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事情大了

第25章 事情大了

徐光启手中这封信,当然是王宏宇寄过来的。

来到这个时期,必须会想到徐光启啊。

他此时在京城职位并不高,却已经钻研西学多年,正想大展身手,但是利玛窦已故,接替的龙华民相对比较保守、偏激。此时又发生士大夫排斥传教士的情况,徐光启正处于一个低谷阶段。

一封神秘的来信,一封附带简明世界地图,一封用拉丁文写出一些国家和生物名称的信,徐光启拿到以后,一定按照约定来找寄信的人。

王宏宇处理好蓟镇方面的事,就赶往实战演练场地,去见一见这位后世名气极大,此时还不太得志的大才。

徐光启啊,果然用地图和拉丁文就给钓出来了。

至于为什么会一点拉丁文?

那就不得不说,我有一个朋友,是学生物的......

懂得都懂。

“生化环材,四大天坑”,生物是四大坑里面排第一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恐怕也包含化学、环境、材料不用学拉丁文,而生物要学这种难度极大的语言吧~

拜“我有一个朋友”所赐,自己也会一些动物、地理,乃至一些国家名称的拉丁文。

这点水平算是能认、勉强写、一点不能说,但是放在这个时候,那就是比食铁兽还要国宝的国宝。

所以写了相关内容的一封信,送到徐光启那里时,对方看了会惊呼天人,说什么也要相会。

“你就是王宏宇!?”

“是啊,大人便是徐光启先生?”

“我便是。信中的万国图,是你把意大里亚的位置做了调整?并专门标注了弗朗察和以西把尼亚是欧罗巴最强?”

“是的。《坤舆万国全图》中意大里亚的位置偏了一点点。还有佛郎察,叫法兰西也许更好;以西把你亚,要念得快一点,读作西班牙或艾斯板鸭,这样念快念慢都不会有太大偏差......”

意大里亚自不必多说,佛郎察便是法国的直接音译,以西把你亚则是西班牙。万历年间的《坤舆万国全图》,清清楚楚标出世界许多国家,此时这些国家的名字,其实比英文名称更接近它们本国的发音。

后世有些人编排明朝,说把佛郎机这个更接近法国的音译,安在葡萄牙身上是孤陋寡闻导致,错误标注国家。其实明朝清清楚楚地叫法国为佛郎察,非常接近真实音译。

拿到信以后不光是徐光启,连传教士龙华民都大为惊骇,里面写的这几点虽然是略微点了几下,但全是精妙和关键信息,尤其是弗朗察、以西把尼亚是欧罗巴最强,把传教士隐瞒欧陆纷争交战的一些情况直接给说破了。

一番浅尝辄止的交流,开始是两人说的一样多,渐渐徐光启发问越来越多,越聊越佩服王宏宇的见识。

“真是我大明的奇才啊!”

徐光启原本的上海腔,让王宏宇恍如隔世;而王宏宇有问必答,简明扼要点出徐光启地理知识的漏洞。

一个50多岁进士文官,一个18岁武举人,放其他人身上,绝不可能平等交流起来。

但他是徐光启,那亲切的表情和主动的问候,已经突破文武、年龄与出身的芥蒂。

是因为对天主教的信仰吗?

不~

因为他对未知饱含着勇气和求知、对科学与技术充满探索的热忱、怀着正确心态期望融入与影响世界。

交流了片刻,王宏宇迅速一扫身边众人。

张神武、周敦吉、秦良玉、张名世这几名主将都在,他们不太可能融入这样的话题,继续把这些大佬放一边实在是不聪明的举动。

于是立刻转话题道:“今日能请徐先生来观看兵马操练,是希望能为我军北上辽东打建奴、战建奴指导一二,为火器的使用给些高屋建瓴的建议。”

这几句话稍微官样一点,徐光启是聪明人,明白是什么意思。于是对今日两军操练能邀请他来表示感谢,表示会和黄克缵探讨铸造大炮等火器配发给几只兵马。

这位黄克缵现任刑部尚书,曾经是担任兵部尚书,还主管理京营戎政,最关键的是他并非东林党,对朝廷党政兴趣不大,反倒是热衷于新式火炮。

此时,他与徐光启等人从福建以及西班牙治下的菲律宾,招募火炮铸造工匠来京铸造火炮。

按照历史,这批炮会参与这场大战。

几位领兵的将领都是很有见识与头脑的人,自然与徐光启谈的到一处,这份关系就建起来了。

然后,徐光启就和王宏宇说明京城居所,以及常讨论事情的几处场所后,就返回京城了。

就这么快回去了?没有更多了?

真没有啊~

不过,接下来的大场面,徐光启的出手是必不可少的。

......

一天之后,蓟镇参将王学书上奏朝廷。

言川兵、石柱土司兵与浙兵大规模械斗,还劫掠百姓、走私货物:”情节起于片言之争,又因浙兵奸猾走私、土司兵穷苦而好斗,两军大规模械斗,甚至动用鸟铳大炮,炮声与喊声齐鸣几至天地动摇,死伤估算无数......

此奏章一上,舆论哗然。

许多文官早就想对武将挑刺,现在一看械斗的双方,白杆兵是土司兵,浙兵是张居正残党的余孽,这都是没有靠山、任人宰割的肥羊,对付他们就意味着功绩和美名,那不赶紧加入!

一批文官立刻附言抨击。

有心推倒熊廷弼的背后阴谋者们也纷纷出手,推波助澜导向熊廷弼,两天时间事情迅速发酵。

这回事情真的大了。

连生病的万历都被惊扰,两支南军主力,在京城旁边的要冲通州械斗,这可是惹了天大的麻烦。

......

王宏宇当然不知道朝廷内什么情况,但是王学书老老实实地把奏章和最新听闻汇报过来,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后者颤颤巍巍道:“这毕竟是假的,捅了这么大的事情,可内讧械斗都是假的,卑职我怎么办啊?”

他拍着这位上奏的“始作俑者”的脑瓜,夸奖道:“只要捉住高学儒和马文卿,你这个搞错情报的罪责就能被忽视,所以别太慌张。

不过要记清楚,如果不听话,会很可怕的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事情大了

13.97%
目录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