“这么帅的嘛?”李若智看着略显妖异与呆傻的183号,愣得出神。

“帅是帅,就是这儿,有点问题。”轩毛陈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太阳穴。

李若智赶忙上下扫视了183号,揉捏起了183号的脸。

当李若智凝视起183号的眼睛时,感到体内的血液有些躁动,隐隐有冲出体外的感觉。

“我是王!”正当李若智快要迷失时,183号突然喊了一声,将李若智拉回了现实。

“你确定这是傻的?”李若智瘫软在地,大口喘着粗气说道,“这玩意儿可真是个不得了的东西啊!你们用的谁的基因造的胚胎?”

“我怎么知道,上头提供的。我们只管做事,不管货源。”陈毛轩抱胸看着一脸兴奋却全身瘫软的李若智,露出了古怪神情。

“你……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陈毛轩迟疑了片刻,“你兴奋过头了吧,就算他是基本符合你之前的理论,那你现在也见不到你老头啊,这么兴奋打鬼?”

李若智并未理会陈毛轩的话,只是自顾自的站起身,喃喃自语道:“我马上就要办到了……我的把它送到那儿去,的让我爸爸亲自看看这个伟大的发现……”

说着说着,李若智便开始在房间内转圈踱步。

“得先给他上个户口,再去把他的交流障碍给清除了。对!名字!他得先有个名字!”

一旁的兄弟俩看到李若智此般状态,不禁摇头叹息。

李若智和陈轩兄弟二人是中都大学的同学,一起住在304号寝室。

可以说是情同手足。

毕业后他们三人也经常一同鬼混,就算是陈轩兄弟俩落寞后也依旧如此。

因此,他们深知李若智已经沉迷其中了。

每当李若智全心全意沉迷于某件事时,他便会开始自说自话、不顾后果,完全不在意也意识不到其他人的存在。

李若智对此还挺自豪的,毕竟这种忘我的状态让他有了超然的学习能力。

但是也毁了他自己的人生。

“我想想啊,超人……嗯,不错……”

陈轩兄弟二人看着李若智说着说着就把183号的名字定了下来,赶忙前去阻止这场悲剧的产生。

他们悄悄走到了183号身前,露出了白净的牙齿说道:“小王啊,你想不想要个超酷的名字啊?”

“我是中二之王,拥有碧金神躯的万界之主!休敢对我无礼!”

轩毛陈侧头看向一脸尴尬的陈毛轩。

“哼……我之前不光在培养皿旁边看番,而且还听有声小说……”陈毛轩干咳了一声,偏过已然微微泛红的脸庞。

“这个中二之王啊,我给你取个人类的名字好不好?”轩毛陈放松了原来紧绷的面部肌肉,强挤出了一个慎得慌的笑容。

“好!看来本王是穿越到了人类世界,那么本王就赐予你给我命名的权利。”

183号突然歪嘴邪笑了起来,右眼突然绽放出了璀璨的绿色光芒。随后他慢悠悠的捂住了右眼,刚刚还在门内、外悬浮着的翠绿色小球通通涌向了183号的“神躯”,

构成了一幅装甲。

见到183号身上的墨绿装甲,李若智欻的一下就跳到了跟前,仔细观察了起来。

而随着装甲的形成,树屋内外的Z3浓度都出现了大幅下降。

就连树皮上隐隐的绿色符文都变得黯淡下来了。

“高压缩强亲和性贴合型Z3装甲,就这么两分中就搞定了?”李若智拿着高压缩Z3小匕首在那墨绿装甲上画了两下,连淡淡的白痕都没有出现。

“超然于其他一切生命形态,以自身化为伟大的Z3,真是壮观啊!你就叫王超然吧!”李若智自说自话的又想将183号的名字敲定下来。

“不如,就叫王然算了。低调点比较好,不然这么个货太引人耳目了。”推销男上前一步,将手插在了李若智和183号之间。

人在极度压抑后,极容易失控。

而在极度失意后又极度高兴,则更是容易释放自我。

李若智当然也不意外。

他一把拉起183号,抱了又抱,摸了又摸。

真的就差亲上去了。

随后他又左、右手双开工冲向了陈轩兄弟二人,一手抱一个,开始了痛哭流涕。

那可真是鼻涕一把泪一把,仿佛每天过的是苦大仇深。

“你说我花三年做了毕业论文,我容易吗我?!我不就是发布会上语言激动了一点,没有顺应当时社会舆论的风潮吗?至于就给我开除吗?”

