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审讯

第15章 审讯

士兵押解着琴心疾步向J国指挥部走去,走到一半另一个士兵还“贴心”地给他套上了一个头套。琴心被士兵推搡着不断向前,偶尔撞到墙壁或者绊了一跤,都会引发士兵的一阵嘲笑。琴心双眼不能视物,他依稀听到自己离开街道,走进了一间民居,脚下的木地板踩上去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琴心被士兵按在一张木质椅子上,椅子坚硬的靠背硌得琴心后背生疼。士兵找来麻绳,把琴心结结实实的绑在椅子上,这才摘下头套。

琴心打量着四周,他的推断没有错,现在他身处一个密闭的房间内。这个房间没有窗户,房间内的陈设也被尽数搬走,只留下自己对面的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屋内的灯光稍显昏暗,让琴心感到有些压抑。琴心努力扭过头,他看到房间唯一的出口在自己的左后方,钢制的大门紧紧关闭,一个全副武装的J国士兵正在把守。

琴心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麻绳捆得异常结实。“看来逃跑是绝对不可能了。”琴心在心里暗想。“既来之则安之,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士兵把大门打开,一个面色冷峻的中年男人背着手,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瘦小精干的男人,他提着一个公文包紧紧跟在中年男人身后。

中年男人坐在琴心正对面,他身后的男人把公文包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后,毕恭毕敬的站在他的身后。中年男子指了一下身旁得椅子,眼镜男这才坐下来。

中年男人盯着琴心,缓缓说道:“我叫佐文远,是佐木的父亲。”

琴心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佐木的背景如此深厚,从佐文远的排场来看,绝对是一个J国军队高级将领。

佐文远继续说道:“你叫琴心是吧,听说你懂J国语,那就不劳烦吴翻译了。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琴心的心跳渐渐加速,无论是佐文远强大的气场还是审讯室压抑的环境都给琴心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佐文远盯着琴心的眼睛,声音冷峻地问道:“其他人躲在哪里?”

琴心咽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地说:“不知道,我们和他们走散了。”

佐文远双手交叉在胸前,颇具深意地说:“我劝你老实一点,不要耍花招。你要搞清楚你现在的处境。”

琴心急忙辩解道:“我带着佐木下山求医,他们去哪里了我真的不知道啊!”

佐文远和吴翻译相视一笑,佐文远继续问:“战争开始前,有一个男人曾半夜到你们连队寻求庇护,你知道这件事吗?”

琴心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来连队的事情。在战争开始之前,由于形势比较紧张,连队处于戒严状态,怎么会随随便便放人进来呢?

“哈哈哈,看来琴心小同志记不清了呢。”佐文远哈哈大笑,笑声让琴心脊背发凉。“吴翻译,麻烦你帮他回忆回忆吧。”说罢佐文远就离开审讯室,对守门的士兵说:“告诉外围搜查队,重点搜查山上的地下设施。”

吴翻译端详着琴心,面带微笑说道:“小兄弟,我劝你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吧,你不用受苦,我也早点下班,怎样?”

琴心只觉得吴翻译的声音无比熟悉,但是一时间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见琴心不吭声,吴翻译轻叹一声:“唉,既然你不配合,那就不好意思了哈。”吴翻译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包纸巾和一瓶水,对琴心轻声说:“我也算是个读书人呢,我最讨厌打打杀杀什么的了。”吴翻译一边说一边抽出一张纸巾,濡湿之后平铺在琴心的脸上。窒息感带来的恐惧瞬间遍布琴心全身,琴心开始拼命挣扎。吴翻译又铺上一层纸巾,轻轻地向纸巾上洒水。琴心只觉得脸部的压迫感又重了一分,窒息感也随之剧增。吴翻译停下手中的动作,凑到琴心的耳朵边轻声问道:“怎么样?想起来了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剑胆琴心:沉浮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剑胆琴心:沉浮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审讯

42.86%
目录
共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