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物价带来的启示

第9章 物价带来的启示

火哥还剩下4个胖跟班,此时4个人一起,做出非常吃力的样子,抬了一把大斧子到肉山面前。

“火哥!兵器到!”四个胖子一起喊,还挺有气势的。

火哥单手拎起大斧子,看起来轻松写意,四个胖子在一旁吹牛拍马,连带主簿张燕也夸赞其“力比霸王”。

“臭小子,不想死就跪下求饶吧!”肉山嗓门极大,似乎一声吼就能让人丧胆。

王宏宇往大门外微微使了个眼色,回过头脸上的笑容更加动人。m.

县令此时朗声道:“吾乃良乡县令艾友芝,尔等立刻放下武器,老实报上姓名!”

“哼哼!艾友芝是吧。”火姓肉山冷笑一声,得意道:“说出吾名,吓汝一跳!

吾乃高大人首席护院家丁!人称京西举鼎、粮盐上将、小清河把总,真名李大火!”

艾友芝听了这一串,还真没反应过来,那停下思考的表情却是有点像被吓到了。贼人们趁机哈哈大笑。

“还绰号带把总呢......李大火是吧?就由遵义王宏宇来会会你。”

话不多说,挡在艾县令身前,握紧铁锤准备迎战对手。

“找死!”

李大火抡起大斧头,高高举在头顶,抖动的双腿飞一般奔跑,气势如虹不可阻挡。

“来啊!小子你力气不是很大吗!看我这招‘大火大力大斧劈’!”

“太憨了吧~”

正好另一只手拎着昏死的炎二,此时全力一抛,正好挡在正在冲锋的李大火脚前。

高举大斧头向后抡准备劈砍,大喊招数名的大肉山,因为肥肉挤压眼睛,观察范围有限,又因为重量原因,惯性太大、躲闪不及,被硬生生绊倒,重重摔在地上。

大斧头从空而落,砸在他腿上,把脚踝都砸断了,这下更爬不起来了。

这......

刚才看到他举起斧子的时候,双腿就在打颤,这种体重本就对腿是巨大负担,果然弱点就在下盘啊。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控制住倒地的李大火,王宏宇再扫视一眼群贼,无人敢迎其锋芒。

“我背后是高大人,你惹不起的!”李大火无力反抗,只得耍嘴皮。

“南皋先生!才是尔等惹不起的!”把邹元标抬出去,县令也是邹元标的弟子。

“什么南郭先生?”李大火憨人憨问。

喔!王宏宇表现出暴怒的样子,对着艾友芝说道:“此贼竟敢污蔑县尊的恩师是南郭!”

“着实可恶!”艾友芝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做出勃然大怒状,示意严惩此贼。

“大胆狂贼,我给你松松肉!”

王宏宇拎起铁锤,对着一身肥膘就开始松肉,几锤下去伴随着惨叫声从大到小,当然这种大憨肯定留活口,专门提供口供呢。

惩恶的场面过于劲爆,吓得其余贼人们面无人色。

只有主簿张燕知道这是杀头的买卖,当然要继续拼命抵抗:“休要猖狂!我还有30多个手下,县衙里也没人听你们的。快来人啊!全都过来,给我杀杀杀!”

咔咔咔,仓库各处果然进来了许多人,甚至王宏宇、艾友芝的背后也跟过来几个人,他们全都拿着兵器,彻底包围了这里。

环视一周,张燕笑开了花,来了这么多人,还怕你一个大锤不成。

可是不对啊,来的人好像不止30多个,足足有近百人之多!

“看清楚点,你的人都在这呢!”

孟彪带着川音的嗓音朗声说道。贼人们恍然大悟,只见进来百人,有30个被困的结结实实跪在地上,正是主簿的那些手下,而剩下的全都是孟彪所部川军。

“孟彪?刚才此贼说了几个杀?”

“三个杀!”

“杀三个!”

咔咔咔!

川军们听到命令,话不多说直接上前,手起刀落斩杀了3个还没投降的贼人。

“饶命!”

“愿降!我什么都说!”

“都是主簿等人做的,我可以作证......”

