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四章 雷石灯饰

第一十四章 雷石灯饰

苏广志赴了魏家的丧事,回来之后看向苏清石那屋,还是紧闭着房门。

这两天对苏清石来说,内心波澜不定,起初他在想“人们怎么了”,但很快他又意识到,应该是“我们怎么了”。

他骗不了自己,当看到大姐家借给的钱,当初发生在徐家的事,像凭空出现一把刷子,几下过后便把从前的浓烈涂得模模糊糊,取而代之的是“我会用这笔钱让你们刮目相看”“有了这笔钱早晚会让你们收回成见”。

甚至苏清石还有自己的B计划,没错,他也惦记着那笔彩礼,如果没能从徐家借到钱,怎样把家里的五千弄到手就成了“必由之举”。

很长一段时间,苏清石都觉得众人皆醉我独醒,不夸张地说,他迫切希望一个能在自己身上押宝的人,今日铜钱一枚、来年垛码成山。那种解眉之急的渴望,有不甘有愤懑,有盛气也有戾气。

所以某种程度上说,自己和魏东升没什么区别,都是受裹挟之人、都是怕掉队之人。问题是这些暂把忠孝、义气、廉耻放在一边的人,一旦放下,真的还能拾起来吗?

那天在魏家院中,苏清石是呆愣木讷的,那种击穿人心的激辞,至今萦绕心头不曾弱缓半分,同时带给他强烈的警觉。少年当远行、人也当志远,但道途之上,有蔷薇也有恶龙。

独醒当是圣明贤者的觉悟,混荡在利来利往的世俗,再说此二字让人脸红。但双颊一红好过双眼腥红,不得独醒、不妨清醒,因为是恶龙还是蔷薇,取决于主观者是为深渊而歌,还是向芬芳而行。

这些天,苏清石想了很多,也在内心沉淀了很多。

不过心念归心念,再是涌荡也要举步向前。

……

不觉寒暑易,山河近年关。

入冬后这两个多月,在魏东来的帮忙下,济王滩旧厂房一事,苏清石只去了两次村委便敲定下来。价格也与当初所说一致,并且在魏东来的担保下,苏清石还得了“一年一付”这样的大好事。

魏东来的帮衬还不止这些,两家的部件采购都在市里,未来在运输上可以相互协调。并且他还向苏清石承诺,产品面市之后,他在南镇的店面可以为苏清石做一部分展示,帮到这个份上,除了满心感激苏清石无话可说。

此外,灯饰厂的各项准备也进展得有条不紊,每一个环节的工人也都定了下来。工厂人员的分配与调度,常宝河大有经验,对手艺人、组装工等不同的工酬也心里有数。

并且常宝河守家在地,利用这段时间对厂房进行了前期修缮,只待开年之后大小设备进场,这桩灯业便正式上路了。

至于这第一盏灯,饱含苏清石的期待,因为许久之前他便为此而奔忙。

时下南镇灯饰,壁灯占八成以上,很大程度上源于一种承袭。南镇第一盏商品灯就是壁灯,乃至于南镇的许多企业对吊灯之类无所涉猎,甚至很多从村里走出来的企业更是认为,灯饰只此一种形式。

当然,壁灯的市场空间是很可观的,酒店走廊、家庭床头,把住这两处需求,前景便差不了。因为壁灯与视线的关系往往是平行的,而吊灯是垂直的,所以壁灯不能做得煌烨夺目,作为一种常见的氛围灯,打造朦胧美感才是与生俱来的使命。

因为都是壁灯,种类之间如何区隔呢?企业内部的做法很简单,那就是以图案来区分,比如“龙凤灯”“牡丹灯”等等。

苏清石的这盏样品灯是“花鱼灯”,

花是莲花、鱼是鲤鱼,这盏灯图案雕刻的难度并不大,不过相比很多灯具要多一道工序,那就是制作灯罩。

说起这盏灯,便不得不提老尤,刚去达光的时候,或是觉得苏清石健硕强干,厂子便把他和老尤分到一组涂蜡。老尤只有一只手能干活,再是勤恳也会拖了二人组的进度,苏清石毫不介意,自己干活极为利索,合起来也不比别人慢多少。

老尤心生感激,便把这盏花鱼灯送给了苏清石作为答谢,苏清石后来发现,这盏灯是老尤的私货。南镇的灯饰会最先出现在镇里的各大门市部,并逐渐打通市里的渠道出现在百货商店,苏清石留意许久,从未见过这盏灯。

这盏花鱼灯的设计很巧妙,灯头左右的玻璃饰品要比一般的壁灯更近,且饰品的雕刻纹路更深,这就使得灯头会产生很惹眼的反光。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盏灯在设计之初便配备了一层灯罩,所用的灯头也更亮,二者搭配起来便形成比裸灯更饱满的朦胧、比罩灯更浓烈的光影。

此外,还让花鱼的轮廓完美契合,看的时候愿意多看一眼,而不是举目望去非常抢眼,某种程度上说,这才是灯饰的美感。

美感,是灯饰存在的最大意义,也是作为商品最大的价值。有前途的灯饰人,必要注目产品本身,有天赋的灯饰人,还要有一双在美感与现实中寻求平衡与契合的眼睛,注目光明又察知光明之外。

当然苏清石还差得远,这个行业也差得远,都处在“天下灯具一大抄”的洪流之中。

这一天,苏清石提着这盏拆了无数遍的花鱼灯,又一次来到南镇。

赶在春节之前,他决定把工厂注册下来。

这本是早该行动的一件事,但他担心这样那样的材料需要提供,来来回回不仅费时间,工作人员也不乐意,于是便从方方面面做了更多准备。

企业登记本是要到市里一个叫做“市管会”的部门,不过近年来可以到镇里进行委托办理,镇上有意把规模、聚集做得更足,非常支持新兴的灯饰厂。注册的企业也十之七八都是灯饰,苏清石所说的三十一家,是分布在迎华街这条主轴的企业,像他这样在村里办厂的还大有人在。

登记的时候最先要填的,却让苏清石犯了难,这段时间他千忙百忙,偏偏没动过这根弦,那便是“企业名称”,抓起笔来满心昂扬的他卡在了这里。

他可不想“清泉石上流”,徐徐缓缓小波小澜,与内心畅怀相去甚远,“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这等豪迈与寥廓,还差不多。

他得起个响亮的名字,这世上什么最响?

惊雷、震雷、发聩之雷。

于是乎,他毫不犹豫起了一个听起来又响又硬的名字——

雷石灯饰!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山河灯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山河灯火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四章 雷石灯饰

25.93%
目录
共54章
倒序