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底线反而成为了拖累

第十八章:底线反而成为了拖累

这到底算什么?

一位教授明目张胆的偏帮自己的学院?

而这里的学生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

「是的,斯内普很少惩罚斯莱特林的学生、也很少扣分,我们都习惯了这一点。」

就在康纳沉默的时候,塞德里克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而以他的作风,恐怕最公正的处理也就是让当事人进行决斗了。」

「但这种事情加布里埃尔是不会同意的。」

突然间,有另一个声音介入了这番对话——是女级长乔治娜。

她那边好像已经安抚下了苏珊的情绪,所以任由她与自己的几个朋友相处,自己则来到了康纳和塞德里克这里。

「斯莱特林那边可以随意将一个新生丢出来,他们毕竟习惯了这么做,但我们做不到这一点,你们毕竟才刚刚入学,更何况……」

「更何况哪怕把事情上升到决斗层面也毫无意义。」

康纳忍不住顺着乔治娜的话说了下去。

「嘴在斯莱特林那边,到时候也会有赫奇帕奇护不住新生、没有明面上团结这样的说法,是吧?」

「是的。」

乔治娜缓缓点头。

「到时候加布里埃尔的风评会受到影响,这会让他以后难以竞选学生主席……」

康纳也听明白了,这就是围绕着所谓学院胜负还有地位、权力展开的一种斗争。

甚至,不仅仅是学生挑事,就连学校的老师也会参与进来。

而只要周围人习惯了斯莱特林的那种态度,习惯了他们的存在,那么到时候受伤的只有顾虑颇多的赫奇帕奇。

「也就是说,从斯莱特林主动挑事的那一刻开始,赫奇帕奇与加布里埃尔就满身污泥,估计很难说清楚。」

「是,我们没有任何的反制手段。」

塞德里克开口说道。

「特别是面对教授,现在无论做什么基本都是错的了,而以加布里埃尔的性格,也许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吧。」

「不,没有,如果说保持底线和坚持成为了拖累,那么我建议灵活一些。」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可以处理,只是可能会伤害到苏珊……而且由一年级学生出面,我想即便是教授都不会再说什么了吧。」

「嗯?」

塞德里克一愣,他低头看向康纳,但此刻的康纳已经离开了,他走向了被女生们围绕、保护的苏珊·博恩斯。

就这么被保护在人群之中,回过神来的女孩也有些不知所措。

斯内普教授发散着的那种压迫感让她感觉到有些害怕,她语无伦次,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是真的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让级长她们为难,而心底其实也并不希望将那些事情闹大。

孩子们对于某种「完整性」总是予以看重的,也不希望其他人对自己的家庭指手画脚。

而在多种心理下,她忍不住开口:

「算了吧。」

她想退让一步,将这件事揭过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康纳却将她拉住了。

「嗯?」

「苏珊。」

「和我说一下你的家庭状况。」

「康纳?!」

在听到康纳那平缓却又透露着冒犯态度,一边的汉娜下意识便想要拉高自己的声音。

但她又很快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喊出声来。

「苏珊她……」

「相信我,汉娜,这件事有大用……我们没理由看着其他人拿苏珊的家庭开玩笑,不是么?」

「这……」

「另外我相信苏珊的家人也并不是坏人。」

看着康纳那认真的神情,苏珊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

她深深吸了口气。

「嗯……我的叔叔是傲罗,他们一家人、还有照顾着我堂哥的祖父、祖母都被食死徒杀死了。」

有些事情是苏珊并没有经历过的,但这并不妨碍这个女孩为此感到悲伤。

对她而言,亲口叙述这种事情必然有着一定的心理压力。

康纳也不会让她说的太多了。

「我父母还有姑姑一直为这件事自责……」

「我明白了。」

他适时打断了这些。

「这些足够了……对不起,一定要让你说出这些来。」

「没事的。」

「那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他看向了厄尼和汉娜。

「嗯……不过可能需要你们帮点忙。」

…………

霍格沃茨的廊道之中,那场僵硬的对峙仍然持续着。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赫奇帕奇的小獾们已经落入了下风,哪怕他们如今无比团结,却就连级长加布里埃尔都头冒冷汗。

他心有不甘,但面对斯内普教授那明显拉偏架的行为却做不出什么有效反击。

而与他们相比,斯莱特林们明显就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小蛇们似乎感觉自己掌握了所有的状况,就等着面前的赫奇帕奇级长服软退缩,而到时候他们便又有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所以,为什么你仍然站在那里?」

马库斯·弗林特笑着说道。

「难不成还想在这里堵着我们么?」

而加布里埃尔更是憋屈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有教授插手,他完全不用顾虑那么多,但在斯内普明显拉偏架的情况下,他甚至连帮自己学院的新生讨一个公道都做不到,还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那边发表着那些愚蠢的言论。

如果斯普劳特教授能出现在这里就好了。

他真的希望自己学院的院长能出现在拐角处,但这事情几乎不可能。

毕竟谁又能想到这些家伙会在这种时候找麻烦?

但自己该怎么办?

加布里埃尔忍不住看向了斯内普教授,而那只大蝙蝠则面无表情。

「还有什么疑问么,杜鲁门先生。」

「所以,教授是想要包庇自己学院的学生么?哪怕他出言侮辱了一位同学?」

「这是他们的私人矛盾,杜鲁门先生,并不是你带人堵在廊道里的理由,你可以选择将这件事上报给教授,而不是在这里意气用事。」

教授的眼神空洞且浑浊,他说的每一句话看似普通,但又像是毒液一样令人难以忍受。

他就这么直接将某些事情定性成了私人矛盾,重点就成了赫奇帕奇在这带队堵人了。

「我本来以为你当上级长后,应该能稍稍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了,杜鲁门先生,这可不能给自己学院的新生们做一个好榜样。」

那应该怎么办?

直接退缩走开?

还是说……

「真的假的,斯莱特林那些人的亲戚都是食死徒、大多都进了阿兹卡班?」

突然间,无比突兀的声音从赫奇帕奇的队伍里传来。

它一下子打碎了那沉闷的氛围,几乎令所有人都为之瞩目。

而循声望去,他们见到的是一个赫奇帕奇的一年级新生,他拎着一个小皮箱、脖子上缠绕着银白色的「围巾」。

只是,当事人看上去却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注视,他只是捂着嘴,看上去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真的假的啊,那么那些开口侮辱苏珊的人算什么?苏珊家里人可都是为了抓捕食死徒英勇牺牲的……哦,那这难怪了,毕竟他们的父母很可能都被抓了进去,从小估计没有爸妈抚养,所以心底抱有怨恨也是正常的了。」

然后,那稚嫩却又莫名老成的声音叹息了起来。

「真是可怜,这么小就没了爸爸妈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从霍格沃茨开始改变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从霍格沃茨开始改变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底线反而成为了拖累

78.26%
目录
共2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