见到川兵的雷霆手段,仓库里众多贼人哭爹喊娘,跪地请求投降。

只有张燕自知洗不脱罪名,干脆转身朝着一处暗门奔去妄图逃跑。

王宏宇早就盯着他,上前一把揪住,一锤打断他一条腿,彻底断了此贼逃跑的希望。

孟彪的一哨兵马,在王宏宇和艾友芝安排下,早就包围了仓库。凭这些川军精锐的实力,迅速就拿下了张主簿那些手下。县衙里的其余同党,也多被同一时间派人盯住。其他中立人员,听说县令已经人赃并获拿下主簿,也纷纷支持县令。

从仓库直接查抄了白银上千两、私盐十万斤、米面合计近万石,另有鱼干、香油、猪羊等京城消耗量较大的各类物资。这还没算侵占良田,以及其余相关人等暗藏的物资。

不过这些就由县里依次查处,王宏宇搞定了此事,自然要县里兑现调拨粮食、物资,艾友芝此时知道他是武举人,川军周敦吉部的把总,心里面尊重少了些许,但因为其实力与情报的能力,畏惧反而上涨了好几倍。

不多耽误时间,他立刻与县丞调拨物资给川军,直接从仓库与码头搬走盐5千斤,米、面各千石,另有2斤胖鸡百只、鱼干100斤、香油50斤。

另外,艾友芝从缴获银两中拿出500两,作为川兵的犒赏。

这些东西可值不少钱,如果出军资去采购那就大出血了。

此时京城物价还算稳定,基本与万历十八年的《宛署杂记》,以及万历四十三年的《工部厂库须知》记载的相差不多。

查抄的这些私盐是比较精良,能够在市面充当官盐的中上等货,一斤能值4文。

1两银子是10钱。晚明时期1两银子换铜钱600-2000文不等,此时大约是1两1000文左右。此时6千斤盐就值24两银子。

粮食还更值钱。

明朝中后期,粮食比粗盐要贵很多,例如嘉靖年间,江南灶户每年都要上交3200斤盐,每400斤盐,换100斤米。

此时到了万历四十八年,米每石一两,一斤就是16文多,又是盐的4倍。面粉又分不同等,这些质量还不错的1斤10文钱左右。这样计算,米、面各1000石,能值800两银子。

这些粮食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足够周敦吉的1000多兵卒们吃上2个多月,不愁通州那边卡着不给粮食了。

还有2斤的胖鸡和便于保存的鱼干、香油,这些数量虽然不很多,但也是平日里比较值钱的。

2斤胖鸡一只要50文,鱼干每斤36文,香油1斤28文,自己花钱去买要花费许多军费,甚至还买不到这么多好东西。

不过,这些物资的价格,引起了王宏宇的高度关注。

这里面情报可多了,对自己以后有大作用。

普通大米的价格很高,已经是盐的四倍,每斤也只略低于香油、活鸡,几乎达到抽调水分鱼干的一半价格。

以熊廷弼募兵,一年18两银子,假设能拿到手。

按照米价进行换算,能有1080斤米。按照面粉价进行换算,能有1800斤面粉。

以普通做工的人来说,一天约3-4文钱,一年假设做300多天有10-12两银子,也能有比较客观的米面。

在农业社会中,如不被层层盘剥、不发生系统性崩塌克扣,这个粮食的量还算不错。

可惜是假设......

物价给王宏宇带来一些启示:

首先,晚明到明末并非是早就已经赤贫,而是发生了可怕的系统性崩溃而彻底失控,否则以晚明时期京城粮价来看,打工还是能生活下去的。

第二个启示,这个时候吃的东西,尤其是大米、肉类,真的非常值钱。

例如此时的煤炭,一百斤只有1钱20文,一斤才1.2文钱,不到米价的1/13,不到面价的1/8。

后世相对低廉的家用煤,假如按照800元每吨,对比下来4毛一斤,也才是米、面的1/5。

这样的供需价格,当然会让土地和资本都去搞粮食,而不去进一步发展制造业和科学技术,因为吃的东西缺口很大。因此价格方面是粮价涨、百物跌,能够免于冲击的恐怕只有大量出口的丝绸、陶瓷以及部分奢侈品。

肉类也很贵,但是不像大米这么夸张。

例如,大米16文/斤,活鲤鱼24文/斤,仅略高于米。养鱼产量受限于育种和技术,远不如种粮食赚钱,所以湖广出现一大批鱼塘被填,专门去种粮食。

看着昂贵的大米,被抬到大车上运走,王宏宇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

所以,要想有一番作为,真的要握紧粮食,尤其要在高产作物以及育种、水利和肥料上有所作为。

花了500两新到军资,从县里雇了500民夫和100辆牛车,由孟彪这一哨兵卒护送着启程往通州进发。

艾友芝也专程来送别王宏宇。

不管他这个举人是文还是武,家乡、立场比较一致,能力又如此惊人,学问也未必不是学富五车。作为见人见的很多的艾友芝来说,肯定还是要专门结好王宏宇的。

他客客气气地安排吏员,配合川军征召民夫,然后看似不经意打听王宏宇背后有什么人?自己何时能够被朝廷委以重任?

“艾县尊无须担心,就算即将卸任,只需有了惩奸除恶的正义名声,随着南皋先生到来,必然能扭转如今局面。”

两人就此告别,一个觉得对方神秘不可测,另一个还想以后再撸羊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9章 物价带来的启示

5.03%
目录
共1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