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洪承畴的任务

第27章 洪承畴的任务

竟这么早遇到洪承畴了。

这个家伙......能力非常强,虽然年轻却颇具城府擅于忍耐,还很有些手段。日后投了满清,在军事、政治上全力辅佐,为其攻略天下、稳住局势、消灭反抗者。然后被他的主子们弃用、警惕和冷藏,却非常长寿活到了康麻子时代。

不过现在嘛,他还是万历四十四年的进士,在刑部任职的半个新人。

总之,此人不好对付,两人一定会有合作,但也一定会决裂并拼个高下......

王宏宇心生决意,整个人带有一股凶狠的猎杀气场。

洪承畴也察觉到王宏宇略微注视的目光,感觉像是猎物被盯上一般有些发寒,但内心隐藏的狠辣之意浮上心头,微微侧目就要去寻找是谁订上了自己。

两人都是腹中有甲兵,又是非常年轻正在蛰伏,好似命运会安排他们相遇、成长、对抗,乃至决战。

两股目光几乎就要对视。

“有趣~”

人群中,张神武察觉到了微妙的情况,微微挪了一步,正好挡住王宏宇半个身位,微笑着迎上了洪承畴的目光。

察觉到并非刚才那股猎杀感觉,洪承畴也暂不多想,专注于此次通州之行的任务。

他这回有重要的使命,三个人中只有他被委以重任。

姚宗文、徐光启、洪承畴这三个人选,是首辅方从哲精心安排的。

既能处理好此事,又能平衡各方不落口舌。

从方从哲为首的朝廷的角度,姚宗文在此次事件中,属于批判川兵、土兵的立场。他还是浙党,与自己关系紧密,属于当红的言官。

同样来自东南的徐光启,正好在此事中立场与姚宗文相对立,亲自参与了实战演练,与川兵、土兵关系不差,认定没有械斗内讧。选他来能平衡姚宗文,这样外人不会觉得自己过于偏袒一方。

更深层次上,徐光启是南直隶上海人,与浙党不会撕破脸,事情不会进一步恶化。

前面两个人是此次事态比较高调,已经表明立场,起到互相制衡作用的。第三个人,才是正的肩负了朝廷的处理意见。

万历皇帝别的事情可能会怠政不管,但是一旦涉及兵马,尤其是辽东战事和浙兵,那肯定持续关注。

所以,方从哲已经揣摩圣意,对诸军要敲打敲打......

洪承畴......福建人,年纪轻轻、根基尚浅、很有能力,正好任职了4年,需要积攒功劳升官,正好可以用他~

这就是官场的门道。

王宏宇刚才过于关注洪承畴这个人,一时有点忽视这些微妙信息。

正好二哥挡了下来,让他思绪重新回来。

众人在川兵大帐入座,几只兵马的主将坐在前排,王宏宇坐在后排刚好能暗中观察、冷静思索。

这一观察,就渐渐看出门道了。

姚宗文与浙兵诸将交好,徐光启与众人都关系不错,交谈起来看起来一切平和。

洪承畴话很少,在众人面前姿态很低,但他也在观察着众人......而且在观察张神武和王学书。

等一下!

洪承畴现任刑部江西清吏司的主事,而不是四川、浙江......这说明朝廷在防范川兵,防范着张神武,即使川兵并没有内讧。

姚宗文、高学儒狠狠地攻讦川兵,把张神武旧账翻出来,说他是内斗行家......朝廷的那些士大夫,一直在警惕武将,即使川兵并没有内讧,也在警惕着武将,想要拿他来立功。

好家伙,合着武将不仅地位远低于文官,还是文官眼中升官发财的工具啊。

不过,他们太小看张神武了。此时,被朝廷警惕的他自在地谈笑风生......

反而,诸将之中有一人如坐针毡。

那当然是心里有鬼的蓟镇参将王学书了。

他想着自己参与了密谋,最后却背叛了,完全没有按照计划去做,以至于根本不敢正眼看姚宗文。好在后者现在根本不想追究此事,更不想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他们有关联,所以场面没有过于尴尬。

可是聪明人当然能看出来。

洪承畴盯上了王学书。

会谈前一半他都非常低调,到了后一半漫不经心、不冷不热地与他攀谈起来。

偏偏王学书前半场比较紧张,见没什么事反而放松下来,就配合着洪承畴说了起来。

“王参将,这谎报军情可是让朝廷吓一跳啊~”洪承畴眼神突然一寒,皮笑肉不笑地问王学书。

“啊!?是有奸细挑拨,一开始就按照那样上奏了。这一切都是高学儒搞的,现在已经真相大白......”王学书突然被这么一问,有点没防备多说了几句。

姚宗文冷眼瞪了他一下,秦良玉、张名世也都瞪了他一眼,川军诸将也全都冷冷看着他,王宏宇、洪承畴更是递过来深邃的眼神。

这!

“啪嗒~”

王学书吓得杯子脱手,愣在原地解释也不是,低头也不是。

“哈哈,陛下亲自安排锦衣卫捉拿高学儒,王参将尽管放心,一定要让他付出惨重代价~”

洪承畴在“尽管放心”这四个字加重了语气,在他心中深埋了恐惧。

他其实并不着急,此事的内幕不是这次的直接目标,但如能掌握,就相当于以后握住了把柄。

这第一下是敲打,算是给蓟镇诸将一个警告,朝廷就算闭着眼睛,也能猜到走私与排挤客军这事,他们多多少少有参与的。

接下来,朝廷真实目的是让诸军迅速赴辽,如再逗留生事,依议从重究治。

“参与此次事态的蓟镇、川兵、浙兵和石柱土司兵,即日起拔营北上80里,至顺义、平谷一带扎营。”

洪承畴按照方从哲揣测的圣意执行,专门把兵马从市集调走,让他们安心备战。

川兵、浙兵、白杆兵都早有准备。可是王学书吓坏了,都不记得自己怎么离开会场的。

我一定会被追责的!

越想越觉得高学儒那边,一定会因为自己背叛而充满恨意,只要他被抓住把什么都说了,自己就彻底完了。

不行!要赶紧找马文卿,或者找姚宗文。

他慌乱坐不住了,王宏宇却笑了。

“不要怪我不留活口,是你自己也没把高学儒以外的同伙供出来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洪承畴的任务

15.64%
目录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