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一举两得

第40章 一举两得

这四个人都是来头不小的家伙。

第一位,王德完,四川人,已经65岁。其人懂得些军事,正直的名声海内传扬。

但是万历不可能选他,因为20年前他强烈建议立太子,而不要立福王,被削职为民不用。

第二位,邹元标,乃东林三巨头之一,万历对他极为熟悉。此人对于军事未必懂得,但是被贬贵州时讲学有巨大影响力,以德服人也能引导云贵风气。

然而,他也是不可能选上的,防他还来不及呢。

第三位,袁可立。这位论真本领和后世的名声在四人中绝对排第一。

可惜“正史”中因得罪满清都不能列传,一代真神探只能以民间传说流传后世。这位非常厉害,却也被革职为民,几乎不可能选上。

第四位,袁应泰,现任永平兵备道。按照历史,3个月后将接替熊廷弼成为辽东经略。

王宏宇就是通过这么多铺垫,要把他给弄走,搞去云贵善莫大焉。

袁应泰对付不了努尔哈赤,靠名声吓唬奢崇明还是差不多的。

除了这四个人的特征,在名单顺序方面也下了专门的心思,其实是考虑了古代官场名单排位的学问。

放在第一个的,是起草者最重视的,但领导有时不会直接选用。

王德完,与王宏宇同为川人,所以放在第一个,表现为自己最推荐的意思。

第二、第三人夹在中间,如果不是论功行赏,很可能对中间的几人稍微忽略。再考虑这两个人曾经顶撞自己,万历很可能直接忽视掉他们。

最后一个名字,从万历角度来看,此人在推荐之中,又位列靠后。袁应泰从来和四川、川兵没什么交集,不用太担心结党营私,自然是优于前面三个。

所以,这个名单与排位,大概率结果是袁应泰当选。

万历听了这四个人名字以后,做出略微思考片刻的样子,然后缓缓说道:

“这四个人都很不错,从以德服人、威慑群小的角度都能胜任。但考虑云贵偏远贫苦,王德完、邹元标年龄太大了些……”

好耶~

其实刚才名单一出,万历就已经排除了他们,甚至有了心中人选。然后表现出来的那阵思考,根本就是隐藏一下真实想法,再组织语言解释人员吧~

怪不得万历是被文官集团彻底打败了的家伙。

因为他不擅于隐藏自己,心思比较好猜。

纵容文官集团抨击已死的张居正,结果文官集团又把他喷到自闭。

不想立宫女生的长子,被人堵着门天天要求立太子。

最喜欢的儿子不仅无法继承,还要天天被堵门催着赶出京城就藩。

最后对付文官集团的办法,就是罢工怠政……

相比于他的两个孙子,仁慈许多,却浪费了太多机遇……

万历确实不太擅于隐藏自己的政治意图,从反攻张居正,到太子、福王,谁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也是现在万历太过大意,以为面前的这个18岁青年就是热血青年,所以没有完全隐藏起自己的一切想法。

其实王宏宇热血是热血的,赶走袁应泰再打鞑子就热血,背后是袁应泰,那就要被坑死了。

万历没有说袁可立和袁应泰,哪个更为合适,之后又讨论了一会西南事宜,就听自鸣钟“铛~铛~”两声。

酉时已到,到了下午五点,太阳很快要落山。

万历笑道:“秉笔太监去川兵大营了,就让你小舅刘时敏带你出去吧。”

不一会,印绶太监刘时敏来了,其实万历早让他在附近等候了。

正要跟小舅离开,就看到8名太监走到那座大自鸣钟旁边,奋力扛起大钟,从煤山往紫禁城返回。

“唉,如果朕的小自鸣钟还完好的话,就不用让人把大钟扛着走了……”万历轻身感叹了一句。

小自鸣钟坏了?

眼中闪过一丝敏锐的光芒,王宏宇想到了一个能和万历再有更多交集的理由。

“哦?你好像想到了什么?”万历察觉到了王宏宇突然到来的精神一振。

“臣听闻以西把尼亚人,给陛下进贡过一大一小两个自鸣钟,尤其是那个小的堪称以西把尼亚最精良工艺制造,难道此宝已坏?”

“是啊,你竟然知道,他们是以西把尼亚人,而不是常称的佛郎机人。”万历不惊反喜,那个小自鸣钟是他最喜欢把玩的,可惜给玩坏了。

“臣有一个朋友,曾经去濠镜澳淘宝,所以略知此事与如何修理自鸣钟。”

濠镜澳就是澳门,修理这个自鸣钟就是自己继续待在京城,联系各方力量的契机。

“哎呀呀,你要是能修好那个自鸣钟,朕重重有赏。”

已经快60又生病在身的万历,高兴地站了起来。

“臣需要在京城略微走动,当尽力为陛下分忧。”

……

从煤山离开的时候,王宏宇神采奕奕,无比郑重地抱着手中的东西。

这是一个仅有半个手掌大小的精致小钟。

小舅还帮他拎了万历给的一袋银子,足足三百两之多,作为修理钟表的经费。

这个小自鸣钟确实是西班牙最佳工艺的结晶,只有半个手掌那么大,却细致入微美轮美奂。

镶金的外表只是最表面,雕刻的彩色水晶形成许多不同颜色反光,形成最引人遐想的水晶盒子。如果放在教堂之中,于五彩玻璃辉映之下可呈现最佳光彩;如果处于明暗对称光线之下,又能构成油画明暗意境的极致。

五彩斑斓的教堂、光芒与黑暗反差的油画……果然是西班牙人的审美。

这玩意找谁去修呢?

当然有人啦,徐光启就常和龙华民等一票传教士相处,这些家伙中当然有人懂相关齿轮和发条,他们指望着这个来赚钱呢。

那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万历不找他们修理自鸣钟呢?

原因当然不复杂。

万历在文官集团强力要求下,同意赶洋人离开。

一面赶人走,另一面找人修东西,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其实万历也没真赶人,暗地里放任他们在徐光启家一带居住,直到后来东林党上台才彻底禁止。

如今,王宏宇如果把这件事办漂亮,既能给万历留住面子,后续继续见面,还能借机会学到制造西洋钟表的本事。

一举两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章 一举两得

22.91%
目录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