李若智抱着兄弟二人就开始痛嚎,似乎这世间的一切都对他不公。

“真理果然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次王然的出现就是我像这愚蠢的世人证明的最佳时机!”

听着李若智慷慨激昂的说辞,陈轩兄弟的心中并未有太多波动。

即使李若智是他们的大学室友;即使他们关系极为要好;即使李若智此时如报弑父之仇般兴奋……

他们也都不觉得有多么开心。

说来也奇怪,他们的共情能力似乎在不断降低。

是因为这逐渐冷漠的社会吗?还是因为高强度工作和高压环境的影响呢?

虽然兄弟俩都有这个疑惑,但是在生命的倒计时面前,情感又算得了什么呢?

陈毛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183号实体卖掉,换钱给弟弟治病。

而此刻重新带回沾满腥味围巾的轩毛陈心中,则是一阵麻乱,不知所措。

半小时后,待得李若智逐渐平缓下来后,陈毛轩便站起身掰开了他一直握着183号的手。

“毛毛,你这是准备干什么?”看着陈毛轩将183号带离了自己身边,李若智连忙起身着急说道。

“我要带他去金主家换钱啊,我弟弟的病你也不是不知道。”陈毛轩为测过身,缓缓说道。

“不是,哥们儿!这事儿整的不太对吧?!王然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不知道?”李若智有些上火,想上前将183号拉回到自己身边。

只见陈毛轩后撤一扇,躲开了李若智。

“哼哼,老李啊,你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吗?想要这王然啊,得用钱换啊!”陈毛轩此刻笑了起来,隐隐有些狰狞。

“还找我要钱?这事儿整的,多伤感情?”李若智表现出极为震惊的神情,向陈毛轩发出疑问。

“你跟老子谈感情?C,你是真tm敢聊啊!我弟弟是个什么样子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他马上要死的人了,我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要死了!你跟我的狗屁感情能把我弟救活吗?”

陈毛轩听闻此处,瞬间猩红了眼,眼泪依然开始分泌。通红的脖子与脸使他分外上头,随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大,生活的苦涩与艰辛就像电流一般一下一下的触动着他的心房。

因为自己投资失败导致自己与弟弟过上了猪狗不如的生活,甚至弟弟的病也是为了自己而染上……

心中对弟弟死亡的不安与恐惧,和他对自己的责备与对弟弟的愧疚终是浮现了出来。

使他彻底失去理智,淹没了对李若智这段感情的不舍与揪心。

李若智此刻也红了眼,但一言不发只是丢给了轩毛陈一个沉重的铁箱和两张卡。

将183号从陈毛轩手中夺回后,你看你再理会他们。

陈毛轩见钱已到手,便招呼轩毛陈就要离开。

但走到门口前,他却捡起了地上的一个长筒针管,将一个快要崩碎的玻璃瓶内的液体倒了进去。

倒干净后,便将长筒针管塞入兜中,离开了树屋。

略显清澈的雨水顺着陈毛轩的眼角流下,热热的、咸咸的。

“哼,来从……今……以后你就叫……王然了!听到了吗?”

李若智强咬着嘴角,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蹲着的姿势配上他极度压制的表情,显得有些滑稽。哭腔止不住的像李若智的喉咙上涌,使得他对183号说的话都断断续续的。

183号看到如此惨状的李若智,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头。

“从今以后,我叫王然。别哭了,挺丑的。”

李若智呆愣在原地。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雨之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雨之都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苦大仇深

21.62%
目录
共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