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先啬骨牌

第69章 先啬骨牌

“梅山的祭祀……这么血腥吗?”

季商下意识地问道。

听到他的话,走在前面的陆离顿了一下,有些奇怪地反问道:

“你不是瑶族人吗?砍牛送亡没见过?”

“见过,但从没见过直接用牛头祭祀的。”

所谓的砍牛其实是白裤瑶的一种习俗,从本质上来讲,就是用一头牛给亡者在阴间开路。

主持仪式的师公要祭刀祭鼓、撒百米、饮牛血酒、跳老猴舞,但杀掉的牛都是用在葬礼上的,牛头也会煮熟分食。

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普遍信仰梅山的瑶族人中有哪一支会用牛头来祭祀。

最多只是用牛角陪葬,有些条件艰苦的地方甚至连牛角都会回收。

所以,在看到陆离摆在桌上的那个牛头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是正经梅山教。

虽然说鬼神本来就对自己充满敌意,但邪神总比正神还要危险的多……

想到这里,他心里已经升起了几分警惕。

然而没想到的是,陆离的回答却让他哭笑不得。

“不是祭祀,这是昨天从老丈人家带的,说让我做牛头宴吃,我看这玩意儿血糊拉拉的,就没往家里带,顺手扔供桌上了。”

“.…..你不仅学的杂,你信得也不诚啊。”

陆离笑了笑,回答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进的梅山……你要是不急着走,晚上一起吃一口,我老婆做的凉拌牛眼是一绝。”

“还是算了。”

季商本身没什么忌口,不过想起包里那几个没用完的鬼眼,他实在是对“眼珠子”之类的食物提不起任何兴趣。

最后看了一眼那个确实是随意摆放着的牛头,季商跟着陆离上了楼,跟他在水印长廊的别墅不一样,这里的房间就拥挤太多了。

再加上没怎么归置、随意摆放着的各种法器、符箓,一眼看去极为压抑。

陆离从沙发上捡起一根形状像是腿骨的东西放到一旁的架子上,见季商盯着看,于是便开口解释道:

“这不是人骨,是虎骨。”

“这玩意儿本来是密藏地的法器,说是能收狐精,我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结果屁用没有。”

“后来听说这是动物园里老死的老虎腿骨做的,估计是没凶性了。”

“.…..有可能,这年头,野生的你也没地方弄去。”

一边说着,季商一边心里暗道,就算有地方弄你敢要吗?

如果被发现了,那也不用跟狐精斗智斗勇了,直接往号子里一关,一了百了。

不过这也侧面说明当时的陆离是真的快要被胡三太爷折磨疯了,甚至到了病急乱投医的程度。

也难怪自己帮他处理掉胡三太爷之后他会那么感激。

“野生的也有,我这就是当野生的买的,被人摆了一道而已。”

“好了,不说废话,准备开始吧。”

“上次你给我吃的鬼眼的效果还在,倒是省事了,不用单独开眼。”

一边说着,陆离一边从沙发前面的电视柜里翻出一块木牌,那木牌只有半个巴掌打,通体漆黑,色泽略微发亮,一眼看去,让人下意识地心生恐惧。

就好像……是从棺材板上切下来的一样。

“这什么东西?”

“阴沉木棺材板,俗称仙人板板。”

“.……”

还真是棺材板!

果然,跟南洋沾边的,

都是这些邪性又恶心的东西。

季商狐疑地看着他手里的木牌,开口问道:

“你确定这东西有用?不会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哪怕再相信陆离,季商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更何况,他学的那么杂,其实在自己心里并没有多靠谱来着……

“有没有用你试试就知道了。咱说白了,这东西的原理跟你手里的送殡伞是一样的。”

“鬼神的骨灰,也就是一种特殊的残魂,它已经被粉碎了,哪怕送殡伞也不收。”

“但是南洋那边,收的就是这种碎的东西,它们就是靠这种玩意儿起来的。”

陆离向季商伸出手,示意他把手伸过去,季商犹豫了片刻,按照他说的,掌心向上伸了过去。

陆离把牌子交到季商手中,随后转身走到一旁的冰箱里拿出了一大瓶透明玻璃瓶装着的液体,从那瓶液体的性状上来看……似乎是油?

“你别告诉我这一大瓶都是尸油。”

季商的表情阴晴不定。

“哪有那么多尸油…..这是腐殖土萃取液,用的是坟头土,死气很重,作用跟尸油差不多。”

???

季商张开的嘴迟迟没有合上。

这算是什么?科学修仙?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陆离便把那瓶液体浇在了他的手上,只是一个瞬间,季商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手心一片冰冷。

那种冷绝对不只是因为冰箱的原因。

他甚至觉得,有无数的亡魂正以那瓶液体为媒介,争先恐后地爬向自己的身体。

他的精神一阵恍惚。

随后,大灾纪的信息突兀地浮现在了眼前。

“孕育着冤魂的液体浸入了尘骨人的皮肤,将原本环绕在你身侧的先啬骨灰全部溶解。”

“这是来自尘世的邪恶法术,哪怕是鬼神,也向你投来了厌恶的目光。”

“是的,在他们的眼里,你所做的事情是污秽的、肮脏的、自甘堕落的……”

“也许在它们眼中,你应该真正地利用这份媒介,投入酆都的怀抱。”

“但很可惜,你暴殄天物的惊人行径已经彻底终结了这条道路。”

“先啬的骨灰已经被死气包裹,随后流入了被预先设置的陷阱之中。”

“这块阴冷腐败的木板将是它最后的归宿。”

“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幸运呢?毕竟,它有了一口棺材……”

“你已获得:先啬骨牌。”

季商猛吸一口气,神志重新清醒。

而此时的陆离,还在一无所知地向他的手上倾倒着冰冷的液体。

“可以了。”

季商抽回了手。

“已经结束了。”

陆离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便释然地笑了。

“你的感知应该比我更强烈……好了,那就去洗个手吧,我把地拖了。”

季商点点头,转身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他本以为这样的操作会需要什么更邪性的仪式,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只有用到的材料比较邪性。

冲掉手上黏糊糊的液体之后,他掏出了手机,而这时候,大灾纪的页签也已经更新。

“先啬骨牌:掌握‘消化’权柄的法器,吞噬是它的本能。

它的具体效果不为人知,但也许,你可以亲自测试。

毕竟,它可以被使用三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的民俗文字游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我的民俗文字游戏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章 先啬骨牌

84.52%
目录
共8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