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案件复原

第3章 案件复原

卷宗被拿了出来,由保定府通判当众朗读。

卷宗里面能说的部分不做保留,不能说的比如福王抵达时间、死者与福王关联程度、死者武艺程度,以及寺中僧人的具体名字等,一概隐藏不说。

王宏宇聚精会神,结合自己当晚实际情况,把案情尽可能的恢复出来。

脑海里,影像一一构建起来。

真觉禅寺,是保定第一名刹,虽然是早春乍暖还寒时候,但是寺中香客不绝如缕。

寺中不因名气大而忽视寻常香客,对于过往借宿的旅人也提供一些帮助。尤其是进京赶考的士子,多会在此地住上一晚,参拜寺中佛陀和舍利。自己去年武乡试,今年武会试,也是进京赶考,在寺中后院的阿含院中住下。

后院除了阿含院,还有菜地山林以及一座高耸的六层佛塔。佛塔只有一个出入口,尤其是第六层供奉着舍利,连窗户也没有,除了通往七楼的门和便溺道以外没有任何缝隙。

死者被发现在第六层,身中三处刀伤刀刀致命,尤其是心脏一刀当场必死。被发现时间是辰时过半,当时血液尚温,立刻便有福王侍卫搜查佛塔,并没有发现其余任何人。

寺中僧人供述,除了仆役和扫撒僧人外,并无外人出入佛塔,而且事发之后,果然在王宏宇居住的阿含院发现往返佛塔的脚印,经核实与王宏宇鞋印一致。

微微睁开眼睛,整个案情并没有十分复杂,福王与三位调查官员当然认定是自己试图刺杀。

可是,这种密室杀人在后世小说中那可是太多了,王宏宇本人就看过十几种密室。这个佛塔密室杀人,自己还真能破解。

“禀告巡抚大人,所谓‘刺杀福王案’,杀手并不是朝着福王来的。”

!?

一句话,惊了在场所有人。

杨涟暴脾气,猛地一拍桌子怒喝道:“胡说八道,拖下去掌嘴一百,再杖责一百!”

众人觉得,凶手是不是王宏宇还有讨论余地;凶手是朝着福王来的,却是基本的共识。此时王宏宇突然来了句,凶手竟然不是朝着福王来的,彻底超出他们的预判。

“福王的亲信,其实是误打误撞,碰到了凶手做的局。”

“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韩浚见多识广,很快压住内心的惊骇,恢复平静问道。

“没错,无凭无据,只能说明你是凶手,然后胡说八道甩脱罪责。”杨涟咬定是王宏宇杀人,一心想把他打入昭狱。

“死者我虽知之甚少,但从各位咬定是我而非仆役、僧人来看,估计武艺不俗。”王宏宇先说出自己的第一个判断,此事三位主官都没有告诉他,但是情况完全属实。

巡抚韩浚微微颔首,示意他继续他继续说下去。

“那请问佛塔内有无打斗痕迹?

死者中了三刀致命伤,这很奇怪。寻常刀剑厮杀,会有许多轻伤,为何这次仅仅有三处伤,还全是致命伤?

往返佛塔的脚印确实是我留下的,但是凭在下的本事和头脑,如果杀人怎么可能不擦除脚印呢?”

三个问题接踵而来,直接把三位主官问得无言以对。

韩浚轻捋胡须,显然这三个问题说到了案子的疑点上。

“抬尸体来,本府在保定专门支援蓟辽战事,见到尸体便能印证你的问题。”

不一会,尸体抬了上来。

死者身高足足有后世的一米八,样貌年轻身强力壮,身形看起来和王宏宇竟有些相似!

尸体三处致命伤整整齐齐,一刀心脏,两刀穿腹。

韩浚和一应官员检查后说道:“只有三刀致命伤,没有任何轻伤,确实不是正常厮杀的状况。有可能是直接一刀毙命,又补了两刀。”

“如果我有这样的实力,断不会留下脚印这种显而易见的痕迹。”王宏宇见缝插针补充了一句。

“现场也没有打斗痕迹,本府确认过。”

韩浚给了确定答复,让王宏宇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接着继续自己的分析:“敢问当时死者进入第六层密室,是深夜醉醺醺毫无防备?还是保持着戒备呢?”

“是有戒备的,他身负检查场地安全的重要任务。”

“既如此,凶手埋伏对付一位武艺不俗、身体强壮、保持戒备的武者,恐怕做不到一刀毙命。”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死者受致命伤时,很可能处于昏迷状态。而这个紧闭的密室,正适合施展迷烟,也只有如此才能让一位高手毫无防备受三处致命伤。”

全场安静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一下子点破了杀人的手法。

其实很简单,密室要么是制造不在场证明,要么是制造特殊的杀人手法。这对于来自后世、朋友众多、网络上见识很广的王宏宇来说,分析起来并不难嘛~

“能想到这些的,恐怕只有凶手自己吧!”杨涟冷笑起来,之前谁都想不到,王宏宇一下子分析出来,那凶手是谁不言而喻。

“非也,我确实去过佛塔,具备制造机关的可能性,但是人不在现场,只要人不在那里,就不可能杀人。”

杀人的那三刀,不可能是机关。此人上塔探查时,福王一行就在塔下,没有人出入和攀爬,王宏宇不可能杀人后凭空离开。

“凶手行凶时通过绳索关门,制造迷烟的密室,自己爬入便溺道,既躲藏起来又阻止迷烟散去。迷晕人以后通过机关开门,再从便溺道爬出,给了昏迷的受害人三刀,最后从便溺道逃出。”

“所以,凶手是一位熟悉佛塔,身材非常瘦小的人,黑暗之中看死者与在下身形接近,便下手杀人。

这个杀手和我一样,根本不知道第二天抵达的贵客是福王,更想不到福王提前到半夜抵达,还要上塔拜舍利。他布这个局,是因为我个人赶武会试,早上和晚上会拜见舍利,其实这个局是为了谋杀在下。”

众人看了看王宏宇,身形与死者接近,都很高大绝不可能从便搦道逃走。杀手确实有可能黑暗之中判断错误,杀人后从便搦道滑走。

王宏宇正视韩浚,神色非常镇定:“实不相瞒,从遵义到京城的路上,一直有杀手试图对我下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3章 案件复原

1.68%
目录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