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香消玉殒

第5章 香消玉殒

浴室里的浴缸里血水混着热水不断地流向排水口,畐夂的女儿畐锁躺在浴缸中,此时他的皮肤已经变得惨败,鲜血顺着手腕处的伤口不断低落,混合着热水缓缓流进了下水道,一切的种种都在说明着这个生命此时已烟消云散。

畐夂瘫坐在椅子上,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喊叫,只是脸上露出一种似悲伤,又似绝望的表情,就这么呆呆的坐着,他的袋子安静的躺在他的身边,从袋口露出的碎片来看,畐夂这几天的心血已经随着他的心一起,化作了一地碎片。拥有丰富经验的畐夂,看一眼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去寻找她最喜欢的奶奶了,留给他的只有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畐夂没有报警,也没有叫急救车,他的大脑此时已经无法让他冷静的处理眼前的惨状,被翻得乱作一团的房子,冒着热气的浴室,死去的女儿,这一幕幕都仿佛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了畐夂的心上!

直到单元楼里的其他人发现了异样,报警来到畐夂的家,畐夂都没有一丝反应,任由警察们将他拷上,带回到了警局里。

“你好,我是日音市一支队的大队长生华实,关于在缪莎小区的女尸,有一些问题想要询问你。”生华实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话语中还是带着一丝颤抖,为了不暴露畐夂的身份,此时的两人只能是陌生人关系。

“请问你的姓名?”畐夂没有说话。

“你和缪莎小区的被害者是什么关系?你是否认识她?”听到“被害者”三个字,畐夂的眼神动了一下,但很快又变成了毫无生气的模样。

“这位先生,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这是为了你,也是为了还被害者一个清白。”无论生华实怎么说,畐夂始终一言不发,他的心已经随着畐锁一起,去到了遥远的地方。

生华实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命令旁边的警察都出去,顺手关掉了房间的监听设备,随后终于忍耐不住内心的情绪,哽咽着问道“畐锁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也许是生华实的情绪感染到了畐夂,他终于将仰起的头低下,双手捂着面,不断地重复这一句话“都怪我,是我杀了她。”

生华实扶着额头,一边右手迅速将畐夂的信息填入记录表中,一边对畐夂说“老畐,人死不能复生,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伤心,而是快速查到畐锁死亡的真相,你要振作起来!”

生华实的话似乎起到了作用,畐夂开始和生华实说起了他看到的情况。

从警局出来后,畐夂迅速赶往了缪莎小区,等到了畐锁居住的房子时,他立刻赶到了不对劲,作为长年的卧底警察,他很快就发现了门锁有被撬动的痕迹,情急之下他连忙掏出钥匙打开门,眼前的一切令他无法相信。

整个房子像是被洗劫了一样,所有抽屉都被拉开,里面的东西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就连沙发都被掀开,软垫斜躺在地上。桌子上的水杯被碰到下来,水沾湿了鲜红的绒布。

畐夂一边大喊着畐锁的名字,一边在各个房间寻找了,可惜除了遍地的凌乱之外,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突然,畐夂听到了浴室传来的流水声,他一边缓缓走进,一边在内心祈祷着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

只可惜上帝总是会给予处于绝望的人致命一击,当畐夂打开浴室的门,他看到的时宛若炼狱的场景——畐锁面色惨白的躺在装满热水的浴缸里,她左手握着一个刀片,右手无力的垂在浴缸边,鲜血一滴一滴的顺着手腕的伤口滴落。

畐夂说着说着,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生华实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老友,他知道自从畐夂的亲人一个个离去之后,畐锁就成了他最后的支柱,现在这根柱子倒了,畐夂内心里那个温馨的小屋也就随之崩塌了。

“最近畐锁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或者是有谁和你提起过他?”生华实无心的提问却提醒了畐夂,他猛地抬起头,双眼通红的盯着生华实,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和任域对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暗下的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暗下的光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香消玉殒

20.83%
目录
共2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