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不想等2年了,现在就生

第三十四章 不想等2年了,现在就生

又是亥时(21点)。

三院的大床上,徐惠珍捧着苏灿的俊脸,一脸复杂:“灿儿,庄园和府邸真的都记珍姨名下呀?”

苏灿趴在徐惠珍身上,一脸奇怪的反问道:“不记在珍姨名下,还记在谁名下?”

“珍姨的,不就是灿儿的吗?”

“灿儿!”徐惠珍目光灼灼的盯着苏灿,满脸的感动。

二十三万两银子啊!她这辈子都不敢想,能拥有那么多的产业。

苏灿微笑着,柔声道:“再说了,珍姨还答应灿儿生一个小小灿呢,这些产业就传给他,让他给珍姨养老送终。”

“呜,我的好灿儿,珍姨不想等到两年后了,现在就想给灿儿生。”

徐惠珍很感动,捧着苏灿的俊脸,娇唇就寻了上来。

苏灿大喜!

听到徐惠珍的渴求,他哪里还顾得上练武,这些日子,他光泡着也是难受。

好一阵子后。

两人微汗,徐惠珍理智回归,一脸的懊恼,她面色难过道:“都怪珍姨不好,你还要习武呢!”

苏灿一脸满足,他微笑道:“无妨,如今有大把的银两,习武之所以不可泄阳,是因为担心体内的精气不够。”

“食疗方中,益气补血,壮骨强精的方子很多,后续珍姨多为灿儿补补就好。”

徐惠珍眼前一亮,赶忙道:“那明日灿儿教珍姨做,珍姨每日为灿儿做汤。”

苏灿微笑着点点头。

“对了,剩下的二十五万两银子,灿儿打算如何安排?”

苏灿沉思了一下,道:“灿儿与福伯有过约定,如若交易达成,就答应福伯召集曾经的队友。”

“他们在边疆守护半生,归来后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所以,灿儿打算将他们全部召集过来。”

“福伯说,曾经3600人的队友,能归来的只有360人。”

“他们一人需要一百两银子的安家费,如此就需要支出三万六千两银子。”

“府邸可以安排150人做护院,100人做家丁,剩下的110人,安排到农庄去。”

“打理府邸的家丁和婢女,至少需要百人,按伢行的价格,每人至少需要10两银子。”

“灿儿计划着,全部的花销大约需要五万两银子,剩下的二十万两银子,留五万两备用。”

“剩下的十五万两银子,灿儿准备用来做一个大的布局,后续还需仰仗珍姨帮忙!”

徐惠珍听到需要她帮忙,她眼前一亮,高兴道:“银两的事,灿儿自行安排就好,有什么需要珍姨帮忙的,你尽管吩咐,珍姨一定竭尽全力。”

苏灿眼珠子一转,脸上又露出渴望,撒娇道:“眼前就有一庄事情,需要珍姨竭力帮忙。”

“灿儿累了。”

看着苏灿太字仰躺在床上。

徐惠珍俏脸通红,贝齿咬着娇唇。

犹豫半晌,提缰上马。

又过了好一阵。

“呜,我的好灿儿,珍姨尽力了。”

“……”

第二天一早,苏灿早起与福伯习武,福伯看到苏灿脚步虚浮,动作有些缓慢。

他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看来指望不上苏灿,能成为一个武艺高手了。

苏灿也不尴尬,让福伯稍安,后续把滋补食疗安排上就行。

习武完毕,吃过早饭后。

苏灿将四万两银票交给福伯,福伯看到那么多银票,

虎目也是湿润,郑重的给苏灿拱手鞠了一躬后。

他一脸兴奋的出门了。

苏灿带着一些银票,与青蝉出了门,来到东街的伢行。

伢行是大乾王朝一个很特殊的存在。

相当于后世的交易中心,上面有各种活计,出售和求购信息,当然也有奴仆买卖。

一种是活契,一种是死契。

前者相当于雇佣关系,比如三年或者五年,雇佣你做侍女,或者厨娘,是需要给月钱的。

伢行相当于给双方做了一个见证,签一份契约。

能在伢行挂名,基本都是经过伢行验证过技能,并帮雇主做了详细的背调。

后者一般都是犯事的奴仆或者家属,一旦被买走,生死就不由己了。

主家打死奴仆,只需要报备一番,象征性的交点罚银即可。

现在占地300亩的府邸空空荡荡,急需下人加入帮忙打理事务。

青蝉这个贴身婢女,如今自动升格成后院第一女管事。

她现在可神气,亲自过来挑选下人。

进入伢行后,管事眼尖,看着走路带风,仰视四十五度的青蝉。

他赶忙谦卑的过来,对着青蝉点头哈腰道:“小的徐福,为您效劳。”

