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鱼儿上钩

第11章 鱼儿上钩

大明万历时期,人口已经逐步提升。但是整个北方,人口依旧比较稀疏。

这既有宋元以来北方的长期凋敝,又有温度风沙水源等环境因素,即使是北京城外的黄村,现在也只不过是将将过千户的村子,周边几里地没有人烟。

后半夜西北风渐渐停歇,乌云遮蔽了月光,周围一片漆黑。

王宏宇却敏锐地感觉到,刚才绝对有什么人一直盯着自己,甚至有明显的敌意。

但是,自己一停下观察夜幕下的外面,这种感觉就一点都察觉不到了。

走了一圈又走一圈,发现朝西侧那边,草丛中没有虫鸣,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也似乎来自这个方向。

原来如此,这个方向草丛里藏了人。

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再走下一圈时,王宏宇打了个哈欠,选了个两个岗哨中间的位置,选了一辆大车,靠着坐下来背朝着黑暗草丛。

背后无比安静,没有任何虫鸣,正适合偷个懒睡个觉。

王宏宇斜倚着大车,不一会就睡着了,睡姿颇为放松,一点防备也没有。

黑暗的草丛自己动了动,走出来三个瘦削阴狠的杀手,两个持刀一个端着手弩,悄无声息地一点点靠近王宏宇。

他们眼神死死盯着目标,终于露出了一丝阴狠的笑意。

持刀者从两侧夹击过去,还正好给持手弩的同伙让了条通路

弩机发射有声音,一击如果没射死肯定会引来哨兵,所以两个持刀的小心翼翼靠了上去,眼看只有三步就能砍下王宏宇的首级。

三人确认了彼此眼神,弩机对着目标,两个持刀的猛冲了上去。

“啪叽!”

两名持刀杀手不约而同跌倒。

持弩的杀手急忙观察,发现几个大车之间,竟然加装了绊人的绳索,黑夜里根本难以提防。

就这么一愣神,杀手发动弩机,弩箭朝着刚才瞄准的位置嗖地一声射出。

“噔!”的一声,弩箭笔直插进大车厚厚的车轮子上,王宏宇早不在刚才那个地方!

“鱼儿上钩!川兵杀贼!”

王宏宇刚才是在钓鱼,孟彪也带了几十个人埋伏在大车之后,一听见贼人中了绊索,王宏宇就一个翻滚离开了刚才假寐的位置,抡起铁锤直接砸烂了一个正在爬起来贼人的脑袋。

孟彪等人冲了过来,腰刀、弩箭齐出,砍翻另一个持刀的,射死要逃跑的第三个贼人。

清扫战场后,王宏宇和孟彪脸色冰冷无比。

这三个一身黑衣的袭击者,武器非常专业,明显不是偷粮食、抢东西的,而是专门来杀人的。

可是,却查不出线索。

两个杀手已死,另一个被砍伤的,一看形势不妙,就果断割腕自杀了。

孟彪仔细检查了杀手遗落的武器,两把钢刀都是刀背处带有5个铁环,显然是统一制式兵刃。那一把手弩制作精良,材料似乎有使用西南的藤与竹,并非北方常见的榆木。

其余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川兵后半夜全员警惕,等到天蒙蒙亮,就叫醒雇来的村民,带上贼人尸体立刻往通州大军集结处进发。

周敦吉、张神武得到快马禀告消息,也亲自率军迎接他们。

交流情报、检查尸体和武器以后,周敦吉也没有太多头绪。不过略作思索,想到有一个人也许能知道些什么。

“杀手的事,我会请一个人出面,由她来探查相关线索。”

他又微笑拍了怕王宏宇肩膀道:“三弟,良乡这次,是大功一件。有了这批粮食,军费保住了,士卒们的训练、士气和纪律,暂时不会受到这些影响。大哥会通报全军,让大伙知道你这个代把总,是个真有本事的。”

“多谢大哥!三弟与孟彪兄弟和哨中士卒很合得来,后面还想一同练武、列阵,搞些新的训练。”

“好,不过咱们一件一件事来。你们折腾了一夜,早上没吃饭就往通州来,一会先吃些休息休息,明日我们细细商议。”

......

时间到了傍晚,十几里外的通州大运河,一艘艘大小船只往来南北,显得非常忙碌。

由南向北:有粮食、食盐、布匹这些大宗物资,以及丝绸、陶瓷、漆器、茶叶这些抢手的商品。由北向南:有铁器、煤炭、皮货等许多特产,还有人参、貂皮、东珠这些南方高价抢手的稀有商品。

虽然南方运到北方的物资总量很多,但到了晚明时期,大量普通商家与船民参与其中,他们可不会空手亏本南归,所以总是载着北方好卖的各类商品回到江南。

连通着两京的大运河,此时让南北经济密不可分,大幅丰富了南北百姓生活。

但是,这附近聚集的官员们,可多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一处豪华酒楼,几名蓟镇的武将,身穿便服脸色严肃地走进这里。

他们知道这座酒楼价格不菲,多是权贵碰面商议的地方,这次来就是专门与人碰面,商谈重要大事。

“这事能行吗?”一个武将左盼右顾,很不自信地问道。

“要想不被那些南军和三边的家伙抢了饭碗,这事不成也必须做。”一个颇为威严的武将开口了。

“你们尽管放心,此事对我等只有好处没坏处”一位看来来颇为富态的文士,迎接他们自信地说道。

他带着便装的武将们,上楼又七拐八拐,彻底脱离了嘈杂的人群,到了一间安静的雅间之中。

里面早坐好了一人,看起来不过30多岁,虽是一位文官,却浑身上下一股精干之气。

他起身道:“酒菜已经备好,诸位随某一同品尝品尝吧,某专程从京城带了美酒。”

“果真美酒......让我猜猜,是万历二十年前后不超过3年,产自宿迁的佳酿吧?”富态文士闻了闻酒水,就直接猜道。

“哈哈哈,不愧是通仓的主人,只要是往来大运河的货物,就逃不出你的法眼啊。此酒正是万历二十一年产自宿迁。”

“哎,某不过是坐粮厅郎中,上面还有仓储侍郎,万万不敢称通仓主人啊。”

富态文士故作谦虚客气一番。他就是此时通州粮仓二把手,户部坐粮厅郎中高学儒。

也正是在良乡大搞走私的那位高大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章 鱼儿上钩

6.15%
目录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