青蝉点点头,脆生道:“我来买死契的婢女,先来50个。”

徐福吓了一跳,死契的婢女,价钱可不低,少的五六两,高的甚至有百两,千两的。

这一出手就要买50个,这绝对是大户。

他赶忙更加谦卑道:“女菩萨这边请。”

对于购买死契的主,一旦超过十人,自动升格为菩萨。

寓意着将解救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奴仆。

在徐福的引领下,苏灿和青蝉来到一间雅室,有侍女奉上香茶。

“把你们这里12-16岁的死契女婢文录拿来。”

“请您稍后,已经安排了。”

青蝉的神态越嚣张跋扈,徐福越高看一眼,他点头哈腰伺候着。

青蝉眼里闪过一丝好玩。

看了看旁边装嫩的苏灿。

过了一会,有几个侍女捧着死契女婢的文录走了进来,放在雅室中间的桌子上。

苏灿和青蝉来到桌子旁开始看起来。

看了一会,苏灿直呼好家伙。

在最左侧的盘子里,苏灿居然看到了大乾二品犯官的千金。

死契需要纹银三千两!

各种犯官的妻妾千金,纹银五十两,到一千两不等。

所有的盘子中,最右边,也是最便宜的婢女五两银子,相当于后世2500元钱。

苏灿看着上面的文录,心里一动。

因为上面,有不少,居然是西街的女乞儿。

其中一个写着:黄惜凤,女,14岁,西街乞儿,自愿出售为死契女婢。

出售人为:黄岩,死契价格为:10两银子。

特点:貌美,体盈,活好!

“......”

看得苏灿有些无语,这“活好”指的是什么?

一想到乞儿驻地的顾汐颜和顾汐语姐妹,苏灿若有所思。

似乎她们被出售前,受过一些特殊的训练。

青蝉看着苏灿对着一份文录发呆,她过来看了看,看到“活好”两个字。

她俏脸通红,暗啐了一口。

苏灿也不解释,他从这些文录中,挑选了十二个西街的女乞儿。

青蝉也没多问,继续选她的下属。

看着看着,青蝉突然惊叫一声,她皱了皱眉头,对着徐福说道:“你先出去,我与舍弟交流一番。”

徐福也不多问,点点头,鞠躬后,出了雅室。

“姑爷,你快看,是魏巍姐姐!”

苏灿有些奇怪,过来一看,这不正是那份价值3000两银子,二品犯官的千金吗?

魏巍,女,16岁,二品犯官工部左侍郎魏明贤之女。

其父魏明贤因贪-污受贿,造成江堤决口,使得半省民众陷入汪洋泽国,流离失所。

出售人为:大乾教坊司,死契价格为:3000两银子。

经过青蝉这一提醒,苏灿就想起来了。

工部左侍郎魏明贤其实为官清正,曾是其父苏长赋的恩师。

按原主的记忆,五年前,似乎见过这位魏巍,她似乎酷爱发明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还曾经用一个竹蜻蜓,馋哭了原主。

她和林曦也是闺蜜好友。

知道原主是林曦的小丈夫后,她还和青蝉偷偷的弹过小苏灿。

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姐姐。

看着苏灿似乎缩了缩屁-股,青蝉轻笑起来,问道:“想起来了?”

“我们救救魏巍姐好不好?”

苏灿沉思了一下,点点头,但是一脸严肃道:“想救她估计不容易!”

“为何?”青蝉一脸奇怪。

“先把徐福叫来问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乾苏乞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大乾苏乞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不想等2年了,现在就生

91.89%
目录
共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